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三十一话 大渡河水怪(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佛像会闭眼?”

  蒲子轩一愣,再看那大佛,果然眼睛是闭上的,估计是年生太久,眼部遭到风化所致。

  这船上的渡客除了蒲子轩和陈淑卿,还有十多人,有个年轻男子听到这里,便不屑地接话道:“哈哈,什么水怪,什么佛祖,不要听这些人瞎掰了。如今这世道人心大乱,石敢当尸骨未寒,太平军的余部哪天不和清廷干仗干得死去活来?就算真有妖怪,和人类自相残杀比起来,那妖怪每天吃三五个人算什么破事?要是真有什么佛祖菩萨,天下还会是这副模样吗?我看啊,与其对着这没用的石像三拜九叩,不如自求多福吧。”

  四川的百姓和云南一样,由于起义军的存在,早已习惯了在战乱中生存,只不过,这四川大渡河沿岸的居民,对石达开的敬仰之情远胜云南人之于杜文秀,即使在蒲子轩这云南人看来,那石达开也算是如假包换的真英雄汉子,而“回教国”的领导人杜文秀,不过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投机者罢了。

  船夫听到这里不乐意了,回击道:“世人皆知义王石敢当是真英雄,我一介草民,毫无贬损他的意思,可是,在我看来,他也着实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对神灵没有敬畏之心。他正是强渡这大渡河惹恼了河神,才激得河神翻江倒海,落得数千精锐全军覆没的下场。马老三,不是我说你,倘若坚持对佛祖的大不敬,早晚也会招来报应!”

  船夫称他为“马老三”,看来他们早已相识,应都是这凤洲岛上的居民无疑。

  两人还在争执,陈淑卿对蒲子轩耳语道:“八成是犀渠。”

  蒲子轩不解地问:“戏曲?什么戏曲?”

  “不是戏曲,是‘犀渠’,‘犀牛’的‘犀’,‘渠道’的‘渠’,是一个妖怪的名字。”陈淑卿解释道,“说来也蛮有意思,净化使者的能力分为三系:召唤系、释放系和物化系,而对应的妖怪也有三系:变化系、毁灭系和异能系,比如我就是变化系,而你说的那鬼宅会留人魂魄的乞丐正是异能系……至于毁灭系的妖怪,你还没有见识过他们的可怕。”

  “有多可怕?”

  “他们可以使用大自然的风雨雷电之力,对对手发动毁灭性的攻击,比如说会引发洪水的妖怪有好几个,其中这犀渠便是最凶恶残暴的一个,也是妖皇哥垛手下四大妖王之一。我从一些渠道了解到,去年石达开在大渡河畔遭遇的大洪水绝非自然之力所为,正是那犀渠与清军勾结,发动了那场毁天灭地的洪灾。”

  “大渡河?这不就是大渡河吗?那犀渠就在这凤洲岛上吗?”

  陈淑卿应道:“应该不是。四大妖王这样位高权重的妖怪,常年都主要在北方活动,即使偶尔南下作战,亦不至于在南方一个小岛长待。不过,倘若你坚持走下去,我们早晚得面对他。”

  或许是蒲子轩从未见过那犀渠,不知道他究竟有何神通,何况他所在甚远,蒲子轩不觉得害怕,反倒是用带有兴奋的口吻问:“什么四大妖王?能有我的祖先蒲松龄厉害吗?”

  陈淑卿没想到蒲子轩会提这样的问题,一愣后说道:“先生是史上最强大的净化使者,绝非徒有虚名,年轻时的先生,即使是满月夜的妖皇哥垛也不是他对手,何况区区一个犀渠?不过,以你现在的力量,怕是连犀渠一个指头也不如吧。”

  蒲子轩对被小看了着实不满,说道:“哼,那我让你看看,我蒲松龄的后人,绝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陈淑卿淡淡一笑:“那你好好努力吧。”

  看着船夫与马老三乐此不疲的争执,蒲子轩对陈淑卿道:“不过看来,这乐山大佛确有神奇之处,要不,你试试感应一下,这大佛身上可带有净化之力?没准,那海通法师正是净化使者,了解清楚一点,对我们接下来的计划也有好处。”

  陈淑卿点点头:“也罢,反正闲着没事,我试一下……”

  说完陈淑卿便开始凝神运气,就在此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们乘坐的船只一时间失去控制,像一片落在水面上的无根树叶,先是被拉动至河水的中心,接着便开始飞快地打转!

  一众乘客失去了平衡,东倒西歪,有人大呼小叫,有人恶心呕吐,顿时乱作一团。蒲子轩也感觉到天旋地转起来,死命地用手抓住船舷,冲船夫喊话:“船夫,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河面并无湍急汹涌之相,刚才和船夫争执的马老三只当是船夫故意捣乱,骂道:“你这老头,我们不过几句口舌之争,你竟然这般折腾我们,安的是什么居心?”

  老船夫虽然久经考验,此刻却也无可奈何,他努力地用长篙往河底撑去,想控制住船,回应道:“马老三,你还有脸怪我?我早就跟你说过,对河神的大不敬会遭来报应,你不信你看看,我哪有半点乱来?分明是这船底下有什么大鱼大虾之类的怪物,在旋转我们的船,我根本就控制不了!”

  蒲子轩便问:“你在这大渡河摆渡多年,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吗?”

  船夫应道:“从来没有,我……我也不知道究竟是犯了什么邪乎。”

  陈淑卿提醒蒲子轩:“你探一探,这水下是否有什么妖气?”

  一语惊醒梦中人,二人这一路走来,顺风顺水,蒲子轩早已忘了他其实正是妖怪的目标。果然,他稍一凝神,便感知到了这水下确实存在一股邪恶之气。

  可是,他们在明处,敌人在暗处,明知妖孽就在身下水域中,却是让蒲子轩徒有净化之力而无可奈何。

  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那船夫的长篙在水面处折断,船夫握着剩下的半截篙,吓得一屁股坐在甲板上:“这……这用了二十多年的船篙,结实无比,怎么会轻易断掉?完了完了,这一定是怪物所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