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九十七话 招亲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翌日,巳时。

  漫天的春光洒在桂平的长街上,掩映着城内的几家茅舍、草桥、流水,街边的柳树悄悄地冒出了嫩绿的枝丫,在蓝天白云下点缀着朱墙黑瓦,虽还有几分春寒料峭,却也着实让世人心生春潮。小小的桂平县城车水马龙,行人摩肩接踵,吆喝声、口哨声此起彼伏,这座南方小城,许久没有今日这般热闹过了。

  那位于长街中心的雁门楼更是门庭若市,原本不过承载些市井酒肉饭局,今日却装扮得煞为喜气洋洋,大红灯笼高高悬挂,红花绸缎交相辉映,二层阁楼上,一位妙龄少女打扮得花枝招展,不时朝下方越来越聚集的人群挥手致意。

  说起来,抛绣球招亲文化本就是广西的一大风俗,尤其以壮乡为代表,延绵了七百多年,可最近几十年来,受天灾与战乱的影响,各地百姓民不聊生,食不果腹,此等喜庆文化已越来越罕见,今日重新得见,在世人心中甚是稀罕,何况,与往常相比,此次抛绣球招亲还如此特立独行——从筹划、宣传到举办,自始至终就这一个稚气未脱的女孩儿独自完成,让台下的人群忍不住议论纷纷。

  “喂,何姑娘,你搞这一出,你爹娘是否同意啊?”

  “就是就是,万一我抢到了你的绣球,你就得跟了我,这算不算数啊?”

  “你还这么小,要是我把你娶走了,可别说我老牛吃嫩草啊!哈哈哈!”

  越来越多的路人向雁门楼聚集过来,里里外外将长街围得水泄不通,纷纷欲一睹为快,还有些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恨不得那绣球立马就飞落下来。

  何夕尘对各种讥讽不以为然,只是焦虑地在人群中搜寻着蒲子轩的踪影,见不到那张熟悉的脸庞,又伸长了脖子朝远处四下张望,心急如焚。

  终于,得见她心仪的蒲哥哥姗姗来迟,忍不住蹦跶起来:“来了来了!”

  蒲子轩和陈淑卿,正随同又一拨闲人围拢在了人群的外围,见身前已是人山人海,深感无奈。

  他们当然可以使用法力将衣服送往二楼,可众目睽睽之下必然引起骚乱,但要自己走上去显然也并非易事。

  就在此时,巳时已到,只听何夕尘在楼上喊道:“各位乡亲们,请安静一下,请安静一下……刚才,大家的疑问我都听到了,现在统一作个答复:的确,此次招亲,是小女子一人所愿,但小女子婚事,皆由自己做主,无关乎父母之命、媒妁之。小女子承诺,无论谁今日摘得绣球,小女子定会以身相许,无怨无悔,相伴终生!”

  人群中顿时更加聒噪起来。

  “好好好,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抛啊!”

  “快抛啊!爷等得好辛苦啊!”

  何夕尘又喊道:“但,小女子还要几句话要说,婚姻大事,非同儿戏,既然小女子敢于作出如此决定,也希望,今日摘得绣球的那人,亦当对小女子以诚相待,以不辜负小女子这一终生托付!”

  “好好好。”

  “知道了,快抛吧!”

  人群沸沸扬扬,无数只手已举得高高,大有分寸必争之势。

  “好,各位,我抛了……”只听得何夕尘嘴里念着,“三……二……一!”

  何夕尘手中的绣球随即飞往空中,划出一道夺目的弧线。

  那绣球顺着弧线的轨迹往人群中央落下,眼见就要被高高抬起的手碰到,那下坠的势头却嘎然而止。

  只见一阵轻风拂过,那绣球在空中稍作停顿,便往圈外飞去。

  “咦?”在人群的惊呼声中,绣球就好像长了一双翅膀,晃晃悠悠地飘落在蒲子轩的怀中。

  蒲子轩正双手捧着红色氅衣,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何事,氅衣上,便已端端地多出了一个绣球。

  人群立刻躁动不已:“嘿,这阵风是怎么回事啊?”

  “这家伙狗屎运怎么这么好啊?”

  更多的人本来也够不到那个绣球,便纷纷起哄,还有人喝起彩来。

  “这人是谁啊?看起来好生气派!”

  “唉,早就说了,这种好事,哪轮得到我们这种下里巴人哟?”

  “哈哈,说明人家有缘分哪……兄弟,就你了,就你了,还不上去迎娶媳妇儿?”

  陈淑卿在一旁看得真真切切,此时盯着蒲子轩,满脸怨恨道:“你……你什么意思?为何要把那个绣球顺过来?”

  谁知蒲子轩比陈淑卿还愣得不轻,六神无主道:“啊?我什么……我还以为是你用法力把绣球接过来,故意看我笑话呢!”

  两人没说上两句话,一帮人已左呼右拥,一边将蒲子轩抬起来,一边喊道:“上去!上去!上去!”

  蒲子轩不知所措,大喊道:“等一下,等一下,我是来……”

  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群哪容得到蒲子轩慢慢解释,早已将他高高扛起。

  何夕尘在楼阁上喜笑颜开地喊道:“公子为何还不上来?”

  蒲子轩手举氅衣喊道:“我是专程来还你衣服的啊!”

  何夕尘道:“那你更应该快上来啊!”

  “喂喂喂……”

  不等蒲子轩继续解释,众人已将他抬至二楼,与何夕尘并肩而站,待一切妥当,人群又起着哄一窝蜂地下楼去,只留下蒲子轩与何夕尘单独相处。

  何夕尘幸福地看着蒲子轩的脸,娇气地说道:“蒲哥哥,今日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你就陪陪我,别让我难堪好不好?”

  蒲子轩望着楼下的陈淑卿,只见她直勾勾地望着两人,一不发,那眼神中带有怨恨,又有几分失落与伤感。

  何夕尘当然也注意到了陈淑卿的存在,冲她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又冲蒲子轩可怜巴巴地说道:“蒲哥哥,今日,有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咱们,若你就此抛下我,这事传出去,还不成为天下笑话?我在这世上还怎么做人呢?”

  一边是何夕尘的咄咄相逼,一边是陈淑卿的眷眷期待,无论作何选择,必定会伤害一方,想到这里,蒲子轩顿感骑虎难下,直后悔今日不该到此。

  “嘿,小伙子,你怎么不说话啊?”

  “是啊,说点什么啊?”

  “要不,抱一个,亲一个!”

  “对对对,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

  楼下,聒噪的人群情绪已到达,若是不把这场戏演下去,怕是难以走出雁门楼,何况,小九现在正在气头上,就算现在下去,她就会原谅自己吗?不如先陪何夕尘把戏演完,打发走人群,再去查找绣球怪异飘落的真相。

  对,说不定还有其他的能力者在幕后主导这一切,那个扛何夕尘的强盗、神秘的仙剑堂、吴忧香、祝馀……我们来广西已经碰到诸多离奇之事,这名叫何夕尘的女子身上一定还背负着诸多谜团,何不借此机会与她结识,尔后再细细打听一些信息呢?待一切清楚之后,再去对陈淑卿慢慢解释,这才是上策!

  想到这里,蒲子轩对何夕尘道:“好吧,既来之则安之。我今日一切听姑娘安排,就只限今日哦。”

  “那我也是很幸福了!”说完,何夕尘不等蒲子轩先反应,竟主动地靠上去,在蒲子轩脸上深深一吻。这一吻无比生涩,彷佛是小狗在舔舐什么玩物,弄得蒲子轩脸上沾满了口水。

  “抱歉了,蒲哥哥,我还不太会……”何夕尘羞答答地说道。

  蒲子轩自觉尴尬,却又不能坏了气氛,勉强装出一副幸福的模样,举起绣球挥舞两下,将何夕尘轻搂在怀中,冲人群说道:“我会好好珍惜的,感谢诸位的捧场,谢谢!”

  话音一落,人群中又传来喜气洋洋的欢呼声,唯有陈淑卿默默地低下了头,孤零零地转身离去。

  望着陈淑卿落寞的背影越走越远,蒲子轩在心里痛声道:对不起了,小九,请给我一天时间,待我把一切查清,一定回去向你赔罪。到时候,我任你骂,任你打,绝不顶一句嘴,喊一声痛。我还会跟你表白我的爱意,到那时,我们再也不要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