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四话 诡女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7 15:20: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阁楼上,祝元亮一直透着一架望远镜,凭着窗栏,冲着远方目不转睛地张望,嘴里兴奋道:“哇!那女子似乎要换衣服了。”

  蒲子轩料到祝元亮会对开心府的宝贝玩具感兴趣,却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爱不释手,不禁调侃道:“呵呵,有那么饥渴吗?你想那事儿,只要一句话,兄弟我就把丽江最大的青楼买下来,让你玩个够。你这么偷看,又摸不到,有意思吗?”

  祝元亮口水直流,骂道:“你懂个求,凡是用钱买到的欢乐,都会减半,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嘛。而且有了这个望远镜,根本不用担心对方察觉到我,像皇帝那样静静欣赏,那才叫一个快活啊!唉,真羡慕你,别人一辈子都没玩过的东西,你爹这么容易就给你寄回来了。”

  蒲子轩不屑道:“这算什么?这只是普通的高倍望远镜,我爹还给我寄回了天文望远镜,可以看到月球上的嫦娥姐姐换衣服,你有没有兴趣啊?”

  “别别别,月亮就月亮嘛,我最讨厌你一口一个什么‘球’,我对你那套歪理邪说没兴趣……好了,别打扰我了,要脱了要脱了!”

  祝元亮的话也有几分道理,蒲子轩家底雄厚,天天去青楼也不在话下,却还不是热衷于外出猎艳?用钱买来的快乐他着实有些腻味了,便一把推开祝元亮,把望远镜抢过来,朝同一方向望去。祝元亮大骂:“贱人,夺人所爱,必遭报应!”

  蒲子轩不理睬他,兀自远眺,只见远方一幢两层楼房的二楼房间里,一个女子果然正在宽衣解带,在昏黄的烛光下,女子娇艳的身段若隐若现,叫人欲罢不能。蒲子轩叹道:“胖墩,你说得对,果然这才叫快活啊!”

  可接下来的事情让蒲子轩大惊失色——那女子,突然像发现了他似的,转过身来,竟然冲着镜头邪魅一笑。女子面容姣好,这一笑却如鬼魅般叫蒲子轩毛骨悚然起来。

  “她怎么会发觉我的?”蒲子轩放下望远镜再看时,前方一片黑暗,那女人所在的房间不过是一个光点而已,蒲子轩大惊道,“那么远,她根本不可能发觉我的存在!”

  再拿起望远镜重看时,那幢阁楼处已然灯火熄灭,女人更是不知所踪。

  祝元亮迫不及待道:“你在干嘛?你不看,给我看啊!”

  蒲子轩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不觉得这女子很面熟吗?”

  祝元亮反问:“丽江的哪个女子你不面熟?”

  蒲子轩无以对,便道:“走,和我一起去看看。”

  祝元亮不悦道:“你疯了!这么冷的天,要去你自己去!”

  蒲子轩只好留祝元亮在家里慢慢玩,独自赶下楼去,驾上马车出发。

  那幢楼虽然在望远镜中看起来近在咫尺,实际距离却有两里路不止。中途蒲子轩经过了又一幢独栋楼——丽安路十四号,那里有一个叫花子正在乞讨。

  数月前开始,那叫花子就一直在楼下乞讨,蒲子轩向来乐善好施,往往都会施舍给他一些零钱。那一晚蒲子轩照例下车看了看他,随手扔给他一块铜板。叫花子接过钱,又指了指蒲子轩手里的水壶。

  蒲子轩见他衣着单薄,冷得可怜,便将水壶也扔给了他。叫花子喝完,突然开口问道:“我叫什么名字?”

  蒲子轩纳闷地反问:“我怎么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叫花子拉着蒲子轩的裤腿:“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施舍归施舍,蒲子轩并不打算和如此落魄之人有任何纠葛,骂了一句“疯子”,便甩开他驾车走了。

  叫花子在身后大喊:“凡事皆有因果,皆有因果啊!”那声音着实叫人汗毛直立。

  走出不远,蒲子轩又在路上遇见一个熟人——他一年以前猎到的一个女子,蒲子轩一直管她叫作琪琪,真名却从未放于心上。在众多野花中,因为她的活好,蒲子轩和她持续的感情最长。

  琪琪见到蒲子轩,率先叫住他:“蒲子轩,你要去哪?”

  路遇野花,蒲子轩一时动起了歪念,看着她月下如花似玉的面容,顿感体内有一股躁动需要发泄,便抛下他事,坏笑道:“看到你,什么鸟事也没有了,跟我走吧。”

  琪琪莞尔一笑,跟着蒲子轩上了马车。蒲子轩调头驶向野外,待人烟稀少,便进入车厢内,拉上布帘。

  此车厢也是特制,座椅可以展开当作床铺,方便行苟且之事。蒲子轩顾不得冷风习习,脱去上衣,便去解琪琪的衣扣。

  琪琪顺从地任蒲子轩爱抚,突然,她的目光停在蒲子轩脖子的项链上,责备道:“你怎么还戴着这东西啊?多不方便,取了吧。”

  蒲子轩脸色转阴:“我不是说过了吗?这项链我洗澡睡觉都得戴着。我从小就体弱多病,戴上它以后才有所好转,此乃祖传之物,上面带有仙气。”

  “你不是从不信这些迷信吗?”

  “哈哈,仙气只是玩笑,我想这琥珀里面装着某种药物,可以让我强身健体,特别是,特别是……强壮那玩意儿。”说完蒲子轩将琪琪扑倒,琪琪也不再啰嗦,紧闭的车厢内只剩下人类最原始的声音。

  完事后,琪琪趴在蒲子轩身上,娇滴滴道:“你不是说要娶我吗?我都等了一年了,每次问你,你都用各种理由来搪塞我,只要一句话,我就离开那老东西,跟你走。”

  蒲子轩确实宠爱琪琪,干柴烈火的时候,也没少说些让她期待的风月情话,可是每次完事之后,蒲子轩总是恢复理智,要他和一个离异的女人谈婚论嫁,他心有不甘。此刻他又想到了那楼上的邪魅女子,心有旁骛,便敷衍道:“再等等。”

  “你先说三月,后说半年,你我一晃相识都一年了,还要我等到何年何月?”

  “要不,等我找到我爹再说吧。亲情为大,找不到爹,我实在没有心思谈婚论嫁。”

  琪琪听出了蒲子轩的敷衍,坐起身子,提高嗓音道:“你爹失踪七年了,是死是活都没个准信,万一他已经不在了,是不是你永远都兑现不了你的承诺?”

  蒲子轩虽然对父亲心存怨恨,但有些话,他可以说,别人却不能。从一个女人口中说出这等中伤父亲之话,蒲子轩顿时无名火起,想和她干脆决裂,断了她的念想,便吼道:“你也不睁大眼睛瞧瞧你是什么货色!我是富家子弟,你呢?除了品相尚可,还有什么?有何资格对我提要求?”

  琪琪愣住了:“你说这些,可是你的真心话?”

  蒲子轩的话语着实伤人,见琪琪的眼泪倾泻而出,也不免起了恻隐之心,但他志在谈崩,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懊悔之色,反倒添油加醋说道:“对,都是真心话,你且算算,我跟你行过多少次房事,我按市价给你统一结算。”

  “姓蒲的,想不到你竟是这等薄情寡义之人,我看错了你!好,从此,我们一刀两断!”琪琪骂完,兀自走下马车去。

  蒲子轩一不做二不休,往地上扔下三锭银子,便独自驾车回程,只听见琪琪在身后寻死觅活地威胁道:“姓蒲的,信不信女人可以为了感情,毫不犹豫地从楼上跳下去?”

  琪琪的一句“跳楼”没起到任何的威胁作用,反倒是点醒了蒲子轩。

  对对对,那个面熟女人,前几日不是已经跳楼死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