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三十八话 凌云寺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借着乐山大佛的名声,凌云山早已是天下驰名的佛教圣地,宋代文豪苏轼曾写到:

  生不愿封万户侯

  亦不愿识韩荆州

  但愿生为汉嘉守

  载酒时作凌云游

  想来凌云寺本应是香火鼎盛的兴旺之地,不过大清江山飘摇,战乱不断,这佛门净地也因缺乏朝廷和香客支撑而显得寒碜破败。

  蒲子轩和陈淑卿沿着石梯登上山去,在凌云寺的门口,一个小和尚正在清扫着台阶,见到二人,施佛礼道:“二位施主是何方人士?来此,有何贵干?”

  二人报上真名,请他帮助引荐释然方丈,小和尚却道:“方丈大师事多纷扰,不随意会客,二位可有事先预约?”

  看起来,想直接见到方丈是不可能了,但随意编造一个谎又恐被识破后彻底失了信誉,想了想,田毅应该已事先来到此地,蒲子轩便道:“我们二人是船夫田毅请来治疗他儿子怪病的大夫,田毅与释然方丈交情深厚,昨夜应该已经来到贵寺与方丈会合,还望小师父前去通报一声,容我们相见。”

  这番话并非谎,又合情合理,小和尚确实早已知道田毅之事,连忙双手合十道:“原来如此,我这就前去禀告方丈,请二位稍等片刻。”

  二人便在门外观赏风景等候,只见这凌云山的确是风水宝地,从高处看去,三江汇合之势尽收眼底,大渡河的西侧是乐山县城,南侧正是那凤洲岛,果然鸟瞰起来如同一只展翅的凤凰,不禁心里暗自感叹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哎呀,不好!”陈淑卿突然说道,“不对,我失策了。若是那方丈问我们如何知道那结界之事,应当如何应答?若非妖怪,是绝对感受不到那个结界的!”

  蒲子轩也才醒悟过来:“对啊,除非明说我们二人之一是妖怪,可这实在不妥,不妙不妙,我们还是不要去见那方丈为好。”

  就在二人犹豫不决的当头,那小和尚又回来了,做了一个邀请二人进门的手势,说道:“释然方丈同意见你们,他正和田施主在大雄宝殿中等待二位,请随我来。”

  事已至此,二人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心想遇到什么问题,再随便应变便是。

  小和尚说完便默默地引领着二人来到一座庙宇前,只见那庙宇为两层建筑,朱门黑瓦,因年久失修,部分瓦当已经脱落或是损坏,门的上方挂着一块牌匾,上书“大雄宝殿”四个刚劲大字。

  小和尚任务完成便行个佛礼,转身离去。

  蒲子轩和陈淑卿步入殿内,只见两侧是四大天王神像,中间高台上端坐着一尊金色弥勒佛像,那佛像下方,一个身披红色袈裟的老和尚正与田毅聊着。

  田毅见到二人,像见到多年不见的老友,热情地起身迎接。蒲子轩道:“老人家有伤在身,应好生歇息,不必多礼。”

  田毅道:“二位来到此处,必是遇到麻烦,我又如何躺得安稳?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凌云寺的释然方丈大师。”

  释然方丈行礼道:“阿弥陀佛,昨夜田施主来到弊寺,已向老衲讲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田施主长年为弊寺捐助功德钱,如今落难,老衲岂可袖手旁观?唉,想那孩子身中邪气,去年老衲已去看过,却道行尚浅,苦无应对之策。二位施主神通广大,不知来此,可有用得着老衲的地方?”

  “方丈大师,幸会幸会。”蒲子轩不知该如何提起那结界之事,便先提箭伤的问题,“是这样,淑卿今日在岛上为暗箭所伤,听闻贵寺有疗伤灵药,特来恳请大师伸出援手。”

  田毅一惊:“怎么回事?那些官兵又找上门去了?”

  蒲子轩只好说道:“这倒不是,只是我们在前往黑风山途中,被不明身份的人暗箭偷袭。”

  释然方丈问道:“伤在何处?可否容老衲看看?”

  “这个嘛……”蒲子轩不知如何开口,陈淑卿为了掩人耳目,不便在此等寒冷天气下身着对襟褙子,便早早变出了一身简朴布衣。佛家讲究禁欲戒色,陈淑卿若要展示肩伤,必脱下衣服,在这大雄宝殿之内、高僧面前作此举动,实在有伤体统。

  释然方丈心领神会,呵呵一笑道:“阿弥陀佛,若有为难,老衲不看便是。”说罢从袖中掏出一个软瓶:“这是弊寺研制的膏药‘佛灵散’,用冰蟾、黄蜂之毒,配合深山何首乌的精华调制而成,昨夜正好田施主用过,蒲施主可拿去自行帮陈施主涂抹于伤患之处,一日疗效胜过普通膏药三日。”

  蒲子轩接过膏药,与陈淑卿连声道谢。

  田毅道:“我还是担心,就算伤好了,可二位回到岛上,仍会遇到极度危险之事,若是如此,老朽宁可折了锦坤,也不愿二位再去那黑风山冒此大险。”

  话到此处,蒲子轩便说道:“我俩今日来见方丈,也是想寻求化解风险之良策。上午,我俩行至那黑风山下,看见好些树上贴有神秘符咒,上方写有梵文,想必乃是佛家之物,不知方丈大师能否指点一二。”

  释然方丈一愣,问道:“敢问蒲施主为何关心这符咒之事?”

  看来那些封魔符果然和凌云寺有关联,蒲子轩便避重就轻说道:“这符文上有法力,与我的力量如出一辙,却不知是敌是友所为,若不先搞清来历,我俩也不敢贸然上山。”

  释然方丈一惊,问道:“难道,两位施主也是净化使者?”

  “净化使者”四个专业的字一出,蒲子轩顿时比方丈还惊讶,便应道:“既然方丈知道净化使者与妖怪之说,我也不必隐瞒,我近日正是觉醒了净化之力,才敢上山除妖,至于淑卿,亦有其特殊身份,大师如若能给我们指点迷津,排忧解惑,我们也愿意将所有经历和盘托出。”

  “呵呵,蒲施主既有心除妖,老衲自然愿意如实相告,只是,陈施主有伤在身,不宜耽搁,还请二位先去后院客房上药,好生休息,稍后老衲自会来找两位详谈。”

  从释然方丈的眼神中,蒲子轩感到他应该是想与二人作些深入对话,却因田毅在旁不便细谈。田毅也颇懂得人情世故,顺水推舟说道:“正是正是,除妖之事,二位可与大师从长计议,请二位先去疗伤为重。”

  说完,释然方丈便唤来又一小和尚,让小和尚带领二人从大雄宝殿后门出去,穿过一个院子,带二人来到一个简陋的厢房内,还给二人打来一盆清水。

  待小和尚离去,陈淑卿缓缓解下上衣,亮出那冰清玉洁的背部,只见靠近右肩处的伤口已经被天蓝色的血液凝固。若是换了平日面对其他女人,蒲子轩一定会戏谑地将她抱上床再说,可这熟悉的感觉又来了,面对陈淑卿的玉体,他产生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情愫,只怕任何一个好色举动不小心开罪了她,便会破坏之前已有的温情状态。

  “小九,我可以开始了吗?”蒲子轩毕恭毕敬地问道。

  “你还在犹豫什么呢?你拿我当挡箭牌,可要对我负责任啊。”

  蒲子轩嘿嘿一笑,便用毛巾先将那伤口清洁干净,随后挤出膏药,往那伤口涂去。

  刚一接触,陈淑卿便失声叫道:“啊,好疼!”

  蒲子轩道:“疼才是好药,以毒攻毒嘛。”便继续在她伤口周围来回涂抹。陈淑卿渐渐习惯了那疼痛,忍住不吭声,脖子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若不是蒲子轩知道她身份,换作别人,很难想像这样的身体竟是一只妖怪。

  上药完毕,陈淑卿扯下一角衣服,将其变成绷带包扎好伤口,便上床休息。

  那床很窄,只能睡下一人,蒲子轩虽有困意,却也不好意思上去和陈淑卿挤着,便在一旁的座椅上休息,后闲来无事,便干脆出门逛逛寺庙后院。

  院子里,二十名和尚正排成四排在练习棍术,队伍的后方,田锦坤正在跟着和尚们的一招一式比比划划,旁边走廊上,田毅愁眉不展地观摩着。

  田锦坤练得入神,田毅先看到了蒲子轩,拱手招呼道:“蒲大师好,陈淑卿的伤势如何了?”

  蒲子轩还礼道:“哦,上了药,休息休息便好,这是?”

  田毅道:“唉,锦坤自叹功夫浅薄,无力对抗官兵,来这凌云寺后,便一直闹着要长些本事。虽然记忆的事情我和他扯不清楚,但是锻炼锻炼身体,总是好事,便干脆在这陪着他。”

  蒲子轩同情地看着他们父子俩,心头动起了一个念头,说道:“还有一个问题我不得不说,即使我们能除掉那妖怪,让他恢复记忆,然而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锦坤已经惊动了官府,从此便有了案底,怕是将来跳进长江黄河也洗不清了,纵然离开乐山躲过一时,也躲不了一世。我倒是有个主意,可以帮助你们二位彻底摆脱此劫。只是,此计需要多方配合,你可愿与我一同行动?”

  田毅正为此事发愁,一听,又惊又喜道:“哦?蒲大师有何妙计,需要老朽配合的,但说无妨。”

  蒲子轩贴在田毅耳边,耳语一番,田毅听完,如醍醐灌顶,感激涕零地握着蒲子轩的手说道:“好计!好计!真是感谢蒲大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