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五十话 看门魔犬(一)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这幢建筑物的确怪异,那屋子的顶部不是嘉定府传统建筑的人字形结构,而是金色穹顶,整个房子也不是方形建筑,而是圆形,一侧有一根硕长的杆子朝天而立,只有一个入口在另一侧。那入口没有门,走近了看,大门上方竟然还有一个没有下颚的狗头作为装饰。

  从这门看进去,这屋子也比蒲子轩的开心府堂屋还大,空空荡荡,红色的墙壁范围内,根本没有半个妖怪,不过在屋子中央的地面上有一个巨大的洞口,洞上方接近屋顶的地方有一个西瓜大小的气泡,这布局让三人着实摸不着头脑。

  在来到此地之前,三人便已沿着黑风山的山壁搜查过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山洞,由此可见,那些妖怪只能住在这地穴。或许是妖怪们也需要有些仪式感,便在入口处修建了这幢建筑表达对此地的主权。

  虽说决心已下,但三人还是在这入口处犹豫了片刻。蒲子轩道:“想来伏魇和他的爪牙一定就在那地穴底下,我们就这么进去吗?会不会有诈?”

  陈淑卿道:“确实蹊跷,谁会把墙壁刷成红色?还有那狗头,又丑、又诡异,这些妖怪这么设计,不知仅是太缺审美,还是另有所图。”

  蒲子轩调侃道:“不过此地风景如画,若是家什齐备,我倒愿意和美女佳人在这远离尘世的屋内住上几日。”

  陈淑卿鄙夷地问:“敢问是一位美女还是几位美女?”

  蒲子轩打着哈哈说:“这个嘛,看品质了。”

  苏三娘显然更为急迫,应道:“别闲聊了,如今我们两人记忆被夺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还是速速完成任务要紧,但也不可不防阴招。”说完,物化出天国猎人,带头走向屋内,用弓箭对准了地穴。

  蒲子轩和陈淑卿随后也进了那屋子,第一时间围在地穴周围,那地穴深邃无比,看来是个竖井,边上有扶手可往下爬去。

  三人互相看看,似有难之隐,少顷,苏三娘道:“我先进来的,还是我先下去吧。”

  苏三娘正要挪脚,蒲子轩一想,不能被这女英雄看不起,便提议道:“你一旦被敌人近身,弓箭便难以发挥作用,我可以飞翔,灵活得多,还是我走前面吧。”说完,便召唤出星河龙王,腾空而起。

  就在蒲子轩接近洞口的那一瞬间,意外发生了——只听见一声巨响,那洞口霎那间关闭,幸好他还没有下脚,否则身体定然被夹住。

  “不好!小心埋伏!”

  只听苏三娘惊喝一声,三人本能地后退。

  陈淑卿也惊道:“太怪异了,还是先出这屋子再说吧!”

  正要出屋,又是一声巨响,这间屋子的入口也迅即被石门关闭,由于屋子没有窗户,周围便立刻黯淡下来。

  “不好,地穴和入口都被堵死了!”蒲子轩大惊失色,释放出更多的净化之力,让屋内更加明亮,同时警觉地环顾四周,防备着随时可能袭来的妖怪。

  一时半会儿过去,除了两个通道被石门关上,三人倒是未受到其他任何攻击。稍微冷静下来,陈淑卿问道:“伏魇把我们关在这屋子内,不知道是何居心?”

  话音刚落,那墙壁突然开始发出忽明忽暗的诡异红光,上面生出很多小孔,无数的液体从小孔中渗出,流到地面,渐渐汇成一片,顿时,三人闻到了一股腥臭味,赶紧退到中央,背对背而站。

  液体从屋子边缘逐渐向三人所在的中央靠拢,腥臭味顿时更加浓厚,蒲子轩大惊道:“喂喂,这液体是他娘的什么东西?”

  陈淑卿道:“莫非妖怪根本不在这地穴内,这只是个陷阱,他们正在外面向我们灌注这些毒液?”

  毒液已经到达三人脚下,苏三娘看了看烂掉的鞋子大喊道:“小心啊,这些毒液具有腐蚀性!”

  果然,三人的鞋子都已经开始腐烂,而此时毒液仍在源源不断地渗出,这样下去,腐烂的就远远不是脚下的鞋子了。

  蒲子轩大喊道:“伏魇是想把我们都腐烂掉,快破墙出去!”

  转眼之间,蒲子轩的星河龙王已经挥出一顿铁拳乱打墙壁,苏三娘射出三五支箭,陈淑卿也变作狐妖击打墙壁。

  倘若这房子是木质建筑,三人都相信他们都有能力轻易破坏,然而这石墙实在厚重,三人的攻击不但未能打开哪怕一个洞口,反而像是刺激了墙壁,那些小孔顿时张得更大,一股股毒液猛喷出来。

  转眼之间,毒液已经淹没了三人的脚踝,鞋子袜子已经烂掉,三人的脚部已经开始感到剧烈的疼痛!

  苏三娘大惊道:“如此下去,不肖片刻,我们的脚便会被腐蚀为一堆白骨!”

  倘若有桌子案几什么的家什,他们还能跳上去暂避一阵,可是这屋子空空如也,没有任何高台,无奈之下,蒲子轩只能用星河龙王抱起陈淑卿和苏三娘悬在空中,争取到时间,再作打算。

  可惜星河龙王并非能无限续航,每一次发动都会消耗掉一定的净化之力,由于今日连续作战,又发力照明,已经有些如同樯橹之末,蒲子轩顿时感觉到两个女人的身体无比沉重,陈淑卿为了让他轻松一些,变回了人形。

  由于三人停止了攻击,小孔也随即停止了大股喷洒,苏三娘看着还在缓缓上涨的毒液,说道:“没用的,就算贴着屋顶,也只不过是延缓我们的死亡时间罢了,根本之策,只能是破墙而出。”

  蒲子轩咬着牙关道:“可是你没发现吗?那墙壁坚如磐石,我们每次攻击,不但不能伤它分毫,反而会刺激毒液喷得更快。”

  “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只能坐以待毙了吗?”陈淑卿虽是妖怪,对此不明不白的态势也只能无可奈何。

  就在此时,只听见身后一阵熟悉的“咯咯咯……”笑声传来。

  三人寻着声音转身看去,只见屋子的空中飘着的那个气泡里面已经多出一人,那不是别人,正是伏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