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二十八话 混月诀(三)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见到久违的竹简,陈淑卿顿时惆怅万分,轻轻抚摸道:“对,就是它!看来这个盒子是小叶红豆或者小叶紫檀特制的,可以隔离开净化之力……先生啊先生,你走的那一天,我最后看到的东西是它,隔了一百多年,我终于又看到它了……”

  可是,当蒲子轩把全本展开时,陈淑卿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不对啊,我当时记得很清楚,《混月诀》起码有两尺长,这……这本怎么这么短啊?”

  蒲子轩问:“莫非这本是赝品?”

  陈淑卿摇摇头:“不会,从你拿出来的一瞬间,我便感应到了上面强大的净化之力,不会有假。你看,这秘籍左侧的图只画了一半,还有明显的断裂痕迹,说明这只是其中一部分。”

  蒲子轩又看了看盒子,里面确定空空如也,再看面前的秘籍,一共是十块木条用绳子串在一起,最右边一块写着标题,左边两块是一个怪异而复杂的图形,不过只剩一半左右,中间七块每块上面都写着七个字,便念道:“启请三宫驱邪灵,把玄天上黑白旗,半染冥洋半点飞,遮断坑头断蓝血,遮断坑尾断红炎,任吾统兵出魔障,鬼身褪尽入轮回……没了,看起来好深奥、好厉害……不知道就这么反射月光到你身上,会不会成功?”

  陈淑卿果断摇头道:“这可远远不够,要是乱尝试,没把我变成人倒也罢了,若是把我变成厉鬼,恐怕比那白发女妖还可怕十倍不止。”

  蒲子轩被吓着了,便道:“那我再去爹的书房找找,你等一等。”

  陈淑卿却道:“我觉得这里不会再有了,蒲家后人不可能故意将这么宝贵的东西破坏掉,只能是在蒲笏找到它的时候,便已经是残本了。我想,会不会是那个晚上,大批村民涌入聊斋,把桌上的《混月诀》碰到地上,再被你一脚我一脚地踩碎?后来,先生战死之后,蒲家庄附近的妖怪见先生已死,便纷纷潜入聊斋中盗取秘籍……因为,一旦妖怪获得了这些沾有净化之力的竹简,哪怕是一些碎片,也可以让妖力大增。”

  蒲子轩深叹口气:“如此一来,《混月诀》残破不全,我也便无从施法了。”

  说实话,蒲子轩反倒有一丝轻松的感觉,陈淑卿如此强大,他并不真心希望她变成人类。

  “让我来验证一下,看看我的判断对不对。”说罢,陈淑卿伸手摸住书简,开始闭目凝神。

  “你这是干嘛?”蒲子轩好奇地问。

  陈淑卿闭目道:“我先记住这种气息,然后照着这种气息去感应另一半竹简的下落。”

  蒲子轩调侃道:“是不是和小狗记住主人的气味一个道理?”

  “你给我闭嘴!”陈淑卿说完,双腿盘坐,凝神屏息,开始了她的搜寻,“果然,果然……我感应到了,天南地北都有这种气息,都是《混月诀》的碎片……五块、六块、七块……”

  蒲子轩又调侃道:“你的狗鼻子可真灵啊!你能帮我找到我爹的下落吗?”

  “令尊又不是净化使者,我上哪找去?还有,我是狐狸,请以后不要再叫我……”那个“狗”字还没出口,突然,陈淑卿惨叫一声,睁开了眼睛,只见她脸色惨白,满头是汗,双手撑着地面急促地呼吸。

  蒲子轩关心地问:“怎么回事?你看到什么了?”

  “眼睛,我看到一双恐怖的眼睛……”陈淑卿惊恐万分道,“不会有错,是妖皇哥垛,他正在昆仑山的某一处,正在挣脱着越来越弱的封印,即将苏醒过来!”

  蒲子轩大惊道:“妖皇哥垛?就是蒲松龄最后封印的那个妖皇吗?”

  陈淑卿战战兢兢地说道:“对,妖皇是所有妖怪的首领,他的状态决定了天下所有妖怪的状态,当一代妖皇死掉或是被封印的时候,世上所有的妖怪妖力都会变得衰弱,而当新一代妖皇出现或者被封印的妖皇苏醒时,所有的妖怪也会跟着复苏过来……先生当时已是风烛残年,没有能力杀死哥垛,只能将他封印起来,可是,那封印是有期限的,只有一百五十年,一百五十年之后,封印便再也无法压制住妖皇了!”

  蒲子轩急忙问:“蒲松龄是哪一年去世的?”

  “我算算……先生是康熙五十四年去世的,康熙一共是六十一年,这后来,雍正在位十三年,之后,乾隆在位六十年……”

  “哎呀呀,别这么算了,真麻烦,还是用爹教我的西元纪年来计算吧。”蒲子轩简单一算说道,“康熙五十四年便是西元一七一五年,加上一百五,那不就是一八六五年吗?一八六五……我的天啊!就是明年,那封印就满一百五十年了啊!”

  陈淑卿一脸茫然说道:“妖皇一旦苏醒,这天下,又将迎来一场腥风血雨了!”

  蒲子轩这才想起祝元亮跟他说过的话:“难怪,胖墩跟我说过,妖怪这几年层出不穷,一年多过一年,去年比前年多,今年比去年多……原来都是拜那越来越强的妖皇所赐!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陈淑卿斜眼看看蒲子轩,突然,她变成狐妖形态,一把将蒲子轩按在地上,狰狞道:“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就让我吃了你的心脏,让我变得更加强大,去杀了哥垛为先生报仇吧!拿命来,嗷唔!”

  蒲子轩实在想不到她会来这么一出,大喊道:“别别别,净化之力!”他本能地运起净化之力,召唤灵体朝陈淑卿一爪挥去。那灵体软绵绵地打在她身上,如同小孩子在徒劳地打着大人。

  随即,陈淑卿把蒲子轩放开,收敛起狰狞的表情,大笑道:“哈哈哈哈,跟你闹着玩而已,我怎么可能杀害先生的后人?”说罢,她推开窗户,面对明亮的满月,叹道:“也许我注定孤独一生吧。小七,很高兴与你结识一场,我走了,请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原来是闹着玩,蒲子轩这才缓过劲儿来,看着那狐妖的背影,怅然若失。

  她这一旦离去,或许二人便再也不会相遇,蒲子轩不甘心地说道:“淑卿,也许我这么称呼你很奇怪,可是,我打心眼里没把你当成一百多岁的老人,我真的很希望实现你和蒲先生的愿望,将你净化为人类,所以,我打算去收集《混月诀》的碎片,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