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八十话 离人泪(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尽管释然方丈说得很委婉,但岛民们也不是无赖之徒,都听明白了弦外之音,有人起身大声说道:“大伙们,方丈大师慈悲为怀,接纳我们一日,已实属难能可贵,但这并非长久之计,我们啊,还是应该自立更生,回凤洲岛上重建我们的家园!”

  又有人站起来问道:“可是,如今凤洲岛上已是满目疮痍,特别是那黑风山,不知何时又会爆发呢!”

  “就是就是,我们干嘛要回那么危险的地方去?”

  蒲子轩知道这次火山爆发并非自然之力,只是旱魃所为,而他在如此远的地方造成如此强大之破坏力,就算是再强的妖王,也不可能轻而易举,否则,他不可能千里迢迢赶来四川追杀他们,所以蒲子轩分析只要他们三人不在岛上,旱魃自然不会枉费妖力再来一遍。

  可他不能对岛民说明真相,便也不顾是否符合科学,起身编造道:“朋友们,容我说一句,我是来乐山旅游的,过去,我也去过不少地方,还陪洋人专家一同探访过山东的火山,洋人虽坏,但懂的天文地理知识却远胜于我们,他们就告诉我,就算是天下最活跃的火山,五百年也只会爆发一次。咱们这黑风山本来就是座死火山,死火山你们知道吧?就是一万年才爆发一次!我昨夜观了天象,见北斗七星斗柄东指,此为天下皆春之象,我断定黑风山一万年内再不会爆发,所以请大家放心回家,绝不会再有灾难!”

  蒲子轩穿着华贵,口音与他们不同,又是东西结合东拉西扯了一大堆,这些岛民毕竟没见过世面,一听,果然有人附和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既然如此,咱们便回去,看看我们的家里,可还有能用的东西,我这一夜睡地上,背都僵了,真他娘的难受啊!”

  又有人道:“对,回去!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再说了,不回岛上,咱们还能去哪啊?”

  越来越多的岛民加入到赞同的队伍中:“对,回去!”

  “我要回家!”

  ……

  待众人平静下来,释然方丈终于开口道:“既然如此,老衲也建议大家回凤洲岛去,将坏了的房子再盖起来,将毁了的农田再刨出来,弊寺虽财力有限,但也会给各位提供些人力,帮助大家重建家园。”

  释然方丈深知无论在哪国哪代,大灾之后,最可怕的不是灾难本身,而是崩塌的心灵家园,任何一个细小的矛盾都可能击溃人类脆弱的文明防线,让人类变回你争我夺的动物,故此决意与岛民共渡难关,着实让众人心里有了慰藉。

  如此一来,凤洲岛的未来,蒲子轩也心怀乐观。

  于是,众人又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有的先行离去,有的在与释然方丈作别之后,也陆陆续续离去,只一炷香的工夫,喧哗散尽,凌云寺便又恢复了往日的清静,只剩下蒲子轩他们三个外人。

  此时,天空已经全然亮起,寺院内响起了肃穆的经诵梵呗声,释然方丈作了个邀约的手势道:“三位施主,请随我来。”

  释然方丈亲自带领三人从凌云寺另一侧的山路小道走下,出了后门,穿过一片虫鸣鸟叫的青翠竹林,又登上另一座平缓的山丘。

  此地已非佛寺,陆续看到些普通人家,释然方丈在其中一间停住,轻轻地敲了三声门,随后便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谁啊?”

  释然方丈应道:“凌云寺住持释然前来求见。”

  少时便有人来开门,虽然不认识蒲子轩三人,但一见释然方丈,煞是欢迎备至,迎道:“欢迎方丈大师,田家父子在此等候多时了。”

  四人进屋,又见两人从卧室中走出来,不是别人,正是田毅和儿子田锦坤。

  苏三娘一见到田锦坤,顿时大惊道:“田锦坤?你……你不是已经……”

  那开门的主人见状,识趣地说道:“诸位定有很多问题,请慢慢聊,我先出去了。”说完便独自出了门去。

  蒲子轩见苏三娘惊异的表情,顿时倍感得意,这才将事情的原委和盘托出:“所以我说,你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相嘛。昨日我让你先行上船,我和小九却并未飞走,我让她将我变成田锦坤的模样,自己则变成一只水怪,在江上上演了一出田锦坤被吃掉的戏码,如此一来,世人皆知田锦坤已经不在人世,官府自会将他销号,将来锦坤便可以改名换姓,去外地开始新的生活了,哈哈哈!”

  田毅笑道:“真是要感谢蒲大师的精心安排,蒲大师能施展此计,需要我的配合,话便要说回上次来凌云寺那次,我闲来无事,在后院中参观锦坤和僧人们练武,蒲大师出来碰见我们,自知即使锦坤恢复记忆也难以在官府洗清冤情,便与我耳语约定,待下次去接二位大师时,我三人如此演戏,一来江下视线模糊,二来船上证人众多,没有比这更好的舞台,我便果断表示了同意。”

  蒲子轩又道:“火山爆发逃生至大渡河畔时,我见小九已经恢复了变形能力,又想到她曾说过:‘你若是夜里敢打我的坏主意,我就变成一百岁老太婆的样子,恶心死你!’便知她能改变人的样貌,请她帮忙,小九随即答应。我俩变形后,我假扮的‘田锦坤’便急匆匆地上船,小九则潜入了水中,等待时机,为了方便她发动袭击,我在中途和老人家换手,独自站在甲板上,小九发动完攻击后,这一切便大功告成、皆大欢喜了。”

  苏三娘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只知道陈淑卿能将物体变形,没想到还能变人!你们的戏可演得真好,连我也骗过去了,还好当时我已无力施救,否则一箭射死了水怪,可就不是皆大欢喜,而是皆大悲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