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九十一话 忘忧堂的条件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忘忧堂并不在桂平城中,而是在城郊一匹大山的山脚下,蒲子轩陈淑卿二人反复打听,几经周折,才于黄昏时分来到此地。

  一座不大的四合院,正门牌匾上写有“忘忧堂”三字,远离了尘嚣,伴随着蛙叫虫鸣,显得颇为孤独,却又添了几分肃穆。

  敲门片刻,一位其貌不扬的矮个子青年打开大门,问道:“二位是来求医的吗?”

  “正是。请问吴忧香大夫在吗?”陈淑卿问道。

  青年作揖道:“哦,吴大夫在,请二位告知姓名,我好向大夫禀报。”

  陈淑卿还礼道:“我叫陈淑卿,他叫蒲子轩,还望阁下告知吴大夫。”

  本以为会顺利见到吴忧香,却不想青年听到名字后皱起了眉头:“名字好生陌生,你们两位,都没有预约过吧?”

  蒲子轩纳闷道:“什么,还要预约?那现在预约的话,什么时候可以问诊?”

  青年欠身道:“抱歉,吴大夫年事已高,且医疗手法独特,无力随时接诊,所有病人,需提前一个月预约。”

  蒲子轩惊道:“啊?一个月?小九,你的伤,怕再等一个月都自个儿好了吧?”

  陈淑卿捂着腹部摇头道:“这个伤,不但未痊愈,反而越来越有恶化的迹象。我刚才只是运功踢了那人一脚,就痛得现在还没缓过来。想来吴大夫有如此特殊要求,也必有过人之处。”

  陈淑卿又对青年恳求道:“小兄弟,我实在需要立刻就医,还望你请吴大夫行个方便,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

  蒲子轩赶忙补充:“对对对,我可以给她数倍的医药费用,只要能让淑卿即刻就诊,尽管提就是了。”

  青年淡然一笑,略带歉意道:“每个来求急诊的人都这么说,可是吴大夫从未破例过。二位,我不是大夫,对这个规矩,我也没办法。你们要预约的话,可以现在就告诉我,一个月以后,保证你们能顺利问诊。”

  蒲子轩问:“你……是她的……儿子吗?”

  青年摇头道:“不,我只是她请来打杂的下手而已,我叫李忠。”

  蒲子轩点点头,犹豫片刻,打算放弃:“算了,小九,吴大夫高不可攀,咱们还是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见蒲子轩如此提议,陈淑卿虽然一百个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摇头兴叹道:“唉,好吧,打扰了。”

  两人在夕阳余晖中走出不远,却听到背后又传来李忠的声音:“二位,请留步!”

  两人一愣,折返过去,蒲子轩问:“怎么?吴大夫又同意了?”

  “那倒不是。”李忠转而反问道,“我看二位对吴大夫知之甚少,应该是外地人吧?”

  蒲子轩道:“确实,我们从云南出发,先上了四川,后经贵州南下广西,千里迢迢只为求见吴大夫,不想却是这般待遇。”

  李忠陪笑道:“失礼失礼,那你们可有听说过一句谚语——‘祝馀一摘,忧香自来’?”

  二人均摇头:“没听说过。”

  李忠微微点头表示理解,解释道:“吴大夫是桂平县,乃至浔州府最好的大夫,所有伤病杂症,到她手里都能医治十之八九,可有句话说得好:‘医者不能自医’,吴大夫身患怪病,却不能通过气息疗法给自己治疗,便只能求助一种仙草。这种仙草吃了能保人终生不饿,因此吴大夫立了一个规矩——若是有人能采到这种叫做‘祝馀’的仙草送给她,她可以提供白银五十两作为答谢,或结交为朋友,终身随时给该友人免费治病作为报答。”

  陈淑卿看到一丝希望,便问:“那,这种仙草,哪里才能获得?”

  李忠缓缓道来:“不知你们有没有读过《山海经》?其中《南山经》中有关于广西一种仙草的记载:‘南山经之首曰鹊山。其首曰招摇之山,临于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有草焉,其状如韭而青华,其名曰祝馀,食之不饥。’这《山海经》中记载的鹊山延绵千里,而这招摇山,却鲜有人知道正是在桂平境内。从这儿走路去不过十七八里路,有座无人山,那仙草祝馀,就在那山上。”

  蒲子轩不解问道:“既然就在本地,又唾手可得,你们为何要将它视为无价之宝?”

  李忠道:“二位有所不知,自然界万物皆有灵性,有些奇草异兽,经过百年千年的锤炼,可能异化为妖物,而这个过程中,那些吸收了灵性,又尚未完全妖化的植物,尚处在过渡之中,对人类没什么威胁,却生出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智慧。”

  蒲子轩问:“难道就像有些人参一样,还会到处跑的?”

  李忠点头道:“正是如此。人参如此,何首乌如此,祝馀也是如此。但祝馀更加珍贵,因为它每十年才会出现一次,可是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加聪明,让人们越来越难见其踪影。百年之前,它就长在路边;五十年之前,人们却只能在悬崖峭壁上看到它;而最近一次看到它,是在十七年前,有高人在一个悬棺上将它采摘下来,那之后,就再没被人见到过它的踪迹。”

  陈淑卿问:“那你们又如何得知,它现在还会出现在那山上?”

  李忠道:“祝馀每十年出现一次,这规律沿袭了上千年,绝不会假,因为它身上有些许妖气,有些得道之人可以感应到它。可七年之前,祝馀理应再度出现,却一直没被感应到。人们分析,是因为它被小叶红豆制作的容器封闭了起来,不……应该说,是它主动长到了那容器中!”

  蒲子轩叹道:“这破草,还真挺聪明的。可是,那山不是无人山吗?山上怎会有小叶红豆制作的盒子呢?”

  “说来你们可别害怕。”李忠神色诡异地说道,“广西古代有位君王,他的棺材就埋在了那招摇山上,而他的棺材,正是小叶红豆打造!这一次的祝馀,十有八九就长在了那口棺材中,靠吸取尸气来获得妖力,以求彻底妖化!”

  蒲子轩倒吸一口凉气:“这么说来,要想取得那仙草,就必须进入那君王坟墓,打开那口棺材,从尸骨身下将其摘下!天啊,这……这太恐怖了!”

  “恐怖的不是死人,而是不知那坟墓中到底有些什么机关暗器。七年来,因为吴大夫提供的条件太过诱人,有人尝试进入过,却都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李忠叹道,“我也是看二位有些英武之气,才尝试着将这个情况如实告知,一般人,我也懒得多费口舌。怎么样?觉得这条件还可以的话,我李某人在此随时恭候二位。”

  “你等等,我们商量商量。”

  蒲子轩把陈淑卿拉到一边,小声说道:“小九,我觉得太恐怖了,要不,还是算了吧?”

  陈淑卿倒不以为然:“瞧你那点出息,这世上还有比妖皇哥垛更可怕的东西吗?世人所惧之物,不过是些妖魔鬼怪的邪说,可我不就是妖怪吗?你怕我吗?那妖怪伏魇的地下老巢,不也堪比坟墓?你怕了吗?”

  蒲子轩道:“可我们这次旅行的目的,不过是收集《混月诀》的碎片而已,你身负箭伤,是个节外生枝的事情,我们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做这笔交易,何不去其他大夫那里看看再作打算呢?”

  陈淑卿道:“我没忘记我们为什么出发,可正因为我们的目的是收集《混月诀》碎片,要面对众多强大的妖怪,才正需要增加同伴。我们来广西,不也是为了找一名医师同行吗?我看那吴大夫实在神秘,八成不是净化使者,便是妖怪,只要给她取来了仙草,她就必然得随时为我们疗伤,乃至结伴同行。为何不见面谈谈,而要就此错过呢?”

  “可是我们感应过了啊,这院子里丝毫没有净化使者或是妖怪的气息,那吴大夫,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

  “你又忘了,这一套,在这里不好使。广西到处是小叶红豆,很多能力者都把自己隐藏起来了,我们来这么久,不也没感应到苏三娘的气息吗?”

  蒲子轩无以对,毕竟星河龙王具备自愈神力,难以切身体会到陈淑卿的痛苦,只琢磨着钝器之伤,只需膏药治疗即可,无需如此大费周折。

  见蒲子轩犹豫不决的模样,陈淑卿不耐烦道:“行了行了,你不去罢了,反正你也没我厉害。我明日独自上山摘祝馀,你呢,还是去你的雁门楼摘绣球吧。”

  蒲子轩一听陈淑卿又来这一出,顿时像被揭了短,忙不迭地答应道:“别别别,我不就是讨论讨论嘛,我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我正准备讨论完就答应你呢!我去,我去亲自揭那口棺材,亲自摘那株狗日的仙草。”

  “这才有点同伴的样子嘛。”

  陈淑卿一开心,竟也亲了蒲子轩一口,转身对李忠说道:“就这么定了,明日一早我们就上山,什么时候给你们把仙草送来,什么时候看病。”

  李忠含笑点头,从怀里抽出一幅卷轴:“这是招摇山的地图,君王坟墓的位置也标注得清清楚楚,就赠给二位了。明日一早,我再叫两匹快马送你们到招摇山下。我能帮的就到这儿了,祝二位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