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两人又坐回到了窗边。只是这次两人之间的关系却变了个味道。

  顾权,“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喻铮犹豫了一会开口问道,“顾权,你知道你顾家那两个哥哥和你母亲为什么容不下你吗?”

  “嫌弃我又土又蠢笨吧!”

  “不是。”

  “那是为什么?”顾权没明白。

  喻铮单刀直入,“因为你不是顾夫人的孩子。”

  “什么?”顾权一惊,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喻铮,你别胡说!”

  他怎么可能不是顾夫人的孩子?就顾家那种人家,见利忘义又贪图虚名。若他真的和顾家没有血缘关系,甭说别的,就单看顾父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进家门的。

  喻铮到底在说什么?他疯了吗?

  然而喻铮却打开手机,给顾权听了一段录音。说话的人嗓子暗哑,可背景音却是一片清脆的百鸟争鸣。

  “啧,那顾三就是个傻子,亲爹是个势利眼,可亲妈怎么能一点都不疼儿子?偏他还好折腾。你倒是个聪明人。”

  “咱们这一路的,左右争不过上面的大山,不如就踏踏实实怂着当个纨绔,有钱花点钱,过得痛快点比什么不强呢?你看这雀儿,哄得爷们我高兴,也能得几天安生日子过。”

  “谁?这说话的是谁?”抓住喻铮的衣角,顾权凑近了恨不得钻进手机里直接质问。

  这人话说的含糊,可意思真切无比。亲妈,亲妈,在那人眼里,顾夫人竟然不是自己的亲妈吗?

  顾权把录音翻来覆去听了好几遍,每一个字都掰开揉碎了,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喻铮拉住他,试图让他冷静,同时解释了一番。

  “我那天去找时家二少买鸟,原本是开着录音想要录他说的训鸟的技巧。可后面他说高兴了就扯了几句别的。正好说道你们顾家,我觉得奇怪,就多打听了一嘴。”

  “可,可他没有证据!”

  “我知道,所以后来我又从侧面和别人打听了细节。”看着顾权,喻铮眼里露出些许怜悯。

  “给我刺青的是陆家那个不着调的陆铭养的小情儿。聊天的时候提到这个事儿,他说当初司炀找到我的时候十分慎重,同时做了父子和母子的亲子关系鉴定。可你被送回顾家之前,却只做了父子的亲子关系鉴定。而且足足换了五个医院,做了七次亲子鉴定。顾夫人这才勉强同意你认祖归宗。”

  顾权已经完全懵住了,“那你的意思是,她不是我妈。那我妈呢?我亲妈又是谁?”

  喻铮摇头,“多半已经不在了。”

  “顾家人最在乎的就是脸面,当初接纳你,是顾老爷子说顾家不能有流落在外的种。你父亲能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儿,就必须把你接回顾家。”

  “可后来,顾老爷子去世。顾家生意出现问题,是靠着顾夫人的娘家才起死回生。凑巧那时候你就丢了。”

  “所以,在你被拐走后他们都没有真心实意的找过你,不够月余就放弃了。任由警察当成悬案。我听完这些之后就想,但凡你亲生母亲那时候还在,她怎么舍得这么轻而易举的放弃你?”

  “那她现在呢?”

  “去母留子,一个女人,生孩子就是鬼门关。”

  “不,不会的,这是人命。”顾权脸色惨白。喻铮说的这些就像是梦话,什么豪门恩怨的狗血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可喻铮却轻描淡写的打破了他最后的奢望。

  “不会?那难产是意外,你被人拐卖是意外,现在回到顾家备受屈辱也是意外吗?”

  “我不相信,他们都没对你说实话!”

  “冷静点顾权。我只问你,你的父亲,你以为的母亲,你的大哥和二哥,他们谁也不爱你,你就真的没有想过为什么吗?”

  “都是一家子的血脉相连,为什么只有你不被期待?”

  “你那个二哥,表面在顾氏上班,实际上根本就是不学无术。连这样的玩意儿,你那个名义上的母亲都护在手心里当个宝。你为什么不行?”

  “……”一针见血,顾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可喻铮后面的话,却更狠,直接捅得顾权一颗支离破碎的心脏,再度鲜血淋漓。

  “顾权,你回家的那天有人欢迎你吗?”

  “有人哭着抱住你说终于回来了吗?”

  “有人彻夜守在你身边,怕再次失去你吗?”

  “有人……”

  “够了!”心里的伤口被彻底撕开,顾权失控狠狠推开喻铮,仿佛心存报复一般反问喻铮,“我是没有,那你有吗?你他妈不过也是司炀养的金丝雀罢了!”

  话刚出口,顾权就自觉失,他捂住嘴,脸上的红晕褪得一干二净。

  然后他就看见喻铮缓缓挑起唇角,用非常自然且平静的语调说着一个事实,“你说的没错,我也一样没有啊!”

  “不是,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顾权想要解释,却意外发现喻铮右边裤腿上仿佛有血迹。

  “你的腿怎么了?”顾权走过去掀开喻铮的裤腿,上面横七竖八的足有七八道伤痕。其中最靠前的三道伤口很深,方才这么一摔已经裂开,鲜血一丝丝的渗了出来。

  顾权看着这样子不像摔倒会留下的痕迹,下意识就以为是司炀对他做了什么。

  “我去找他说理!”顾权脑子一热,起身就要去找司炀理论。他认得出来,喻铮腿上的是刀伤。这才回来大半个月,司炀都能这么虐待他了,要是在过一阵子,岂不是会要了喻铮的命?

  一时间,顾权分不清自己是为了喻铮生气,还是再替自己鸣不平。

  而喻铮却抓住他的手,摇了摇头,“不是他,是我自己。”

  “为什么?”喻铮说什么都不让他走,顾权没辙,也只能掏出药膏慌手慌脚的给喻铮上药,可颤抖的手却连药的盖子都打不开。

  “别费事儿了,一会就好。”喻铮按住了他。随便拿了点纱布缠在了伤口上,然后答非所问道,“转身,我要换件衣服。”

  他脱下了身上这身,换了另外一套深色的,然后转头就把染了血的裤脚剪了放进金丝雀的笼子里给它垫窝。

  “你到底怎么了?”顾权根本不明白。

  喻铮是什么人?村子里天塌下来他都能咬牙挺过去的人。那时候每一天都过得像是地狱,喻铮都忍过来了,还能想法子护着他。可现在怎么就要到了自残的地步。

  “我从被带回喻家起就没有出过门,直到一周前司炀亲自带我出去一趟。”喻铮看着他,眼里终于有了悲色。

  “去了哪里?”

  “秋露公墓,我是那天才知道我父母已经去世的。”

  “!!!”顾权不敢置信。

  喻铮又补了一句,“司炀在我父母墓前告诉我,我被拐走是他故意而为。”

  “在那天之前,我一直以为司炀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即便他找回我后从不回家。然后我明白了,他并不是真的想叫我回来。而是他要拘着我,才能名正顺的拥有喻家。”

  “顾权,我和你,从来都是一样的。”

  顾权后退一步,看着面前分明悲痛到了极点却连哭都不能的竹马情绪终于彻底失控。他捂住脸,颓然蹲在了地上。

  而喻铮却递给他一包纸巾,然后就借口出门让女佣拿点点心,把空间留给他。

  “只留顾家的小少爷在楼上合适吗?”门外,女佣三步一回头的跟在喻铮身后。

  “没事儿。”喻铮的声音尤带着笑,“你们都不知道顾权口味,我去给他选。”

  门外,喻铮的脚步声渐远,顾权一直隐忍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

  顾父的无情抛弃,司炀的当面打压,他那两个名义上的兄弟明里暗地的欺辱,周遭人的鄙夷和讥讽,突如其来的身世真相,最后全都被喻铮凑在耳边说的那些话碾压得一丝不剩。

  “我和你是一样的。”

  一样的血海深仇,一样的身不由己。喻铮是司炀圈养在喻家老宅里的金丝雀,而他顾权却是顾家人随便弄回家的一条流浪狗。表面的宽厚不过是对自尊更深沉的碾压。

  所以现在的他们还能怎么办?与其互相怀疑各自挣扎求生,不如合起伙来放手一搏,败了就大不了一死,还能比现在更坏吗?

  狠狠的抹了一把眼睛,顾权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而此时楼下的喻铮却和司炀撞了个对脸。

  这是自墓地一别后,喻铮和司炀的第一次见面。很可惜,眼下的司炀正靠在沙发上沉沉的睡着,并没有睁开眼。

  女佣见状赶紧去给司炀拿了条毯子,却被喻铮拦住。

  “小少爷?”这是要闹了吗?女佣心里顿时一突。

  可喻铮却冲着她摇摇头,食指按在嘴唇上,“嘘,别吵醒了他。”

  “……”女佣顿时觉得有点惊悚。

  喻铮没管她什么心情,径直拿着毯子给司炀盖上。

  他一向温柔仔细,非但没有把人惊醒,反而让人因为温暖而进入更深的睡眠。

  睡着的司炀眉眼格外温柔,细碎黑发沿着颈边垂落,嘴唇也微微张开,在灯光下显出几分水色。

  脆弱又诱惑。

  喻铮盯着面前的人,眼里的温柔陡然退去,恨意渐渐弥漫上来。

  “别怕,我带你回家。”喻铮还记得,这是司炀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可惜司炀并不是带他回家,而是亲手送他进了一座富丽堂皇的鸟笼。

  “以后就住在这里,和我一起。”多么郑重的承诺,但司炀却连一个晚上都没在喻家老宅住过。

  “嗯,我答应你,不会骗你。”这才是最可恶的,他眼见着徐家是如何欺负他孤苦伶仃,把所有的感情和憧憬都寄居在司炀身上。可司炀却转头狠狠的抽了他一巴掌。

  没错。喻铮最恨的,从来都不是司炀的夺权和算计,他最恨的,是司炀骗他!

  而更恨的,是司炀从十几年前,他才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布局骗他!

  看看影集那些保存完整老照片,哪一张里,少年的司炀抱着他不像是抱着一个来之不易的宝贝?

  一模一样的兄弟装,环绕在他身前的温暖的手臂,还有落在他脸颊上的吻。那份最亲昵的珍重骗得他死心塌地,骗得他从不对司炀有半分怀疑,更骗得他妄想司炀能够陪他一辈子。

  认贼作兄,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他喻铮更有眼无珠,比他喻铮更可怜可笑。

  死死的盯住司炀的脸,喻铮的视线慢慢下移,最后落在司炀的脖子上。他的指尖就停留在司炀的喉结上,只要稍微用力,就能把那里捏碎。

  可他不能,因为这么轻易的去死,实在太便宜这个人了。

  低下头,喻铮靠近司炀。他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却恨不得将司炀活吞下去。

  越来越近,司炀的气息扑面而来,几乎唇齿相依。

  真的是太可笑了,佯装兄友弟恭时都没有靠的这么近过。如今撕破脸了,倒像是没了距离。喻铮努力控制自己,试图让自己的手从司炀的脖子上移开。

  刚从书房拿了资料下来的秘书正撞见这一幕,没忍住倒抽了一口气。

  他乍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撞见了什么豪门深宅大院里的秘密。可紧接着就意识到了情况和他想的不同。

  喻铮看着司炀的那是什么眼神?强烈的侵略感,扒开伪装全然是狼子野心,怕不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

  “小……”少爷,他想开口警示,紧接着,就被喻铮回头看他的眼神震住了。

  这刻骨的恨意绝不是情人间的亲吻,恐怕喻铮对司炀动了杀心。

  秘书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而被打断的喻铮也直起身子,朝他走去。

  “我……”秘书想说话,却被喻铮的手势打断。

  他走到他面前,低头看了一眼他手里拿着的资料,语气温柔的嘱咐了一句,“司炀要是忙,你就把家里那块普洱给他拿去。别总喝凤凰单枞,太浓了些,晚上容易睡不着觉。”

  极其贴心的一句话,可秘书却硬生生的打了个寒颤。凤凰单枞,四大乌龙之首的名品,也是司炀最近两天才换的口味。可喻铮是怎么知道的?

  秘书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看不透这位的小少爷。

  而依然闭着眼的司炀却根本就是清醒的。

  系统:宿宿宿宿主大大,喻铮刚刚是不是想亲你!?

  司炀脑内,系统已经被方才的一幕吓得口齿不清,可司炀却没有搭理这个真傻白甜。

  他摸着嘴唇若有所思。

  顾权在喻家一直待到了八点多用过了晚饭才准备回家。司炀走得早,晚饭前就已经离开了。至于顾权,最后是老管家送回去的。

  “回来了?”顾权回家的时候,顾父正在楼下坐着,不像是意外撞见,倒像是刻意等他。

  “见到司炀了?”

  “见到了。”果然是因为司炀,顾权低着头,强压心里那点讥讽。

  “说了什么?”顾父依旧冷淡。

  “没说什么,只是补给了我些压岁钱,司炀说喻铮孤单,叫我多去陪着点。”

  “那就多和喻家走动。”顾父接着又问了送顾权过去的管家一遍,觉得能够侧面证实顾权所所不虚,就嘱咐了管家道,“以后照顾顾权精心点”,接着就径自上楼去了。

  “小少爷,你也早点睡吧!”管家难得恭敬。

  顾权面无表情的跟在他的身后上楼,直到关上卧室门独处后,顾权从进门起就压制的恨意才终于露出那么一星半点,但很快就收敛起来。

  虽然比起平时那种对父亲单纯的憧憬要冷淡许多,可也并不重要了。毕竟在这个家里,谁都不在意他。喻铮算计的没错,这趟喻家之行果然让顾家人对自己重视了许多。不过这只是开始,他们还有更多的盘算。

  喻家那头,喻铮看见顾权给自己发的信息“一切安好”,唇角也终于多了几分笑意。

  他回复了一句“早点休息”,然后就抬头打断了面前和自己说着明天课程安排的管家。

  “您和之前的老师说一声,以后都不用来了。”

  “什么?”老管家吓了一跳,没明白喻铮为什么突发此。

  喻铮倒是很有耐心的和他解释,“南城园子新捧起来一角儿,条正盘靓,嗓子也惊艳,时二少要带我去长长见识。”顿了顿,他又多补了一句,“听说长得和司炀挺像。弄不好是一家子里的人,我去给他捧个场儿。”

  南城园子是圈里公子哥们的“暗语”,实际上并不是什么戏园子而是一个拾掇得古色古香的会馆。正经的销金窟,遍地铺着美人席。至于里面捧的角儿,说句糙话,就是会馆里养出来伺候爷们舒服的。

  然而现在,喻铮却说里面服侍人的和司炀模样相似。

  这到底是在侮辱谁?又是在寒碜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