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三话 胖墩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7 15:20: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就在石达开兵败大渡河,悲壮牺牲后的那几个月,有一个叫人背脊发凉的传闻在民间传得沸沸扬扬。

  据说,当年四月,即西元一八六三年的五月,石达开的近万人部队在大渡河畔一个叫做老鸦漩的地方,被百年不遇的洪水阻断了北上的去路,强渡大渡河又损失了三千余士兵,而当时来围剿他们的清军大约有三万八千人,生关死劫之际,石达开为了保护自己的部队不受屠杀,便同清军谈判,用自己的性命换取剩余六千将士的平安。四川总督骆秉章同意了这个条件,石达开便被押往成都接受凌迟之刑。

  石达开怕太平天国彻底亡国,在投降的前夜,密会了他最亲信的战友冯玉良,交给他一张藏宝图。这张藏宝图上记载着昆仑山的某处,有宝物可以吸引到强大的妖怪,希望冯玉良尽快找到宝物,得到妖怪的协助,帮助太平天国东山再起。

  冯玉良对石达开忠心耿耿,便集结了一支十三人的队伍,扮作布衣,于当夜离开老鸦漩,前往昆仑山寻宝。后由于道路坎坷,追兵不断,十三人一路战死累死,最终只有五人抵达昆仑山。

  在昆仑山上,五人还未寻到宝物之前,便遭遇到了强大的妖怪,除冯玉良之外的四人尽数被妖怪所杀,最终冯玉良从悬崖上跳下,生死未卜。

  这段传说实在诡异,又发生在不久之前,便成为了世人当年谈论的热门话题。丽江县来了一支大理的戏班,以此传说为蓝本,天天在城东的集市口演出一场叫做《太平妖未眠》的滇戏。

  当然,官府是绝对不允许任何刻画太平天国的表演存在的,可当年丽江还处于杜文秀建立的“回教国”之下,回族起义军与太平天国有着共同的敌人,故而这样的演出不但有了生存空间,还刻意将太平天国一方渲染得悲壮无比。

  蒲子轩是个闲人,兵荒马乱的年代又没有太多娱乐,如今县城里有人愿意给他唱戏,他便成了台下的常客。蒲子轩从不信妖邪之说,权当消遣,更重要的是,这舞台发展成了丽江一个地标,他可以在这里遇见三三两两的朋友。

  有一天,祝元亮也来到了这里,一边看演出一边骂道:“他奶奶的,这些背信弃义的狗官!若是我找到那个宝物,也要他们尝尝凌迟的滋味!”

  祝元亮和蒲子轩同岁,年方十九,可是他自小发育异于常人,在他膘肥体壮的身躯面前,蒲子轩如同一个可怜的矮子。世人常说四肢发达的人头脑就会简单,祝元亮就是典型的这种人,他和私塾的同学们格格不入,唯有和蒲子轩走得近乎,因为两人都讨厌读书,不过原因大相径庭——蒲子轩是因为从小听到了太多先进的事物而叛逆有加,祝元亮只是单纯因为愚笨而厌学罢了。

  两年以前,回民起义军攻陷丽江,年轻气盛的祝元亮屁股早就在私塾坐不住,见一身的蛮力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竟然不顾和先生的劝阻,弃学投奔了起义军。可惜他不是回民,无法加入正规军,只是被聘为回教国的捕快,负责丽江巡逻,处理治安问题。

  对此,祝元亮虽心有不甘,但却拥有在城内自由行动的权力,倒是没和蒲子轩失去联络。他身材魁梧、力大无比,又好打抱不平,对远近的土豪乡绅形成了有力的威慑,被提拔为捕头,久而久之,深受军民爱戴的他,被丽江人奉为“祝先锋”。

  可是,在蒲子轩的口中,他永远是孩提时代的“胖墩”。

  祝元亮对富人有着难以磨灭的偏见,却依旧重视着和蒲子轩之间最初的兄弟情谊。蒲子轩也明白,蒲家那块肥肉,倘若不是祝元亮一直凭他的声望罩着,恐怕早已沦为了他人的囊中之物。

  两人一边看戏,一边饮着小酒,听到祝元亮那义愤填膺的想法,蒲子轩不禁问了一句:“老弟啊,你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怪?”

  祝元亮对此坚定不移:“那是当然!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无法解释的。不然我问问你,秦始皇修那万里长城,就那点人口,还有那时的技术,倘若没有妖力相助,是如何做到的?”

  蒲子轩不屑地应道:“哼哼,别说长城了,爹跟我提过,有个叫埃及的国家,那里的人五千多年前就修建了庞大的金字塔,把两百多万块巨石整整齐齐地堆了四十多丈高!古人都说那是神秘的力量修建的,可是英国佬通过科学的计算得出,人工是能够做到的。他们分析,是古埃及人利用河流运送石料,河流连通塔底的蓄水池,再利用塔底的蓄水池浮力把一块块石头托到高处。我们的长城也是一样,只要利用杠杆、滑轮这些物理机械,便可以轻松把一块块巨石运到目的地……”

  祝元亮骂道:“贱人,又是你爹教你的东西吧?欺负俺们没有文化,听不懂他奶奶的什么杆、什么轮。”

  蒲子轩哈哈大笑:“这就叫做科学的力量。”

  祝元亮不服,又问:“那么明朝天启年间的大爆炸呢?是你那什么杆、什么轮可以解释的吗?”

  蒲子轩对于天启大爆炸一向感兴趣,也常常进行过思考,听祝元亮这么一说,顿时来了兴致:“天启大爆炸的原因,一定是某种自然界的力量所致。一千多年前,古人在炼丹过程中就发现不同的物质碰撞可以产生威力巨大的爆炸,因此发明了火药,只不过古人遵循经验至上的法则,没有对万事万物的规律提炼总结。现在外国佬早已把这些经验提炼成了一门科学,叫做化学,实验出了各种各样的爆炸。当时北京的王恭厂火药库本来就是囤积火药的地方,任何一场偶然事件,比如陨石掉落,都会引起大爆炸。我话搁这儿,不出百年,人类还会制造出更可怕的武器,带来足以灭国的爆炸。”

  “哼,反正我们也活不过百年,随便你怎么说。”祝元亮又问,“你说陨石掉落,那我问你,倘若天上没有神仙妖怪,那些石头都是打哪儿来的?”

  “哈哈哈哈。”蒲子轩大笑道,“何为天?何为地?你现在看到的‘天’,只不过是古人强加给你的关于‘天’的描述罢了。”

  祝元亮抬头看看云层密布的天空,骂道:“他奶奶的,能不能不要说得那么玄乎?你就直接告诉我,你口中的‘天’,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蒲子轩道:“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河流、山川,都是一个巨型球体表面的一部分,叫做‘地球’,我们的地球是圆的,和天上的太阳、月亮、星星一样,我们处于一个无边无垠的宇宙之中,宇宙由无数这样的星球构成,我们的地球只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员。每个星球都在沿着各自的轨道运行,但有时会因为引力作用,被其他星球吸引,高速飞向对方,陨石就是这么来的,只不过经过云层摩擦燃烧,到达地面时星球变成了巨石而已。”

  “哈哈哈。”这次轮到祝元亮大笑一通,“蒲子轩,我今天才知道,你的想象力有多么丰富,你居然给我们的宇宙作了这样的解释,佩服佩服!你说的这一套太过邪乎,我看,我还不如去相信,是盘古一刀把这宇宙砍成了两半,上为天、下为地,是盘古的五脏六腑化成了我们的山川河流。”

  蒲子轩立刻回敬道:“唉,胖墩,不是我说你,天天抱着什么《聊斋志异》、《山海经》看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有什么出息?人道‘开口不谈《红楼梦》,此公缺典定糊涂’。就是因为国人都长了你这么一个猪脑袋,不学无术,大清不亡国才怪呢。”

  祝元亮反驳道:“说得好像你熟读了《红楼梦》似的,我看你整日浑浑噩噩,倒也不像个‘诗礼簪缨’之辈。”

  蒲子轩一听乐了,“诗礼簪缨”这个词,专门用于指书香门第、官宦之家,《红楼梦》中曹雪芹用该词形容贾府。要是没读过《红楼梦》,普通人很难用上此类书面语,没想到这词还能从祝元亮嘴里蹦出来,说明他倒也不是那么不学无术嘛。

  蒲子轩道:“起码《红楼梦》里面描写男欢女爱的桥段我都翻来看过,比你强一些。”

  祝元亮道:“得,你爱你的男欢女爱,我爱我的怪力乱神,我就这点出息,世界宇宙到底是什么样,关我屁事啊!”

  蒲子轩自知要祝元亮接受这些科学知识太难,也不强求,转而感叹道:“这倒是,世界是什么样子,也关我屁事啊!我只要吃好睡好,每天有酒喝、有妞玩,开开心心过好这一辈子,就满足了。”

  祝元亮笑道:“得得得,这话我爱听,兄弟,今晚上哪玩去?”

  蒲子轩贼笑道:“今晚你到我开心府来,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待两人约定,台上的戏曲也演到最后一幕,只见冯玉良面对强大的妖怪,大喝一声:“二十年之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便纵身跳下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