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九十话 何夕尘与蒲子轩(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大街上,林惠南正与三人形成对峙局面。

  本就因何夕尘的任性搞得有气无处发泄,本打算冒着被骂的风险强行将这大小姐带回桂林,谁知半路杀出这么一个程咬金,搞得自己狼狈无比,林惠南顿时更觉火冒三丈,怒道:“这是我家私事,大小姐外出多日未归,她爹爹担忧,我要带大小姐回家向家父复命,关你何事?”

  何夕尘一听,做出一副受害者模样道:“哥哥,别听他瞎说,我根本不认识他。我刚在店里买完衣服,正要离去,他就突然闯进来,二话不说,扛着我就跑。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啊!”

  “何大小姐,你……”林惠南气得语无伦次。

  陈淑卿纳闷地问:“你姓何?他怎么知道的?”

  何夕尘道:“我不是说了吗?我要搞抛绣球招亲,现在街头到处都贴着我的告示,我姓何名夕尘,问问这街上,谁不认识我啊?我看,八成是他见我在此地无依无靠,心怀歹意,想抢我去做压寨夫人!”

  说完,何夕尘冲林惠南做了一个鬼脸。

  林惠南又气又急:“你……你们,别听她胡说八道啊!”

  “我才没胡说八道呢!你这坏人,再不走,我要去报官了啊!”

  蒲子轩见何夕尘长相柔弱纤美,林惠南却是五大三粗,心里不多作判别,早已以貌取人,信了何夕尘的鬼话,正色道:“这年头,兵荒马乱,坑蒙拐骗的事情我见得多了!别人麻木,我可不麻木,这女孩子,我今日是救定了!”

  说完,蒲子轩看了看手里的糖葫芦,似乎打算扔在地上,想了想,又将糖葫芦递给了陈淑卿,空出两手做起了打架的姿态。

  “好,那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了!”林惠南率先出击,使出一招“探云爪”,风驰电掣般向何夕尘抓来。

  蒲子轩将何夕尘盘到身后,侧身让过这一击,抬臂一挥,将林惠南的手别住,再一脚将林惠南踢倒在地,自信满满说道:“强盗,趁我还没发怒之前,快滚!”

  何夕尘见林惠南倒地,知道这一击伤不了他分毫,倒是激动起来:“蒲哥哥,没想到你还会功夫,真是太厉害了!”

  林惠南刚才的一个招式仅为抓住何夕尘,根本没料到看上去不起眼的蒲子轩还懂得见招拆招,大意之下失了一合,起身道:“呵呵,没想到还有两下子……有意思,我这一身老骨头,也是多久没活动活动了。”

  蒲子轩赢得先机,又在美女的夸奖下愈发膨胀,上前一步道:“来吧。”

  何夕尘深知林惠南的功力远非如此,提醒道:“小心啊,蒲哥哥,我看他不像是说着玩的。”

  没等蒲子轩开口,只听得林惠南一声大喝:“疾!”使出一招“流云步”,陡然腾空而起,片刻之后迅若闪电,竟是从蒲子轩头顶正上方疾打下来,身未及地,便只见周围劲风大作,风沙四起。

  林惠南不知对手底细,不敢大意,竟一来就使出独门绝技。

  蒲子轩见对手来势如此凶猛,本能地想要召唤出星河龙王,却突然想起净化之力一旦用于对付凡人会被即刻封印,顾此失彼下,双手护头,用一个滚地的姿势狼狈躲开了这一招。

  林惠南蹬地一弹,又如闪电般向蒲子轩抓来,可怜蒲子轩离开净化之力,也不过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慌乱之下被动接招,化解了两三拳,胸口即中了数拳,连连后退,捂着胸口大口喘气。心想,原来此人如此厉害,断然不会是不入流的山匪野寇。便又扎牢了马步,心里默念起当初跟着祝元亮学到的一些格斗技巧。

  待林惠南再度出击,蒲子轩眸若冷电,想到使用净化之力时自身的眼疾手快,竟忽而又寻到一丝格斗的感觉,便连消带打使出乱拳,与林惠南斗成一团。

  两人均是净化使者,却也都不知对方身份,不敢贸然使出净化之力。可毕竟林惠南训练有素,只要使出全力,定然轻松撂倒蒲子轩,只不过,林惠南见对方并无恶意,不过因误会而打斗,故而有所保留。

  另一边,蒲子轩已经使出了全力,依旧渐渐落了下风。

  十来个回合下来,林惠南完全摸准了蒲子轩的实力,待蒲子轩使出一记右直拳时,抓住一个破绽,手腕一翻,猛然擒住了蒲子轩的右臂,大喝一声“去!”一个过肩抛,将蒲子轩重重抛倒在地上。

  蒲子轩不甘心落败,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后撩起一脚,使出后蹶踢,林惠南已拍马赶到,使出截腿踢,化解这招后,向蒲子轩的太阳穴使出一击肘击。

  眼看蒲子轩躲闪不及,就要被一招击晕,电光火石之间,反倒是林惠南被推了出去。

  定睛一看,是陈淑卿使出回旋踢,将林惠南踢飞出去。

  只见陈淑卿揶揄道:“你说,我得救你多少次啊?”

  蒲子轩深知林惠南的实力,要不是陈淑卿救援,此刻当已不省人事,终于不再逞强,夸道:“踢得好,踢得好!”

  林惠南体会到陈淑卿这一脚的脚法无论速度、力度,远非蒲子轩可比,起身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不等两人回答,围观的人群却骚攘起来。

  “捕快来了!”

  “那边、那边,有人正在打架!”

  只见四个捕快正拍马向这边赶来,手里还握着火枪。林惠南自知在他人眼中自己已是恶人一方,眼见事端闹大,欲抽身为快,便冲何夕尘道:“大小姐,事已至此,我也管不了你了,望你好自为之!若是想通了,随时来找我。”说完,已动起了流云步伐,朝屋顶一跃而去。

  捕头赶到时,林惠南已不见了踪迹。

  领头的捕快问道:“谁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夕尘道:“捕快大哥,刚才有歹人莫名其妙扛起我就跑,是这两位哥哥姐姐救了我,周围的百姓都可以作证。”

  捕快向四周求证,围观百姓见危险解除,倒是踊跃起来。

  “对对对,是这位小兄弟及时将歹人拦下,还和歹人打斗,这位姑娘腿脚也好生厉害,踢得歹人不敢再造次。”

  “是的,我也看见了,他们都是好人哪!”

  领头的捕快见蒲子轩一身尘土,问道:“你怎么样?没受伤吧?”

  蒲子轩已受内伤,但无疑很快便会痊愈,懒得和捕快多费口舌,道:“没事没事,我们都好端端的,一点问题也没有。”

  领头捕快打量了一番蒲子轩,点点头道:“这年头,见义勇为的人还真是越来越少了。”又见“歹人”武功高强,这边几个普通捕快不会轻功,颇为尴尬,便义正辞道:“诸位,今日之事,咱们官府一定会深入调查,决不能让歹徒在咱们桂平县的土地上为非作歹、欺压百姓,还请大伙儿多给咱们提供线索!”

  ……

  待终于打发完捕快,人群散去,何夕尘致谢道:“今日之事,还多亏了哥哥和嫂嫂出手相助,小女子何夕尘感激不尽!”

  蒲子轩一听顿时脸红道:“啊?什……什么嫂嫂?咱俩不是那种关系啦!”

  何夕尘眨巴眨巴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陈淑卿:“真的不是吗?”

  陈淑卿尴尬笑笑:“啊……还真不是,咱们就是一路同行至此,算是旅伴吧。”

  “那太好了!”何夕尘眼中带光,竟冷不丁地冲蒲子轩脸上亲了一口,耳语道,“后天上午巳时,雁门楼,哥哥一定要来哦。”

  蒲子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搞得无比难堪,支支吾吾道:“这……这不妥吧?”

  何夕尘道:“反正哥哥和姐姐又不是那种关系,我一个女孩子当然可以自由选择啊,对吧,姐姐?”

  陈淑卿也是面红耳赤,无奈道:“嗯,可以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两位再见。”何夕尘说完,兴高采烈地离去,一路上哼着小曲儿,“子规啼,不如归,道是春归人未归。几日添憔悴,虚飘飘柳絮飞……”

  待何夕尘走远,陈淑卿才斜眼问蒲子轩:“她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蒲子轩不敢撒谎:“她说,后天上午巳时,雁门楼,叫我一定要去。”

  “后天?呵呵,那不明摆着是她的什么抛绣球招亲吗?”

  “我也不知道啊……”

  “所以你要去吗?”

  “不去、不去,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陈淑卿从何夕尘与她争衣服起,便一直对这个小丫头有种说不出来的反感,扁扁嘴道:“这还差不多,你看她那小丫头模样,一脸的乳臭未干样,也好意思招亲?”

  “也不用这么说人家吧?”蒲子轩邪笑道,“莫不是……有些醋意了吧?”

  陈淑卿立即回敬道:“啥?我有什么醋意?我是担心你,怕你被骗了,你要去就去!自个儿的事,我可没资格拦着你。”

  蒲子轩嘿嘿一笑,突然眼光落在旁边一棵柳树上:“哎呀,不好,那姑娘,衣服忘拿了。”

  只见柳树的树枝上挂着一件红色氅衣,那正是之前她在估衣铺买的衣服,刚才打斗时,何夕尘怕衣服受损,挂在了一旁。

  蒲子轩取下衣服望向远方,见何夕尘已不见了踪影,茫然道:“这下人都走远了,我上哪儿找去?”

  陈淑卿冷笑道:“呵呵,这下,还得后天巳时,去雁门楼还给人家啰。”

  蒲子轩连连摆手:“不去不去……你不是正好喜欢这件吗?就留着吧?”

  陈淑卿道:“我才不要!我们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吗?到时候去还给人家,还了就走!”

  “那……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蒲子轩怕陈淑卿反悔,赶忙换话题道,“现在我们去哪儿?”

  “去忘忧堂,找苏三娘说的那个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