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八十八话 断肠谷(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虽然依然感受不到妖气,但所有人都已对目前的状况猜到了七八分,只听见陈淑卿在远处大喊:“注意小七!妖怪在地底下!”

  八根石柱的两端地面均出现了裂缝,好似地动将大地震裂。随后,石柱纷纷向两侧倒下、向反方向弯曲,将分裂出来的地面支撑起来。

  见此情景,蒲子轩赶紧跳回陈淑卿和老方身边,兴奋地喊道:“搞懂了,妖怪不在地底,这地面本身就是妖怪!”

  老方早已吓得没魂了,陈淑卿却和蒲子轩一样,因妖怪终于现身而欣喜若狂:“对,就是这样!太好了,除掉它,妖术即可解除!”

  此时,面前的妖怪已完全现出真身——一个八脚庞然大物,全身坚硬如磐石,稍作抖动,一身的黄土便纷纷落下,露出斑驳的卵石状躯体。那头部虽然也成驴马形状,却没有五官,只是仰天一伸,竟还能发出一阵长啸。

  蒲子轩好奇地问道:“这他娘的是蜘蛛怪还是螃蟹怪啊?”

  陈淑卿道:“管他那么多,妖怪千奇百怪,石头百炼成精,也并非罕见。”

  虽然没有眼睛,但蒲子轩感觉到那石头怪却一直盯着他,又发出雄浑的声音:“心脏……心脏……”

  看来这妖怪在小叶红豆的干扰下,也一直感应不到蒲子轩身上的净化之力,它的固有伎俩只是用鬼打墙困住路人,待路人疲惫之后食之,只不过蒲子轩突然用净化之力朝它进攻,让妖怪瞬间明白了他的身份,便急于现身取其心脏。

  老方大惊:“妖怪……还会说话!”

  “能说三五句人话的妖怪倒也不出奇,只是它冲着我的心脏而来,便是挑我当对手!好,那就给爷爷等着!”蒲子轩见表现的机会来临,早已心中作痒,立即召唤出星河龙王,一跃而起,用比刚才更大的力量朝它背部和头部连续击打。

  石头怪一连中了十多拳,发出呜呜嚎叫,歪歪斜斜,轰然倒地,扬起漫天尘土。

  蒲子轩落地后潇洒地拍拍手,转身对老方耍帅道:“看见了吧,老方,这就是我的实力!这种山野妖怪,还不够我打牙祭的,一路上遇到多少,我除掉多少便是。”

  老方的表情却丝毫不见轻松,片刻后更加惊恐,指着蒲子轩背后道:“可是,它又起来了啊……”

  陈淑卿也大喊:“小七,别大意!”

  “啊?”蒲子轩立刻转身,只见石头怪果然若无其事地站得端了,忽的弹起,两条前肢如同拍蚊虫般朝蒲子轩拍来。

  它体型笨重,出招依然如蛟龙出水,虎虎生风,一阵破空之声后,两条前肢已经合龙,若不是蒲子轩闪避及时,跃上半空,这一拍看起来足以将人拍成肉酱!

  “对付其他地方的山川野妖,之前程度的攻击或已足够,但这是广西,看来断肠谷里的野妖并非浪得虚名,你给我认真点!”陈淑卿冲半空中的蒲子轩喊道。

  “没事没事,我就是饿得不行,手脚使不上力气,待我振作振作,再来便是。”话虽如此,蒲子轩心里却很清楚,肚饿是小,对方的强大才是真,便迅速收敛起了自大的心态,攥紧了拳头。

  石头怪见一招落空,霎时恼怒,八脚一撑,如离弦之箭呼啸飞来,头部撞到蒲子轩身上,将蒲子轩撞得高高飞起。幸而此时妖怪现身,妖力用在战斗上,结界已解除,才使得蒲子轩不会撞上半空的无形之墙。

  妖怪不会飞翔,这一招之后只能落地。蒲子轩在空中稳住阵脚,再徐徐飞回地面,与石头怪对峙。

  老方心早已提到嗓子眼,喊道:“蒲兄弟,你行不行啊?我一家老小的命可都搭在你身上了!你可千万挺住啊!”

  陈淑卿喊道:“此妖并非普通生物,你得将它打碎才行!若你对付不了,就换我来吧。”

  蒲子轩明白在陈淑卿实力飞升之后,即使不在满月夜,对付这妖怪也如信手拈来,但他实在不甘心面对一个无名小妖都如此束手无策,否则如何应对广西更多的挑战,便回绝道:“不用,我哪一次的成长,不是在实战中得来?”

  嘴里这么说,蒲子轩心里依然忐忑不安,这鬼打墙的妖术倒是有解了,但究竟要如何才能击破这铠甲般的妖身才好?

  “没想到对付一个小妖都要逼我使出全力。”蒲子轩将净化之力再度提升,准备一击断其头部,然而这石头怪也尚有富余,只见它全身泛起了红色妖气,低吟着:“净化使者……心脏……”

  蒲子轩将净化之力聚集在龙爪上,扎牢马步,隔空向石头怪头部连连放出气劲,期待在这场战斗中领悟到释放系的诀窍。

  可惜,连星河龙王本体都伤不了石头怪,何况那些气劲。

  气劲咚咚地打中石头怪的头部,只是让它脑袋稍有偏斜。蒲子轩顿感心中苦闷,心想若是换作祖先蒲松龄出招,光柱所到之处,这石头怪要么被击穿,要么已被震得粉碎了。

  石头怪见蒲子轩实力不过如此,也进一步放开了手脚,只见其如野马般朝蒲子轩冲来,三五只腿脚呼啦啦地挥出。蒲子轩左躲右闪,高接低挡,伺机向石头怪头部挥出几道气劲。双方又斗上三十个回合,各自又中了四五击,却始终未能给对方带来致命攻击。

  石头怪逐渐变换了攻击方式,由原来的直击改为了包抄,企图把蒲子轩控制住。

  蒲子轩见状寻思:看来这妖怪见我动作敏捷,又颇耐打,直接攻击打不出个结果,便改换思路,企图将我抓住,再拧碎我的身体取我心脏,而我要想一击斩断它最细的脖子,也得等到它停止的一刹那抓住机会,何不来个将计就计?

  战术既定,蒲子轩有意往路边的一棵棕榈树上跳去。石头怪霎时跟上,挥臂扫向树干。

  只听一声巨响,大树被拦腰折断,呼地朝蒲子轩方向倒下,将其仰天压在树下,霎时间除了双手,全身均动弹不得。

  “好痛!”尽管蒲子轩用尽净化之力护住全身,但这一击还是让其体内受到重创,痛得七窍生烟。

  石头怪见状,收敛起妖气,又是仰天长啸一声,仿佛在庆祝自己的胜利。

  随后,它从容向树干走来,伸头瞅瞅树下的蒲子轩,又伸出左前肢要来按碎蒲子轩的脑袋。

  “就是现在!”蒲子轩右手已凝聚起十成净化之力,欲趁机向石头怪脖子斩去。

  “繁花锁心阵!”

  还没来得及发招,只听远处陈淑卿一阵疾呼,九条狐狸尾巴便已向此处奔来,直愣愣朝石头怪的八条腿和脑袋袭去。

  只见石头怪九个部位瞬间已被狐尾缠得结结实实,如同蜘蛛网上的虫子,无法挣脱。

  “你也是……妖……”

  星河龙王的十成气劲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迅速斩向石头怪的脖子,同一时间,整个石头怪的肢体和脑袋已被狐尾拆得七零八落。

  石头怪一句话还未说完,便已瞬间成了一堆烂石头。

  蒲子轩见陈淑卿插手,气不打一处来:“喂,小九,你干嘛?”

  陈淑卿已赶至蒲子轩跟前,俯身怒道:“什么?还好意思问我干嘛?要不是我及时救你,此刻,你这小命,怕已经让阎王爷给收了!”

  “你……你不懂,我这是故意的,这招叫‘欲擒故纵’,没看到我斩断它脖子了吗?”

  “什么?就你那点劲?呵呵……明明是我把那妖怪解肢的好不好?”

  “我说是我先杀的,就是我先杀的!”

  “明明是我救你!你这人……怎么能把我好心当成驴肝肺啊?”

  争论间,老方已欣喜若狂地赶到两人面前,劝道:“好了好了,两位大师不要争了,不管是谁除了那妖怪,重要的是我们安全了对吧?你们都是好样的,我老方今日啊,可算开眼界了!”

  “哼,罢了罢了,好男不跟女斗!”蒲子轩泄了口气,悻悻道,“我快没气了,快把树干抬开,放我出来吧……”

  “哎哟哟,你那么有本事,自己出来啊。”陈淑卿不怀好意地邪笑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去。

  蒲子轩痛不欲生道:“我是真没开玩笑啊,肋骨都砸断好几根了!”

  “断就断呗,反正你又打不死,一会儿就好了。”陈淑卿丢下这句话,兀自上了马车。

  “你你你,真绝情,哎哟,怎么这么重啊……小九,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啊啊啊……咦?变轻了。”

  只见树干在一阵烟雾中变成一块帕克辛,蒲子轩未费多少力气,便将它移开,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冲着马车笑道:“我就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嘿嘿……”

  窗帘拉开,陈淑卿探出个脑袋:“没事了,就上车吧,太阳都要下山了。”

  “且慢且慢,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

  “唉,你怎么那么多破事啊?”

  蒲子轩捂着咕咕叫的肚子,望着西下的夕阳,嚷嚷道:“今晚,我们在哪里宵夜啊?”

  老方一听乐了,回应道:“这个得问我,再走不到半个时辰啊,前面有一家客栈,可以打二两小酒,来几碗正宗的广西螺蛳粉,如何啊?”

  “螺蛳粉?好好好,这个不错。”

  说话间,蒲子轩已飞身上了车厢的顶棚,长舒一口气,悠闲地品味起着这宁静的山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