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十五话 觉醒(一)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7 15:20: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蒲子轩和狼人的战斗发生在腊月廿四,就在人和妖之间激战正酣时,人间的战争阴云也深深地笼罩起了丽江这座小城,岑毓英率领的清军先后夺回了楚雄、大姚、永北、邓川、宾川、浪穹等地,向丽江步步紧逼。

  情势危急,蒲子轩便作了一个决定:待新年的曙光来临时,他不会再待在这座危险的古城,父亲失踪那么多年,正好是时候去寻找了。

  蒲子轩判断清军到达丽江之前,还要夺取赵州、鹤庆等城池,哪怕再顺利,没有十天半月的工夫也到不了丽江,所以,他打算不辜负这最后的美好时光,准备从新年一直玩到元宵再离开。

  祝元亮和蒲子轩都是孤儿,一起度过了新年,这期间,蒲子轩也不止一次地劝祝元亮一同上路,谁知祝元亮每次总是说,好不容易等到立功的机会,只要清军大举压境,回民起义军一定会从捕快队伍中提拔能征善战的人火线入伍,这是他成为“回教国”正规将士的绝好机会,男儿宁可战死在沙场,也不当逃兵,所以不愿意同蒲子轩一道去寻找父亲。

  在其他问题上,只要蒲子轩威逼利诱,祝元亮一定会最后从了他,但是在这个问题上,祝元亮显得异常虔诚,让蒲子轩体会到了一种无力感。祝元亮不愿意与他同行,蒲子轩又不愿意帮助任何政权做事,便道:“也罢,好男儿战死沙场,但好男儿也志在四方,既然我们都有一些不可动摇的信念,那么我们也不必强求,只是把酒欢,不负春光,一起享受这最后的美妙时光吧。”

  于是,从大年初一开始,二人便天天到北郊的酒馆里去泡着,沧桑地看着一车一车的人群拖家带口向北逃离,但也有一些人早已看透生死,抱着和他们相同的想法,在无常的命运中担风袖月。所以,酒馆中仍然不缺乏烟花气息,从大年初四开始,有个妖娆的女子就一直坐在二人对面的一张酒桌上,时不时地向他们这边瞅过来。

  她认得蒲子轩,蒲子轩当然也认得她——不是别人,正是多日以前被蒲子轩抛弃在路上的琪琪。那日蒲子轩出不逊伤害了她,目的本就是和她决裂,如今在这里偶遇,蒲子轩也只当她是路人,装着没看到她便是。

  蒲子轩只顾着和祝元亮忆苦思甜,这些日子,二人没谈太多的世事沧桑,在命运的丧钟敲响之前,祝元亮最关心的问题只是风花雪月:“蒲子轩,你老实告诉我,你活到现在,到底一共上了多少女人?”

  二人皆醉意盎然,自然话匣子早已打开,蒲子轩也突然来了兴致给自己的风尘往事作一番总结,便掐着指头认真算了一番,问道:“青楼女子算不算?”

  祝元亮不耐烦道:“都算进去,只要你脱了裤子的。”

  蒲子轩便告诉他一个数字:“大概六十五到七十人。”

  祝元亮叹道:“唉,你个贱货,有钱就是好啊!哪像我,连亲嘴是什么滋味都还没尝过。这不,翻过年就是二十岁了,要说我活这么多年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少了个婆娘寒冬腊月的给我暖暖被子,一个就够了。你交友那么广泛,走之前,能不能也给兄弟我介绍一个?”

  蒲子轩道:“那怎么成?我要给你介绍,也不能介绍我玩过的啊,不然这以后情人变了嫂子,我多对不住兄弟啊!”

  祝元亮哼了一声:“我只是找个女人好好享受一下胯下之欢,又不成亲。再说了,丽江就这么鼻屎大点,成色好的女人,怕是全部给你验过一遍了,哪还有又漂亮又清纯的?我早就不抱希望了!”

  “好。”听他这么一说,蒲子轩酒劲上头,也顿时想到了琪琪,便指着她的座位问祝元亮,“那边那个青衣女子,你看到了吗?”

  祝元亮微微点头道:“看到了,她坐这儿三天了。怎么,你试过了?”

  蒲子轩小声说道:“对,这女人本是有夫之妇,但她那身下活实在厉害,我和她也搅在一起一年多了,前段时间逼我成亲,我一个不高兴,便把她扔了,倘若你喜欢,你可以去接盘啊。”

  祝元亮摇摇头:“唉,这女人品相甚好,怕是看不上我。”

  蒲子轩怒其不争道:“你这猪脑袋,就是太被动了,所以连话都和女人说不上。你看她漂亮,知道她过的什么日子吗?她从小就被父母卖给了一个糟老头子,那老头喝了酒就喜欢乱来,但是那东西就是立不起来,本来是他自己的问题,但是却赖在琪琪身上,没少让琪琪受皮肉之苦。所以,这琪琪啊,早就想另嫁他人了,可惜遇上的是我,没门!以我看,你这样五大三粗的巨型汉子,正好去满足她那空虚的身体和心灵。”

  祝元亮似有所动,便不住地斜眼朝琪琪那边偷看,怕是已经在脑海中演练起了和她的苟合之事。蒲子轩怕琪琪发现,小声提醒道:“不要老是看她啊!”

  谁知,琪琪已经按捺不住,站起身子,端着酒杯向这边走来,来到二人桌前,也不等二人张口,就兀自在空板凳上坐下,惺惺作态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蒲公子和祝先锋啊。怎么,最近刮的什么风,有闲情逸致到这破酒馆来虚度光阴啊?”

  祝元亮吞了一口口水:“啊?你认识我?”

  琪琪莞尔道:“‘除暴安良卢捕头、身先士卒祝先锋’嘛。你们守护这丽江一方平安,老百姓谁不认识啊?今日有幸得见,小女子先干为敬。”说完将手里的酒一干而尽,尽显豪迈之气。

  祝元亮见状也爽快地喝下一大杯,说道:“幸会幸会,在下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蒲子轩见两人接上话,本有作合之意,但祝元亮的谈话如此官方,俨然一副不解风情的呆子味道,便帮他撮合道:“胖墩,这个美女叫琪琪……呃……全名是什么,我也记不得了。琪琪,这祝先锋啊,是我哥们,我从小就太了解他了,人家不但深明大义,而且也是风流倜傥的宠妻才子,如今正好想寻一女子作伴,不知琪琪可有意向?”

  “呵呵。”琪琪冷笑一声道,“蒲公子,你明知小女子早已立下非你不改嫁的誓,如不喜欢,可当小女子一时口快之,又何必将我推给他人?”

  蒲子轩叹口气道:“实在对不起,那天是我……”

  蒲子轩其实还真没想到怎么圆场,谁知琪琪主动插话道:“罢了罢了,我回去也想通了,蒲公子正是考虑到小女子的感受,不忍看我日日受相思之苦,才狠心掐断了我的念想。如今丽江已是硝烟笼罩之地,谁都不能保证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又何必纠葛这儿女情长之事?蒲公子,小女子今生能与你相识一场,已是深受上天眷顾,你留在我心里的只有感激,没有其他,请受小女子一拜。”说完,便朝蒲子轩轻轻屈膝弯腰。

  蒲子轩见她如此通情达理,心里豁然开朗,便立即扶她起身,叹道:“临别之际,能获得琪琪的原谅,我蒲子轩再无遗憾!来啊,今天咱们喝个痛快,我买单,不醉不归!”

  琪琪一听却不安地问:“你要去哪里?”

  蒲子轩道:“元宵一过,我就要离开丽江,去寻找家父了。”

  琪琪一听,顿时眼角泛起了泪花:“蒲子轩,今日一别,我们恐怕再难相会,我……我只想求你一件事。”

  她直呼蒲子轩的名字,让蒲子轩顿时有了一种亲切感,说道:“除了娶你、杀人,其他事情,我就是上刀山、下油锅,都给你办好!”

  琪琪急忙用手指捂着蒲子轩的嘴,温柔说道:“瞧你说的,我不要你娶我,也不要你杀人,更不要你上刀山、下油锅。可是,蒲子轩,你以为我真的舍得你吗?其实,自从那天你对我说了那些话以后,我回到家里,就寝食难安,连做梦都满满是你的影子。我就像那扑火的飞蛾,明知等待我的是悲剧,可我还是无可救药地爱着你……我,我只要能再和你同床共枕一次,便再无遗憾,以后,无论你去天涯海角,我都不会纠缠着你,好吗?再一次……”

  捡如此大的一个便宜,祝元亮在一旁听得脸都白了,蒲子轩却心花怒放,二话不说应道:“好,我答应你。天色已晚,这就去我府上吧。”

  琪琪却羞答答地说道:“我不想去,我想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我们是在演武坝那边的小树林里开始的,就在那里结束,好吗?”

  酒馆在北郊,琪琪所演武坝在东郊,倒也不是很远,蒲子轩便打着嗝道:“对不住了胖墩,不是我要夺人所爱,我是想成人之美,可是这痴情女子只认我,我……我去去就回,你玩高兴,酒钱,都记在我名下。”

  见祝元亮独自摇头叹气,蒲子轩也有些于心不忍,但他就是这样,一旦起了色心,便顾不得其他,心想大不了回家再跟兄弟慢慢道歉。

  作别祝元亮,蒲子轩便一路搂着琪琪的腰出了酒馆,登上马车,快马加鞭朝演武坝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