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十四话 丽江狼人(五)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7 15:20: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祝元亮已经明白了什么,厉声问道:“黄平安,狼牙的事情,你怎么解释?”

  黄平安慌神道:“那……那也许是我看错了,不是这只狼人,是别的狼人叼走了我的娃子,也有可能啊……不然我问你,我家里的狼牙,是从哪里来的?”

  蒲子轩轻蔑一笑:“对,狼牙这种东西,确实不好找,可就在十多天以前,于家庄的村民于老三获得了大量狼皮的事,丽江很多人已经知道了。要不,我们去于老三家问问,这些日子以来,你黄平安有没有从他那里买过狼牙?”

  吴远桂听到这里,已经忍不住,大骂道:“黄平安,你这畜生,到底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黄平安彻底乱了阵脚,支吾道:“那个……我……”

  蒲子轩继续说道:“还是我来给诸位从头到尾梳理一番吧:黄平安为了得到风亦茹,不惜抛弃自己的孩子,为了做得真实,黄平安便从于老三家买来狼牙,再随便弄点牲口的血,伪造命案现场,再到官府来报案,谎称巨狼叼走了孩子!如此一来,只要他装着陪各位到村上埋伏几天,巨狼不现身,这事就可以不了了之。可他没料到,这匹巨狼真的存在,而且出现了!这也没关系,只要杀掉巨狼,事情也就到此为止。可是在战斗过程中,他突然意识到狼人不能死,否则狼牙的事情就可能暴露,于是改口要放狼人逃走,然而,他又失算了,这狼人是个好妖怪,根本不会杀人,而是专门去收养那些失去了父母的小狼,还顺便捡回了被他抛弃的孩子回来照顾!是的,这狼人不但未曾害他的孩子,而且还在山里捡到了他的弃婴,当作自己的孩子喂养!”

  吴远桂翻来覆去检查孩子的身体,惊呼道:“对啊,我家现场那么大一片血迹,可雨儿毫发无伤啊!”

  祝元亮也道:“对啊,这狼人要是愿意,早就把我们所有人杀光了,可是它每次攻击,只是为了限制我们的行动,从来未下杀手!这……这他娘的是只好妖怪,我们杀错了啊!”

  方紫晴默默地擦了一下眼角,叹道:“我也是为人之母,这狼人一切的举动,确实符合母性的行为,我相信蒲子轩说的话,我们杀错了好狼,这故事,太感人了!”

  蒲子轩摇摇头,遗憾地冲着黄平安道:“我再问你一次,现在,我们去于老三家求证,你去,还是不去?”

  卢震也厉声说道:“黄平安,孩子性命无忧,倘若坦白,还有从轻发落的机会,否则,我们会在铁证如山后以遗弃罪将你重判!”

  在众人的施压之下,黄平安的防线终于被攻破,仰天大笑一番,凶神恶煞说道:“哈哈哈哈,蒲子轩,你赢了!对,娃子是我丢弃的。哼,我他娘的还是太心慈手软了,早知如此,我就应该把他扔进河里,看谁能找到!”

  吴远桂忍不住冲上去猛扇黄平安的耳光,骂道:“你这狗日的东西,都说虎毒不食子,你不要我,打死我,我都认了,你为何要对雨儿下毒手?”

  黄平安任吴远桂捶打,默不作声。

  卢震下令道:“黄平安,你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祝先锋,麻烦你们在这里料理后事。”

  说完,卢震便同方紫晴押着黄平安往山下走去,吴远桂抱着孩子,向狼人的尸体深深鞠了一躬之后,也跟着一同下山。走出不远,卢震又回过头来冲蒲子轩道:“蒲公子,想不到仅仅从一个花楼女子开始,你居然可以把这个案件推得水落石出,你这采花大盗,可真不是浪得虚名,呵呵,在下实在佩服。你这样的人才,不加入我们,实在是太浪费了,你有兴趣来做捕头吗?”

  蒲子轩拱拱手道:“卢大哥过其实了,谁杀人放火,于我而,都没有什么兴趣,只不过我从小失去了爹,所以才对这种抛家弃子的男人深感厌恶。今后呢,我打算四处去寻找家父,不会长住丽江,官场之事,实在与我格格不入,你的好意就此谢过。”

  “那好,蒲公子,后会有期。”卢震抿嘴神秘一笑,也不坚持,便扭头问方紫晴,“你刚才说有对不住我的地方,下辈子再跟我道歉?”

  方紫晴连忙捶打卢震,撒娇道:“哎呀,那种时候说的话,你管它做什么?”又冲着蒲子轩轻轻摇了摇头,仿佛有诀别的意味,蒲子轩也只好以一笑作为回应,三人再无交流,蒲子轩目送两人押着黄平安渐行渐远。

  待他们走后,蒲子轩、祝元亮,还有众多村民,自发地挖坑刨土,将狼人的尸体妥善埋葬。在乍暖还寒的冬阳下,十多个人对着山坡上这方孤独的坟墓,暗自神伤。蒲子轩默默地说了一句:“有时候,人,真的是比狼还歹毒啊!”

  祝元亮点头道:“所以,那些小狼,我都舍不得杀掉它们了。反正它们还小,可塑性很强,我打算把它们带回去送给起义军训练,将来作战应该会派上用场。”

  蒲子轩欣慰应道:“这就太好不过了。”

  祝元亮突然话锋一转说道:“现在他们走了,我还有句话要问你。和狼人作战的时候,你大喊‘胖墩、紫晴,我来救你们了。’究竟是何用意?以我对你的了解来看,你和那方紫晴,想必有一些不可告人的故事吧?”

  “啊?果然没瞒过你!”情急之下蒲子轩确是喊出了“紫晴”,当时便后悔了,这个问题着实让他难堪,问道,“你察觉了不要紧,那卢震知道了吗?”

  祝元亮笑道:“你的声音那么大,我听到了,想必他也不可能没听到,不过呢,有些事情,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比较好,随他去吧。”

  蒲子轩霎时联想到了卢震临走时神秘的一笑,还有他那句饱含深意的“采花大盗”,便始终觉得卢震也许是话里有话,也或许是他自己做贼心虚,但后来丽江风云突变,江山几度易主,蒲子轩便再也没有见到过卢震,这个答案也就彻底消失于历史的尘埃中了。

  另一方面,与狼人战斗到最后那个莫名其妙的爆炸,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众人皆以为那是狼人倾其生命发出的最后一击,也就没有多问,但只有蒲子轩明白,那是他胸前的琥珀为了保护他而作出的回应,和当时遇见那个叫‘小树’的小男孩一样,某种神秘的力量,在冥冥中支配着这一切。

  那天是蒲子轩一生中第一次遭遇这种天蓝色血液的生物,如祝元亮所说,这个世界上,一些奇怪的事情正在发生着,它们已经来到了蒲子轩的身边,他自知逃无可逃,唯有张开双臂迎接他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