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依照司炀的能力当然可以把喻家打造成铁板一块,哪怕他死了都能维持百年的平稳。然后让喻铮这个正牌继承人像小公主一样过完愉快幸福的下半生。

  可他司炀,从来就不是什么救世主。想要活命,只有自救。

  ------------

  从省城到燕京,开车需要四个小时。喻铮满心兴奋的以为自己会和司炀独处,可万万没想到,司炀不过把他送上车,然后就走了。

  “司炀哥不一起吗?”喻铮大着胆子追问,可车上的管家却及时拦住了他。

  “大少还有事儿,工作很忙,小少爷先跟我回去。”

  “好。”喻铮顺从的点头,可眼神却不由自主的落在已经走远的司炀身上。

  司炀那头正和秘书说话。

  和一般掌权人的雷厉风行不同,司炀身上总是多出那么点与精英气质截然不同的纨绔劲儿。

  哪怕是训斥和责骂,从司炀舌尖打个转儿出来都会添上点说不出的情谊。钩得人心痒,可又明白面前这混蛋玩意儿根本就不把自己放在心上。

  就像他方才进了屋草草的扫了一眼,根本就从未对自己有过任何期待。

  喻铮的心里陡然闪过这么个念头,但很快就被压下去了。

  不会的。司炀要是不重视他,又何必寻找他多年,又如此大费周章的亲自来接?

  毕竟管家都说了,司炀很忙的。

  喻铮这么想着,终于按捺住了心里的惶恐,努力做出一副平静的样子和管家一起前往喻家老宅。

  而这一回去,就是整整三天没有看见司炀。

  不过还真不是司炀故意把他晾在那里不管,他的确是存着给喻铮一些另类教导的心思,可攘外必先安内。原身留下的漏洞太多,现在的喻氏集团,恨不得全身上下都写着“即将破产”四个字。

  且不论那些尾大不掉混乱无比却一直源源不断往里投钱的企划案,只看公司里来自各方安插的眼线,就已经把一个好好的公司管理成安插成了满身漏洞的筛子。

  因此司炀刚把喻铮安排好,就转头进了喻氏忙活得天昏地暗。毕竟在司炀的任务里,抱住喻氏也是一条,司炀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喻氏垮台倒下。

  至于刚回到家里的喻铮就像是司炀口中无依无靠的雏鸟。即便是有着豪门少爷的身份,可却在山野乡村里长大,从未享受过金钱和权势带来的纸醉金迷。

  喻家老宅对于他来说,就比皇宫还要富丽堂皇。

  可惜,现在住在皇宫里的喻铮,非但不矜贵,甚至连中国字都认不全。哪怕是面对老宅里负责打扫伺候的女佣,也让他自惭形秽。

  而这一切陌生之中,能让喻铮得到些许安心的就只有司炀。即便只见过一面,但他坚信找到自己的哥哥,一定是喜欢自己的。

  整整三天的分别,非但没有浇灭他对司炀的憧憬,反而因为距离感凭空增加了无数脑补和幻想。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那对从未出现的父母竟然到了现在都没有联系过他。

  “少爷!到了下午茶的时间了。”老管家准时出现,引着喻铮去庭院的窗前坐下。

  喻铮局促的看着面前一堆不认识的餐具和食物,心里对司炀的想念又更加深了一层。

  他抬头问管家,“司炀哥什么时候回来呢?”

  他从回来就被司炀搁置,即便见面也是短短的几句话,几分钟。即便喻铮一直被周围人灌输一种思维,司炀是在意他的,可没有见到面,他总是担心的。

  老管家沉默了一会,按照司炀之前的吩咐将一个手机递给喻铮。手机是全新的,通信录里面只有一个联系人,司炀。

  喻铮顿时笑了。果然司炀是在意他的,连这么细枝末节的事儿都替他想到。他以后也要这么对待司炀,这样才能回报司炀对自己的喜爱。

  喻铮把手机号码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想要把他记住。

  接下来的两天里,司炀经常收到喻铮的短信。

  这天下午,司炀刚刚结束回忆,手机就传来一声轻微的震动。

  司炀低头,出乎意料,是喻铮。

  说来有趣,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敏锐,喻铮就像是在司炀身上装了雷达,喻家主要做游戏这一块,司炀刚刚接手喻家产业,光是每天梳理那些尾大不掉的垃圾策划就要花掉很多时间,更别提公司里那些从不同地方伸出来觊觎家常的手。可偏偏喻铮总能赶上司炀中间哪一点空闲给他发消息。

  “哥吃饭了吗?”“哥要注意休息。”“哥我今天学习了什么什么”

  因为认识的字不多,还要靠管家帮忙,但是字里行间都是小心翼翼的讨好,就像是伸出触手试探的小宠,格外讨人喜欢。

  可惜在司炀的眼里,有功夫弄这些,不如多学两个汉字。

  他随便恢复了一个“嗯。”,然后就不再回复。

  系统觉得有点惊悚,“宿主大大,喻铮为什么会知道你的时间动向?”

  司炀笑了,“还算有点小聪明。”

  门外,助理收起手机,上面是老管家的电话,大概内容是回复他司炀这一天的空闲情况。最近老管家经常询问这个,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所以助理也乐于回复他。

  而喻家那头,老管家在收到信息之后对喻铮说,“小少爷,大少那边要开会了。”

  喻铮放在手机,结束了和司炀的聊天。“嗯,那我不打扰司炀哥了。”

  “老师什么时候过来?我总要多学一些字,要不然司炀哥每次都要迁就我回复很少的字数,免得我看不懂。”

  喻铮身上还有些明媚的天真,看不透司炀身上披着的那张衣冠楚楚的人皮,还试图从玻璃渣子里巴拉出点温度,强行把敷衍理解为温存。

  可司炀那头却已经喊上了秘书,吩咐他叫上开发部,他要开下一个会议。

  喻家的情况远比他看到的要糟糕。

  表面看起来还算是游戏圈的龙头,可实际上却也已经日薄西山。除了手里正在代理的一个大型国际网游和几个以前开发的老游戏吃老本意外,剩下的就再也没有能拿出去手的东西。

  而更危险的是,司炀已经接到消息,这家和他们合作了许久的网游,也有了和他们拆伙的打算。

  但这些都比不上内部的腐朽。家族企业的通病,不管香的臭的有没有本事都想要进来分一杯羹。

  别的不说,就且看开发部这么重要的位置,竟然还会有挂名而来的废物。而原身之所以没有把人请出去,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个人是男主外祖那边派来的。

  名头很响亮,为了盯住原身这个养子,帮助男主看守家业。

  然而实际上,不过是贪恋喻家无主,想要分一杯羹。

  当然了,原身碍于名声,只能制衡。可司炀不同,攘外必先安内,他要亲手把这个人撵出去。

  “司少,人全了。”开发部副部长清点人数后向司炀报告。

  “部长呢?”

  “这……据说老夫人那头有事儿,所以他回去了。”

  “是吗?”司炀这句反问问的漫不经心,可下面那句话却充满了肃杀的决绝,“既然老夫人那边离不开人,以后就也不用再让他来公司了。”

  “司少?”不仅是开发部的副部长,就连秘书都愣了一下。

  开发部部长任职已经六年了,是喻铮父母去世后喻铮外祖母送来的人。美名其曰是要提走失的喻铮看好喻家产业。司炀对他也是恭敬有加。

  可听他现在的意思,竟像是要和徐家翻脸了?

  果不其然,司炀下一句命令就是“叫人事部门通知一声,东西收拾好了,叫人送回徐家。”

  开发部副部长和秘书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读到了山雨欲来的压抑。

  而此时徐家那头还不知道司炀的打算,他们还聚在一起商议。

  喻铮还能回来是他们没有想到的,而之前针对喻氏的计划也因为喻铮的回归而被全被打乱。

  然而他们还没来得及做好下一步的准备,那边就传来了司炀要把徐家的人撵出公司的消息。

  “什么意思?”徐展亭也就是喻铮外祖母安插进喻氏的那个表哥顿时就炸了。

  倒是徐明全这个徐家正经继承人,喻铮的小舅舅人很淡定,一针见血的点名了司炀的打算。

  “很简单,那杂种想动手了。”

  “妈的,凭他也配!”

  徐展亭平时在原主面前耀武扬威惯了,一气之下竟然拎起外套就走,直奔公司想要和司炀讨个说法。

  “母亲,您看他这么冲动行吗?”徐明全方才出挑拨,这会子徐展亭走了,他到做出一副担心的虚伪模样。

  可徐母又怎么会把徐展亭这种棋子放在眼里,随意符合了一句,“有什么不行?就让那蠢货去闹一闹,也试试司炀的底。”

  徐家距离喻氏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

  徐展亭到的时候,司炀那边刚散会,他上去就像抓住司炀的衣领,可还没动手就被保安擒住了。

  “放开我!”徐展亭还想挣扎,然而下一秒就被保安狠狠地抽了一嘴巴。

  徐展亭娇生惯养,这一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可下一秒却听到司炀亲口嘱咐秘书。

  “去报警,这个人刚刚侵犯了我的人身安全。”

  翻译成人话就是快找警察叔叔告状,这王八蛋揍了我。

  徐展亭盯着面前连领口布料都格外平整的司炀,下意识舔了舔自己松动的后槽牙。

  他揍了司炀?纯他妈放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