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粉嫩嫩花骨朵儿似的小姑娘,泪盈盈于睫的看着大家,好像受尽了天大的委屈,却不得不含泪噎下的模样儿,一众人看得心肝都要碎了。

  “不过分,不过分,该赔礼道歉!”

  “小姑娘心善,可是人善被人欺,太过分了,必须赔礼道谢!”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太守夫人不会是想要越过天子去吧!”

  “那可不行,今日不赔罪,咱们就闹到督军府去!”

  “没错,咱们西楚从来讲究礼仪律法,仗着权大势大如此欺负一个小姑娘,太没天理了!”

  “赔礼道歉!”

  “赔礼道歉!”

  “……”

  一众人越说越气愤,齐齐高声嚷着要赔礼道歉。

  宋夫人看着面前激昂的群众,气得脑子一阵一阵发昏。

  看向顾嫣然,一股子火气。

  要不是这丫头站出来说什么小姑娘打闹,以柔克刚,也不会闹成这样!

  顾嫣然莫名被打了一巴掌,此刻还遭到了宋夫人的嫌弃,又气又怒又羞,看着顾明珠那张甜美无辜的小脸,心内实是恨不得将她撕了。

  宋思思被捏住了手腕,痛得冷汗狂冒,狂翻白眼,想要叫喊,偏像中了邪一般发不出声音。

  顾明珠一手甩开了她的手腕。

  “顾明珠,你这个贱人!”

  手腕被松开,她憋着的狂吼立马咆哮了出来。

  嗓音大得把一众激昂的群众都震住了。

  众人被震愣了一下,顿时更激昂了!

  “艹,河东狮吼吗,一个小姑娘,吼得比老子还大声!”

  “啧啧啧,这嗓如洪钟的,太守府的家教也不过尔尔!”

  “小小年纪就这么凶悍,以后还了得,这种姑娘,谁敢娶啊!”

  “娶妻当娶贤,反正老子是不敢娶的,谁娶谁遭殃!”

  “……”

  宋思思听着众人的讥讽嘲笑,气得呲牙欲裂,面皮紫涨,差点没甩出鞭子要抽这些无耻贱民一顿。

  宋夫人一手捉住了她的手腕阻止了她,看向府衙大人,冷声苛斥道,“堂堂府衙任由人在这里菜市场一般喧哗,威严何在!”

  府衙大人:“……”

  夫人是您带着他们进来断案的呀,这怎么怪到了他头上了呢。

  抬手擦了擦额角的冷汗,板了板老脸,一敲惊堂木,提起中气冷声道,“不要喧哗,保持安静!”

  一众人停下了喧哗,全都看向了他。

  府衙大人被看得心尖狂跳。

  别,别看他啊,他也不知怎么判!

  不能让堂堂太守夫人给一个小姑娘赔礼,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无缘无故抓人家小姑娘。

  他好难,他太难了!

  “这里是府衙,无关人等,都清出去。”

  宋夫人冷着脸直接发号施令。

  府衙大人不敢不从,立马命人要把这些群众驱赶出去。

  这些群众都出去了,他也好操作一些。

  一众群众气炸,嚷嚷着不肯走,大骂府衙大人奴颜屈膝,颠倒黑白,是非不分,大骂太守府仗势欺人。

  宋夫人还不至于惧怕这一点愚蠢的老百姓,愚蠢的他们最是健忘,只要太守府给他们一点甜头,他们转头便能歌颂太守府的好。

  顾明珠看得美眸危险微眯,雪白的小脸仿若成了一块晶莹剔透的寒冰,之前还大义凛然说要秉公办事的宋夫人,这是决定不秉公办事了啊!

  既要这般仗势欺人,那就让她们都像宋渣渣一般被雷劈好了。

  念头闪过,雪白的指尖微动了动,正要出手。

  就这当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