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六十八话 同伴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对于嘉定府的居民而,这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由于凤洲岛遭遇灭顶之灾,岛上的两百余名居民一夜之间成了无家可归的难民,他们有些就近投靠了城里的亲戚,有些星夜兼程离开了乐山,剩下的人,则密密麻麻地挤在凌云寺的院子里,等待释然方丈为他们排忧解难。

  出家人慈悲为怀、乐善好施,释然方丈自然下令寺内弟子妥善安置这些难民。弟子们纷纷配合,原本独居的他们拼床而眠,以腾出更多的客房安置众人,可即便如此,寺庙也并非专为救济难民而建,所有的厢房均已住得满满当当,仍旧有四五十个难民没有床位,于是那些岛上的青壮年便大度地将床位让给其他老弱妇孺,自己则在大雄宝殿外的大院里席地而居。

  蒲子轩和陈淑卿早晚能变出床位,自然不会去与难民们争这些宝贵的救济,却又不能在众人面前施法引起节外生枝的事端,便打算等难民们都睡去之后再作打算。在那之前,二人在寺庙内悠晃了一阵子,走累了,便在临江的一个小亭子里歇了下来。

  此处是一个观景台,那江对面,一片死寂的凤洲岛正好尽收眼底。换作平时,此时的凤洲岛上仍有点点星火象征着人气,然而在这个月高星明的夜晚,岛上一丝烟火也看不到了,让蒲子轩感觉几个时辰之前的连番战斗恍如隔世。

  这也是蒲子轩今生中第一次见到火山爆发,尽管爆发的过程并未持续太长时间,然而几个时辰过去,一江之隔的凌云寺上,仍然能嗅到空气中淡淡的硫磺味,让人惶惶不得安心。

  小时候,他听父亲讲过,在意大利有一座叫做“庞贝”的著名城市,一千多年前便遭遇了毁天灭地的火山喷发,让这座当时意大利的大城市一夜之间成为了废墟,数万人的生命化为乌有。与之相比,今日他们能逃出生天,全因妖王旱魃控制了力道,让人们得以提前预警,当然,这也并非旱魃的仁慈,而仅仅为了给伏魇争取时间而已。

  二人静静地坐着,聊一会儿,又歇一会儿,不知什么时候,苏三娘也寻着妖气来到了这亭子处,蒲子轩发现了她,问道:“你怎么不去休息呢?”

  苏三娘应道:“睡不着,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本就让人心绪难平,而我久违的记忆又全部重新想起,更是让我忧郁难解。再说了,我本是拜上帝会的人,信仰上帝,虽曾经求助过释然方丈,然而实在是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这佛教圣地终究于我是格格不入,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来同你们两位道别。”

  蒲子轩和陈淑卿顿时如鲠在喉,与苏三娘朝夕相处相处几日,又经历了生关死劫,在二人心目中,已经不知不觉将这位传奇女英雄当作了他们的同伴,此时听她说要道别,不禁心里一阵冰凉,蒲子轩立刻起身问道:“你说什么?你要去哪里?”

  苏三娘淡然说道:“我们萍水相逢,你又何必多此一问?”

  蒲子轩反问:“今朝一聚已是缘分,就算不是朋友,战友总是实至名归吧?难道还不能关心关心战友的去向?”

  苏三娘道:“罢了,告诉你们也无妨。我打算去城里暂住一宿,明日便启程,离开乐山,前往广西,我去那边还有要事要办。”

  蒲子轩道:“你疯了?你可是鼎鼎大名的苏三娘啊,是朝廷通缉的要犯,现在又成了妖界的眼中钉,若是半路上有个什么闪失,你纵然有净化之力,独自一人,又能对付多少敌人?”

  苏三娘道:“我又岂能不知我所面临的困境,可是,那妖王旱魃正向此地赶来,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如何是他的对手?另外,我虽是天国将士,可是义王殿下已经不在人世,我们的部队也都各奔东西,我已经没有了要紧的任务,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我才决定暂且前往广西桂平,找我的师父,好好锻炼一年半载,提升净化之力,再去昆仑山除掉那妖皇哥垛。时间如此宝贵,我岂能浪费这每一寸光阴?”

  见苏三娘如此考虑,陈淑卿起身道:“苏三娘这么说可就有些见外了,那妖皇哥垛杀死了我的养父、小七的祖先,不光是你的敌人,也是我们的宿敌!我们既然有共同的敌人,今日我们又有如此成功的合作,何不就此联手,共赴复仇之路?”

  苏三娘道:“我何尝没有此意?可是,我们仅仅在除妖一途上有共同目标,然而清妖却并非你们的敌人,如若与我同行,被清妖当作发匪一并通缉,这责任,我苏三娘又如何担当得起?”

  一听苏三娘有意与二人结盟,又仅仅担心朝廷问题,蒲子轩顿时哈哈大笑,说道:“苏三娘啊苏三娘,你与我们相处这么多日,还不明白小九的能耐吗?”

  苏三娘道:“陈淑卿之妖力我早已领教,可若是清妖举兵来犯,纵有十个狐妖也不是这人山人海的对手,要知道,与我同行,面对的便不再是这凤洲岛上十多人组成的团伙,而是千军万马啊!”

  “不是这个问题,不是这个问题。”蒲子轩仍笑道,“我给你个提示吧,看我这头发,是不是也像你们这些‘发匪’、‘长毛’?可为什么我这从云南一路来此,半月有余,却从不受朝廷问罪?”

  苏三娘不明就里,对蒲子轩的笑声很不满,仿佛在被愚弄,说道:“蒲子轩,不要卖关子了,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吧?”

  蒲子轩道:“正是因为你有被朝廷发现的可能,才更应该与我们同行,你想啊,若是遇到官兵盘问,只需要小九一个吹气,你就可以变成另外一副模样。我们这一路上啊,遇到官兵之前,小九就帮我把头发变成辫子了。你说,还有什么比和我们在一起更安全的吗?哈哈哈!”

  苏三娘这才恍然大悟,这可无需权衡利弊,而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之举,说道:“话虽如此,可是,我们各有各的道,我必须要去广西桂平提升实力,难道你们也要去吗?”

  陈淑卿道:“那还真是巧了,本来《混月诀》的碎片就散落各地,我们要去全国找寻,也不过是个地点顺序而已。那广西的省城桂林就有一块,如今我们留在四川已无意义,既是同省,我和小七何不也顺路去你们太平天国起事之地观光观光?”

  苏三娘终于露出了笑容:“既是如此,两位自愿前往广西,我也不再有后顾之忧。陈淑卿,我答应过你帮你找大夫治疗内伤,在桂平便有一神医可以帮你尽快恢复,你可乐意?”

  陈淑卿笑道:“如此甚好。”

  苏三娘又对蒲子轩说道:“至于你嘛,蒲子轩,你净化之力尚且稚嫩,竟也有不亚于我的实力,看来,蒲松龄先生的后人果然非同小可。可是,你的弱点在于战斗经验不足,招式也极其单一,我料你还有极大的成长空间,若是不嫌弃,我可以向师父引荐你,也帮你修炼修炼,你意下如何?”

  蒲子轩自知自身净化之力的局限,大敌当前,本就盼着有高人指点迷津,听苏三娘这么一说,顿时来了激情:“敢问你师父是何方高人?”

  苏三娘笑道:“一个爱财如命的老家伙,不过却有着强大的净化之力,至于具体何人,你去看看便知。”

  蒲子轩笑道:“既是爱钱,那对我来说便是小事一桩,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陈淑卿又道:“苏三娘,那十年的记忆,你已经悉数找回,既然我们是同伴了,何不将你后来的故事与我们介绍介绍,我料定这十年间你的经历绝不简单,这样,若是将来遇到什么难题,我们也好心中有数。”

  苏三娘叹口气,看了看月色,应道:“闲来无事,也罢,那我便将我们定都天京之后的事情作个交待。不过,从何说起呢……嗯,就从咸丰七年说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