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九十二话 招摇山(一)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翌日,忘忧堂内,一场混乱正在上演。

  “青霞、小燕,你们快来,婆婆又发病了!”李忠急匆匆地招呼两个年轻女子,往药房赶去。

  忘忧堂四合院坐北朝南,药房在北侧,一名年过花甲的老太婆,正在疯狂地将一抽屉又一抽屉的药材,打落在地上。

  此人正是忘忧堂的名医吴忧香,此刻神情恍惚,嘴里不停地嘶喊着:“酱豆腐、猪脚粉、螺蛳粉、苹果、雪梨……什么都行啊,什么都行啊……饿死了……饿死了……”

  青霞冲在了前面,大喊着:“婆婆,那些不是吃的,是你的药材啊!”

  小燕道:“没用的,婆婆病情一次比一次重,根本就听不见我们的话!唉,可惜啊,这些桂皮、猫豆、当归,可都是珍贵的药材啊!”

  李忠问:“你们谁还记得,婆婆上一次发病是什么时候?持续了多长时间?”

  青霞想了想道:“有三十八天了,上次持续了四个时辰。”

  李忠拍拍脑袋:“唉,真是越来越严重了!老方法,小燕,你快去把绳子拿来。”

  “好!”小燕说完,快步离开了药房,往厢房走去。

  只见吴忧香将地上的药材一把一把抓起来,往嘴里灌去,咀嚼几口,又吐出来,嘴里骂道:“呸!真难吃!”随即用十指死命抓绕脸部,抓出一道道红色的抓痕,继续嚷嚷道:“为什么这么饿啊?谁来救救我啊?谁来救救我啊?”

  说完,又跳起身来,手一挥,将桌子上一个青花瓷瓶打落,碎了一地。

  少倾,小燕取来了一条长长的麻绳,三人冲上去将吴忧香按在凳子上,李忠嘴里抱歉道:“婆婆,得罪了,您就忍忍吧。”

  年迈的老太婆力道终究不如三人合力,一番挣扎后,被牢牢捆在了凳子上,顿时声泪俱下:“你们是谁……你们不是来救我的……你们滚!我要我的左路……还有我的帆儿,呜呜呜……”

  三人皆深深叹息。

  青霞愁眉不展道:“唉,若不是婆婆当年对我有救命之恩,这样的活路,谁愿意干啊?隔三差五就要发作一次,真的……遭罪啊……”

  小燕道:“是啊,我们都一样……可是,如果我们都不管婆婆了,婆婆也太可怜了……唉,李忠,你说,那两个外地人,找到祝馀了吗?”

  李忠叹道:“哪能那么顺利?虽然那两人看起来气质非凡,可究竟实力如何……唉,若我也会个一招半式,真恨不得亲自跟去帮帮忙啊……”

  ……

  此刻,招摇山山顶一块平地上,蒲子轩和陈淑卿二人正停留在一座巨型麒麟石像前,蒲子轩端详一番手中的地图,眼光随即落在了右侧一个天坑前。

  这天坑不大,只能容纳五六人进入,但却非竖井般直上直下,而是明显呈现出梯步式斜面走向。蒲子轩道:“坟墓入口应该就是这儿了,这石像一定是传说中的镇墓兽。还有这通道,只因年生太久,原来平整的梯步已看不出了。”

  陈淑卿不住地四下张望,但见山高路长,锦天绣地,那桂平县城远远看去仿佛沙滩上小孩堆砌的城堡,直叹道:“我虽不精通风水,但也听先生略微提起过,远处那些梯田,正好形成虎踞龙盘之相,而这片山顶的平地,位于正中,更是‘九龙戏珠’的那个‘珠’,实在是一块风水宝地啊!”

  “可惜,一想马上就要变得阴森恐怖,我就什么观光的闲情逸致也没有了。待我们摘得仙草,再一起出来并肩看夕阳西下吧。”

  蒲子轩说完,从地上拾起两根粗壮的树枝,递了一根给陈淑卿,当作拐杖,便率先进入了通道。

  刚踏出两步,一个意外的声音叫住了二人:“等等,你们是谁?”

  两人朝声音看去,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只见那来人不是别人,竟是忘忧堂的李忠!

  陈淑卿疑惑中又有一丝欣慰:“李忠?你也来帮我们吗?”

  来人摆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大笑道:“哈哈哈,李忠?想不到你们认识我那可爱的弟弟!”

  蒲子轩从洞口折返回来:“难道,你是他的双胞胎哥哥?”

  来人大笑道:“对,我就是桂平县作恶多端、臭名昭著、人见人怕的土匪,忘忧堂李忠的双胞胎哥哥,人称‘牛大’!”

  蒲子轩顿时满脸的鄙夷:“还有这么介绍自己的?真是和弟弟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那牛大,你有何指教?”

  牛大道:“还能干嘛?只要能挣钱的活计,我都干!我和那弱鸡般的弟弟可不一样,我能打能扛,早就盯上这坟墓里的宝贝玩意,只要能找到那个东西,就可以跟吴大夫换五十两白银哪。”

  陈淑卿道:“那我们还真是有点缘分了。你说的宝贝,可是仙草祝馀?”

  牛大道:“对,‘祝馀一摘,忧香自来’嘛。可恨那墓穴的里头实在诡异,我多次无功而返,所以干脆常年守在此地,寻思破解办法啰。”

  蒲子轩笑道:“既然你得不到,不如就让给我们吧,我们除了能打能扛,还有一身的神力。”

  “哦?难道你们是仙剑堂的人?是净化使者?”

  蒲子轩一愣,想到这广西妖怪文化还真是普及,抿嘴道:“仙剑堂倒不是,但我确实是净化使者,既然你知道我们的差距,就别碍着我们了吧。”

  牛大哼哼道:“我说呢,仙剑堂的人,怎么可能盯上这么一点小钱……可这五十两银子,普通人还不干个大半辈子?岂能说让就让的?我得到之前,任何人也休想得到它!”

  “随便吧,我也不需要你同意。”说完,蒲子轩再度往洞口走去。

  “臭小子!”牛大气急败坏,从腰间抽出一把斧子,朝蒲子轩冲来。

  一旁,陈淑卿只是稍一使用妖力,牛大便被一股气浪推倒在地。

  牛大爬起身来,狂笑道:“哈哈哈,你竟然敢用净化之力对付我这个凡人,你的报应就要来了!”

  “抱歉,是我干的,我可不是净化使者。”说完,陈淑卿对蒲子轩提议道,“既然有个熟悉墓穴的人,与其与之为敌,不如来个合作如何?”

  “什么?要我与这獐头鼠目的家伙合作?”

  陈淑卿笑道:“你看李忠时,也觉得他獐头鼠目吗?”

  蒲子轩无以对,犹豫再三,终于点头道:“行,牛大,既然你为的是钱,我们为的是求医,何不共同合作去取那个祝馀呢?待我们完成任务,我们二一添作五,我们要仙草,再给你二十五两银子作为报酬如何?”

  牛大用不屑的目光扫视蒲子轩一番:“切,你有那么多钱吗?”

  蒲子轩对此种质疑乐此不疲,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挥舞道:“这个够不够?”

  牛大盯着银票,眼睛都直了,一改对蒲子轩的戾气,作出毕恭毕敬的表情:“哟,我的爷,还真是阔绰的公子哥儿啊!得,我牛大斗不过你们,也没那个本事自个儿取回仙草,今日有两位菩萨相助,二十五两我认!另外,若是发现随葬品什么的,也归我,如何?”

  “成交。”蒲子轩让出道路,“你熟悉墓穴,来,你走前面。”

  牛大摆手道:“哟,我的爷,你们可是邪魔妖道的克星啊,还是你们走前面吧。遇到情况,我会及时提醒你们的。”

  “切,还能打能扛?也不过一个能吹能编的小毛贼。”蒲子轩也懒得多话,拄着树枝,小心翼翼朝通道走去。

  陈淑卿发动妖力,一团红光在手上聚集,只听她喊一声“去!”红光即刻变作光球,朝前飞去,悬在半空,随着三人的步伐移动。

  黑漆漆的通道中霎时变得亮堂起来。

  走出不到一炷香的功夫,通道的坡度减缓,逐渐宛如平地,又走了一会儿,前方传来越来越清晰的流水声。

  陆路在此处到达尽头,面前是一条银白色的溪流,流向看不到尽头的纵深。

  陈淑卿道:“果然达官贵人的大墓就是花样多啊,此暗河就是第一道防线,和城池的护城河一样的道理,很多低级的盗墓者到了这一关,便可以考虑打道回府了。”

  “看,这里有条小船呢,说明有人来过。”蒲子轩指着岸边一艘小船说道。

  牛大得意道:“这船就是我搁这儿的,看我多有先见之明,这大小,坐三个人完全没问题吧?”

  蒲子轩问:“那,你之前渡河成功了吗?这条河安全吗?”

  牛大道:“过去过,绝对安全!这就是条普通河流而已,难点都在后面呢。”

  “那就上船吧。”陈淑卿使出小小法力,三人手中的树枝都变作了船桨。

  牛大惊叹道:“哟,我的姑奶奶,您本事可真不小呢!”

  三人划着船徐徐前进,不多时到了一个拐角,只能向左。陈淑卿道:“若没猜错,这墓穴是个回字形的结构,再左拐几次,就可以到达墓穴的中央了。”

  蒲子轩却道:“我怎么感觉有点胸闷气短呢?”

  牛大道:“你们这些公子哥儿,什么时候来过这种阴气袭人的环境?忍忍吧。”

  蒲子轩依旧疑惑道:“不对,我在四川下过类似的妖怪巢穴,都不曾有这种感觉,我总觉得……不是这空气,而是这河水有问题。”

  陈淑卿抽抽鼻子道:“若论嗅觉,我比你们灵敏多了,这河水,确实不是一般河水,每一次吸气,都好似有轻微的毒气入体,让五脏六腑翻江倒海。”

  蒲子轩恍然大悟道:“对,就是毒气,你看这河水呈银色,哪像正常河流?若没猜错,应该是水银无误!”

  陈淑卿道:“确实是水银!不好,我们得速速离开此地!”

  谈话间,河底陡然传来轰隆隆的翻滚声,正在三人不知所措之际,一块透明的石头状物体忽的从河面腾空而起,悬在了半空。

  更恐怖的是,三人同时看清楚了里面包裹的东西!

  “里面……是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