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九十四话 招摇山(三)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密室中,三人正面面相觑,一筹莫展。除了那团照明用的光球依旧熊熊燃烧着,周遭如死一般的寂静。

  忽然,仿佛从地底深处,传来了一阵令人背脊发凉的哀嚎声,让人瞬间如同置身于十八层地狱中,毛骨悚然起来!

  “小九,快离开墙壁!”

  就在蒲子轩奋力提醒之际,那些墙壁上的壁画,突然开始动了起来!蛇、蝎子、蜈蚣、还有不知死活的人型生物、琥珀包裹的婴儿,纷纷变成活体,从墙上跳下,朝着三人包围过来。

  陈淑卿率先反应过来,大喊道:“快,将天干改为‘丁’!”

  蒲子轩离铜门最近,赶紧照做,却发现此刻的圆盘已被锁定,即使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无法转动!

  “完了,转不动了!”

  牛大哭喊道:“我的爷,你不是开玩笑吧?”

  三人慌乱之际,壁画变成的邪物已近在眼前,陈淑卿和蒲子轩两人倒能应付,一阵乱剑挥出,一干蜈蚣、蛇蝎便已被砍得支离破碎,牛大却顾此失彼,被咬得嗷嗷直叫。

  很快,人型生物与婴儿琥珀接近,三人打得更为吃力,牛大被一刀斧手砍中了胳膊,幸而陈淑卿解围,将那刀斧手斩成两半。

  若是两人使用法力,即便能暂时赢得上风,但亦不过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况且也解决不了这层出不穷的邪物,可如果单纯靠体术战斗,三人被全灭,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就在蒲子轩绝望之际,陈淑卿已杀出一条血路,来到他的身边,边杀边说道:“此时圆盘转不动……定是因为内部齿轮固定所致……待我稍作研究……应该可以透过铜门……施法从内部将天干改为‘丁’……”

  陈淑卿又砍碎一堆邪物,接着说:“但需要时间……只能靠你去顶着了!”

  “好,拜托你了小九,你可千万要成功!”说完,蒲子轩一路杀将到牛大处,将牛大拉至铜门边,共同护卫着陈淑卿。

  瞬间,邪物已彻底占领了密室,只剩下三人所在的铜门一带尚有空当。

  牛大哭丧道:“早知如此,我贪图什么仙草啊,不如就做些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行当,平平安安过一生多好啊!”

  蒲子轩扇了牛大一记耳光:“你给我振作点!你不是能打能扛吗?牛大,现在就是你做英雄的机会,如能顶过这一关,我蒲子轩他娘的就敬你是条汉子!”

  “来,杀啊!你给我杀啊!”

  在蒲子轩的咆哮下,牛大亦豁了出去,发出一阵惨烈的嗷嗷乱叫,举剑又是一阵乱挥,刀光剑影所到之处,三人身边的邪物骨骸堆成了小山。

  可怜那牛大身上已多处负伤,已如风中残烛,却依然挺立,不让邪物靠近陈淑卿半步。

  就在此时,最可怕的事情终于来临——那壁画上最后一幅的巨人,也活了过来,手持巨大的狼牙棒,朝三人走来。

  每走一步,一大堆邪物就被踩得血肉横飞,地底也被踏得轰轰作响。

  “小九,怎么还没好啊?”蒲子轩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发动起了净化之力。

  面前,巨人高高地举起了狼牙棒,欲将三人砸得粉碎。

  “好了!”

  电光火石之间,只听铜门“卡”地一声响,那朱雀头上的天干变为了“丁”!

  门开了!

  蒲陈二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跃了出去。身后,只听“哐当”一声,应是那狼牙棒砸在了门框上。

  “快关门!”陈淑卿头也不回地喊道。

  “怎么关啊?”

  “把我改过的齿轮净化掉!”

  蒲子轩不知所措,只好将净化术火力全开,要把陈淑卿改过的一切都改回来!千钧一发之际,大门轰然合上,两人手中的宝剑也变回了树枝。

  死里逃生,陈淑卿定了定神,四下张望,问道:“牛大呢?”

  门这边只有两人,蒲子轩顿时脸上渗出了汗珠:“他……他好像又被落下了……”

  “牛大,谢谢你——”陈淑卿倚着铜门,死命捶打两拳,垂头低语道:“可惜啊可惜,牛大这兄弟,到最后,也没让邪物伤我分毫……”

  蒲子轩拍拍陈淑卿的肩:“说实话,我也改变了些许对他的印象,可是,斯人已逝……走吧,待我们取得仙草回去,再回去跟李忠好生交待吧。”

  带着对牛大的歉意与敬意,两人继续前进,又经过两次左拐,终于,他们抵达了墓室。

  一口巨大的木质棺椁,静静地安放于宽敞的墓室正中,静了两千年。

  蒲子轩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些,如梦似幻。

  “好了,按我们的约定,我现在就来瞧瞧,你这仙草是何方神圣,把我们折腾得这般死去活来!”

  蒲子轩正要上前,怪事却再度发生——只见那棺材的盖子,竟自己移动了分毫!

  “哇哇哇——”蒲子轩吓得头皮发麻,连连后退几步,“动了,棺材动了!”

  陈淑卿伸手护住蒲子轩:“别过去,小心尸变!”

  一只鲜活的人手从缝隙里伸出,用力一推、再推,那棺材盖竟然被彻底推开了!

  “星河龙王!”蒲子轩顾不得许多,已做好了应战准备。

  一个身影从棺材里坐起:“哇哈哈——是我,想不到吧?我牛大又回来啦!”

  只见形容枯槁的牛大手捧一株韭菜状的草药,腾地站起:“那门一关,邪物就全都消失了,地上还出现了一道暗门,我一进去,没想到就直接通到终点了啊,哈哈哈——”

  “太好了,你没死,而且,你还拿到仙草了!”蒲子轩心中对牛大的歉意顿时消失地无影无踪,欣喜若狂。

  “是的,拿到了,拿到了……我这就出来,我这就拿过来,给你们……”说着,牛大一只脚踏出了棺材。

  蒲子轩收起净化之力,正要过去,却被陈淑卿拦住:“小七,不对劲,这牛大,精神恍惚……根本就失了人样……”

  蒲子轩诧异地看去,只见牛大摇摇晃晃地走出棺材,两眼翻白,七窍生烟,嘴里还念叨着:“怎么了,来拿啊,快来啊……”

  陈淑卿喊道:“千万别过去,他已经中了尸毒……”

  “尸毒?啊啊啊……我……怎么回事?身体好重……我……要死了吗?”牛大没走出两步,便瘫倒在地,已然一副垂死之相。

  “牛大,你快把仙草扔过来!”蒲子轩喊道。

  “我不要死,我不想死……啊,祝馀,你救救我啊……”哭天喊地间,牛大竟一把将祝馀喂入口中,狼吞虎咽地吃下!

  “你……你别吃啊!”蒲子轩咆哮道。

  “我吃了……才能活下去……才能……回……回……”话音未落,牛大已经彻底断了气,如同一滩烂泥贴在地面,叫人不忍直视。

  两人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面色惨白。

  “这次,他是真的死了。”蒲子轩一屁股坐在地上,垂头丧气,不住地拍打脑袋,“牛大没了,仙草也没了,忙活了大半天,什么都没了!”

  陈淑卿也是捂脸不语,几声叹息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突然,像是悟到了什么,问道:“可是,奇怪,如果有尸毒,为什么我们到现在没有丝毫感觉呢?”

  “是我们隔得远吧。”蒲子轩心如死灰应道。

  陈淑卿摇摇头:“不对,我说过,我的嗅觉比你们灵敏多了,可是,水银河那么轻的毒性,我们都难以忍受,这尸毒如此厉害,可让人瞬间毙命,我们处在这墓室中,却一直安然无恙?”

  蒲子轩抬头望着陈淑卿:“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淑卿喃喃道:“不,我们都错了,我们都错了……”

  “什么错了,你说清楚啊!”

  “根本就没有尸毒,也没有邪物,没有婴儿,没有巨人,连牛大也没有,这一开始,就是个骗局!是骗局!”

  “什么骗局?”蒲子轩站起了身子,惊异地望陈淑卿,期盼她给出一个柳暗花明的解答。

  “你还记得吗?当我们从水银河上岸,你将船桨净化为树枝的同时,牛大消失了;在密室中,他二度出现,而当你净化掉天干地支锁齿轮的同时,牛大又再一次消失了。只不过我们两次,都以为他死了。这第三次出现,若我没猜错,你现在对牛大的尸体施放净化术,他一定还会再次消失!”

  “我这就试试。”说罢,蒲子轩身上泛起了天蓝色的气韵。

  “不,不只对牛大,你尽管大力施放吧,将一切都恢复原样!”

  尽管蒲子轩尚不解陈淑卿的深意,但还是照着做了,大喊道:“好,让我看看,真相,到底是怎样!”

  一阵狂风之后,墓室的格局,果然回到了最初!

  地面上没有牛大的尸体,而那口棺材,依旧盖着盖子,寂静地安放于正中。

  在光球的照耀下,一切如死亡一般安详。

  “果然如此!”陈淑卿指向了棺材,“这一切,都是它制造的幻觉!”

  “那么,我们这一路上,都经历了什么?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我们到底在和谁作战?这一切又到底是谁制造的?”蒲子轩感觉自己几乎快发疯了。

  “你难道没发现吗?当你踏入墓穴通道的第一步,牛大便出现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进入了一个虚假的世界,牛大口口声声说自己多次进入过墓穴,却从来没有预先警告过我们未来会发生什么,这不合常理!他嘴里提到的一切,比如仙草、忘忧堂、仙剑堂,都是我们已经知悉的事物,就连他的容貌,也是来自于李忠!他……他不过是我们内心的投影而已……是那株仙草……那株祝馀,为了防止被世人采到,故意利用我们的内心世界,创造出了琥珀包裹的婴儿、壁画上的邪物、尸毒,还有牛大!”

  蒲子轩浑身一颤,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那些水银河上婴儿,并不是到了岸边消失,而是由于我的净化术,与船桨、牛大一同消失;那些邪物也并非被关在了门内,而是再次随着我的净化术,与宝剑、齿轮、牛大一起消失!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墓,只有水银河和密室两道防护,根本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我们早发现了这一点,这一切莫名其妙的战斗,都他奶奶的可以彻底避免!”

  陈淑卿点点头:“对,当有人终于来到这里,祝馀便只剩下最后一招,那便是苦肉计,让你觉得靠近它会中尸毒,然后装作被人吃掉,再让吃它的人死去!如此一来,所有的人,必定不敢再靠近棺材,只得无奈离去!”

  “明白了,全明白了!一株尚未完全妖化的破草,竟将我们玩弄到如此地步,看我不把你连根拔起!”蒲子轩挽挽衣袖,活动着手腕,朝棺材走去。

  一条狐尾先抵达了棺材,只听陈淑卿大喊一声:“给我滚出来!”那棺材的盖子便被瞬间打飞出去。

  片刻的沉寂之后,一株泛着红光的韭菜状草药,从棺材中蹦出来,以根部两条须为双脚,如过街老鼠一般,东瞅西看,慌慌张张四下逃窜,模样甚为滑稽。

  “想跑?星河龙王!”蒲子轩一个加速扑过去,那祝馀哪是净化之力的对手,瞬间就落到了蒲子轩的手中。

  只见祝馀在蒲子轩手中扑棱棱地挣扎了半晌,发出一阵耀眼的红光后,便渐渐褪去了所有的光芒,变成一株普通的药草。

  蒲子轩轻抚着祝馀,苦笑道:“对不起了兄弟,十年之后,你再重新找个好地方投胎吧。”

  ……

  待暮色四合时,二人终于回到忘忧堂,将祝馀交到了李忠的手中。

  李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接过祝馀,深深作揖,感激道:“今日之事,真是要感谢二位,吴大夫的病,终于有救了!请二位回去休息,明日一早再来寒舍,李忠和吴大夫定当热情接待。”

  正要离去,蒲子轩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李兄,有一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李忠笑道:“呵,有什么问题,但问无妨。”

  “你有一个叫做牛大的哥哥吗?”

  李忠脸上的笑容顿时停滞,沉声道:“可怜我牛大哥哥,三年前,执意要去招摇山的大墓寻仙草,渡船过一条暗河时,不慎跌入河中,虽爬了出来,却在下山途中离奇身亡。你们,为何会知道他的存在?”

  蒲子轩长舒一口气,与陈淑卿相视一笑:“或许,在某一段,他的鬼魂,陪着我们走过一程吧。”

  “是吗?哥哥一定是心有不甘,死后才会死守着招摇山吧……如今仙草已到手,希望他的在天之灵,能得以慰藉……”李忠沉默片刻,又诧异问道,“怎么,他只告诉你们绰号,却没告诉你们真名吗?”

  蒲子轩想了想道:“没有,小九,你记得他的真名吗?”

  陈淑卿耸肩道:“还真没告诉过我们,望李忠兄弟告知。”

  “他叫李孝,孝顺的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