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零二话 诛元之嚎(三)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得知小男孩的真身竟是小叶红豆,蒲子轩恍然大悟:“难怪,你称自己为‘小树’,那你爹呢?”

  小树落寞道:“我们家族的妖化,是从我姥姥那代开始的,我爹和我自然也是小叶红豆。不过我爹成了半妖后,失去了记忆,成了疯子。蒲哥哥离开后不久,爹就去世了,留下我一个人在丽江生活,没想到,有一天他们突然闯进我家,把我抓走了。蒲哥哥,你能救救我吗?”

  见小树如此无助,蒲子轩再次恳求道:“师父,这小男孩确实是我朋友,只要能放了他,什么条件,您开便是。”

  苏三娘也劝道:“师父,我看这八籁子是个善良的妖怪,不妨就答应蒲子轩吧。”

  见两人期待模样,朱世铧却丝毫不予退让:“不可能!你知道,有一个这样的妖怪,对我们而,意味着什么吗?只要带着他同行,无论你是净化使者还是妖怪,气息都会被掩盖,这对于我们这个圈子的来人说,无异于让自己披上了一件隐身的斗篷,从此,敌在明,我在暗,无论是降妖,还是门派竞争,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帮助,你们想过吗?这是钱可以换来的吗?”

  蒲子轩一听,顿时明白了小树的稀世价值,也深知无论自己提出任何价钱,当下也换不来小树的自由,但他无法眼见着小树走入此等深渊,仍然努力道:“徒儿愿意以仙剑堂弟子的身份,与苏三娘一同参与守岁,捉到的妖怪,都归师父!这个条件,可以吗?”

  朱世铧听罢,略微一颤,但很快又摇摇头,抬手道:“好了,此事,断无商量的余地,你们休要再提了。”

  蒲子轩突然心里生了一团火气,虽然他称着面前这个人叫“师父”,然而两人毕竟只是初识,并无师徒之实,目前不过是一些客套,见朱世铧如此强硬,竟心生一念,想要毁了这个拜师学艺的约定。

  蒲子轩正犹豫着要不要发作,突然,院里又跑来一个弟子,正是带领自己前来会见朱世铧的那个大门门卫,上前禀报道:“朱堂主,门外又有两人求见。”

  朱世铧一愣,自自语道:“今儿可真是热闹啊。”便转身冲门卫问道:“是什么人啊?”

  门卫道:“是一男一女,说是永生门的人,有要事禀告。”

  朱世铧一听,顿时勃然大怒:“哼,他们杀我的人,抢我的宝贝,还好意思来见我?回复他们,不见!”

  门卫支吾道:“这……他们可是联盟盟主啊……”

  朱世铧更为愠怒道:“哼,我最恨的就是这个,动不动就拿盟主身份来压我们!我千辛万苦夺回这八籁子,就是为了壮大实力,假以时日赢回盟主的宝座!今日,我还就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我朱世铧可不是任人宰割之辈!”

  门卫又力劝道:“可是,他们手里还提着一个大箱子,说是来给朱堂主道歉,还要赔偿死者家属,若是不见,恐怕……恐怕难以平息兄弟们的怒火。”

  一听此话,朱世铧顿时软了下来:“哦?难道是他们查清楚了?好,你让他们在大堂等候,我稍后便去,我倒要看看,他们这是演的哪一出!”

  待门卫领命离去,朱世铧对蒲子轩、苏三娘吩咐道:“我有事情先去处理一下,苏三娘,你带着蒲子轩去厢房安顿下来,明日上午,我们正式开始修炼。”

  “是!”苏三娘拉拉蒲子轩的衣服,耳语道,“走吧,先安顿下来,那小树的事情,日后从长计议。”

  “那,师父,我去了。”蒲子轩忍着一肚子的火气,冲小树挤挤眼睛,无奈地跟着苏三娘离去。

  随后,朱世铧也走出关押妖怪的屋子,冲守卫叮嘱道:“记住,没有我的命令,谁来也不许开门,枫儿也不行!”

  ……

  富丽堂皇的大堂内,何夕尘与林惠南二人正坐在侧椅上,品着仙剑堂侍从沏的覃塘毛尖茶。

  两人已等了好一会儿,见那“仙剑堂”匾额下的上座空空荡荡,林惠南也不急躁,优哉游哉地品着茶:“嗯,这覃塘毛尖啊,色泽绿润,看着舒服,尝起来带嫩板栗香,滋味也是甘爽无比,等正事办妥,一定要带几斤回去。”

  何夕尘已忍不住嘀咕起来:“林伯伯,不是我说你,你还有心情品茶,我都紧张得手心出汗了,唉……这朱堂主也太慢了吧。”

  林惠南安慰道:“耐心点吧,本来就是咱们理亏在先,朱堂主心里有气也是人之常情,一会儿道歉一定要诚恳,切莫坏了两家和气。”

  何夕尘哼哼道:“爹也实在是太大度了,那他关于盟主地位的提议,也要向朱堂主转达吗?”

  林惠南点点头:“何掌门一既出,绝不收回,反正早晚都会宣布,今日便提前告知朱堂主,也更有利于打消他的怨气。”

  何夕尘不甘道:“你说,前几日他们说他不在家,说什么外出修炼,会不会也是借口?其实是故意让我们难堪,害得我们等了十多日?”

  林惠南笑道:“得了吧,你这十多日干了些啥,林伯伯还不知道吗?说起来,我可真是要感谢那个蒲子轩哟,虽然和我大打出手,却解除了我的一块心病。这一下,办完事,可以安安心心跟林伯伯回桂林了吧?”

  何夕尘撅嘴道:“哼,难说,我看那陈淑卿负气离开,就觉得还有机会。我还在想啊,要不要在桂平多留两日?说不定,他和那陈淑卿闹崩了,又回心转意,来雁门楼找我呢。”

  林惠南立刻叫苦道:“哎哟,大小姐,您就别再折腾我了。”

  正说着,朱世铧姗姗来迟,步入大堂。他正是为了让对方难堪,故意迟到了一阵子。

  两人见了朱世铧赶紧起身入礼:“哟,朱堂主,冒昧打扰,多有得罪!”

  朱世铧也不客套,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径直到主座坐下,眯眼道:“哟,原来是惠南兄啊,这小姑娘是?”

  何夕尘道:“朱伯伯不记得我了?我是何掌门的女儿何夕尘啊。”

  朱世铧一怔,想不到永生门的掌门何天傲竟然把女儿也派来了,看来还有几分诚意,便道:“哦,何夕尘,是你啊,上一次我见你,还是这么高一个小女孩呢。”

  何夕尘笑道:“是啊,那时朱伯伯来我永生门做客时,我才八岁呢,一晃,都七八年过去了。”

  朱世铧心有怨气,也不顺带问一句“何掌门别来无恙”,瞅瞅林惠南手边的朱木箱子,做个深呼吸,正色问道:“那,你们来找我,有何贵干?”

  气氛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何夕尘也不啰嗦,开诚布公道:“朱伯伯要我们调查的那件事,我和林伯伯已经查清楚了,元凶正是该死的秦邕!那日,他在山路上拦截了贵堂的人马,提出两百金购买笼中之宝物,被拒绝后率众人以武力逼抢,杀害了贵堂十一名弟子。后来,他的净化之力枯竭,被您的孙子朱亚枫刺瞎一只眼睛后,率余部向北逃去,至今杳无音信。”

  朱世铧冷笑道:“这么说,你承认此事是永生门所为了?”

  何夕尘急促解释道:“秦邕虽是永生门的弟子,但此事,根本就没有我爹的授意,完全是他个人行为!我爹知道真相后,也是惊得不轻,立即下令将秦邕逐出了师门!”

  “哼,你说是秦邕个人行为,便可将这血债抛得干干净净,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们?”

  何夕尘力争道:“我爹作为守岁联盟盟主,一向以‘诚’字作为他在这世上立足的根本,多年来,一九鼎,绝不会干出这种卑劣的行径!”

  一听这小女子又拿盟主身份说事,语间隐隐约约还带着不自觉的居高临下意味,朱世铧更是不悦,反问道:“哼,是盟主又怎样?空口无凭,何以服人?你所说的一切,有何证据?”

  何夕尘道:“我们还查实,那秦邕逃走后,在路上,支持他和反对他的永生门弟子,也是分裂为了两派,还发生了内斗。反对派十二人被尽数杀害,支持者也是死伤大半,最后,秦邕带着残余的四人不知所踪。还请朱伯伯看在咱们两家多年交情的份上,相信小女子,也相信我爹一回!”

  “好,就算的确如你所,是那秦邕起了贪念,作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可那也是你爹何天傲管教不严之过!是他多年来的放纵,才培养出了秦邕这么一个恶魔!我们总不能因为你的一个解释,就吃这么大一个哑巴亏吧?”

  见朱世铧竟然数落起了爹的不是,何夕尘顿时心生恼怒,放高了音量道:“你以为我爹愿意吗?我们的损失就比你们仙剑堂小吗?现在,秦邕不只是你们仙剑堂的仇人,更是我们永生门的敌人!我爹已经在到处寻他,誓要发动全门之力,将他捉拿归案,再斩首示众以谢天下!这就是咱们永生门作为盟主的担当,换作其他门派,做得到吗?”

  朱世铧猛地一拍桌子:“放肆!”

  林惠南在一旁见何夕尘谈出了火药味,立即起身,笑脸相迎道:“小姑娘不会说话,朱堂主可千万不要跟她计较!事实是,何掌门也意识到了这是他管教不严之过,除了要严惩秦邕之外,还决定对贵堂死去的弟子给予赔偿。”

  说完,林惠南将箱子打开,指着满箱的金银道:“这里面,一共是黄金三十七两,白银六百二十四两,我们在桂平县能兑到的,暂时就这么多,还望朱堂主见谅。”

  朱世铧并不答话,缓缓走下座位,来到箱子旁,默默地拿起一锭黄金,眯着眼看来看去,略微放低嗓音道:“赔偿,我一定收下,世人皆知我朱某是爱财之人,但这些金银,我会全部分给那些死者的家属们,一个子儿也不留。可是,这还不够,我要你们当着我诸多弟子的面,正法秦邕,我要看着他倒下,看着他在血泊中绝望地挣扎,以解我心头之恨!”

  林惠南见朱世铧给了台阶下,会心一笑,又顺势说道:“朱堂主和何掌门想到一起了,何掌门说了,若是别的门派先找到秦邕,甭管死的活的,只要交给他,他愿意让出盟主之位!”

  这话可彻底说到了朱世铧的心坎上,顿时大惊道:“他真有此意?”

  何夕尘努嘴道:“千真万确,这么重大的决定,我们可不敢乱说。”

  朱世铧叹道:“即使在我们的盟约中,也没规定,若是盟主一方有伤害其他门派的行为,必须让出盟主之位,世人皆知何掌门以仁德为立足之本,果然名不虚传啊……行,既然何掌门有如此诚意,那此次恩怨,我朱某可暂时搁置。待到秦邕下地狱那日,我们仙剑堂和永生门,依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一家人!”

  林惠南连忙拱手道:“谢朱堂主!”说完,冲何夕尘也递了个眼色。

  何夕尘勉为其难道:“谢了,朱堂主。”

  朱世铧正要送客,林惠南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哦,还有一事,望朱堂主指点指点。”

  朱世铧一愣:“还有何事?”

  林惠南道:“不知那覃塘毛尖茶,哪里有卖?想顺道带几斤回桂林。”

  何夕尘斜眼道:“切!无聊!”

  朱世铧哈哈大笑道:“这个就不要找别人了,难得来一次,你们二人今晚就在我府上住上一宿,管吃管住,我再安排伙计给你准备满满一箱覃塘毛尖,按市价算你们一两银子好了。来人啊,备两间客房!”

  林惠南欣喜道:“多谢朱堂主!”

  何夕尘恨不得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