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五话 凶宅(一)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7 15:20: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蒲子轩回到开心府时已近子时,见到祝元亮正倒在小叶紫檀制成的床上呼呼大睡,便一把揪住他那胖呼呼的屁股,喊道:“快起来!”

  祝元亮睡意惺忪地起身,骂道:“奶奶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蒲子轩道:“别睡了,我想起来了,那个女人,前几日不是跳楼死掉了吗?就是在那个叫花子乞讨的那幢楼,丽安路十四号。当时我们都去了现场,那女人口中吐血,死相惨烈啊!”

  祝元亮揉揉眼睛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待我再去看看。”

  两人又先后拿着望远镜朝女子的方向看去,依旧是漆黑一片,蒲子轩道:“奇怪,那女人当时冲着镜头看了我一眼,后来就再也不出现了,真他娘的见鬼了!”

  祝元亮一听来了兴趣:“哈哈,看,我就说这世界上有鬼的吧!”

  蒲子轩不想承认,便道:“我倒真希望是看错了,或者人家是双胞胎,也或者就是长得像而已。不管如何,我都要解开这个谜团。你是捕快,手眼通天、八面玲珑,一定要帮帮我啊!”

  祝元亮笑道:“你可真是闲人啊。好,那我告诉你,我就早听说,丽安路十四号那幢楼是个鬼屋,但那不是我的巡逻范围,明天呢,我带你去找一个人,他或许更清楚。”

  “谁?”

  “卢震,卢捕头。”

  蒲子轩的一夜都在疑虑中度过,他当然不是因为闲来无事才去操这破心,实在是那女人的鬼魅一笑让其心中生了解不开的疙瘩,竟通宵寻思着:为何死去的女子会在那里出现?为何单单只冲我看了一眼?这世界上,莫非真还有我无法想像的东西存在?

  在无聊的生命虚度中,他隐约感受到了一丝存在的意义。

  次日,祝元亮便把蒲子轩带到街上一个捕快面前,介绍道:“这便是负责丽安路的捕头卢震,你有任何问题直接问他好了。”

  卢震虽没有祝元亮那么高大的身躯,却也着实强壮,友好问道:“蒲公子找在下有何贵干啊?”

  蒲子轩开门见山问:“卢捕头知不知道丽安路十四号的事情?”

  卢震顿时敏感:“你问这个干嘛?”

  蒲子轩应道:“丽江人管丽江事啊。”

  卢震呵呵一笑道:“蒲公子交友广泛,竟然不知道丽安路十四号那幢楼吗?谁不知道啊,著名的鬼屋,回民起义军还没打来之前,就被满清官府给查封了,据说前后从那里跳楼好些人呢。”

  蒲子轩好奇地问:“鬼屋之事倒是有所耳闻,只是不知,为何人们都在那里自杀呢?”

  卢震道:“自杀的人也图个吉利嘛,就好比四川省峨眉山舍身崖,每年都有人从那里跳崖,据说在佛教圣地自杀,死后方便成佛呢。”

  蒲子轩对别处不感兴趣,追问道:“那请你告诉我,那幢楼里,一共自杀了多少人?”

  卢震道:“那你应该去官府问问啊。”

  蒲子轩怀疑卢震知道真相,只是被问得不耐烦,不肯说罢了。此时,祝元亮冲蒲子轩挤挤眼睛,蒲子轩顿时心领神会,提议道:“两位捕头辛苦了,要不,我们去摘月楼玩玩,我请客,玩够了,坐下来慢慢聊吧。”

  摘月楼正是丽江著名的青楼,这一招果然凑效,卢震顿时喜形于色:“都说蒲公子为人爽快,今日一见,果然所非虚!走,兄弟我一定知无不无不尽。”

  三人便转移到摘月楼,叫上三个曼妙的鸨儿一同喝酒寻欢,卢震一改之前的严肃形象,喝至忘情处,竟然主动交待道:“想起来了蒲兄,十年来,丽安路十四号一共自杀了十一人,最近一起自杀案是七日前一个叫做赵成依的女人。”

  祝元亮补充道:“那便是我们看到的那个。”

  蒲子轩不解地问:“奇了怪了,一共十一人,为何都去那里自杀?他们都是谁?有一些什么共同点吗?”

  卢震想了想道:“我看没什么共同点。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我能帮蒲公子的,也就到此为止了。”

  没得到更多的信息,蒲子轩倍感失望,待三个女子陪酒之后,竟也不愿招待他们去享受胯下狂欢,早早结束了酒局。从摘月楼出来,卢震便意犹未尽地独自去巡逻了。见时辰尚早,蒲子轩又拉上了祝元亮:“走吧,咱俩去看看。”

  祝元亮问:“去哪?”

  “进那鬼宅,一探究竟。”

  祝元亮不解地骂道:“疯了,你还有完没完?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

  其实蒲子轩自己也心怀忐忑,这次说什么都想拉他一起去,便拿感情说事:“你他奶奶的还是不是兄弟了?你算算,从小到大,我陪了你多少次?小时候你去打蜂窝,我陪你去,脸被叮得比你还胖;后来我爹走了,我那豪宅也空着,让你来爱住多久住多久;你要去参加起义军,我又逃学陪着你去练了两个月武艺……咱也不说什么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了,就陪兄弟我这一次不过分吧?再说了,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妖魔鬼怪,我只是想用科学和逻辑的眼光解开里面的谜团而已。”

  祝元亮这才勉为其难地答应:“那好吧,先说好,一旦有什么辣眼睛的东西出来,咱们必须马上开跑。”

  蒲子轩笑道:“唉,想不到你这么大一个汉子,胆子比那戏里面的小虎还小。行,一为定!”

  两人来到丽安路十四号楼下,果然,那个叫花子仍旧坐在那里乞讨,见了两人,立刻迎上来问:“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

  这次蒲子轩连铜板也懒得施舍了,没好气道:“我们没工夫陪你猜谜语。”

  叫花子悲凉地哀求道:“为何我什么都记不得了?求求你们了,谁知道我是谁,请告诉我一声,求求你们了!”

  蒲子轩推开叫花子,径直朝大门走去,只见大门上有两张封条交叉贴于其上,便二话不说,将封条扯掉,大门上随即露出一把锈迹斑斑的的锁。祝元亮说道:“让我来。”便抽出随身携带的弯刀,一把将锁砍下,门顿时“嘎嘎嘎”地开了。叫花子见两人不搭理他,倒也不追上来,忙着去纠缠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