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六十话 魔雾与魔刺(三)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蒲子轩也感知到了那个点的妖气,冲苏三娘问道:“目标这么小,又被毒雾挡着看不见,你可有百步穿杨的本领?若是一箭射不中,反倒打扫惊蛇,之后蜂王也动起来,便再没机会了。”

  苏三娘仿佛很享受蒲子轩的质疑,哼了一声道:“老娘我在高州百步穿杨的时候,你这小子怕是还没投胎做人吧?”说完,已经将封魔符挂在箭上,拉出满弦。

  千钧一发之际,蒲子轩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喊道:“等一下!这一箭射出去,是那岛民先被封魔符封住,还是先被射死?”

  苏三娘一愣,顿时停了下来,喃喃说道:“这……这我可不敢保证……”

  只听陈淑卿喊道:“苏三娘,你尽管射!相信我!”

  三人当然不能死在这里,但也都不希望杀死岛民,此时他们的意识已然有些混乱,身体也因为毒性发作变得僵硬,但看到陈淑卿那坚定的眼神,蒲子轩知道她定有主意,喊道:“射吧!”

  “好,陈淑卿,我相信你!”一只利箭飞驰而去,只听到“吱”的一声之后,三人身边的小虫随即消失不见,他们被毒刺所伤的地方毒性也渐渐减弱,变成普通的伤口,蒲子轩顿时感觉轻松了些许。

  蜂王已经被解决掉,可三人来不及关心它的死活,因为毒雾仍然在侵蚀着他们的头脑,只听苏三娘道:“那黄鼠狼,我实在是没辙了,蒲子轩,你还有什么主意?”

  蒲子轩明白苏三娘的无奈,因为他俩虽然能感应到黄鼠狼的奔跑轨迹,但那需要凝神搜寻,一旦作出动作,便不能专注于感知,又会失去目标,便对陈淑卿道:“小九,我来定位目标,告诉你方位,你按我说的位置去捉它,一定要快,好吗?”

  陈淑卿应道:“好。”移步到大殿中间去,问道:“在哪?”

  此时蒲子轩已看不见陈淑卿,闭目道:“它正在你的右边来回穿梭,你倒下便可截住它。”

  只听见陈淑卿“哎哟”一声,想来是倒地没有抓住黄鼠狼,蒲子轩抱歉道:“不好意思,它实在太快,说话之间,又到了你的左前方。”

  陈淑卿埋怨道:“那你说简洁点,只说方位即可!”

  蒲子轩便道:“左后!”

  只听“咚”的一声,蒲子轩见那妖气仍在奔跑,定然没有抓住,又道:“抱歉,还是太快……正前!”

  “咚!”

  “右后!”

  “没抓住!”

  “左后!”

  “咚!”

  ……

  几番尝试之后,那黄鼠狼就是抓不住,陈淑卿也被摔得怒火中烧:“不行!不行!不玩这招了!”

  苏三娘在蒲子轩身旁倒下,虚弱地说道:“快啊!我……我已经快不行了……”

  此刻蒲子轩也已经进入意识模糊阶段,只觉得随时都会昏睡过去,想来陈淑卿也没有多少余力了,只觉得实在太累,说道:“算了,小九、苏三娘,放弃吧,我……我也……好像快见到我娘了……”

  蒲子轩正要昏睡过去,却被一只粗壮的肩膀扶住,他勉强睁眼一看,那是陈淑卿咬牙将其搀扶。

  蒲子轩深感绝望,便含泪说道:“连这个坎都过不去,还别说后面有个魔翼……小九,我……我只能陪你走到这儿了……”

  陈淑卿也是在勉强支撑,虽然她比蒲子轩和苏三娘储存的法力更多一些,但也快油尽灯枯,她将蒲子轩的头部轻轻放在地上,咬牙说道:“小七,我早就说过,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我本来不想用这招的……”

  听她这么一说,蒲子轩又瞪大了眼睛,只见她重新走到大殿中央,将妖力释放到最大,那熊熊的红色气焰,连蒲子轩在黑雾这边也能看到,蒲子轩喊道:“小九,你要干嘛?小九!陈淑卿!”

  陈淑卿大喊一声:“繁花锁心阵!”霎那间,她的九条原本胡乱摆放的尾巴,朝九个方向倒下,随后不断变长,朝四面八方延伸出去,更准确地说,是四面九方!

  陈淑卿口中发出“啊呀呀呀——”的发劲声,听得出来,她是在死命运气,那尾巴越长,她的声音便越是凄厉。

  蒲子轩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喊道:“小九,不要勉强!”

  陈淑卿毫无放弃之意,那尾巴还在徐徐变长,好似一朵绽放到极致的莲花,终于抵达了各个角落,如此一来,无论黄鼠狼如何奔跑,都会不断踩着她的尾巴!

  只听陈淑卿大喊一声:“收!”九条尾巴立刻如同书卷般蜷缩回去,那团红色气焰随同尾巴的复原而消失。

  在黑雾中,蒲子轩一时难以判断大殿中央到底发生了什么,便大喊道:“小九、小九,你怎么了?”

  恍惚间,一个人影从黑雾中缓缓走出,行至蒲子轩身前,那是变回了人形的陈淑卿,但九条尾巴还在,只见她手里提着一只贴上了封魔符的黄鼠狼,满脸虚汗地冲蒲子轩一笑:“这臭东西,捉住了!”

  毒雾顿时散去了些许,蒲子轩和苏三娘坐起身来。苏三娘略感清醒,欣喜道:“太好了,你这招式好厉害,为何一开始不用?”

  蒲子轩心痛道:“你还没看出来吗?小九已经到达极限了!”

  陈淑卿坐在二人身边,喘着粗气道:“繁花锁心阵,实在太耗妖力,抱歉,若我一开始便不惜血本,你们也不至于受此大苦。”

  蒲子轩紧紧地将陈淑卿抱在怀里,说道:“不用道歉,我们的命都是你救回来的,待这毒雾散去,我便去替你取回那《混月诀》的碎片。”

  “拜托你了,千万小心……”谈话之间,只见陈淑卿已经在蒲子轩怀里软绵绵地睡了过去。

  毒雾徐徐散去,蒲子轩那原本模糊的脑袋又恢复了神智,他将陈淑卿轻轻放在墙角,站起身子,对着宝塔所在的方向,问苏三娘道:“三娘,你还可否有力一战?”

  苏三娘哼了一声,也站起来,捋捋头发道:“那是当然,最后的了断,怎能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