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六十六话 离岛(一)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竖井洞口就在火山口中央,出了竖井离下山的路便不远了,唯一的障碍只是要翻过那个环形的峭壁。此时逃生的队伍中已经失去了魔翼,只能由蒲子轩两个两个地抱上峭壁顶部。就在此时,众人又看见一个赤裸的男人正在峭壁下一筹莫展,大呼救命。毫无疑问,这火山口内、竖井外的妖怪只能是原魔犬无疑。

  李书文从苏三娘手里接过本来要给魔翼的长袍,扔给男人道:“严未强,穿上它。”

  那个叫严未强的男人一边迫不及待地穿上袍子,一边惊讶问道:“李书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书文答道:“唉,一难尽,没想到你也在这儿,快看看你两个宝贝闺女吧!”

  毕,严未强的眼光落到了队伍后面的两姐妹身上,大喊道:“严芬、严芳——”

  双胞胎姐妹顿时冲过去抱住严未强,泪汪汪道:“爹爹,我害怕!”

  牛发财郑重说道:“是喜哥用性命换回了你的闺女,你可千万不要忘了这份恩情!”

  原来此人是双胞胎的爹,难怪变作妖怪后,犬类和松鼠也是几分相似,而且都干着守门的活。此刻三人团聚,牛发财又始终记得兄弟的恩情,蒲子轩心里因为失去魔翼而阴沉的心情也稍微得到了安慰。

  然而此番光景并非庆祝团圆的时候,身后的竖井变得更加不稳定了,竟然开始冒起了滚滚浓烟,看起来,火山随时可能爆发。

  顾不得许多,蒲子轩立刻来回飞了四趟,将众人依序带上峭壁顶部,让众人各自逃命,这时,蒲子轩又想到了魔蛛和之前苏三娘封印的七只妖怪,不过它们早已恢复人形,想来有比这边一众人更加充裕的时间逃命。

  果然,恢复了人形的隆庆岛民们已经各自往山下作鸟兽散,蒲子轩和陈淑卿、苏三娘始终一路,当然,还有苏三娘手里的伏魇。

  伏魇体型虽小,却会飞翔,可立即脱离险境,而蒲子轩净化之力已所剩无几,不到关键的时候,不会起飞,伏魇自然不愿意一直被三人擒着跑,便小心翼翼地问:“那个……我说,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所有人都恢复了记忆,可以放了我了吧?”

  苏三娘一直对魔翼之死耿耿于怀,拧住伏魇的脖子,边跑,边恶狠狠地说道:“我们的交易不是这个样子,我们的交易是直到魔翼脱离险境!是你,把魔翼弄到这儿来,也是你,唤来地动和火山!魔翼,是被你一手害死的!你还想跑?”

  伏魇无辜地说道:“可是可是,你们不是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吗?我一切时间都算得妥当,只是魔翼的死是蒲子轩失手弄丢姐妹造成的,实在意外,谁也没料到啊!它是我最为看中的将军,你以为本大王就一点不心疼吗?”

  陈淑卿道:“罢了,它已经没用了,放了它吧。”

  苏三娘冲伏魇道:“好,要我不杀你,你必须回答如实我的问题。”

  伏魇欣喜道:“你说你说,我一定知无不无不尽。”

  苏三娘问:“去年大渡河引发洪水,灭我太平军,是哪个妖怪所为?”

  伏魇道:“是犀……犀渠大王,和旱魃大王一样,都是妖皇哥垛座下四大妖王之一。”

  苏三娘问:“那旱魃现在何处?何时会抵达嘉定府?”

  伏魇道:“旱魃大王正从西北赶来,三日之内可达此地。”

  “西北?”苏三娘又问,“那昆仑山洞内,被封印的巨型石头妖怪又是何人?”

  伏魇听到这个问题,并未作答,反而大惊道:“什么?你在昆仑山上见到过妖皇哥垛?”

  苏三娘将伏魇捏得更紧,怒道:“现在是我问你!那妖怪吃了我的同伴,冤有头债有主,我首先得知道我的仇人是谁!”

  陈淑卿道:“这我知道,那正是被蒲松龄先生封印的妖皇哥垛,由于封印的力量正在不断消失,他虽无法动弹,却已能觅食,若无意外,明年哥垛便会彻底挣脱封印,重返人间。”又疑惑地问伏魇:“怎么?你们知道哥垛藏身昆仑山,却一直找不到他?”

  伏魇道:“你既是妖怪,应该很清楚,除了净化使者能感知到妖气,我们只能漫无目的地寻找。那旱魃大王曾长期在昆仑山寻找无果,甚是恼怒,若你们能协助他找到哥垛,本大王……我可以担保你们性命无忧。”

  陈淑卿大笑道:“你担保?别说笑了,若是哥垛苏醒过来,就算旱魃会放过我们,全天下也都会遭受灭顶之灾。我再问你,哥垛一百多年前被柳泉居士封印于山东蒲家庄,柳泉居士那日也战死,为何一百多年后,哥垛却会出现在万里之外的昆仑山?”

  伏魇道:“这……这究竟是何人所为,我们也觉得甚是蹊跷……但可以确定的是,哥垛大王作为毁灭系的妖怪,能力是控制冰雪,他甚是喜欢冰天雪地,故而在昆仑山的环境里,能更好地恢复妖力。”

  蒲子轩插话道:“那么,能做这种对他有益的事情,必然是某个妖怪所为。”

  苏三娘又回到了洪水的话题上:“我再问你,那犀渠与我太平军无冤无仇,为何要在我们强渡大渡河时,引来洪水,坑害我军数千将士?”

  伏魇道:“四位妖王大人各有势力范围,我虽自称大王,实则是旱魃大王属下干部,负责帮他壮大妖怪军团,对犀渠大王的所思所虑,实在知之甚少。但……但我听说,犀渠也在寻找妖皇哥垛,得知清军中有净化使者,便与清军作了一笔交易,犀渠帮助他们在大渡河歼灭石达开部队,作为回报,由那净化使者带他寻找哥垛,至于后来结果如何,我就真的毫无消息了。姑奶奶,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其他你再问我我也答不上来了,求求你行行好,放了我吧。”

  蒲子轩听伏魇语速流利,神情自然,便说道:“看起来不像是在说谎,他既然是旱魃部下,与犀渠瓜葛不多,姑且放他回去吧。”

  苏三娘冲伏魇说道:“放心,我一定会放了你,我要你滚回去以后转告他们,那犀渠、哥垛,都是我苏三娘的仇人……还有那旱魃,害死了魔翼,也算上。今日我苏三娘虽实力有限,但两年之内,我定要灭了这些妖怪,替那些死去的人报仇雪恨,你可听明白了?”

  伏魇一听要放了他,顿时唯唯诺诺道:“听明白了听明白了,我回去一定转告。”

  苏三娘问:“转告什么?你且重复一遍。”

  伏魇道:“姑奶奶要我转告:那犀渠、哥垛、旱魃,都是你苏三娘的敌人,你虽今日打不过他们,但两年内一定会报仇雪恨。”

  苏三娘横眉怒道:“中间那句不用转告!”

  伏魇道:“好好好,中间那句不转告……不转告……”

  苏三娘又威胁道:“还有,你滚回去以后,只许苟且偷生,如若再夺人记忆、制造妖怪,我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杀了你!”

  伏魇道:“是是是,我以后再不害人,做一个好妖怪。”

  “滚吧!”说完,苏三娘停下了奔跑的脚步,物化出一把弓,将伏魇当作箭矢,拉住他的脚和弦,一把将伏魇发射了出去,只见那伏魇直愣愣地向遥远的空中飞去,过了许久,才摇摇晃晃,稳住了身子,自己扇着翅膀逃离了凤洲岛,那场面甚是滑稽,让蒲子轩和陈淑卿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