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六十五话 交易(三)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蒲子轩解下魔翼一侧的封魔符,将魔翼放了出来,只见那魔翼早已将一切看在眼里,情绪低落,走到关押伏魇的笼子跟前茫然问道:“大王,你告诉我,我也是隆庆岛的岛民吗?”

  伏魇无可奈何道:“对,你叫赵得喜。现在所有妖怪,只有你没有恢复原样,把我们带出去,我自会将你复原。”

  魔翼满脸沮丧,沉声问:“你为什么要骗我们?”

  伏魇不作正面回答,急促说道:“哎呀,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情况你也知道了,不逃出去,我们都得死,一个二个的别磨叽了,快走吧。”

  魔翼的表情显示,它不想从命。

  苏三娘打开笼子,将伏魇抓在手里,举到魔翼跟前,扇了伏魇两耳光,摸着魔翼肉化了的翅膀道:“我找回了我的回忆,可你知道吗?我没想到原来我背负了如此沉重的命运,这使我痛苦万分。你是赵得喜也好、魔翼也罢,即使是强加的记忆,但在这洞中和兄弟姐妹们也快乐过一段日子,这份回忆很快就会失去,且让它有始有终吧。”

  眼泪在魔翼的眼眶里打转,它终于乖乖地弯下身子,让苏三娘骑了上去。李书文和牛发财见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在牛发财的带头下,两人先后也骑了上去。

  陈淑卿将一件长袍递给苏三娘道:“待他恢复人形,便给他穿上。”

  此时,巨缝内的岩浆更加活跃了,想来离爆发只有一炷香的工夫,牛发财惊慌地喊道:“喜哥、喜哥,你还记得小时候一起捉田鸡的牛老二不?你总说你家穷,爹娘都是没钱治病死掉的,所以要多弄几只田鸡卖钱补贴家用。咱们快回家吧,待到春暖花开时,再去捉田鸡!”

  魔翼微微一笑,大喊一声:“好,回家——”便扇着翅膀朝通道外飞去。

  蒲子轩见状,也大喊:“星河龙王——”使灵体抱着陈淑卿也跟着飞了出去。

  画室内,一个上身赤裸的精壮男子刚好将剩余的画卷取下来叠在一起,见魔翼飞出来,如见鬼魅,惊慌失措地退到墙角,再一看背上的几人,大喊道:“李书文——牛老二——”

  李书文大笑道:“哟,是沈举人啊,快上来!”便让魔翼停下,拉着沈亚沣的左手,扯他上来,而沈亚沣右手还死死抱着画卷,说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这些画,一定是我画的。”

  牛发财笑道:“我也不知道,回家后再说吧。”

  很快便出了通道,两个赤裸裸的双胞胎姐妹正在通道口的落石堆中嚎啕大哭,看到人面蝙蝠飞出来,更是恐惧得无以复加。蒲子轩怕坐蝙蝠吓着她们,便冲魔翼喊道:“你们且先行上去,这两个我来。”

  魔翼便直往竖井上飞,蒲子轩只抱了一个陈淑卿,尚有余力,多抱两个小女孩不在话下,使星河龙王左手拧住两人便继续赶路,只见一阵烟雾后,两个小女孩都穿上了可爱的小棉袄,一件红色,一件蓝色。

  红衣女孩立刻停止了啼哭,蓝衣女孩还没有,红衣女孩笑道:“妹妹,没事了,多好玩啊,别哭了!”几番劝说下,蓝衣女孩也终于不哭了。

  一路往上,眼看已经快到竖井出口,看似安全的旅程,突然发生了变故——只见出口处,一块巨石在地动影响下已然松动,从洞口掉落下来,先砸中魔翼的左翼,让它忽的失了稳,随后又砸到了星河龙王的左翼,掉入竖井深处。

  蒲子轩的左手顿时一阵剧痛,手一泄劲,红衣小女孩霎时掉落下去。万幸的是,在中途,她抓住了竖井一侧的扶手,但仍然吓得蓝衣女孩大叫:“姐姐——”

  此刻蒲子轩返回下去救她上来未尝不可,但是他体力不支,想到那出口就在眼前,寻思着先把陈淑卿和蓝衣女孩放下,再只身下去会更为轻松,便暂且不管她,直接飞出了竖井,将陈淑卿和蓝衣女孩放在了平地上。

  正准备返回,没想到魔翼已先一步将众人放回地面,又提前一步往竖井洞口返去,蒲子轩大喊道:“魔翼,女孩是我丢的,该我去救她!”

  伏魇也喊道:“魔翼,你要干嘛?你给我回来!”

  又一块石头滚落到竖井中,魔翼在竖井上方悬空停住,转身说道:“我虽然不知道我是谁,但我知道她一定是我某个熟人的女儿。朋友、兄弟?谁知道呢?咯咯咯……”说完,便径直飞了下去。

  此刻,一片一片的石头正在往竖井洞内继续掉落,魔翼早已不是那钢铁之躯,地面上的众人无不为之捏了一把汗,虽然情况紧急,但却无一人离去。

  少顷,魔翼伸出一翼,将女孩从洞中托到地面上,笑道:“看,这不是回来了吗?”

  红衣女孩迅即朝人群这边跑来,和蓝衣女孩紧紧拥抱在一起,见那魔翼却始终不出来,蒲子轩喊道:“你还在干嘛?为什么不飞出来?”

  魔翼举起另一只被石头砸断的翅膀道:“我,已经飞不动了。”

  众人大惊,此刻,就连阴险的伏魇也发了一丝慈悲,喊道:“我这就给你变回人形,你快爬出来!”

  魔翼笑道:“罢了罢了……咯咯咯……伏魇大王,苏三娘说的是对的,能和你相识一场,我魔翼,此生无憾。我就想问一句,大王,我……是你最得意的将军吗?”

  牛发财大喊道:“赵得喜,你他娘的说什么呢?快给我滚出来!”

  此刻,最后撑住魔翼的那方石头也终于松动,魔翼再也来不及说出任何东西,连人带石头一起跌入了深渊。

  就在刚才,三人还为无法击破魔翼的钢铁双翼而懊恼,此时此刻,蒲子轩却多么希望它重新拥有一双钢铁之翼,英姿飒爽地飞临他们上空。然而一切已无法重来,蒲子轩不禁暗骂自己:为何如此不争气,丢掉了一个女孩,而且,若不是魔翼舍身相救,此刻跌入深渊的,应该是我!

  牛发财发疯似的要跑回竖井洞口,却被苏三娘拉住,厉声道:“火山马上就要爆发了,你想让赵得喜白死吗?”

  牛发财嚷道:“那是我发小啊!”

  苏三娘强压着心头的悲愤,安慰道:“他在生命的最后迷途知返,舍命救得女童,到了上帝那里,会让他上天堂的,你且安心吧。阿门。”

  牛发财呆呆问道:“那……喜哥还能投胎转世吗?”

  苏三娘一怔,“投胎转世”可并非拜上帝教的术语,但为了安慰牛发财,还是点了点头:“嗯,会的。”

  话音刚落,地面上又是轰隆隆一阵巨响。

  牛发财无奈,冲着洞口哭喊道:“喜哥,倘若我牛老二能活着回去,明年我还来这里,给你烧纸钱!你到了那边,一定要吃好喝好,这辈子没享的福,那边去享个够!还有,下辈子投胎,别他娘的再投回这狗日的大清了——”说完,便和众人一起朝火山口的峭壁跑去。

  此刻,眼泪正在蒲子轩和陈淑卿的眼里飞转,身后,一股妖气正在急剧减弱,直至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