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九十六话 神医吴忧香(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谈话间,只听有人“笃、笃”地敲门,随后问诊室徐徐半开,李忠小心翼翼地站在门外问:“婆婆,祝馀已经舂好了。我称了称,一共三两八钱。现在该怎么做呢?”

  吴忧香应道:“你再搭配荆芥、芦根各二十钱,党参、黄芪各十五钱,茵陈、野菊花各十钱,外加赤豆二十粒,用水浸泡半个时辰后,熬制一个时辰。”

  李忠埋头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点头道:“好的,我这就去办。”

  待李忠离去,吴忧香对二人说道:“那是治我饿鬼病的方子,陈姑娘的方子,我这就给你开。”说完,不再多话,坐到案前,手持毛笔,在纸上窸窸窣窣地写上一些难以辨认的汉字。

  陈淑卿对刚才吴忧香关于算命的说法依旧耿耿于怀,这世上,算命先生分为两种:一种是真正的风水大师,能将人的生老病死算得八九不离十;另一种则是江湖骗子,胡编乱造,却偶尔蒙对一些细节从而让人深信不疑。不知吴忧香曾经是找谁所算,但病好治,心病却是一时半会儿难以消除,也只好不再他,安静地等待着吴忧香工作。

  少倾,吴忧香已将药方完成,招呼来李忠按方抓药,又对二人解释道:“苏三娘是净化使者这我知道,当年她在桂平修炼时,我便有幸见识过她的‘天国猎人’,是一副实体化的弓箭。无需我多你们也知道,净化使者是妖怪的克星,所以,此种弓箭与普通弓箭不同,是一种圣物,若此类圣物对妖怪造成伤害,皮肉伤还好,但像姑娘这样伤及腑脏,便极难愈合。何况,陈姑娘在受伤后又多次运用妖力,与圣物所带的净化之力长期冲突,自然会变成如今这样。”

  陈淑卿心悦诚服道:“吴大夫所极是。那么,需要怎么治疗,才能让伤口愈合呢?”

  “首先,服药一定是首位的,我刚才开的药方,正是有助于愈合此类伤口,但这还远远不够,需要我使用气息疗法打通你体内真气,才能彻底愈合。”

  “气息疗法?”蒲子轩问,“前日李忠也给我们提起过,具体要怎么治疗,需要多久呢?”

  吴忧香起身道:“走吧,我带你们去院子里转转,你们就知道我这老太婆是怎么看病的了。”

  “这四合院,是祖上传下来的,从我爷爷于乾隆五十三年来桂平行医开始,这格局就一直没改变过……”吴忧香领着二人,边走边介绍道,“瞧,这东侧是大门和问诊室;东侧的厢房,住了我的三个仆从,李忠你们见过了,还有两个女子因为熬夜,尚在休息;西侧的厢房,是我在居住;北侧的大房间,则是我的药房。现在你们看不到的,是后罩房,也就是我要重点介绍的地方,你们跟我来。”

  三人穿过一道院门,来到一排后罩房前,吴忧香说道:“我父亲在爷爷的医术之上又有所提升,创造出了气息疗法,我们虽然不是净化使者,但经过修炼,也会一些内力,倘若普通方法治愈不了的伤病,我们可以通过输入真气替患者打通经脉,协助治疗。每个患者一套疗程下来,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三四个月,因此父亲于嘉庆二十二年修建了这三间后罩房用于此类患者修养。那时候,我才十四岁,便已经跟随父亲学习起了气息疗法。”

  陈淑卿问:“那,依吴大夫所判断,我这伤口,疗程是多长时间呢?”

  吴忧香道:“不好说。你是妖怪,我从未给妖怪看过病,所以实难判断。我要告诉你的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你绝不能再使用妖力,我要先通过内力封闭你的灵墟穴和商曲穴,让你妖力暂时封闭起来,呈现出普通人类的身体状态,再进行治疗,待下个月圆之夜时,两个穴道会自行解开,到时,伤口即可痊愈。”

  一听到“普通人类”四字,陈淑卿心里一阵悸动,尝试着问道:“那,吴医生能不能用这种方法,让我永远变成人类,正常生老病死呢?”

  若这一切实现,旅行的目的便已达到,一切艰途险滩便将荡然无存!

  吴忧香一愣:“怎么?陈姑娘居然想成为人类?”

  “对啊,吴大夫有办法吗?”

  吴忧香摇摇头, 叹道:“这世上,人变成妖很容易,可说到妖变成人,怕只有顶级的净化使者出马才行吧。我这套办法,只是将妖力的通道堵塞,让妖力暂时封印起来,和将妖力彻底净化掉,原理完全不同。一到满月之夜,妖力充盈,封闭的穴道也自会被冲开,若要强行封堵,恐怕,只会让妖怪的身体爆裂。”

  陈淑卿无奈道:“好吧,就按吴大夫的方法治疗吧,那,我们现在可以开始吗?我需要长住此地吗?”

  “目前,三间后罩房都住有病人,不过最右侧的这间,应该可以腾出来了。”说完,吴忧香领着二人,进入最右侧一间,一进门便喊道:“老关,你的腿已经完全好了吧?”

  一老人站起身子,有模有样走两步道:“吴大夫,我这腿,能下地能走路,比摔断以前还好呢!”

  吴忧香俯身捏捏老人的右膝,说道:“好,那你可以回家了,我正好需要挪出病房,供姑娘使用。”

  老关欣喜不已:“太好了,待了半个月,快闷死了,终于可以回去抱孙子啰。”说完,急忙将床上的两件脏衣服放入一竹篓中,朝吴忧香作个揖,拧着竹篓离开。出门时,还忍不住朝陈淑卿亚麻色的头发看了一眼。

  吴忧香喊道:“去跟李忠结账!”

  门外传来一声:“好咧!”

  待老人离去,吴忧香道:“陈姑娘的药,明日才能配好,从明日起,需要每日接受半个时辰的理疗,至于是住这儿还是别处,二位可以自行决定。对你们,所有服务都是免费。”

  蒲子轩一听,顿时担忧陈淑卿要和自己分开,赶忙提议道:“小九,咱们有客栈可住,我每日送你过来,就别留这儿了吧。”

  陈淑卿不答,四下看看房间,这房间除了简单的床铺家什,还有一个书柜,其间放着诸多大众书籍,仔细一看,《红楼梦》、《儒林外史》、《聊斋志异》,应有尽有。

  吴忧香笑道:“哦,这些书啊,是用来给病人解闷的。每个病房都配有一套,不过,好像大多数人不太喜欢。”

  再看墙上,还挂着两面锦旗,一面烫有“奇人神技、妙手回春”八字,另一面则是“泽流及远、千里思源”八字。

  吴忧香解释道:“这些都是从这房间出去的病人,非要送我,还指定要挂在这个病房内。惭愧、惭愧啊!”

  “吴大夫医术高明,受人尊戴无可厚非。”陈淑卿停了半晌,悠然说道,“我看这里挺好的,为何不来住上一段悠闲日子呢?”

  蒲子轩一听惊慌失措,想阻止陈淑卿,却又不能当着吴忧香的面将这四合院说得寒碜,只好说道:“你可要想清楚啊,若你执意留在这里,我也只好独自去仙剑堂,独自去找苏三娘,独自修炼了哦!”

  陈淑卿咧嘴一笑:“好了,跟你开玩笑的,瞧你急的……”又对吴忧香道:“那就这样吧,吴大夫,明日我再来打扰,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