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六十七话 离岛(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大头婴儿啊……”

  蒲子轩正想喊些嘲讽伏魇的话,却听见身后一声震天巨响,紧接着地面一阵抖动,一股岩浆从火山口冲天而起,又倾斜而下,向三人奔跑的方向漫延过来,仿佛世界末日,便顾不得再说什么,大喊:“火山爆发啦!”拔腿便跑。

  虽然三人一路狂奔已经远离了黑风山,但岩浆漫延的速度要快于他们奔逃的速度,若是想在到达河畔之前不被岩浆追上,就必须发动能力。蒲子轩和苏三娘都发动净化之力急速奔跑,陈淑卿则变成狐妖提高脚力,蒲子轩顿时欣喜道:“咦?你又可以变身了?”

  陈淑卿道:“这不?两炷香的时间过去,妖力有了一些恢复,变一两次还是没问题的。”

  蒲子轩正愁他所剩的净化之力不够抱着两人狂飞,这样一来,三人奔跑的速度便不亚于岩浆漫延的速度,心里顿时安定下来。

  凤洲岛上,一幢又一幢的空房子被岩浆吞没,那些原本坚固的存在了多年的建筑物遇到岩浆,仿佛玩具般纷纷坍塌。一路上,越来越多的行李被胡乱丢在地上,想来必是那些岛民逃生途中负重前行,不得已而丢弃保命。三人明显感觉到气温也愈发炎热,好像要把世上一切东西都蒸发掉。

  在临近河畔之际,三人逐渐追上了依靠脚力逃命的普通岛民,庞大的逃生队伍也是有前有后,呼救声震天,但只要保持这个速度,在岩浆抵达之际,目测众人皆可安全抵达河边,蒲子轩担心的唯一的问题在于:这么多人如何才能顺利抵达对岸的安全区域。

  不过看来有一点杞人忧天了,这些岛民临江而居,拥有渡船的人也远远不止田毅一家,在这生死存亡之际,人们反而更能表现出同患难的精神,只见共有六艘渡船正在大渡河上迎来送往,每船载着二三十人,将岛民徐徐送至对岸,而三人及眼前的岛民,毫无疑问是最后一批。

  六艘渡船中,其他五艘已经载足了难民,先行离去,最后一艘船上的船夫不是别人,正是和三人交往甚笃的田毅田老汉,他正将一个个岛民拉到船上,很快便坐上了一半。

  蒲子轩见身后的岩浆离他们尚有一段距离,便与田毅眼神接触了一下,挥挥手作了一个飞翔的动作,又对苏三娘说道:“你且独自上船,我带着小九飞走便是。今天晚上,凌云寺相见。”

  苏三娘点头同意,说了句“一切小心”便跃上了田毅的船坐定。蒲子轩将陈淑卿拉到一旁:“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片刻之后,田毅的船上已经坐满了难民,田毅却并不发船,对着岛上望眼欲穿。眼前,岛上的难民已经全部撤离,只剩这一艘迟迟未动,眼看着岩浆已经越来越近,众多乘客心急火燎地催道:“田老汉,为何还不发船?”

  田毅应道:“你们以为我就不急吗?可是,我儿田锦坤正在岛上寻找两位除妖大师,如若他们不来,老朽岂能离去?”

  苏三娘解释道:“你说的是蒲子轩和陈淑卿吧?他们已经作法飞走了,不用等他们。”

  田毅跺脚道:“哎呀,老朽之前就是愚钝,忘了除妖大师自有脱险能力,可是,我儿锦坤、锦坤,你倒是快回来啊,急死爹了……”

  岩浆已到眼前,众人开始在船上骂骂咧咧,要抢过田毅的船蒿,就在这时,有人指着岸上道:“田锦坤来了,田锦坤,你他娘的倒是快一点啊!”

  田毅眼睛一亮,冲田锦坤喊道:“锦坤,快啊!快啊!”

  田锦坤两步并作一步地飞奔到船上,急道:“爹,儿真没用,找遍了凤洲岛,就是找不到两位大师!”

  田毅乐呵呵地道:“两位大师早就离开凤洲岛了,还好你回来了,都安全了,安全了,哈哈,开船喽!”

  田毅意气风发地撑船离开了凤洲岛,在岩浆和夕阳的映照下,又唱起了川江号子:

  清风吹来凉悠悠,连手撑船下凤洲。

  有钱人在家里坐,哪知穷人忧和愁。

  撑船本是苦中苦,风里雨里走码头。

  闲几句随风散,前面有个凌云山。

  大佛老爷莫得灵验,不使劲来过不了滩。

  你我个个是好汉,攒个劲来上前搬。

  平水号子换一换,捏紧桡子冲过滩。

  船行至河中央,众人已经彻底脱离险境,田锦坤看着血红的凤洲岛道:“完了,我们的家,都没了。”

  田毅说道:“人没事就好,家嘛,哪里有家人,哪里就是家。”说完,眉宇稍皱,摸了摸自己的背部。

  田锦坤走上前接过田毅的船蒿道:“爹,你伤口未痊愈,去歇歇吧,我来。”

  “好咧,乖儿子。”田锦坤将船篙交给田锦坤,便下船舱休息,留下田锦坤一人在船头撑船。

  本是一片和谐的景象,忽然之间风云又至,只见船的一侧,一只全身长满鳞片的巨大妖怪从水中一跃而起,将田锦坤连头带身子一口咬入血盆大口,刹那之间又从另一侧扎回河中!

  所有过程仅仅在一眨眼之间完成,苏三娘甚至来不及发动净化之力,田锦坤便已葬身河底,水面上只剩下掉落的船蒿晃晃悠悠,一片红色的血迹在江面上渐渐晕开。

  “啊——妖怪——”

  乘客皆惊呼救命,畏缩在一团,只有田毅惊慌失措地跑回甲板上,对着河面声嘶力竭地呼喊:“锦坤——锦坤——”

  无人应答,田毅连忙脱下笨重的棉衣外套,欲下水施救,苏三娘上前将他拉住,大喊道:“田老汉,不要冲动,你也要去送死吗?”

  田毅甩开苏三娘的手,哭喊道:“你没看见吗?我儿子,我儿锦坤被妖怪吃掉了啊!”

  看着田毅悲痛欲绝的样子,苏三娘甚为无奈,只要刚才及时用天国猎人射杀掉妖怪,田锦坤便不会遭此血光之灾,可惜,那水怪速度太快,自己又疲惫不堪,根本无从施以援手,而且,理性告诉她,此刻,田锦坤已经命丧黄泉,任何人再下水去,不过是枉送性命而已。

  田老汉拍打着船舷哭喊道:“都怪我,都怪我!我为何要让锦坤来撑船啊?换那妖怪吃了我这老命,我认啊……你为什么独独要害我儿锦坤啊?”

  见田老汉愣在船边迟迟不动,而妖怪不知道何时又会袭来,有乘客道:“田老汉,我们都……都理解此刻你的心情,可是,人死不能复生,我们……我们还有这么多人,也都不想死啊,求求你,别把我们扔在河中央,快带我们上岸吧!求你了……”

  田老汉茫然道:“你们谁会撑船,谁撑吧,锦坤啊……”

  苏三娘拍拍田毅的背,说道:“我来吧。”说完,捞起掉在河里的船蒿,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念道:“愿主赐予你永恒的平静,阿门。”便载着死里逃生的一众乘客和悲痛欲绝的田毅,心情沉重地驶向对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