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喻铮原本沉寂的眼瞬间亮了起来,里面盛满的笑容无差别的奉送给周围所有能看见他的人。

  “是大少回复您了?”管家问他。

  “嗯。司炀哥下飞机了。”喻铮边回应管家,边又给司炀发了一条新的信息。

  “司炀哥现在忙吗?方便打电话吗?”

  不到十秒钟,手机响了,是司炀,还是视频通话申请。

  喻铮赶紧坐正,下意识整理了头发衣领这才接通。

  “看见没?还是不想我,这么久才接电话。”视频里,司炀似乎在和什么人说话,没有第一时间回应喻铮。侧偏的头露出颈部好看的线条,眼尾都染满笑意。

  喻铮深吸一口气,轻轻的叫了他一声,“司炀哥。”

  “干什么?”司炀转脸看他,顺便把手机移正,“两天没见还学会查岗了。怎么,出个国还怕我丢了?”

  分明是司炀自己把人落下,可开口就是恶人先告状。偏这混蛋神情坦然,只看得对方心虚,生怕自己委屈了他。

  喻铮赶紧摇头,“不是,我只是想哥哥了。”

  “是吗?怎么想我?”轻飘飘的语气一听就是敷衍孩子的,可偏司炀看人的眼神认真。

  喻铮叹气,“司炀哥。”

  “嗯?我听着呢?”

  “你要是累了就先睡会,我只是想和你说会话,不是因为你前几天没和我联系就要缠着你哄我。我不是小孩子了。”

  “……”

  “徐秘书在你身边吗?”

  “小少爷?”被直接点名,秘书也赶紧在视频里露个脸。

  喻铮赶紧嘱咐他两句,“叫司机在车载熏香里加一滴洋甘菊的精油,然后把车后座储物箱里的毯子拿出来。”

  “司炀哥你累了就睡一会,多注意身体。”喻铮说完,就打算挂断通话了。

  他平时待人就温柔仔细,而这一属性放在司炀身上更是发挥到极致。刚开始只是掐着发短信的时间准确,现在更是只要听司炀说话,就能猜到他现在具体的生理状态。

  秘书拿捏不准司炀的想法,可当着喻铮的面又不好不照做,只能沉默着把自己该做的做完。

  洋甘菊的味道清淡,又有点青苹果的清甜,萦绕在周围很容易哄得人放松神经。而身上温暖的毯子也让人昏昏欲睡。

  司炀却半点睡意没有,径直盯着秘书问道,“喻铮怎么知道我车里有什么?”

  秘书如坐针毡,“这个真没喝小少爷说过,许是之前您早晨回去身上沾上味道了。”

  司炀沉默了几秒,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谨慎行。”

  他声音不大,可秘书却吓出一身冷汗。徐展亭还在局子里,徐家刚吃了那么大的亏,这位从来都不是好伺候的主儿。他以后怕是必须要注意了。

  然而秘书吓得够呛,司炀脑内,系统却胆大包天试图动摇主上。

  系统:宿主大大你真的不动心吗?喻铮好懂事啊1551。

  司炀不屑一顾:小孩子的留人手段。

  可五分钟后,他却开口吩咐秘书,“通知老宅那边,我今天晚上回去一趟。”

  都把手伸到他身边了,再藏着不见就有点不识风趣。

  司炀要亲自去见喻铮一趟。

  说来也巧,秘书正好接到了一个通知,看了一眼是徐家那边传过来的。

  “司少,徐明全说想明天来家里拜访,看看小少爷。”

  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司炀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回复徐明全,没问题。”

  是时候让喻铮看到一些“真相”了。

  ---------------

  凌晨一点,连好动的猫都要找个软垫子睡着。可司炀走进老宅大厅的时候,喻铮却正端正的坐在沙发上等他。

  “哥!你回来了。”喻铮十分兴奋。因为是半夜,大厅里大部分的灯都关上了,只有喻铮身边的夜灯还亮着。昏黄的灯光映着他的笑脸,温馨非常。

  可司炀的手却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把灯都打开!”

  他的声音稍有的冷峻,没有一丝音调。但如果有人握住他的手,就能立刻感受到掌心的湿润。

  “司炀哥?”喻铮发现了他的情绪变化,刚想靠近,听见动静的管家就赶紧下来把客厅所有的灯打开。

  灯火通明,站在地中间的司炀依然是一张笑脸,仿佛方才的不对劲都是喻铮的错觉。

  喻铮皱眉想要在说什么,可却被司炀一句话打断。

  “我有事要和你说,明天舅舅要来看你。”

  “舅舅?”

  “对,母亲的大哥,姓徐,这些年为了找你,他也跟着费了不少功夫。”

  “好啊,那我要准备什么吗?”

  “不用,早点睡,保持一个愉快的心情就行。”

  “毕竟是自家人。”司炀摸了摸他的头,手段语气无一不是恰到好处的温柔,可正是因为太完美,反而给人一种抓不住的空虚感。

  喻铮伸手抓住了司炀的袖口,很像和他再说一句什么,可管家却已经出现在背后。

  “很晚了,大少今天住下不走,小少爷您也该睡觉了。”

  “那,晚安?”喻铮和司炀对视。

  司炀摸了摸他的头,“去睡吧!”

  这么多天没有见着,喻铮其实还有很多话想和司炀说。可顾忌司炀刚回来还要倒时差以及司炀方才进门时候的不对劲,他还是顺从没有反驳。

  而客厅里的司炀,在看着喻铮上楼后,也顺势坐在了沙发上。

  “大少,要喝茶吗?”值夜的女佣主动过来询问。

  却被司炀拒绝。他又抬头望楼梯处看了一眼,确定喻铮真的上楼了,这才干脆利落的把外套脱掉随意扔在一边,像是十分嫌弃。

  “大少,这衣服……”

  “不要了。”司炀起身逗了那小女佣一句,“别给少爷我省钱,该扔就扔,不过你要是喜欢我偷偷藏起来倒也是可以。美人恩我不介意。”

  “大少开玩笑了,我怎么看也不像是有祸水的脸。”小女佣被司炀两句话逗得心花怒放,不过却也知道这位纯粹是习惯性哄人。干脆也没当回事。就照着司炀说的下去了。

  司炀也像是心情不错。转头穿着身上那件单薄的衬衫就往大门口走去。倒是和管家之前说的留宿完全不是一回事。

  他从来不在喻家老宅过夜,即便这里有属于他的房间。

  然而此时二楼拐角处,原本该去睡觉的喻铮却惨白着脸站在那里,浑身冰凉。

  他记得很清楚,他方才触碰过司炀的外套。所以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司炀嫌弃,不,应该说是厌恶他的触碰?

  喻铮想不明白,也没有答案。他认识司炀的时间太少了,这种短暂的相处不足以让他完全了解司炀。

  所以他仍旧在努力劝说自己,不会的,司炀哥一定不是真的讨厌他。这只是个意外。

  毕竟,司炀一直在找他。

  可,真的是一直在找他吗?

  这一次,喻铮没办法让自己的心落在实处。

  他迷茫的往自己的卧室走,走廊上正好撞见了方才替司炀处理外套的女佣。

  他尝试着问帮自己收拾床铺的女佣,“司炀哥是有洁癖吗?”

  “对。大少很注意外表这些。”女佣回答的很自然,“之前酒会上有人碰洒了一点红酒在身上,没等酒会结束他就从里到外都换了一身。”

  “小少爷也回来这么久了,可见过大少爷衣领袖口乱过吗?”

  女佣问的理所当然,可喻铮盯着她的眼神却藏起了几分说不出的幽暗。

  他是回来一阵子,可都算在一起,只见过司炀三次。

  身为喻家的小少爷,司炀的正经弟弟,却还不如一个女佣和他的交往多。

  这一夜,喻铮因为无法说的烦躁情绪辗转反侧,唯一能够带给他期待的,就是等到天亮,司炀还会回来。因为他要陪着自己见那位素不相识的“舅舅。”

  这一夜,过得十分缓慢。

  见外祖家的人算是大场合,所以即便时间很赶,司炀也是一早就赶回老宅。

  “司炀哥!”刚一进门,二楼上就传来一声欣喜的叫声。

  司炀抬头,正看到喻铮趴在栏杆上往下看,像是等了他好久。十七八岁的少年正是最鲜活的好时候,尤其喻铮长得也好,这么看下来,颇有几分初恋脸的意思。

  司炀在舌尖品了品滋味,最后却只剩下一个蠢字。天真也有个适度,豪门这种吃人的地方,不着痕迹的弄死一个人太容易。

  就像当初司家那个从三层摔下来,头着地的表哥,仿佛也是喻铮现在这个岁数。

  但司炀只是在心里记下了,表面依然挂着笑,朝着男主招手,很快怀里就扑进来一个温热的躯体。

  “累不累?昨天晚上故意跑出去浪。”喻铮学的很快,就和司炀昨天下飞机时恶人先告状的语气如出一辙。只是心里多了一丝试探,手上的动作也带着刻意。

  司炀却全然不知,只是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门,“规矩呢?”

  喻铮也不回答,就歪着头朝司炀笑,满眼的单纯像是把心都掏出来塞到司炀手里的信任。

  司炀这个人,就是那种花丛堆里泡惯的浪荡子都能让他两句话动了真心,跟别提喻铮一张白纸。

  只片语,就钩得他全心全意。哪怕几个小时前喻铮还因为要猜他的心思辗转反侧,转头就能溺死在他的温柔里。

  “去换了看看。”司炀指了指身边助理拿着的衣服。

  喻铮看了一眼就皱眉。他不习惯穿这么修身的衣服,会让他觉得自己是被囚的家雀儿。

  但司炀一句话就让他乖乖上了楼。

  “之前找人做的,和我今儿穿的一样。”

  “那司炀哥你等我。”喻铮顺从的上了楼。

  司炀照旧窝在沙发里逗着旁边的几个小女佣。非工作时间,司炀一向没什么架子。纨绔圈里出来的,不仅会玩更是精通说话之道。就这么一会,便把身边这帮小姑娘们哄得心花怒放。全都拿出看家的本事配合司炀。

  而此时二楼楼梯转角,同样的位置,喻铮正悄无声息的在哪里站了好一会。

  他在看楼下的司炀。

  昨天的经历带给他太多的不安,让他无法忍耐,只想急于求成立刻从司炀身上得到验证。

  所以他在进门时故意抱了司炀一下,想看司炀到底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像昨天一样,把他触碰过的衣服脱下来,扔掉,就像是在扔掉一件肮脏的垃圾。

  屏住呼吸,喻铮仔细的观察着司炀的一举一动,直到看见司炀抬起手,解开了衬衫领口处最上面的扣子。

  喻铮的心陡然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