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二十五话 聊斋遗珠(五)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我来看看。”

  说罢,蒲松龄从窗花间隙向外望去,只见几十个村民正举着火把站在聊斋外面严阵以待——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王鸿庆,他大喊道:“蒲松龄,你个老东西,在家里私养妖怪,快给我滚出来!”

  陈淑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花容失色道:“是阿庆,他怎么会……”

  蒲松龄叹息道:“看来,他假装接纳了你,只是怕你当时伤害他罢了。唉,到底人妖无法并存啊,现在,你知道人心的险恶了吧?”

  陈淑卿的眼泪倾泻而出,绝望地问:“不会的,阿庆,不会的……不不……先生,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留在这里,只会给你带来灭顶之灾。”蒲松龄指着后门的小路道,“你快从后门逃上山去,千万不要犹豫,十里之外,有一个山洞,你在那里等我,三日之后,我定让你变成人类,然后一起离开蒲家庄。”

  陈淑卿举棋不定,嗫嚅道:“先生,可是我……”

  此时,已经有人来拍门,大喊道:“蒲松龄,我们知道你和陈淑卿在家里,你们快给我滚出来!不然,我们就烧房子了!”

  蒲松龄催促道:“你快走啊!”

  陈淑卿哭嚷道:“不走!他们要杀我,我就变成狐妖杀了他们,看看谁更狠!”

  蒲松龄厉声说道:“你千万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哪怕你就算伤了一人性命,那也等于是否定了我当时救你的初衷,我做鬼也不会瞑目!你给我走,快走!”

  陈淑卿终于点点头:“好,我走,先生,请你一定要遵守承诺,三日之后,来山洞找我,把我变成人类!”说完,泪眼婆娑地往山上逃去。

  蒲松龄这才从容地打开大门,对着人群若无其事地问道:“诸位乡亲们这么晚来找老朽,有何贵干啊?”

  王鸿庆高声说道:“蒲松龄,我们早就怀疑你家陈淑卿有问题,哪有女人头发是那种颜色?今日果然见她变成了一只狐妖,我们村民枉自尊敬你是一代除妖大师,叫你一声‘柳泉居士’,不想你竟然瞒着我们私养妖怪,今天,我们要你把陈淑卿交出来,我们可以饶你不死!”

  蒲松龄呵呵一笑道:“王公子想必是有什么误会吧?我家淑卿昨日便已离开蒲家庄,去往外地办事,请诸位先回家去,三日之后,老朽自会领着淑卿前来给大家一个说法。”

  王鸿庆不屑地说道:“办事?哼哼,诸位,自从那陈淑卿十九年前来到蒲家庄,众人便知那女子自幼无亲无故,这么多年来从未离开过蒲家庄半步,今晚不知是赶了什么巧刚好不在家?请问柳泉居士,陈淑卿要去往何处?所为何事啊?”

  “这……”蒲松龄一时语塞,想不出圆场的词。

  人群中站出一个老者,宽厚说道:“蒲老先生,念在你多年除妖有功的份上,今晚,只要你把那妖女交出来,我以村长的名义担保,村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分毫。”

  “对,交出来!”

  “把妖怪交出来!”

  人群中不断传出愤怒的吼声,这些年来,妖怪作恶多端,伤人性命,蒲家庄也没少受侵犯,人们对于妖怪早已恨之入骨,容不得半点妥协余地。

  蒲松龄无奈地说道:“淑卿真的不在家,不信,你们进聊斋去搜寻便是……”

  话音未落,一块鸡蛋飞过来,正好砸中蒲松龄的额头,只听见人群中不知道谁喊道:“跟这老头废什么话?我们捉妖怪,还需要他同意?”

  “好,别跟他废话,我们去搜!”王鸿庆说完,带头冲进了聊斋。其他人也纷纷跟上,一时间,聊斋内外烟火通明,人头攒动。

  突然,天空中传来一阵巨大的呼吸声:“哈——哈——”

  人群惊呼道:“果然有妖怪,陈淑卿,你在哪里?给我滚出来!”

  蒲松龄顿时如临大敌,因为他知道,陈淑卿这样的半妖是不会发出这种声音的,这只能是真正的妖怪。他意识到了什么,大喊道:“诸位乡亲,是妖皇哥垛来了,你们快跑啊!”

  只见一个巨大的身影,如同一座小山,正从远方一步一步走来。那身影每踏一步,地面上就发出一阵震动,让原本气势如虹的人群看傻了眼。

  有人骂道:“他娘的,这蒲老头,竟然召唤妖皇哥垛来对付我们!”

  “妖皇来了,大家快逃命啊!”

  人群一边大声叫喊着,一边慌乱地作鸟兽散,各自夺命而逃,一时间,原本喧闹的聊斋人去楼空,只剩下年迈的蒲松龄独自面对着越来越近的妖皇。

  哥垛大笑道:“哈哈哈,蒲松龄,这样丑恶的人类,你还要继续保护他们吗?”

  蒲松龄看了看自己业已七十五岁的身躯,自自语道:“我还有力量继续保护他们吗?”

  “蒲松龄,不如你乖乖把你的心脏给我,让我成为比那蚩尤还强大的妖皇,然后灭了这些蝼蚁般的可怜人类,创造一个只有妖怪的伟大新世界,如何啊?”

  “哼,到了地狱你再慢慢做梦去吧。”蒲松龄将身上的净化之力提升到极限,二话不说,纵身飞向了妖皇……

  两股异常强大的力量在空中产生了碰撞,霎时间,天地变色,天空中下起了鹅毛大雪。

  ……

  奔跑在山路上的陈淑卿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蒲松龄的声音:“淑卿、淑卿,你可听得见我的声音?”

  陈淑卿顿时停下脚步,四下张望:“先生、先生……你在哪里?”

  除了大雪呼呼地刮过,陈淑卿并未看到蒲松龄那熟悉的身影。少顷,那声音又响起:“淑卿,罢了,你还不会意念传声,我听不见你的声音,但我相信你可以听见我说的话,我用最后的净化之力跟你通话,你可一定要听好了……

  今夜,我用尽所有的净化之力,封印住了那南下的妖皇哥垛。我这老东西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但是世人内心深处的妖怪,我却无法消除。这个任务,就交给一百年、两百年、甚至一千年以后的世人来完成了……

  那时候,人们会说:‘蒲松龄一生郁郁不得志,只好沉迷于写志怪小说,真是个没用的人。’呵呵,随便他们怎么说吧,我不在乎,我唯一的遗憾,只是没有亲手将你——我的乖女儿,净化为人类,再把你送上迎亲的花轿……你说,你出嫁的时候,该有多美……呵呵,可惜我看不到了。但是,我写了一篇《狐嫁女》,用于寄托你我共同的美好梦想,希望你以后能看到……还有,请你好好地活下去,纵使生而为人有着万般的丑恶,纵使我的书里写的全是魑魅魍魉,但是我始终爱着人类,也请你不要放弃,你变成人类的愿望,我相信,终有一天,会有人帮你实现的……再见了,淑卿,我的乖女儿……”

  这之后,便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陈淑卿跪倒在雪地上,哭天抢地地呼喊:“爹爹!我等你!我会一直一直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