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八十五话 意外之力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静谧的夜晚,天气干冷干冷的,微风徐徐轻抚人间,一轮圆月高悬在空中,洁白的月光洒在客栈后院,让蒲子轩和陈淑卿即使没有烛火也能看清对方的脸庞。

  这一天又是一个满月夜,离一八六肆年元宵节蒲子轩初识陈淑卿已经过去刚好一个月,二人在广西省的边境停留了一日,等待着夜晚的到来。

  广西是一个妖怪和净化使者汇聚之地,其无论是数量还是能力或许都要比二人在云南和四川遇到的敌人强大许多,为了以防不测,二人打算等满月夜陈淑卿吸收掉体内的《混月诀》碎片,增强妖力之后再继续前进,于是蒲子轩便包下一座客栈,让陈淑卿可以在不受外界干扰的情况下完成这一任务。

  这间叫做“新榕庄”的客栈之所以入了蒲子轩的法眼,是由于它地理位置偏僻,而且客栈后面有一方宽敞的院落,院子里除了一口水井和两棵大榕树之外,别无他物。

  待满月升上天空之际,二人特意各自感应了四周,确定附近没有净化使者和妖怪干扰,蒲子轩又在客栈内四处走动,确定店家和闲杂人等已经离去,或许方圆两三里之内都空无一人,便关上院门,告诉陈淑卿:“可以开始了。”

  陈淑卿点点头,示意蒲子轩离她稍远一些。

  待一切妥当之后,陈淑卿开始了打坐,变身为狐妖,将全身的妖力释放出来。霎那间,整座客栈被陈淑卿的妖力映衬得通红,或许是四川之战让她的实力又有所提升,蒲子轩感觉到了比上一个月圆之夜更强烈的压迫感。

  陈淑卿也并不好受,脸上的汗珠清晰可见,她咬紧牙关坚持着,突然,她的身上冒出了几股蓝色的气韵,这必定是《混月诀》碎片上的净化之力开始显露。

  蓝色的气韵缠绕在她的四周,越聚越多,而陈淑卿正加大妖力,让红色的妖气将其包裹。两股力量在陈淑卿的体内和体外争斗,她自是痛苦万分,而一旁观看的蒲子轩也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如果可能,他完全愿意替她遭受这份痛苦,然而现实是,他只能呆呆地看着一切发生,即使想帮忙也无从发力。

  一晃半炷香的时间已流逝,最胶着的时间已经捱过,陈淑卿身上的蓝色气韵逐渐减弱,突然,她身上发出一声“嗡”的巨响,一道耀眼的光芒袭过,只见恢复了人形的陈淑卿侧卧着倒在地上,所有的红光蓝光均不见了踪影。

  眼睛看了好一阵子亮光,突然陷入黑暗,蒲子轩只觉得世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他揉了揉眼睛,朝陈淑卿的方向走去,将她扶起来,问道:“喂喂,小九,你还好吧?”

  原以为陈淑卿已经昏厥过去,即使醒来,也只能虚弱地应答蒲子轩,不想陈淑卿突然若无其事地坐起来,笑道:“没事了,先生一百多年前留下的礼物,怎么可能会害我呢?”

  她端详一番双手,似乎那双手不是她的,突然说道:“小七,咱们来练练手,好吗?”

  蒲子轩一愣:“啊?你要练什么?”

  陈淑卿贼贼地看了蒲子轩一眼,突然手掌对其一挥,喊道:“去!”

  蒲子轩顿时感觉到一股气浪冲他袭来,他毫无防备,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往空中失控般飞去,在屋顶上摔了个狗吃屎,然后顺着屋檐滚下来。

  蒲子轩这才回过神来,在空中召唤出星河龙王,使劲拍打了几下翅膀,终于避免了摔落在地面上,不禁惊喜地说道:“小九,这么强大的力量,真的是你的?这比魔翼那超声波攻击还强多了啊!”

  此时正是满月夜,妖怪的妖力本就是各自的巅峰状态,外加吸收了强大的净化之力,楚楚动人的陈淑卿对于蒲子轩来说顿时成了一个堪比妖王的存在。

  何况,此时她还没有变身!

  陈淑卿到底现在拥有多强大的力量,真是让人又好奇又惊喜。

  有一个如此婉约而强大的妖怪当对手,蒲子轩又岂能浪费这满园的月色,他立刻将净化之力释放出七八成,大喝一声:“小九,我来了,看招!”便从空中朝地面上的陈淑卿急速飞去,准备毫不留情地向她发动攻击。

  果不其然,根本不需要蒲子轩怜香惜玉,陈淑卿完全捕捉到了他的动作,高高地跃起。蒲子轩甚至来不及作出第二反应,陈淑卿便又是一掌向他推来,隔空将他从空中按向地面。

  这一次反倒是陈淑卿怜香惜玉了,在蒲子轩落地之前,她又飞快地闪到他身旁,将其抱住。

  蒲子轩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输她一大截,完全如同一个木偶任她捉弄。

  蒲子轩有些不甘心,挥动了星河龙王的爪子侧身向陈淑卿抓去,陈淑卿也不躲避,只听见“当”的一声响,爪子打在陈淑卿的头部,如同打中了一块钢铁,顿时泄气说道:“差距太大了,不玩了不玩了,你这力量,一个人去踏平那伏魇的老巢都绰绰有余了,还要我们这净化使者怎么活啊?”

  陈淑卿将蒲子轩放下,得意地说道:“我早说过,你的净化之力,连妖王的一根指头也不如吧,更别说妖皇哥垛了。再不修炼,你就要成为我们的累赘了。”

  趁着陈淑卿分心的当头,蒲子轩使了个坏,用星河龙王抱着她的身体,将她扔向天空。

  纵然此刻的陈淑卿再强大,但体重终归是不会变的,陈淑卿没有防备,被高高抛起,蒲子轩立刻将净化之力提升到十成,朝陈淑卿飞过去,一阵乱拳向她连连出击,心里盘算着哪怕能将她逼出狐妖形态,也算是成功挽回一些颜面。

  就在蒲子轩连连出招之际,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股水流突然从院子里那口井里窜出,宛如巨蟒般逆流至天空,向他袭来。

  前方陈淑卿刚变作狐妖,后方又有这意外的攻击,蒲子轩大惊之下,全身已被水柱包围。

  水柱到他身体周围迅速凝结成冰,除了头部之外,蒲子轩全身已嵌入一个巨大的冰块中。

  如此一来,蒲子轩飞翔的势头戛然而止,又一次从空中往地面摔落。

  冰块在落地的一瞬间摔得七零八落,他终于又能自由活动,爬起来,对着四周喊道:“他奶奶的,是谁偷袭老子,给老子滚出来!”

  见半响无人应答,蒲子轩便凝神感应,搜索周围是否有妖气,可除了陈淑卿那股异常强大的妖气外,最近的妖气都离这客栈相距甚远,便对陈淑卿求助道:“小九,你也感应一下,这周围是否还有其他净化使者。”

  陈淑卿却不说话,直楞楞地走到井口旁,往里面看看,又看看她的爪子,她试着向上抬手,只见又是一股水柱冒出井口。

  陈淑卿随即握拳,那水柱立刻变成了冰块,“咕隆”一声落回了井水中。

  试验完毕,陈淑卿惊喜万分地对蒲子轩说道:“小七,这不是别人的能力,而是我的……我似乎突然之间懂得了如何控制水……而这……这是毁灭系的妖力啊!”

  蒲子轩曾经想象过满月夜的陈淑卿在吸收了《混月诀》碎片之后可能会变得如何强大,他作过最乐观的预测,也不过就是拥有超常速度和钢铁之躯,没想到,这一折腾,竟然逼出了她更深层次的力量,不禁纳闷地问道:“你是变化系的妖怪,怎么可能同时拥有毁灭系的能力?”

  陈淑卿得意笑道:“其实,不管是净化使者的三系,还是妖怪的三系,都不是一个绝对的存在。我们在天生拥有一个系的天赋之外,偶尔可以辅修其他系的能力,但难度无疑大出很多。就拿我这控制水的能力来说,恐怕目前也就只能控制这一口井的水,要想如妖王犀渠那般翻江倒海,那恐怕只能是比登天还难。”

  “没关系,这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始嘛。”蒲子轩鼓励道。

  他不光是为了鼓励陈淑卿,也是给自己加油鼓气:“如果的确如你所,我的祖先蒲松龄善于释放出光柱消灭妖怪,那他毫无疑问是释放系的净化使者,而我虽然是召唤系的净化使者,但多次战斗中,我已经隐隐约约学会让星河龙王使用气劲隔空攻击,早已觉得或许将来会像祖先那样发展出释放系的能力,如今你意外获得了毁灭系的能力,让我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蒲子轩正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幻想中,突然,陈淑卿失去了刚才的那股神气劲儿,变回人形,用双手捂着肚子,痛得瘫倒在地。

  蒲子轩的心又提到嗓子眼,问道:“你又怎么了?难道净化之力和妖力还在你体内起冲突?”

  陈淑卿摆手道:“不,净化之力早已被吸收,只是刚才反复运功,又激起了箭伤发作,没关系,休息一晚便会好转。”

  原来还是上次与苏三娘战斗时留下的箭伤作祟。一晃半月过去,这箭伤迟迟未能痊愈,看来求医是势在必行,而苏三娘在桂平县也是音讯全无,蒲子轩不禁担忧起三人在广西的未卜前途,便也不再聊些战斗的话题,早早与陈淑卿就寝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