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三十六话 夜未眠(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陈淑卿站出来,邪气十足地说道:“老娘也是太平军将士,天主赐予了我神力收拾你们,你们是要乖乖滚出去?还是最后的遮羞布也不想要了?”

  “这……这女人会妖术啊!”四人哪里还顾得上任务,纷纷扔下手里的“兵器”,大喊大叫着裸奔而逃。

  见番役远去,三人将田毅扶起来,田锦坤问道:“爹,你没事吧?”

  田毅虚弱地应道:“还好,死不了,感谢两位救命之恩……锦坤,爹只怕是这些日子无法撑船了。”

  见老人身负重伤还不忘撑船养家,蒲子轩悲从中来,想到他自从净化之力觉醒,伤口便可尽快复原,也不知道对别人能否凑效,便道:“你别动,我试试能否治愈你的伤口。”

  说完,蒲子轩发动净化之力用各种办法去抚摸田毅的伤口,却全无改观,看起来,这力量只能对自己凑效,便无奈地摇摇头:“抱歉,看来不行。”

  陈淑卿也明白了,便说:“我来吧。”一吹气,田毅身上的内衣即刻变成一条绷带,将他伤口牢牢包扎好,又对蒲子轩道:“你的力量虽能治愈自身,但看来对外人无效,我这常规包扎,虽不及你那般神奇,但歇息半月,应该也会康复了。”

  “太神奇了!”田毅不解地问,“世间怎会有如此神奇的方术?”

  陈淑卿答道:“哦,小女子从小跟祖上学过一些障眼法,可改变物体形状,足以以假乱真,其实东西还是那些东西,随时可复原。”说完,冲蒲子轩使了个眼色。

  蒲子轩立刻心领神会,运用净化之力将地上几个长条物件上的妖力除去,那山茶花、甘蔗、莲藕、带鱼干立刻变回四把大刀。

  虽然陈淑卿解释这只是障眼法,可那玫瑰花实打实地打在蒲子轩头上,却是真实的无力感,蒲子轩觉得这种变化违背了西方物理学的定理,但既然陈淑卿作为妖怪,妖力本就无法用常理解释,便也不作深究。

  田毅再三感激:“原来如此。我们素不相识,却承蒙你们多次相救,大恩大德不知如何才能报答。”

  蒲子轩只知自己对父子关系敏感,忘了陈淑卿也有那段不是父女却胜似父女的悲伤过往,只见她应道:“老人家不必客气,其实我也是被养父捡回去养大的孩子,我那养父为了救我,牺牲掉了自己的性命,今日看到这悲剧几乎如出一辙地上演,我实在难以忍受。老人家切莫再多费心机,应好生休息才是。”

  田锦坤听到这里,却不悦地责备道:“你们二位既然有如此神通广大之力,为什么不杀了那几个清妖?为什么要放他们离开?”

  不等二人开口,田毅主动劝道:“锦坤,得饶人处且饶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爹娘孩子,他们当番役也好,我摆渡也罢,也不过是为了养家糊口而已。这场纠纷本就是一场误会,咱们自己平安无事就好,何必非要取人性命?”

  田锦坤怒道:“爹啊,不是儿说你,就是因为你太懦弱,所以才长期被别人欺负。今日若放得那四个清妖回去通风报信,明日官府还不派更多的人来抓我们?”说完,他拾起地上两把大刀,往门外走去。

  蒲子轩喝道:“站住,你要去干嘛?”

  田锦坤道:“现在那几个清妖手无寸铁,趁他们还在岛上,我去杀了他们。”

  见他如此冥顽不灵,蒲子轩走过去厉声说道:“醒醒吧!就算你杀了他们,难道官府就会放过你们?你爹为了你的事,牺牲了那么多,就算你不相信老人家的话,你也应该好好想想,这世界上什么东西还能比亲情更重要?”

  田锦坤毕竟正值叛逆之年,听到此话,竟然泪眼婆娑地吼道:“他根本就不是我爹,我不过是他捡来的孩子,我是死是活,与你们又有何干系?”

  原来田锦坤也早已知晓自己的身世,只见田毅听到这里,老泪纵横,默不作声。

  陈淑卿亦是怒火中烧,走过去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不知好歹的逆子!正因为你不是他的亲生儿子,这份情亲才更加难能可贵。人道是‘人生莫受老来贫’,可你却为了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所谓经历,一再让老人家伤心欲绝!我告诉你,那些都是假的,是假的!你已经看见了,我可以将物体变化,自然也有妖怪能改变人的记忆。你的记忆,正是被那黑风山的妖怪所篡改,才让你迷失了自己!我们来这岛上,就是为了降服那妖怪!你可以不相信我说的话,可是,只要给我们些许时间,我们就可以让一切恢复原状,到时候,你自会明白一切!”

  田锦坤似乎被打醒了,有所触动,落寞地看看陈淑卿,又看看田毅。田毅带着哭腔说道:“儿啊,两位大师救了我们的命,怎么会害我们呢?你那些回忆,确实都是假的啊……”

  田锦坤见三人情真意切,终于软化了些许,他丢掉手里的两把大刀,哀伤地问:“真是这样吗?那……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蒲子轩心中早有打算:“听我说,你们摊上这么大的事,官府明日派来的人,恐怕就不是番役,而是官兵了。你们必须速速离开此地,不过老人家身负重伤,不宜远行,且就近躲藏几日,待伤好了以后,赶紧远走高飞!”说完从行囊里掏出两锭元宝,递给田毅:“这些钱,足够你们去任何地方了。”

  田毅摆手道:“不不不,蒲大师,都说无功不受禄,这大恩大德,老朽绝对受之不起!”

  蒲子轩和陈淑卿几番坚持,田毅却连连推却,无奈之下,蒲子轩只好将水怪为什么袭击乘客、马老三为何而死和盘托出,摊牌道:“一切事情皆是因我而起,倘若你们不遇见我,明天、后天,你们二位还会在这家里安稳度日,这份平安,不过我是应该给你们的补偿而已。”

  两人惊讶不已,终于收下元宝,田毅是明事理之人,说道:“好,这元宝,老朽暂且收下,可蒲大师不必自责,即使你说是你带来了灾难,可若是我们不遇上你,也无人能为我们去降服那黑风山的妖怪,锦坤也永远不会恢复记忆。我们且听你的,伤好之前,我们父子二人去凌云寺暂避几日,那里的方丈释然法师与老朽交往多年,又有疗伤灵药,若二位需要帮助,也可随时来凌云寺找我们。”

  又是几番寒暄之后,田氏父子俩简单收拾好行李,便与二人依依惜别,找了根备用船篙,提着油灯,乘着月色行船而去。

  蒲子轩和陈淑卿不知官兵什么时候又会找上门来,不敢在田毅家居住,便走到屋后树林里,此时已是午夜,除了天上的玄月送来些许光明,周围已是一片黑暗,蒲子轩泛起了困意,问道:“今夜只能睡地上了吗?”

  陈淑卿嘿嘿一笑,看了看树与树之间的距离,选好两棵树,用手一比划,两棵树的树枝立刻变成了一张吊床。

  蒲子轩恍然大悟,对啊,这陈淑卿是变化系的妖怪,可以对物体作出简单的改变,变出吊床根本易如反掌,他们根本不用挤在田毅家一张床上,而且完全可以再变出一张吊床与他分睡,莫非她……

  蒲子轩顿时欣喜若狂:“我,我居然现在才想到这一点,你……你……”

  “本小姐困了,要去歇息了。”陈淑卿不作正面回答,倒在吊床上便睡下,背对蒲子轩道,“你要怎么安排,想清楚了告诉我啊。”

  蒲子轩心里像揣着小鹿一般砰砰直跳,既然之前已经与她共枕过了,也不多说,壮着胆子也爬到床上,与陈淑卿紧紧贴在一起,果然,她没有丝毫的拒绝之意。

  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蒲子轩大脑中一片空白,半晌,终于开口问道:“小九,你睡着了吗?”

  陈淑卿问道:“你叫我什么?”

  “你不是九尾狐吗?你都知道我的小名叫小七,我觉得叫你小九,挺公平的。你若不喜欢,我以后不叫便是。”

  陈淑卿窃笑一声道:“不过一个名字而已,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蒲子轩问:“那,小九,你还孤独吗?”

  陈淑卿不说话,过了一阵,反问道:“你呢?”

  蒲子轩会心一笑:“还有那么一点,所以,你快变成人类吧。”

  此后两人再没说话,蒲子轩伸出手去,轻轻将陈淑卿抱住,顿时感到了一种无以名状的安心,不久,便进入甜甜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