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八十七话 断肠谷(一)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三日后,就在三人行至断肠谷入口处时,蒲子轩刻意发动功力去感知其中的妖气,果然,整个峡谷看起来似乎平平静静,一丝妖气也感知不到。

  在和煦的阳光下,两侧耸立的油绿山体无比生机盎然,老方却又泛起了嘀咕,嘴里念道:“唉,玉梅、大双、小双,若是爹爹我这次回不去了,你们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蒲子轩笑道:“哟,不错啊,原来你家有一对双胞胎。”

  老方道:“唉,小的那个还没成家呢,他老是贪玩,我们跟他找了好几个对象都没谈成,要是了了这一桩心事,我这一辈子也算没有什么遗憾了。”

  蒲子轩拍拍他的肩头道:“放心吧,你会安全回家的。”

  老方终于下定了决心,再不多话,搭着二人进入峡谷,一路上,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倒也没遇上什么怪事,蒲子轩和陈淑卿越来越泰然自若,就在此时,他们听到了那阵熟悉的声音。

  “哈——哈——”

  “这是什么声音?”老方停下马车,竖起了耳朵。

  为了不让老方受到惊吓,蒲子轩故作轻松地说:“一些奇鸟异兽的叫声吧,咱们云南也有,好像叫做狐尾鸟,对人类没什么危险的。”

  “狐尾鸟?”陈淑卿狠狠掐了蒲子轩的胳膊,小声骂道,“你就不能想点别的名字吗?”

  蒲子轩忍着痛回应道:“谁知道他问这一出啊?一时半会儿哪想得到什么稀奇古怪的名字?”

  “那就好,不是妖怪就好……”老方吐了口气,摇了摇头,又继续驱车向前。

  伴随着妖声,三人一路警觉,快马加鞭行至一个分岔路口——这路口左右两边各伫立着四根一丈高的石柱,一共八根,老方随即停下了脚步。

  蒲子轩见状,拉开车帘问道:“喂喂喂,方师傅,你怎么又不走了?是不是迷路了?”

  老方应道:“不,这个分岔路,往左是通往桂林,往右是通往浔州,这个我记得很清楚。只是……去年八月我来过此地,那时还没有这些石柱呢,不知是何人何时所建?”

  陈淑卿从车窗探出头来,看了看那些石柱,说道:“这么规整,或许是无字碑吧,既然每年断肠谷都会举行除妖活动,难免有些伤亡,官府为了纪念那些牺牲的英雄,兴许,就立了这些无字碑吧……”

  老方点点头道:“若是这样,官府也还算有良心。我虽然没参加过守岁,可关于守岁的传说可谓层出不穷,我听说,除了净化使者,四大门派那些普通子弟,还有一些会武功的凡人也会来协助除妖。妖怪作乱人间,遭人痛恨,为除妖而牺牲的英雄,理应被铭记,这一点,官府还算有良心啊。”

  说完,老方鞠躬行礼,冲着石柱三拜之后,驾着马车右拐行进。

  又走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马车再度来到一个十字路口,而且两侧依旧列着八根石柱,整体格局和刚才一模一样。

  “怎么又停了啊……”蒲子轩见老方停下,拉开门帘,正要发两句牢骚,一见此格局,顿时诧异不已:“咦?小九你看,怎么又是分岔路、无字碑?”

  陈淑卿也不解地问老方:“这是怎么回事?”

  老方摸摸脑袋,抱歉地说道:“我印象中,第二个分岔路应该没这么近啊?莫非是听到狐尾鸟的声音,我太紧张了,不知不觉绕了一个弯子,回了原地?”

  蒲子轩一直与陈淑卿坐在车厢闲谈,心思也不在道路上,不知中途是否走错过路,便安慰道:“别急别急,这不一路上啥妖怪也没遇上嘛?走吧,这次可要看清楚路了。”

  老方用衣袖擦擦脸上的汗水,再次右拐前行,这次三人都睁大了眼睛,深怕一个不小心又拐了弯,可即使他们全神贯注地观察,确保一直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奇怪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们第三次来到了分岔路、无字碑。

  此刻,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三人心头,老方比蒲子轩率先说出那三个字:“这根本不是迷路,是……是鬼打墙!”

  鬼打墙,是民间著名的一种撞鬼事件,在野外,人们或许会遭遇这样的场景:人朝着一个方向直走,却老是回到同一个地方,像是在一直绕圈子。可这样的事件虽然蒲子轩经常听说,却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过去蒲子轩把它称为“撞鬼”,现在毫无疑问,他明白那是异能系的妖怪作祟,更确定的是:那“哈——哈——”的妖怪呼吸声原来不是远方的背景,而是三人早已被妖怪盯上,危险就在身边!

  蒲子轩和陈淑卿立马绷紧了心弦,暗自开始运功。

  老方立刻驾车往回逃离,这一次,三人依然退回到了一个分岔路、无字碑的地方,再退,又是两次遇到同样的光景,如此看来,三人已经彻底进入了妖怪的控制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一个多时辰他们都在原地打转,老方终于放弃了逃命,瘫倒在地上,语无伦次说道:“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想困死在这里!”

  “方大叔别急。”陈淑卿提议道,“小七,你不是会飞吗?去空中看看,整个地形是什么样,再领着我们先进。”

  一语惊醒梦中人,如果从空中观看地形,会是怎样的场景?依然无限循坏?或是可以判明方向?

  蒲子轩立即召唤出星河龙王,向上跃起。然而,离地面只有几丈高的地面处,竟然有一堵看不见的墙!蒲子轩迅即被生生地撞到了脑袋,弹回了地面。

  “是结界!这里根本就没有地面空中之分,我们已经进入了妖怪创建的一个特殊空间!”蒲子轩也开始了惊慌。

  看保护神都如此慌乱,老方这下彻底绝望了,竟哭喊起来:“我说不来不来,你们非要我来,这下好了,被你们两个害死在这里!玉梅、大双、小双,爹爹对不住你们啊!”

  “吵死了,我说了没事就会没事,现在需要的是冷静、冷静!你懂吗?”蒲子轩心烦意乱,却又无计可施,一股无名火与其说是朝老方发泄,不如说是对自己发泄——他和陈淑卿空有强大的能力,但敌在暗、我在明,遇上这种无解之事,真是无可奈何。

  此时,蒲子轩觉得,那“哈哈”的妖声,更像是在对他们发出嘲笑。

  若是可以感知到妖气,只要消灭了妖怪的本体,一切妖术自然会解除,可身处小叶红豆林中,一切感应到的都是混沌。束手无策之下,蒲子轩冲天空大喊道:“妖怪,你听得懂人话吗?滚出来,给老子滚出来!看我不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无人应答。

  这当然也是意料之中,蒲子轩骂够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一根石柱。又一筹莫展了一个时辰,饥肠辘辘地说道:“饿死了,先吃点东西,再想办法吧。老方,你的马能宰了吗?我给你钱。”

  老方一听,像是被触碰了龙鳞,怒骂道:“钱钱钱!有钱了不起吗?有那么多钱,你怎么不买一座豪宅过舒服日子,非要出来受这罪?你们这些富家公子哥儿,有钱无处使,带着美女佳人到处探险猎奇,可知道我们穷人过的是什么苦日子吗?”

  一番话问得蒲子轩无以对,是啊,干嘛出来受这罪?他还真的有点怀念丽江那个开心府了。

  蒲子轩瞟了一眼陈淑卿,她无奈地躲过目光,分析道:“你们不要吵了,想想吧,净化使者也好、妖怪也罢,任何能力,都不是无敌的,尤其是这些山野妖怪,发动这么强的妖力,要想维持数日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在很远的地方,我想,它一定作了某种乔装打扮,请君入瓮,将瓮中之鳖饿得没有反抗能力后,再下手掠食。”

  “乔装打扮……请君入翁……”蒲子轩溘然想到了四川黑风山上那个魔犬变化的房子,顿时如醍醐灌顶,吩咐道:“小九、老方,你们都退到分岔路上去。”

  老方顿时怒道:“你又要干嘛?我凭什么听你的?”

  陈淑卿拍拍老方肩头,劝道:“行了老方,他就是那德性,一说解决问题就是拿钱,不过,有时候,还是靠得住的,事已至此,我们就相信他一次吧。”

  “唉,先说好,要是敢动我的马,别怪我和你拼命!”说完,老方起身,拉着马车,与陈淑卿一起退开了。

  此时,蒲子轩越看那八根石柱越觉得不对劲——为何如此集中?为何如此对称?若仔细看,那每根石柱中央还有一道淡淡的横线,宛如关节,便自自语道:“真相,就在这些石柱中。”随后大喝一声:“星河龙王!”迅即挥舞着龙王的爪子向身旁的石柱展开了攻击。

  老方大喊:“你干嘛?急疯了吗?”

  蒲子轩并未理会,只见石柱被打出些微裂纹,但并未崩塌。在一阵攻击无果之后,蒲子轩只能紧张地等待着可能发生的结果,若一旦判断失误,三人很有可能永远走不出此番困境。

  少顷,妖怪的“哈——哈——”呼吸声停止了,在一阵短暂的寂静后,三人听到了一个似人非鬼的浑厚声音:“净化……使者……”

  突然,三人脚下出现了猛烈的震动,一场大乱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