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收容所里,一群满眼惶恐的少男少女挤在墙角。

  这间屋子并不狭小,甚至可以说是宽敞而舒适的。可他们太害怕了,就像是受到惊吓后抱团挤在一起的鹌鹑,越是拥挤越能真切的觉得自己还活着。

  他们都是这几天被陆续救下来送到这里的被拐儿童,据说已经联系了家里人来接。

  可会是什么样的人来接自己?父母还记不记得自己?回去之后又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这些问题对于这些受尽了养父母或是精神或是肉丨体折磨的小孩们,实在是太过高深。尤其是被当做童养媳养大的几个女孩,她们更是控制不住的一直在发抖。

  “其实还是幸运,要不是喻家那个司炀非要挖地三尺找到弟弟,还成立了个能够联系全国的寻亲会,这些孩子恐怕也是找不回来。”

  “是啊!我是佩服他的,这次真的救了不少人。”

  “他弟弟才是最幸福了,毕竟有这样一个好哥哥。”

  门外,几个警察小声说着案子相关的细节,而门里,有一个少年正竖着耳朵听他们的对话。

  这个就是他们口中被司炀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的弟弟喻铮。和其他人的惶恐不同,他非但没有什么恐惧,反而还就着手里的老照片贪婪的听着门外警察们关于司炀的讨论。

  那照片是救他的警察给他的,据说是他的亲人。

  十分幸福的一家四口,父亲沉稳,母亲优雅,稍大一些的少年更是长了一张俊美到极致的脸。

  这个稍大一些的少年,据说是喻铮的养兄,名叫司炀。

  “你哥哥很厉害,这次大案侦破连市长都惊动了,会和他一起过来接人。”这是喻铮被救出来时警察对他说的话,所以喻铮从被救出来开始,就一直十分期待和司炀见面,因为他知道自己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视自己的养兄。

  “司炀哥……”盯着上面的司炀,喻铮试着小声叫了一句。

  第一声还带着生疏,第二声,第三声就变得顺畅起来。然后他就忍不住笑了。

  旁边的女孩看见,顿时愣了一瞬。喻铮有一双极其漂亮的眼,含着笑意的时候,就像是藏着细碎的星光。

  女孩下意识跟着他弯了弯唇,原本因为恐惧而苍白的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

  就在这时,门突然开了,市长和一个男人走进来。一身铁灰色的西装合体又熨帖,比常人稍浅的发丝衬得他五官格外斯文,可眼神却是同这一身得体截然不同的多情。分明是并肩同行,却莫名给人一种身边的市长只是作陪的错觉。

  喻铮的眼神顿时亮了。

  然而那个男人却漫不经心的扫了人堆一眼,却并不注意任何一个人,稍微侧头随口问作陪的市长,“这里面谁是我弟弟?”

  喻铮原本一眼认出司炀,却因为这句话兴奋被熄灭了一半。

  “你是关心则乱了,在这呢!”市长准确的指出了喻铮所在的位置,司炀的眼神也落在了他的身上。

  “是你吗?”司炀走到喻铮身边。他比喻铮高了一头,居高临下的看下来,垂落的发丝显得他整个人都柔和许多。

  “司……司炀哥……”陡然拉近的距离让喻铮下意识开始紧张,就连方才演练了许多遍的称呼都变得不顺畅起来。

  太差劲了。他十分懊恼,然后抬起头努力朝着司炀露出了一个开朗的笑。

  而司炀也回了他一个同样温柔的笑容。

  挺招人那么个小孩,分明苦水里泡大的,可仍旧是一双黑白分明写满了期待的眼。司炀就欣赏他这种傻白甜的天真。

  和喻铮的脑补截然不同,司炀从来都不是什么救他出水火的救世主,甚至连眼下壳子里的灵魂,都不是壳子的官配。

  他是一个和壳子同名同姓的外来者,领得任务是拯救男主,也就是拯救喻铮。

  可实际上,现实世界里,司炀自己就是个相当于反派一样的人物。

  父母商业联姻,父亲不喜欢他是人尽皆知。取个名字是亡国之君就可见一般。至于母亲,更是懒得管他,不过是维持个名存实亡的婚姻可以更方便她去浪罢了。

  大家族里腥风血雨长起来的人,稍有不慎就是灭顶之灾,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那都是踩着人血上位。

  但即便是这样的司炀,他的心里依然有一盏灯。

  祖母。

  司炀畏惧黑暗,但他为了不暴露弱点每次都在准确的时间里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着。只有那天,一面之缘的老太太,在他的床边点亮一盏夜灯。

  而一夜过去,第二天这位老人就离开了世界。

  司炀猜测她死于非命。可没有证据。甚至到了他夺权司家亲手捏死了司两代掌权人后,依旧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系统出现,“只要完成任务,我可以让你穿回十年前,寻求真相。”

  “真相……”司炀把这两个字拿到舌尖转了一圈,终究还是答应了。

  可惜,司炀这个人到底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即便是拯救,到了他这,也变了个味儿。

  “咱们回家。”牵住喻铮的手,司炀衣冠楚楚声音温柔,仿佛是个真正能够依靠的兄长。

  这个少年是他这次的任务对象,更是能够让他能够回到过去的祭品。

  一个三岁被人贩子拐走的豪门小少爷。在山沟里挣扎了十几年,好不容易逃出来找到亲人,却发现父母抱憾而终,养子哥哥也死在了寻找自己的路上。

  可偏偏这三个人却留给他一座金山宝藏——喻氏集团。

  喻铮是喻家唯一的继承人,只要他回来,就是喻氏唯一的掌权人。

  十几岁的少年,没有经过任何教育,连字都认不全呢,想要临危受命实在太难。而旁边又守着不知道多少觊觎喻家家常的虎狼亲戚。

  最终在群狼环伺下,喻铮被生引入商业诈骗的圈套,最后因为商业犯罪入狱。喻氏集团也改了名姓,最终落入恶人手中。

  这样的结局也是令人唏嘘。而这部以喻铮经历打造的狗血悲情电影已经上映,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怨念。

  于是,司炀被快穿系统选中,领了任务来到这里,亲手改些喻铮一生的悲剧结局。

  “保住喻家,让喻铮顺利过完下半生。”这是司炀领到的全部任务内容。只要完成,就能得到奖励。

  所以司炀一早就做好了打算,提前把喻铮救出来,接回自己身边。

  不过司炀打算给喻铮的教导并不是系统最早计划的温柔体贴型教导。更没有什么类似于做个好哥哥的无私觉悟。

  他只想亲手把喻铮送进他用重金打造得金碧辉煌的雀笼里再教他如何挣扎着从自己掌心里扑腾出来。

  一直沉默的系统突然开口询问,“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

  司炀的回答理直气壮,“因为我喜欢啊!”

  根据原身的设定,司炀在这个世界最多还能活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