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四十八话 伏魇与魔翼(一)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一眨眼工夫,黑蝙蝠便飞至三人上空,也不多作盘旋逗留,便降落到三人跟前。

  近了看才更加感受到蝙蝠的巨大,那翼展足足有两丈多长,待它停下收起双翼,也有约莫七八尺高。

  这巨大的妖怪依旧是动物身、人脸,那脸正值青壮年,但也是双目无神,给人诡异之感。

  人头张开如狼似虎的大嘴,冲三人发出一声嚎叫,顿时空气中刮来一股腥臭的巨风,那压迫感比蜘蛛怪强上十倍有余。

  蒲子轩顶着气浪问苏三娘:“这就是伏魇?你们不是都说他弱小吗?这他娘的像是弱小的样子吗?”

  陈淑卿亦疑惑道:“是啊,若是我们三个和它一对一打起来,恐怕都占不了上风吧?”

  苏三娘目不转睛盯着蝙蝠背部:“不是这蝙蝠,你们再好好看看,它背上的东西。”

  待气浪停止,蒲子轩凝神观望,只见它背上爬上来一只红色的小鬼,背上有一对苍蝇般的翅膀,青面獠牙,虽个头只有一个婴儿般大小,但头部硕大,和身体明显不成比例,还穿着一身兽皮制成的马褂。

  大头妖怪好像还怕对方看不到他似的,故意喊了句:“本大王在这儿呢!”

  蒲子轩叹道:“原来这蝙蝠只是伏魇的坐骑,都是有翅膀的妖怪,难怪那么深的火山口,他们也能出来。”

  苏三娘早已见怪不怪,冲伏魇喊道:“伏魇,我忍你很久了,也等你很久了!我的记忆,你已经看腻了吧?若是看腻了,就马上还给我,饶你不死,否则,别怪我手里的天国猎人不客气!”说完,她已经物化出天国猎人,对准了伏魇。

  伏魇有强大的坐骑撑腰,不为所惧,反指着苏三娘挑衅道:“咯咯咯……苏三娘,你封印了我七个忠诚的手下,本大王正要找你好好算算这笔账呢。不过说起来,去年本大王可真是失策啊,当初要早知道你是净化使者,我何不吃了你的心脏?还要你的记忆作甚?你说是吧,魔翼?咯咯咯……”

  那只叫魔翼的蝙蝠听到后附和道:“伏魇大人说得对极了,咯咯咯……”

  伏魇放肆地赞道:“都是我忠诚的好喽啰啊!”

  苏三娘骂道:“你这天杀的妖怪,那些都是些无辜百姓,不过中了你的妖邪,装什么大王呢?忠诚?我呸!”

  “咯咯咯……随便你怎么说。”伏魇不受影响,又看向蒲子轩,问道,“你这小子,竟然封印了我的喽啰魔蛛,看来也是个净化使者,叫什么名字?报上名来。”

  蒲子轩得意地应道:“你且听好了,爷爷我可是世上最强大的净化使者、《聊斋志异》的作者,柳泉居士蒲松龄的第九代传人,蒲子轩。你这大头婴儿,给我洗干净脖子等宰吧!”

  只见那伏魇又咯咯笑了几声,那笑声极其阴险,像是某种阴谋得到了实现,蒲子轩顿时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果然,蒲子轩的头脑中产生了一阵炸裂似的疼痛,原来那伏魇已经瞬间移动到他的头顶上一尺处,大喊一声:“噬魂大法!”双手从蒲子轩的头脑中抽取着某种东西。

  只见两股五彩缤纷的气随他双手离蒲子轩而去,蒲子轩想还击,可惜一时只能倒地捂头,恍恍惚惚间召唤不出星河龙王。

  “我想起来了!”苏三娘大惊,见蒲子轩无力自保,便举弓朝他头上的伏魇一箭射去,可惜那伏魇又瞬间移动回魔翼背上,手上还多出一个苹果大小的气泡飘在空中。

  蒲子轩渐渐从头痛中恢复过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那厮对我做了什么?”

  苏三娘惊恐万分地说道:“我想起来了,当初我遭遇他时,他也问了我同样的问题,我刚一回答,便着了同样的道,然后我的记忆就没有了。你不能回答他关于名字的问题,或许什么问题都不能回答!现在你快试试看,能不能想起去年的事情!”

  蒲子轩一听真是邪门了,便开始尝试回忆,元宵节是月圆之夜,遇见白发女妖之后那些重要的事情倒还历历在目,但之前一段记忆却变成了空白,那种感觉……如同一觉醒来之后努力回忆刚做的梦,却就是想不起来。

  陈淑卿紧张地问道:“小七,你还好吧?还知道我是谁吗?”

  “哈哈哈……”蒲子轩大笑着冲伏魇喊道,“原来你是通过这种方式夺人记忆!你这大头婴儿,白费心机,你可知道,爷爷我重要的事情都发生在这个月,什么都没忘记!”又冲陈淑卿和苏三娘说道:“放心,我们的使命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咯咯咯,别着了道还假装自己是赢家,你的部分记忆都在这气泡里,且让我看看再说……”伏魇端详着手上的气泡,说道,“嗯……说什么蒲松龄的后人,你这前半年的记忆中,连个蒲松龄的影子都没看到,想拿那老贼来吓唬谁呢?咯咯咯……”

  蒲子轩嘲讽道:“那你就张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你都看到了些什么?”

  伏魇继续端详气泡,逐渐变得失望,然后骂骂咧咧道:“他娘的,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记忆?喝酒、女人、喝酒、女人……又是女人、女人,你他娘的年纪轻轻,就不能做点正经事吗?就那些大奶光腚,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恶心死了!你说是吧,魔翼?”

  魔翼点头道:“伏魇大王说得对!咯咯咯……”

  蒲子轩继续嘲讽道:“你恶心了,爷爷我就开心了,留着那些光腚女人回去慢慢恶心吧!”尔后学他们的笑声大笑道:“咯咯咯咯……”

  蒲子轩骂得神清气爽,不想一旁的陈淑卿露出鄙夷的神色,叹道:“你们两位大爷,吵架的时候,可否稍微尊重一下在场的女性?”

  苏三娘则责备蒲子轩道:“你傻啊?还和他对话?若是一不小心回答了他的问题,记忆又该被抽走一部分了。”

  蒲子轩这才意识此类举动是在自寻危险,辞也确实有些出格,咳嗽两声,故作正经地说道:“大头婴,不和你废话了,现在你欠了爷爷我两样东西,一个是记忆,一个是《混月诀》的碎片,那可是我祖先的遗物,我要你立刻把两样东西还给我们,再将所有被你祸害的百姓恢复原状……不过,我知道,说了你也不会照办,不如就把岛上的妖怪都叫出来,我们双方来痛痛快快打一场,若是我们赢了,满足我们的要求,若是你们赢了,我们的记忆随你处置。”

  伏魇道:“咯咯咯,什么什么碎片?哦,对了,你说的不会是‘柳泉八木’吧?魔翼,你说,要不要给他啊?”

  蒲子轩想想也是,这些盗窃别人东西的妖怪又从何得知这些碎片都是《混月诀》的一部分?在历史的长河中难免赋予它新的名字,而且,既然叫做“柳泉八木”,想来应该找到八块便能拼凑出完整的《混月诀》。正寻思着,只听魔翼道:“大王曾经说过柳泉八木是好东西,既然大王喜欢,就是自己的,为何要还?”

  伏魇挑衅道:“都听见了吗?我们的魔翼将军不同意,不过,你们几个若是要来抢,本大王就在黑风山里等着你们。说起来,在山里待了这么长时间,着实无聊,欢迎你们来陪本大王玩玩游戏。咯咯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