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零一话 诛元之嚎(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待蒲子轩拜师完毕,朱世铧解除了净化之力,拍拍蒲子轩身上的泥土,又将他扶起,整理整理衣服上皱褶处,问道:“对了,听苏三娘说,还有一个九尾狐妖与你同行,她现在人在何处呢?”

  蒲子轩坦诚应道:“淑卿因为在四川被苏三娘所伤,且伤势日趋严重,目前正在忘忧堂接受吴大夫的治疗。我估计需要十天半月的时间,故独自来仙剑堂打扰前辈。”

  朱世铧一愣:“你们初来桂平,竟可接受吴忧香的问诊?你们给了她多少银子啊?”

  蒲子轩笑道:“不瞒师父,吴大夫只接受预约,且需提前整整一个月,徒儿给再多的钱她也不肯破例,无奈之下,徒儿和淑卿上了招摇山,从一座坟墓中采回了祝馀作为礼物,这才打动了她。”

  朱世铧点点头:“本事不小,本事不小啊!难怪苏三娘对那九尾狐赞不绝口。”

  蒲子轩歪着脑袋,不甘地问道:“啊?就没赞我?”

  朱世铧想了想道:“还确实没有。”

  蒲子轩细细回想,当初在乐山独自打败大渡河水怪和魔蛛时,苏三娘确实都不在场,看到的却都是自己中箭、挨打、弄丢小孩的场面,就连和苏三娘本人同归于尽的一战,也是陈淑卿所为,不禁哑然失笑,问道:“那苏三娘现在何处啊?”

  朱世铧道:“你二人正好可以共同修炼,我这就带你去见她。”

  话音刚落,只见一支利箭“嗖——”地从高处朝蒲子轩飞来,还好蒲子轩这次眼疾手快,“哇哇”叫着,侧身避过这一箭。

  随后,一个熟悉的女子身影从屋顶上跳下,昂声说道:“蒲子轩,自四川一别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苏三娘,在她下落之际,一阵清风拂面而来,煞是风韵卓著,威仪棣棣。

  蒲子轩见到久违的同伴,欣喜若狂:“苏三娘,你怎么在这里?”

  苏三娘笑道:“哈哈,你和师父过招时,我就在那屋顶上全程看着听着呢,想看看你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长进,看来,还是那几招毛手毛脚的功夫嘛。”

  朱世铧笑道:“苏三娘,这就是你打招呼的方式啊?就不怕一剑射伤了你的同伴?”

  苏三娘不以为然地摆摆手:“这家伙只要不一箭射死,过不了两个时辰,便又活蹦乱跳的了,他的星河龙王就是这个本事最厉害,可让人垂涎三尺了。”

  蒲子轩得意地做个鬼脸:“这可以算得上是夸我了吧?”

  苏三娘道:“只可惜,如此逆天的能力,被你用得好似废物,所以才让你来此拜师学艺,还不谢谢我?”

  “承蒙厚爱,要不这样吧……”蒲子轩对朱世铧道,“苏三娘再次学艺,是否还需缴纳学费?就算我头上吧,作为对她的感谢。”

  朱世铧嘿嘿一笑:“看来你这小子还真是个富家公子,我这老头见钱眼开,天下人都知道,但我已答应苏三娘,此次修行不收取任何费用。”

  蒲子轩嬉笑道:“师父,你有这么大方吗?”

  朱世铧道:“当然没有,所以是有条件的,那便是,要么做我的关门弟子,要么帮我办事。苏三娘已答应,以仙剑堂弟子的身份参与五月的守岁,事后可离开我堂,继续你们的旅途。”

  “守岁啊?”蒲子轩不解道,“我听说过,就是去断肠谷除妖嘛。可是,这对你们……不,咱们仙剑堂有何好处呢?”

  “呵呵,你跟我来,说不定,你这小子,或许也会感兴趣哦。”

  说罢,朱世铧领着二人继续朝后院走去,又穿过一道门廊,来到一间巨大的屋子前。

  此屋大门紧锁,门口立着两个佩剑护卫。仅仅站在门外,便可听到里头传来阵阵鬼哭狼嚎声。

  “把门打开。”朱世铧下令道。

  “是,堂主!”

  待守卫恭敬地打开大门,一股恶臭迅即扑面而来,那阵鬼哭狼嚎声也更加洪亮了。

  步入屋内,蒲子轩顿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木制笼子放置其间,笼子中,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兽,正如猪圈中的家猪一般,被关押起来,有的来回踱步,有的席地而睡,还有些会说话的,见状则嘶喊起来。

  “朱世铧,你不得好死!”

  “朱世铧,你要下十八层地狱!”

  朱世铧毫不理会各种咒骂,向蒲子轩得意地介绍道:“有人喜欢收集火枪,有人喜欢收集宝马,而老夫的爱好,则是收集妖怪!我们从全国各地捉来妖怪,再于各大门派之间相互交易,或卖给普通的富甲商贾,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个广大的妖怪市场。这些妖怪,不管过去如何凶猛,如今都被关在小叶紫檀制成的笼子中,丝毫发挥不出妖力。而每年五月的守岁,则是捕获妖怪的最好时机。怎么样,徒儿,可有兴趣?”

  蒲子轩看得心中发麻,虽然除妖是净化使者的本分,可那是出于正义,如今净化使者与妖怪的对立,在此成为了敛财的工具,蒲子轩还一时适应不过来。

  瞬间,他又回忆起当初在新榕庄,车夫老方跟他说过的话:“朝廷为了留住这些净化使者,又不愿意单独给他们俸禄,就同意了他们进行交易,买卖妖怪,这些人看到有利可图,也就留在广西不走了,并且逐渐形成了大大小小的众多门派……”

  “师父,徒儿只想拜师学艺,无意掺和这样的事情……”蒲子轩又问苏三娘,“这件事情,你已经决定了吗?”

  “对啊,我早就跟你说过,广西是净化使者与妖怪的聚集之地嘛。没有哪个地方,还会有广西这样成熟的妖怪文化,你要习惯。”苏三娘轻快地答完,又郑重其事地说道,“蒲子轩,欢迎来到广西妖市!”

  蒲子轩瞅瞅那些可怜的妖怪,竟然心生怜悯起来,毕竟陈淑卿、何夕尘与自己相交甚笃,谁也不知这些妖怪中是否有善良的妖怪,如此为了私利将他们当作商品交易,实在令人难以接受,只好支吾道:“那个……可是,我还没想好。”

  朱世铧也不生气,拍拍蒲子轩的肩膀,宽慰道:“为师是个生意人,一切讲究公平,你只要交足学费,师父不会逼你做任何事情。反正,你知道了师父的爱好,今后若是捉了一些邪恶的妖怪,要赠予为师,或是卖给我这生意人,为师也感激不尽。今日嘛,来都来了,便随便参观参观吧。”

  朱世铧边走边介绍道:“你看这只鸾鸟,羽毛五彩缤纷,多漂亮,是从永生门买来的……这个人头兽身的妖怪,叫做狍鸮,喜好吃人,当时一雌一雄同时出现,我们动用武力,不小心将雌的手臂折断了,为师见品相不好,便杀了那雌的,把这只雄的打晕,才捉了回来……”

  话音未落,狍鸮怒吼道:“朱老贼,老子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别让老子出去,否则,老子一定要活活捏死你!”

  三人又来到一个硕大的笼子前,其间有一只巨大的棕色猛兽,体型如巨象,面如猛虎,角如羚羊,还有一双鹰的翅膀,正龇牙咧嘴冲着三人嚎叫。朱世铧道:“这是为师引以为傲的战利品,叫做穷奇,是极为稀罕的一种猛妖,一般人根本不是对手,是我贤孙朱亚枫前年在守岁活动中好不容易才捕获的。”

  “还有这个……”朱世铧踢了踢一个小笼子,里头是一条蜷缩不动的红皮肤蛇,两只翅膀也塌拉着一动不动,“这会飞的蛇叫鸣蛇……喂,不会还在冬眠吧……喂喂……”

  朱世铧俯身伸手入笼中一探,惊道:“坏了,死掉了,唉。”随即叫来门口两个守卫,“来,把这妖怪拉出去扔了。”

  两名守卫进屋,一人拧着笼子一边,二话不说,将这死物提了出去。

  ……

  蒲子轩默默地望着两人提着笼子离去,这一只只珍奇妖怪,让他着实大开了眼界,内心中却也如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的复杂滋味纷纷来袭,只觉得那恶臭无比熏人,如入了畜生道轮回,恨不得快些离去,便道:“师父,徒儿有些恶心……”

  朱世铧笑道:“好好,师父给你看最后一样宝贝,是前些日子从云南捉回来的妖怪。这是为师最最珍惜的妖怪了,永生门想花两百金买去,我不卖,他们就来抢,结果被咱们打得落花流水,哈哈,就在这里……”

  朱世铧将两人领到一个笼子前,里面是一个小男孩,完全没有妖怪的模样。!

  堪堪接近,蒲子轩看得清楚了,那小男孩水翦星眸,楚楚可怜,不是别人,正是数月前,在丽江丽安路十四号那幢鬼宅中,碰见的小树!

  尽管小男孩头发长了些、脏了些、瘦了些,蒲子轩还是认出了他,失声喊道:“小树!”

  小男孩闻声抬头,惊异道:“蒲子轩哥哥!”

  “果然是你,果然是你!天啊!”蒲子轩难以置信,会在此地,以这样一种方式,与小树重逢!

  朱世铧纳闷道:“怎么?你和这八籁子居然认识?”

  苏三娘提醒道:“师父,他们可都是从云南丽江来的……”

  “哦,对对对,我老觉得八籁子应该来自浙江,你不说,我都忘了……难怪……”

  蒲子轩顿时俯身恳求道:“师父,这妖怪是徒儿的朋友,还望您看在徒儿的薄面上,还他自由,无论付多少钱,徒儿在所不惜!”

  朱世铧顿时眉头紧锁,摇头道:“不是为师故意为难徒儿,可这不是钱的问题!你可知这妖怪有多珍贵吗?”

  蒲子轩心想,当时与这小孩打交道,并无发现他有任何奇异之处,好奇心也顿时调到了极点,便道:“请师父明示!”

  “这妖怪叫做八籁子,其本身就是小叶红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