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九十九话 爱为何物(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向晚时分,忘忧堂的大门,被蒲子轩叩得当当直响。

  少顷,大门徐徐开启,这次来开门的不是李忠,而是吴忧香本人,见了蒲子轩,淡淡一笑道:“还真没猜错,果然是蒲公子啊。”

  蒲子轩急促道:“吴大夫,冒昧打扰,多有失礼。请问,昨日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小九……陈淑卿,正在贵府上,对吧?”

  吴忧香道:“不错,淑卿姑娘服了药,又做了第一次气息理疗,目前正在病房内安睡。你是如何知道的?”

  蒲子轩略怀歉意应道:“今日中午,我和她因为一些琐事闹了别扭,待我处理完琐事,回到客栈,却发现她人连同行李都不在了,我就知道,她一定是因为和我怄气,所以搬走了,便想昨日她说过可能来贵府长住的话,于是发动净化之力,去搜寻妖气,果然在此处寻到她的妖气,但一会儿便消失了,我便想,定是她开始了吴大夫您的封穴治疗。可惜我还不会意念传声,无法与她沟通,便只好来贵府打扰,还忘吴大夫让我进去见见她,我有很多话想对她说。”

  吴忧香点头道:“嗯,你的心情我很理解,可是,她正在休息啊。”

  “不碍事,不碍事,我就简单跟她说几句话,把误会讲清楚就走。”

  吴忧香为难道:“这……实话跟蒲公子说了吧,我见淑卿姑娘只身来此,又面色阴沉,便多事一问究竟,淑卿姑娘也是不吐不快,已经将情况跟我说了个七七八八。她早就料到你会来寒舍找她,所以才让我来亲自来开门,并且要我带几句话,她说,她现在不想见你,还说,你们两人都需要好好思量思量,若是想好了,缘分一到,自然还会相见。”

  蒲子轩顿感万箭穿心般刺痛:“她真是这么说的?”

  吴忧香叹口气道:“唉,女儿身嘛,这身体的伤好治,可这心里的伤,却绝非三两语可以弥补。再说了,人家现在正在气头上,不管你说什么,一时半会儿也下不来台,若是几句话不对付,不但误会不得消除,反而还会搞得针锋相对,所以啊,我觉得冷静冷静也挺好的。你就这么想吧,你心仪的姑娘,本来也需要静养多日,不便大喜大悲,你不刺激她,不也是为她好吗?待身体恢复,心情舒坦,你再找个好日子,轻松愉快地道个歉,说不定,什么事儿也给抹平啰。”

  见吴忧香说得不无道理,又想到陈淑卿反正也会停留此地,不至于飞到天涯海角,便也不再纠缠,说道:“吴大夫说得有理,那也请吴大夫帮我转达一下,请她好好养伤,不要多想,我呢,打算利用这段时间去仙剑堂拜师学艺,不会去沾染别的女子……算了,这句话就不转达了,咱们又不是那种关系……就只说仙剑堂,无论是她先痊愈,还是我先出关,请一定去寻找对方,谢谢。”

  吴忧香拍拍蒲子轩的肩膀,笑道:“这就对了。小伙子,人生路长得很,若不经历些风风雨雨,又怎会证明你们的感情经得起考验?你去安心修炼吧,我老太婆保证,一定将一个健健康康的淑卿姑娘交还给你。”

  蒲子轩开怀一笑,深深鞠躬后离去。

  吴忧香摇摇头,轻叹一声,徐徐将大门关上,来到后罩房陈淑卿的房间内。

  陈淑卿见吴忧香进来,轻声问道:“是他吗?”

  吴忧香点点头:“是他,我已经按你的原话转达,他已经走了。”

  陈淑卿略感失落:“他就这么走了?他有说什么吗?”

  “嘿嘿,你果然还是放不下他啊。”

  陈淑卿别过头去,低语道:“唉,我和他的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儿说得清的,但我就想知道,他留了些什么话吗?”

  “他让你好好治疗、休息,他则利用这段时间去仙剑堂拜师学艺,出关后,还会来找你,或是你去找他。”

  陈淑卿失望道:“还真是他的风格……真是无情啊,关于今日之事,却一字不提。”

  吴忧香咧嘴一笑:“姑娘这么想就不对啰,他还有一句话要我说,那就是他不会再去沾染别的女子,可是,后来他又将这句话收回去了,叫我不要转达。呵呵,你们啊……”

  陈淑卿叹息道:“既然说出了口,又何苦收回去呢?一路上,我给了他那么多次机会,那么多次暗示,他却从来没有勇气坦诚他对我的情感。或许,在他心目中,我就是一个活了快一百七十岁的老妖怪,换作人类,怕是已经入土两三次了。他忘不了他那花天酒地的生活,舍不得那些年轻美貌的女子,他喜欢新鲜,追求刺激,他或许在某些时候也会对我动了真情,但一转身又犹豫不决,所以,他从来不敢对我承诺什么,若是他依旧心猿意马,我又怎能主动表白我的心意……”

  吴忧香宽厚地笑笑:“姑娘如此患得患失,莫不是,早就经过了一些感情的洗礼?”

  陈淑卿坦诚道:“已经快一百五十年了,那时候,我也曾无怨无悔地爱过一个人类,我甚至愿意为了他,抛弃妖怪的寿命和能力,与他白头偕老……我如此相信他,毫无保留地将一切告诉他、保护他,可是,他仅仅是知道了我的妖怪身份,便完全变了一个人!一个男人,可以前一日爱你爱得死去活来,可以为了你去死,隔一日却仅仅因为一些无端的猜疑,否定你、抛弃你、毁灭你……我真的不明白,仅仅是因为我是妖怪?还是说人与人之间,也会如此?倘若爱是如此脆弱,又何必写那么多情诗?说那么多情话?何必没日没夜地创作,没完没了地歌颂?”

  吴忧香感慨道:“或许姑娘年纪可以做我的祖宗了,可是从寿命比例来看,我仍愿意将你看作一个平常的女子,所以,请允许我倚老卖老一次,那句话,我跟他说了,现在也跟你说:若不经历些风风雨雨,又怎会证明你们的感情经得起考验?姑娘请答应我,若是你们经受住了这次考验,请姑娘回到他的身边,再也不要怀疑他,更不要怀疑爱情。”

  陈淑卿点点头,嘴角露出些释怀的笑意:“吴大夫,我看他们都叫你婆婆,我也可以叫你婆婆吗?”

  吴忧香大笑道:“哈哈,那我可是受宠若惊啊!请姑娘随意。”

  陈淑卿问:“婆婆,你爱过人吗?”

  吴忧香毫不犹豫地答道:“爱过。”

  “那,你懂得爱为何物吗?”

  吴忧香眨眨眼,想了想说道:“我和我的丈夫是道光元年经媒人介绍认识的,那时我十八岁,他二十一岁。我嘛,你知道的,跟着父亲一直在家学习医术,我丈夫叫姜左路,是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却有着满腹的才情。我为他的才华折服,但我们并未经受任何考验。两个月后,我的饿鬼病发作了,他才知道,他摊上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我以为,他可能会抛弃我,至少,会纳上几个小妾以作弥补,我甚至在心里做好了准备,劝他这么做,因为,我不配拥有他全部的爱。谁知,他非但没这么做,还为我写下了一首诗:

  杨柳依依到吴家,

  窥得伊人竞烟霞。

  多情只待忘忧去,

  暗香满园映落花。

  他说,他爱的不是我的身体,而是我那颗珍贵的医者仁心,所以,即使我老去,即使病得像个残花败柳,在他的心目中,只要和我在一起,那也是暗香满园,所以,我们成婚了。他甚至为了我们,用他那瘦弱之躯为我和儿子寻找祝馀,直到生命的结束。人类或许会自私、会贪婪、会背叛,但人类也会付出、会奉献、会牺牲,渺小与伟大的品质,同时为人类所拥有,所以,倘若你碰到了后者,请相信,爱一定会到来。”

  陈淑卿的眼角出现了一丝红润,叹道:“好一个‘多情只待忘忧去,暗香满园映落花’!婆婆,虽然你失去了爱人,却让我好生羡慕,我真希望,快点变成人类,遇见这样的男人,并与他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

  吴忧香问道:“你如此坚定地想要变成人类,究竟是因为什么?”

  陈淑卿已在心中将吴忧香当作了亲人,便推心置腹道:“婆婆,其实告诉你也无妨。我本是一位了不起的净化使者一百多年前收养的小狐妖,就是因为那时深爱过的人,我恳求那位先生将我变为人类。先生为了实现我的夙愿,用毕生心血创作出了一部叫做《混月诀》的秘籍,只要在满月夜对着妖怪使用,便可将妖怪净化为人类。可惜啊可惜,离满月夜仅仅还有三日,我便遭到了爱人的背叛,同一日,先生也不幸仙逝。这后来,我希望变成人类的原因,变成了为实现先生的遗愿。蒲子轩,即是那位先生的第九代子孙,当他觉醒净化之力后,我便去求他帮忙,却发现《混月诀》早已残破,碎片下落不明。这才有了后来我们结伴同行寻找碎片,在四川遇见苏三娘,再到广西的事情。”

  吴忧香叹道:“奇缘!真是奇缘啊!原来姑娘和蒲子轩、苏三娘是这么认识的。难怪,你们有能力采回祝馀。能结识你们,我可真是太幸运了。”

  陈淑卿谦逊道:“能结识婆婆,才是我的幸运。我还有好多好多故事,婆婆没事的时候,就多来找我聊聊。若是需要磨药、抬水什么的,也尽管来找我帮忙,别看我是女子,力气大着呢。”

  吴忧香会心一笑道:“那是,你是妖怪嘛。不过,活路都有人做,你且好生休息吧。时候不早了,我去张罗晚饭了。”说完,吴忧香拍拍陈淑卿的肩膀,起身出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