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三十七话 结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一夜无话,第二天待天刚破晓,二人便起床吃了些田毅家里的馍馍,填饱肚子,往西面的黑风山走去。

  春光早已光临人间,一路上,田野里尽是黄灿灿的油菜花,叫人心旷神怡,不过越靠近禁区,那黑灰色山体的轮廓便愈发清晰,沿路的人家也愈是稀疏,约莫半个时辰后,两人便到达了禁区附近,这里果然荒无人烟,土地上衰草连天,毫无耕作气息,还有那山顶上瘴气缭绕,远远便能感觉到一股阴森之气。

  为节省净化之力和妖力,二人都未施用法术赶路,一直步行,就在二人离黑风山大约还有不到一里的当头,他们听见了那熟悉的妖怪呼吸声“哈——哈——”此起彼伏。

  两人停下了脚步,四下张望,但并未看见任何妖怪的踪影,即使用净化之力也在山外搜寻不到,看来那妖怪只能是在山里了。

  陈淑卿问道:“你要真正进入妖怪的世界了,害怕吗?”

  蒲子轩笑道:“我更怕你突然良心泯灭,背后偷袭我的心脏,唉,千万不要拖我的后腿啊。”

  陈淑卿知道蒲子轩是在开玩笑,与之相视一笑,二人便继续前行。

  原以为会就这么走到山上去与妖怪遭遇,不想走着走着,陈淑卿突然在蒲子轩身后停下,惊道:“等一等,这里似乎有点问题。”

  蒲子轩转身,只见陈淑卿正伸手在前方试探着什么,可那里空空如也,便不明就里地问:“怎么了?”

  “这里有一道看不见的东西,把我挡住了。”

  陈淑卿一边说一边朝前走,只见她越走越慢,不到三五步又停下,急急后退,说道:“像是一根皮筋,越走便将我绷得越紧,被弹回来好几次了。”

  蒲子轩纳闷地问:“可我怎么过来了?”

  陈淑卿蹙眉道:“我想,这应该是某种结界,人类都可以无碍通过,可妖怪不行。”

  蒲子轩顿时心生不安,便折回去和陈淑卿并肩而站,只见她摇身一变,变作狐妖形态,后退数丈后开始助跑,随后一跃而起,想跳过那个结界,岂料她在空中亦遭遇到某种力量,生生被弹回到地面上,摔了个结实。

  “你没受伤吧?”蒲子轩关切地问。

  陈淑卿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沮丧道:“伤倒没伤,不过看来这结界上至高空,下至地下都设好了,这里肯定是过不去了。”

  蒲子轩提议绕过这片区域而行,陈淑卿摇摇头道:“这是净化之力织成的结界。昨日在田毅家中听他讲故事时我就有一个疑问,为什么那山里的妖怪只等人类进入以后才实施侵害,却从来不出来主动袭击人类?现在看来,必然是这整个黑风山都被净化使者织的结界围了起来,以防止妖怪外出害人……究竟如何,我探一探便知。”

  说完陈淑卿便坐下,凝神屏息,闭目道:“果然,整个黑风山都被净化之力环绕,而这净化之力的来历,是八张带有净化之力的封魔符文,正好在八卦阵的八个方位,只要取下其中一张,这结界便可部分解除。目前离我们最近的一张符文,就在东侧不远处。”

  于是二人按照陈淑卿感知到的方位前进,只一盏茶的工夫,便来到一棵槐树下,果然见那槐树上贴着一张橙色的布条,上面写着看不懂的符号,或者说是文字。

  蒲子轩担心陈淑卿会被符文的净化之力所伤害,便主动走上前去将符文取下来,一看,这符文毫无褪色老旧之相,估计不是远古之物,而上面的文字应是梵文。

  “现在应该可以进去了吧?你试试……”蒲子轩正说着,却见两支利箭忽的从不远处的树荫上分别向两人射来。

  当下陈淑卿尚未变回人形,蒲子轩一时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竟飞速跳至她的庞大身躯前面,顿时,一只利箭射入了陈淑卿的后背,另一只朝蒲子轩射来的箭便落了空。

  陈淑卿惨叫一声,瞬间明白自己中箭,对蒲子轩惊呼道:“有暗箭射来,你不提醒我,竟然用我当挡箭牌?”

  尽管昨晚蒲子轩才和她共枕一床,但陈淑卿变成狐妖时那种威慑力和平时是完全两种气势,立刻愧疚道:“那晚白发女妖刀枪不入,我想你比她强那么多,肯定身体也是钢筋铁骨,怎么会……”

  陈淑卿怒目圆瞪:“那晚是月圆之夜,所有妖怪都比平时强大数倍,岂是平时我们这血肉之躯可比?”

  蒲子轩急忙连声道歉,就在此时,更多的利箭从另一片树荫上向二人射来,一时数不清楚,但起码不下六七支。好在二人已有所提防,眼疾脚快,飞扑出去,躲过了大部分,剩下一支被陈淑卿抓在手里,一折而断。

  敌人在暗处,二人在明处,蒲子轩便冲四周大骂道:“他奶奶的,有种出来和我们正大光明决斗啊,背后使暗箭,算什么英雄好汉?”

  话虽如此,但蒲子轩溘然想到就在不日之前,在丽江的黄家村,他们不也是这么使暗箭将狼人射下吗?只不过这次角色互换,猎物换成了自己,顿时觉得脸上有些无光,也没有了再骂的底气。

  只见更多的箭从周边的树荫上还在朝二人胡乱射来,二人左支右拙地躲避,伺机反击,可蒲子轩丝毫感觉不到妖气,陈淑卿无奈道:“根本找不到敌人,莫不是因为我们摘了那封魔符,触动了机关?你快将符贴回去试试。”

  一语惊醒梦中人,蒲子轩赶忙将手中的封魔符原封不动地贴回那棵槐树上,四下观察了一阵子,确实再也没见任何利箭飞来,便道:“果然如此,看来这符文是不能启下的。这下麻烦了,结界破除不了,你又如何才能进入?要不,你且回去休息,我一个人上那黑风山,找那妖怪。”

  陈淑卿摇头道:“若你有先生十分之一的力量,我也不怕你独自上山,可你连净化之力都还未完全觉醒,敌人虽不强,但能力怪异又人多势众,我不能让你去冒这风险。”

  蒲子轩便问:“那你还有什么办法可以破除这结界?”

  陈淑卿想了想说道:“我身负箭伤,虽无大碍,但也伤了元气,今日就算能进山,也恐凶多吉少……所以,我想到了一个人。”

  “谁?”

  “我建议我们先去凌云寺找那释然方丈,一来,田老汉说他那里有治伤灵药,可医治这伤口;二来,这封魔符上的文字为梵文,必然出自佛家子弟,想来那方丈应当知晓其来历和破解之策。”

  虽不甘心无功而返,但蒲子轩思来想去,也无其他办法,便点头同意,与陈淑卿一同往回走去。

  田毅虽然已不在岛上,但幸而这岛上的船夫也不止他一位,到了岸边,二人登上前往凌云山的渡船,正午之时便抵达了凌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