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八十三话 极地幻影(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顾向平看清楚了来人,正是永生门的秦邕,心里顿时踏实了些许。

  仙剑堂和永生门同属于守岁同盟中的两大门派,纵使偶尔有些小过节,然而总体上两派关系尚属良好。实际上,不止是两派,只要是守岁同盟中的一员,彼此之间都是你来我往,不断营造着和谐团结的同盟氛围,何况永生门还是多年来的各门派盟主,其掌门何天傲更是德高望重,座下大弟子秦邕与自己也打过几次照面,顾向平便下得马来,欠身入礼:“哦,原来是秦邕兄弟啊,在这荒郊野外相遇,实属缘分。”随即回头吩咐道:“来,大家分列两旁,给秦邕兄弟让路。”

  谁知秦邕并不领情,摆手道:“慢,今日得见诸位,并非巧合,我秦某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实是有要事相求。”

  顾向平顿感诧异,问道:“哦?秦邕兄弟是永生门下大弟子,其本领威震广西,而我顾某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不知阁下屈尊等候我等,是有何事指教?”

  秦邕冷笑一声,瞟了一眼马车上的笼子,正色说道:“听闻仙剑堂最近在云南淘得一件宝物,其价值连城令世人惊叹,诸位正在护送宝物回桂平县向朱堂主复命,可有此事?”

  顾向平一愣,随即装作若无其事般说道:“呵呵,谣而已,让秦邕兄弟劳心了。实不相瞒,我们此次外出是为了剿匪,如今任务已经完成,还望兄弟给个方便,让我们赶路为佳。”

  秦邕不以为然,自顾自地说道:“本来嘛,这是贵堂自家之事,我们不便插手,不过,巧了,我家何掌门也对那只妖怪颇为喜爱,本打算派人到云南取之,不想被贵堂捷足先登了。咱们守岁同盟之间向来讲究‘公道’二字,既然贵堂占了先手,那只妖怪就算你们的,现在何掌门打算买回去,你们就开个价吧。”

  顾向平一听到这是永生门掌门何天傲的意思,对方也对笼中妖怪之事如此了解,便也不再顾左右而他,回应道:“呵呵,承蒙何掌门看得起这只小妖,只不过,交易之事,我等属下断然不能作主,还请我先回桂平向朱堂主复命……至于,能否交易,价值多少,还需由朱堂主亲自定夺,如能遂何掌门愿,我等再向永生门答复,可好?”

  秦邕冷笑道:“我看不必那么麻烦,朱堂主爱财世人皆知,咱们两大门派之间也作过多次交易,我秦某人对朱堂主的心理价码不说了如指掌,也算得上了解个七七八八。咱不废话,我们永生门愿出一百两黄金将这妖怪买去,如顾兄答应,咱们立即完成交易,各自回去安心准备守岁之事,如何?”

  顾向平陷入了迟疑,对于守岁同盟来说,除妖捉妖皆是轻而易举之事,妖怪交易实乃家常便饭,妖怪的价码随其品质而不同,但能值价黄金百两的妖怪,可谓凤毛麟角。顾向平感觉到了对方的诚意,但仍然不敢擅自做主,便回头看了看队伍中那个安静的英武护卫,征求他的意见。

  护卫眉头紧锁,冲着顾向平轻轻摇了摇头。

  顾向平明白了意思,冲秦邕说道:“何掌门的诚意我顾某心领了,可实在不好意思,此事还需从长计议,请秦邕兄弟理解。”

  秦邕呵呵一笑,说道:“没关系,顾兄不必道歉,其实我们也知道彼此的难处,只是桂林府和浔州府路途遥远,今日一旦相别,双方又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为此事往来,不如我就擅自做个主,将价格提高到黄金二百两,如何?”

  顾向平咽了咽口水,的确,好多人一辈子恐怕也见不到二百两黄金放在一起是什么模样,而且看到对方志在必得,只要愿意,将价格抬升到五百两黄金都不在话下,谁到了这一步也不可能毫不动摇,但他明白师门的意思,他们千里迢迢带回的妖怪实属无价之宝,既然师门不同意交易,只好坚持说道:“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此事今日绝无交易的可能,还望秦邕兄弟给个方便,让我们路过。”顾向平不打算再耗下去,准备带领着队伍继续前行,然而秦邕一方也无退让之意,将道路始终拦得紧。

  顾向平被惹得火气顿生,怒道:“你们,究竟什么意思?”

  秦邕说道:“奉掌门之命,带回稀世珍宝,如达不到目标,我等断然无法离开。今日我们既然到了此地,那就是成也要成,不成也要成。你们若是执意不肯交易,我们可以采用别的方式说话。”说完,已经带头握起了拳头。

  顾向平见状,大笑道:“笑话,我们守岁联盟四大门派之间向来讲究公平买卖,生意不成仁义在,你们永生门的何掌门更是不可能做出巧取豪夺之举。怎么,是不是最近发现店大好欺客,打算向我们亮亮拳头了?”

  双方话不投机,对峙了片刻,几乎在同一时间,两边的人群都纷纷拔出了武器。

  只听见秦邕喊了一声:“去,把马车上那个东西给我拿过来。”随即身后的士兵立刻如决堤的洪水,二三十人提着大刀一起杀了过来。

  仙剑堂一方毫不示弱,立刻拔剑迎战,一时间,双方的人马打斗成了一团,只听见刀剑的碰撞声在棕榈林间叮当作响。

  双方人数、实力均相当,打得有来有回,不多时,双方已经多人负伤,地上也已然躺下两人,不知死活。

  顾向平见状,从马车上掏出一对斗大的铜锤,紧握着抖了两下,立刻加入了战团。他力大无比,右手挥舞着铜锤朝一个永生门的士兵后脑门上砸去,只听见“咚”的一声,那人发出一声惨叫,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此时顾向平的背后出现了破绽,一个士兵朝他提刀突来,谁料顾向平虽然蛮力大,却也不输敏捷,侧身一让,避过了这一刀,顺势左手一抬,铜锤结结实实地砸中对方胸口,顿时鲜血四溅。

  双方的平衡态势在顾向平参战以后被逐渐打破,局势朝着有利于仙剑堂的方向发展。秦邕见状,竟然暗自运功,身上泛起了天蓝色气劲,一股强大的净化之力呼之欲出。

  离秦邕最近的士兵劝道:“秦师兄,快停下!你这样力量会被封印的!”

  秦邕说道:“管不了那么多了,今日封印,改日再觉醒便是。”说罢已经将净化之力提升到八九成,只见其速度明显加快,大刀挥舞之处,附近一个仙剑堂的士兵便应声倒地。

  仙剑堂的士兵见状大惊,只听有人喊道:“秦邕使用了净化之力!”

  此话一出,那些普通的士兵立刻乱了阵脚,纷纷后退,原本有利于己方的势头被逆转了过来。秦邕趁势疾步乱舞,仙剑堂一瞬间又被砍中两人。

  顾向平喊道:“不要乱,散开!散开!”

  净化之力一旦用于对付普通人类,其力量很快便会消失。广西作为妖怪和净化使者的聚集之地,各大门派的普通人经过长期作战,也懂得了克制净化使者的道理,那就是拖延时间,寻机反击。

  此时,仙剑堂一方尚有战斗力的二十来人依照平日训练的方式,各自散开,跳向四面八方的棕榈树上,彼此距离拉开。

  若论绝对实力,净化之力一出,其主人完全可以在力量消失之前全歼二十来人,可若是这二十来人过于分散,秦邕便无法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击杀,若一一追击,反倒会在自身虚弱之后留下巨大的破绽。

  此时,仙剑堂队伍中那个英武的青年,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