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三十三话 凤洲岛(一)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终于踏上凤洲岛了。

  四川自古以来就被称为“天府之国”,宋文人邵博曾经这般形容乐山:“天下山水之观在蜀,蜀之胜曰嘉州,嘉州之胜曰凌云寺。”这“嘉州”便是乐山的古称,凤洲岛就在凌云寺侧翼,被乐山大佛日日守望。

  此刻已是黄昏时分,天边被镶上了金边的晚霞映照,与岛上郁郁葱葱的草木树林天成谐趣,几户人家烟囱上还冒出屡屡炊烟,整个天地呈现出一片如诗如画的田园风光,一点也不输丽江,倘若不是蒲子轩探到了岛上的妖气,又刚经历了一场水战,他完全不敢相信此地竟是妖孽作乱之地。

  待船停靠岸上,一众乘客便惊魂未定地朝各自家奔去,蒲子轩和陈淑卿正想向船夫打听这岛上可有留宿之处,还没问出口,船夫却先开口道:“英雄,请留步,老朽有一事相求,想借一步说话。”

  蒲子轩听那船夫之前叹自己“遭了什么孽”,便知这是一个苦命人,心存恻隐地说道:“老人家不必客气,我并非什么英雄,只是情急之下胡乱作为,恰巧杀死了那水怪,不过相识一场也是缘分,你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

  船夫不再打算摆渡,把船停在码头,将船桨和半截船蒿放好,拉下船舱的布帘,便随二人上岸,问道:“两位是一起的吧?老朽姓田,单名一个‘毅’字,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蒲子轩报上了二人的名字,田毅便拱手说道:“首先要感谢英雄的救命之恩,不过,有一事,老朽心中实在存有疑虑,不知当不当问。”

  看他如此客套,陈淑卿也有些不耐烦了,说道:“老人家尽管开口,只要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定倾力相助。”

  “好。”田毅说道,“刚才蒲公子杀死水怪时,众人皆以为是你用船桨所为,可是老朽在近处,看得十分清楚,那水怪朝我游过来时,分明是被一股看不见的神力拉住,按到船边,才有了后来头部被船桨击打的可能。不瞒二位,老朽在大渡河畔营生多年,见过不少难以解释之事,一直相信这世上存有妖孽,也有专职驱邪的大师可用神力降服妖怪。今日一见,更加确信了这一点!蒲公子是否为降妖人士,还望以实情相告,老朽感激不尽。”

  “这个嘛……”蒲子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朝陈淑卿使了个眼色,陈淑卿说道:“你看我干嘛,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你就直说了吧。”

  话虽如此,蒲子轩却着实拿捏不好这个度,想了想,还是只有隐晦地说了:“我小时候跟祖上学过一些道法方术,确实能对付一些邪物,不知如何才能帮助老人家。”

  田毅还想说些什么,却连续打了两个喷嚏,他毕竟刚刚落水,全身尚是落汤鸡造型,陈淑卿不忍,建议道:“小心患了风寒,还是先回家换套衣服吧。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商量。”

  田毅点头道:“也好,我的家就在不远处,请二位到我家中用膳,若不嫌弃,今晚也可就在我家中歇息。”

  正好留宿问题也解决了,于是,二人便跟着田毅前行,不到一盏茶的工夫,便来到了他的平房中。

  田毅的屋内十分简陋,用土坯搭起的房子里只有一些简单的家什,此时已是晚饭时分,屋内没有别人,只有一个看起来和蒲子轩年纪相仿的青年正在烧火做饭。

  一见二人进屋,青年愣了一愣,起身迎接道:“爹,你回来了?这两位是……”

  田毅道:“哦,这两位是我的乘客,今日在大渡河中央遇到一只水怪,危难之际,是这位英雄出手相救杀了那水怪。我看他神通广大,便迎到家来,看看能否解决你的问题。”

  随后,田毅又向蒲子轩和陈淑卿介绍道:“这是我家犬儿田锦坤,今年十九岁,之前都好好的,去年八月开始就身患怪病,说话疯疯癫癫,像是着了魔,时不时闹着要去找那官军拼命。我摆渡挣的钱都给他看病,却怎也治不好,道士和尚也请了不少,但那多是江湖骗子,就连凌云寺最有名的释然法师,作法之后也不见好转……锦坤的病状一月胜过一月,唉,今日请英雄来,也是因为亲身见识了你的神力,想再试一试,看看有无应解之策。”

  看这青年体态匀称、面相端庄,怎么也不像疯癫之人,蒲子轩不由地好奇起来。

  还没等蒲子轩开口,田锦坤便不悦地抱怨:“爹啊,我说了多少次了,我没患病,那些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分明是你老糊涂,把我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两人的对话让蒲子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田毅便叹口气道:“你逢人便讲你那离奇的故事,不如就再跟蒲大师讲述一遍,让他来判断真伪如何?如蒲大师也无法解释,那当爹的今后也不再计较此事。”

  “好。不知今日有贵客到此,我也未做什么好菜,还请二位海涵。”田锦坤把饭菜端上桌,招呼二人喝酒用膳,说道,“两年前,我们太平天国的义王石达开进入四川,招兵买马,我见其英雄盖世,气吞山河,便化名为冯玉良,投身其麾下,与那清妖展开了血战。起先我方连战连捷,我亦履立战功,被封为‘沙王’。可后来清军力量大增,去年四月,我们便决定强渡大渡河,一路北上甩开追兵,岂料就在我们渡河时,我突然看见河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怪物,当时天已黑透,我看不清楚那怪物的相貌,只觉得头型像只犀牛!那怪物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喊,霎时间,大渡河洪水滔天,数千前方的将士落入河中,生死未卜!

  我是第二批渡河的将士,在岸上见状,当夜便来到义王营中,禀报军情。义王感叹清军竟然懂得运用妖力,见我方大势已去,便决定与清军谈判,牺牲自己以保全三军将士,并交给我一张昆仑山的地图,上书‘面山靠水,宝藏其间’八个字,说那昆仑山某处藏有法宝,那法宝可以吸引妖怪,要我带领一支小队上昆仑山,按那地图找到法宝,再想办法利用妖力东山再起。

  我深得义王信任,当夜便带着十二名精锐启程,后由于追兵设伏、环境恶劣等原因,到达昆仑山时,我们的小队只剩余五人。我们到达一个山洞休息,却不想那山洞中藏有被封印的妖怪,那妖怪一一杀死了我的同伴,只剩我独自逃出山洞,往山下跳去,又被某种神力所救,幸而只是昏迷过去,捡回一条性命。

  我醒来后,一路回到家中,不日便听到义王被凌迟处死的噩耗,悲痛欲绝,若不是想到家父年迈,无人照顾,我就算不要这条小命,也要拉几个清妖同归于尽!哼!”

  说完,田锦坤怒气冲冲地干掉一碗米酒,把碗重重地搁下,以示发泄。

  听到田锦坤的讲述,蒲子轩呵呵一笑道:“故事着实精彩,不过恕我直,我们在云南丽江也听到了大同小异的桥段,而且还被编成了滇戏,名叫《太平妖未眠》,咱们这四川乃是石敢当的根据地,想来这样的戏曲也着实不会少,锦坤兄弟应该是入戏太深了吧?”

  田锦坤失望道:“看吧,我就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我可以说得更加具体一点,比如我们太平军的饮食,猪牛羊宰杀以后不怎么清洗,鲜血淋漓地就放在锅里,也不煮熟,半熟就吃。还有咱们的军队里广西人居多,他们一喝汤就会拉肚子,特别喜欢吃花椒辣椒。这些,怕是戏曲里面无法体现吧?再说了,我若是胡编乱造这些东西,于我又有何意义呢?”

  田毅叹口气道:“儿子啊,你自小就在这凤洲岛上长大,即使出门,也从未离开嘉定府半步,习武之说更是无从谈起,老父日日与你相处,嘘寒问暖,怎会允许你去参加那太平军,还会去昆仑山那么远的地方呢?”

  话虽如此,可是二人看田锦坤的话语流利缜密、立场坚定,绝无戏谑玩乐、语无伦次之感,丝毫不像一个常年闭塞于这岛上的农民所能说出,也不由地疑虑起来。更奇怪的是,田毅说道:“倘若是先有戏曲,再有他这胡乱语倒也罢了,我只当他是童无忌,可是恰恰相反,正是他先逢人便说这段故事,才逐渐被传开,后被有心之人改编成了戏曲啊!”

  二人顿时愣得不轻,还没发问,田毅又道:“而且,这岛上犯病的也不止锦坤一人,咱们这凤洲岛上约莫有七八十户人家,两百来人长期定居,这一年以来,就老朽所知,已经有不下二十人犯糊涂病,疯疯语说一些从未经历的事情,只是锦坤这段语最为离奇,被广为传播。”

  听到这里,田锦坤不觉地摇摇头,说道:“你们知道我最痛苦的是什么吗?那就是明明事实摆在那里,却连亲人也权当我是疯疯语,非要用那本就不多的家当给我买药治病、请人做法,我念在家父一片好意,不忍让他失望,配合他用药,任那些江湖骗子榨取钱财……爹,你也不看看我们家里已经成了什么样子,今日不管你信与不信,我当着二位客人的面宣布:以后,我再也不配合你那些所谓的治疗了,这段往事,我也不会再提……”说完,他又干掉一碗酒,站起身来,说道:“你们请慢用,我出去散散心。”便放下碗筷,径直走出了屋子,任那田毅怎么呼唤亦无回头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