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七话 凶宅(三)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7 15:20: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其实蒲子轩第一次闯鬼宅硬拉着祝元亮去,无非是为了壮胆,如今既已知晓了那个小男孩的存在,心里把他当作一个正常人倒也无所畏惧,于是第二天,蒲子轩独自来到丽安路十四号,果然,又在二楼最后那个房间里遇到了那个小男孩。寒暄过后,蒲子轩把鸡毛毽子掏出来在他面前晃了一晃。

  小男孩面露喜色:“哥哥,你是来陪我玩的吗?”

  蒲子轩点点头:“是的,我叫蒲子轩。”

  蒲子轩要他跟自己一起去街上,小男孩却死活不肯。见小男孩把二楼客厅的油灯点上,蒲子轩只好在昏暗的灯光下心不在焉地陪着他踢起了毽子。

  小男孩玩得非常投入,动作灵巧,身手敏捷,好似等一个玩伴已经等了很久。踢了不到半个时辰,蒲子轩渐觉没趣,便一屁股坐在地面上,假装累得够呛。

  两人相对而坐,小男孩说道:“哥哥知道吗?我已经有好多年没这么开心过了,别人都不敢到我家来,我也没什么朋友,一直孤苦伶仃地生活在这里。”

  “你为何没有朋友?”

  “因为我是妖怪嘛。”

  蒲子轩一怔,看着眼前这个有血有肉的可爱男孩,大笑一番,问道:“你这是哪门子的妖怪?”

  “哥哥别不信,我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你,你就明白了。”

  此话正中蒲子轩下怀,便道:“好,哥哥今天来,就是想听你说说这鬼宅的秘密。”

  小男孩说道:“这房子,十多年前,住了一对恋人,女人是人类,而男人却是妖怪。女人父母早逝,房子是女人继承的,自从他们相爱以后,就在这里幸福地生活。”

  蒲子轩点点头:“嗯,后来呢?”

  “可是好景不长,有一天男人回家时,看到女人正倒在地上,她生了重病,虽然保住了性命,却从此一直卧床不起。为了给女人治病,两人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男人因为是妖怪,没有户籍,为了挣钱,只能在外干各种黑工。女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有一次,她摸着男人的脸道:‘我不要看到你这么辛苦。’于是有一天,男人回家,进房间却没看到女人,到处寻找未果,便向窗外看去,只见那女人已跳到楼下自杀身亡。男人疯狂地冲下楼,抱着女人痛哭。”

  蒲子轩还是点点头:“好,挺令人伤心的,然后呢?”

  “男人伤心欲绝,便释放出了妖力,把女人的魂魄留住。魂魄形成的人形,不再具有病痛,他们又过了一段短暂的幸福生活。可是,留魂的妖术,会持续耗费妖怪大量的妖力,代价便是:男人的身体会变得越来越虚弱,记忆也会不断消失。于是女人有一天对他说道:‘人总是要死的,强行留下我的魂魄,不过是徒增我们的痛苦罢了。我这一生,从来没想过,会爱上一个妖怪,可我从来不曾后悔。有你,真好。’”

  蒲子轩不再作声,等小男孩继续讲述。

  “男人不甘心,便释放出所有的妖力,笼罩了这套房子,希望把女人的魂魄永远留住。从此,他成了一个失去所有记忆的疯子。虽然女人最终是不在了,但这房子,也从此便有了留魂的能力。有些身患绝症的人,来这里自杀,可以获得七天的健康身体,去完成他们在人间的最后夙愿。我想,八天前自杀的那个女人,现在,已经去转世投胎了吧……”

  蒲子轩随即联想到了赵成依,倘若小男孩这一切说的都是真话,那么死去的赵成依魂魄出现在生前的房间,倒成了合理的解释。可蒲子轩不信邪,问道:“那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小男孩道:“因为,我就是他们的儿子啊。我的爹爹,就是楼下那个疯癫的叫花子。我告诉过他真相,可他也很快又忘了。我哭过,求过他,请他想起一切,可几次下来都是无功而返,我也就不再打算和他说什么了。”

  蒲子轩问道:“好,那回到最初的问题,你说你们都是妖怪,那为何一点都看不出来?你们不都是活脱脱的人样吗?”

  “妖怪和人类发生了关系,就会变成人形的半妖,生的孩子,也一样是半妖啊。”

  小男孩答得很自然,话里找不到破绽,蒲子轩便问:“那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素不相识,你为什么又要告诉我这些?”

  小男孩冷笑一下,应道:“因为,我有感应,哥哥这一辈子,会永远和妖怪纠葛在一起。”

  小男孩邪魅的一笑,竟然和那个诡异女子如出一辙,蒲子轩顿时感到胸口的琥珀在急速发热,似乎在感应着什么。蒲子轩目瞪口呆,捂着胸口,慌忙说了一句:“我……我走了。”便快步走出了鬼宅。

  楼下,那个叫花子又在不断重复着:“凡事皆有因果,皆有因果啊!”

  在街上找到巡逻的祝元亮时,蒲子轩感觉全身已是冷汗直冒。当局者迷,他的头脑一片混乱,必须要找人帮着捋捋思路。

  祝元亮听完故事,皱眉说道:“一个半人半妖、失去记忆的痴情妖怪?好熟悉啊……啊,想起来了!《聊斋志异》你看过吗?《阿宝》那一章节,有个叫孙子楚的男人……”

  “你的意思是,他们果真是妖怪?”

  祝元亮离开了漩涡中心,倒显得比蒲子轩理智了不少,安慰道:“别急别急,就像你说的,不要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冷静下来,好好想想,会不会有什么更合理的解释?”

  “对对对。”蒲子轩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自己给出了一个解释,“也许,是这一老一小,逃避战乱来此,趁着房子主人离世,想霸占别人的房子,于是就装疯卖傻、装神弄鬼,故意放出风去,说这儿是一个鬼宅,这样别人就不敢打这房子的主意了。”

  祝元亮眼睛一亮:“对,其实真相可能就是这么简单。我相信这世界上有妖怪,但那一老一小不是,哈哈。”

  蒲子轩又问:“那么赵成依房间里的女人又作何解释?”

  祝元亮想了想说道:“嗯,这个嘛……我们不过远远看了一眼而已,如你所说,没准就是姐妹来整理遗物罢了……可惜那些自杀的人嘛,信了他们这一套。”

  祝元亮的话叫人安定了不少。

  “我就说嘛,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有妖魔鬼怪的。”蒲子轩自此不再掺合那鬼宅的事,又过上了醉生梦死的正常生活。

  可是,他只是强迫自己不去想罢了,那女子冲他的邪魅一笑,还有琥珀莫名其妙的发热,自此并没有获得合理的解释,依旧一直深深埋在蒲子轩的心里。

  这是蒲子轩一八六三年遇到的第一件怪事,很快,又一桩离奇的案件在丽江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