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零三话 开始修炼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蒲子轩不得不承认,这仙剑堂不愧是财大气粗,每一间厢房都散发出奢华之气。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蒲子轩的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细碎的阳光,照在地板上,斑斑驳驳。细细打量一番,墙角有一张别具匠心的木床,精致的雕花装饰端的不凡,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文房四宝俱全,旁边还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一株富贵竹,东墙上当中挂着一幅米襄阳的《烟雨图》,尽显着雅致气息。

  蒲子轩在仆从和苏三娘的带领下已安顿好房间,此时离晚餐时间尚早,便迫不及待地拉着苏三娘道:“好了,三娘,现在咱们可是同门师姐弟了,我老早便想着下次见到你,一定向你这样资深的净化使者请教几个问题,你现在可以教教我吗?”

  苏三娘轻快地应道:“行啊,你想学点什么?”

  蒲子轩想了想道:“先教教我,如何意念传声吧。”

  苏三娘调侃道:“你这情种,是想快点联络上你的小九吧?”

  蒲子轩作个鬼脸道:“不错,既然你都听到了,我也不必多费口舌。没有她的消息,我这心里始终六神无主,难以安稳修炼啊。”

  苏三娘耸耸肩道:“可惜,在这里可学不了啊?”

  “为什么啊?学这个,还分时间场合?”

  “那当然了,意念传声,是能力者之间的一种意念共振,尽管不像妖气那般只能定位妖怪,妖怪之间,净化使者之间只要接触过,也可根据熟悉的意念进行共振,可这仙剑堂小叶红豆环绕,不光无法探测外界妖气,也无法实现共振,就连堂内的意念也在小叶红豆的干扰下混沌一片,你说,这如何练?”

  蒲子轩想到了多日前在断肠谷内,尝试搜寻妖气时,那种混沌的感觉,扯扯嘴道:“真麻烦,你说,未来人类会不会发明一种装备,让每个人都对应一串数字,只要按一个人的那串数字,管他多远,管他有没有小叶红豆掩盖,都可以与他实现远方通话?”

  苏三娘不屑道:“我知道,你爹寄给你的新奇玩意儿多,你脑子里有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倒也不意外,可是,你说的那种装备,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怎么可能设计出来?声音能传那么远的地方吗?还是定点传送?呵呵,还是踏踏实实想点实在的招数吧。”

  蒲子轩皱起眉头,想来想去,又想到了多日前在黑风山外陈淑卿被阻挡的场景,便道:“那,先学习制作结界也行。”

  苏三娘大笑道:“此地没有封魔符,也练不了啊,而且,怎么制作封魔符,我也不会啊。”

  蒲子轩无奈至极:“那,先学学怎么将圣物在实体与灵体之间转化,这总成了吧?就是上次,你从魔翼身上将《混月诀》的碎片抽离出来那招。”

  苏三娘想了想道:“这倒可以试试。”

  说完,苏三娘伸出右手,微微发力,只见一道蓝光掠过,霎时间,其手上便多了一支利箭。

  “这便是净化之力物化后的圣物,你看好了……”苏三娘再一发力,那支箭矢又化为一道蓝色灵气,凝聚于手上。

  苏三娘抬手至蒲子轩的胸部,轻轻将灵气注入他的体内,蒲子轩立刻感觉到一丝暖意入体,全身上下一阵舒畅。

  随后,苏三娘又物化出一支箭,交给蒲子轩道:“现在,你来。”

  蒲子轩握着箭矢,向手上凝聚起净化之力,只见灵气越聚越大,箭矢却还好端端地捏在手中。

  “哈哈哈,你这是要折断它吗?”苏三娘大笑道,“不是这样,不是发力,而是通过体内小周天回转,用自己的气与它连通起来。”

  “哦……”蒲子轩重新使起了力道,让灵气变得柔和,却仍旧不得要领,问道,“怎么连通啊?”

  “怎么说呢?就仿佛,这箭成为了你灵气的一部分……”

  “好,好……一部分……”蒲子轩仍在努力尝试,直搞得满头大汗,那箭矢就是没有丝毫改变。

  苏三娘看得也急了:“哎呀,还是不对,你知道什么叫做小周天吗?怎么使气运转吗?不对……不对……还是不对……”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始终无法开窍,蒲子轩被搅得心烦意乱,身心疲惫,干脆将气全部收回,瘫在座椅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又看看手里的箭矢,心中憋了一股闷气像是不吐不快,骂了一句:“滚蛋!不想学了!”便将箭矢朝门外扔去。

  只听“当”的一声响,那箭矢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正跨腿入门的朱世铧脑袋上,随即传来一阵惨叫“啊——”

  两人一见来人是师父,大惊失色,立即起身作揖,只听朱世铧骂道:“混账东西,你们是要谋杀为师吗?”

  蒲子轩赶紧上前搀扶,惊慌失措道:“师父,没伤到你吧……是徒儿不好,徒儿想学习如何将圣物灵体化,无奈愚钝无知,不得要领,气得乱丢东西……”

  朱世铧听罢也懒得追究,揉揉脑袋被砸之处,若无其事说道:“就算你一两银子作为赔偿好了。你们啊,都别研究这些雕虫小技了,为师来找你们,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特别是你蒲子轩,我问你,你还想救那八籁子吗?”

  蒲子轩一听朱世铧有意为释放小树谈条件,顿时神采奕奕道:“对对对,师父要徒儿做什么,直接下令便是。”

  朱世铧进屋坐下,也招呼俩徒儿坐下后,慢慢道来:“多日以前,为师从云南押送八籁子回来的路上,遭遇了一伙强盗的袭击,那强盗头子叫作秦邕,是个净化使者,杀了我堂十一个弟子之后,被我孙子朱亚枫打败,下落不明。那秦邕是桂林永生门座下原弟子,我便以为是永生门的主意,谁知今日他们派人来报,说秦邕不但杀了我们的人,也杀了他们自己的人,如今已成联盟公敌。那永生门掌门何天傲是守岁联盟的盟主,已对秦邕发起了通缉,承诺无论哪个门派的人先擒到秦邕,无论死活,他都愿意将盟主之位让出。”

  蒲子轩眼睛一亮:“师父是不是要我们帮忙捉拿那个叫秦邕的强盗?只要成功,便可将小树施放。”

  朱世铧点头道:“正是如此。”

  蒲子轩欣喜若狂道:“好,快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他?”

  “不要以为这个事情很简单,你以为,你是他的对手吗?”朱世铧严肃道,“那秦邕是永生门的大弟子,武功胜过枫儿,为师是否可敌也难以预料!那日之所以失败,完全是因为他急于求成,出了昏招,用净化之力攻击凡人,导致力量被封印,才让枫儿有机可趁。如今他的净化之力是否恢复,无人可知。另外永生门的人说他往北逃去,却未回师门,为师猜测,不知他是不是在断肠谷内躲了起来,以防止被探到气息。”

  苏三娘道:“由此看来,此事绝非短时间内可以办成。”

  朱世铧点头道:“嗯,但为师定要手刃秦邕那个畜生,而且,为师对盟主之位甚为看重,当初捉回八籁子,无非就是想用其能力壮大本堂,以便将来夺取盟主之位,如今这个机会就摆在面前,只要成功,八籁子便无足轻重,何不作个顺水人情,交还给徒儿呢?”

  蒲子轩点头道:“好,那,如何办成此事,师父可有谋略?”

  朱世铧分析道:“目前本堂净化使者,共有四人,那就是我们三人加上孙儿朱亚枫。柳州府的屠龙帮和平乐府的乾武门,各自净化使者不过一两人,且他们与秦邕并无深仇大恨,断不会如此积极地去冒险。而永生门净化使者共有五人,除去秦邕,尚有四人,目前我们两派的实力此消彼长,已可以说得上是伯仲之间,因此要办成此事,至少已有四五成的把握,但,这还不够!苏三娘、蒲子轩,我要你们用一个月的时间来进行特训,火速提升自己实力,待到五月守岁时,咱们一同去那断肠谷,一边降妖,一边搜寻秦邕!师父答应你们,事成之后,你们两人,可以带着八籁子离去。”

  蒲子轩应道:“好,徒儿来此,本就是为了快速提升实力,还望师父速速为徒儿指明修行方法!”

  朱世铧道:“今日时辰不早了,且好生休息一晚,明日开始,为师亲自指导你们修行,在守岁开始之前,你们两人,必须完全与外界隔绝,潜心修炼,不得离开本堂半步!”

  苏三娘自然答应得干脆,蒲子轩却顿时想到昨日要吴忧香向陈淑卿传达的话,心里不觉泛起了嘀咕,吞吞吐吐道:“那个……别的还好,可是徒儿那友人陈淑卿,尚在忘忧堂接受治疗,不知何日可以痊愈……可否给徒儿一个机会,每隔三五日,前去探望探望。”

  朱世铧喝道:“不行!当前离守岁也不过一个多月,这还不算路上的时间,若是如此三心二意,你修炼出来,也不过是个半吊子,要想战胜秦邕,救出八籁子,就必须抛除一切杂念!”

  “那,若是淑卿先痊愈,来这仙剑堂找我,可否容她与徒儿相见?”

  “不行!蒲子轩,若你要想带走八籁子,就必须按照为师的方案来修炼,倘若你心存疑虑,心怀杂念,我建议,你不妨现在就退出!”说到此处,朱世铧脸上已带愠色,大有恨铁不成钢之感。

  苏三娘见蒲子轩难以决断的模样,也劝慰道:“只需等待一个多月,那陈淑卿,不是还会回到你身边吗?可若想救出你的小树,当前只有这唯一的机会,既是提升你的实力,也是为救人增添几分胜算,何乐而不为呢?”

  蒲子轩左思右想,终于想通其中利害,点头道:“明白了,徒儿一切听从师父教诲!”

  朱世铧这才露出满意的微笑,冲门外一侍卫喊道:“来人啊,快把枫儿也叫来。”

  少倾,一位英姿勃发的青年步履矫健地赶至厢房,入礼道:“爷爷,召孙儿来,有何事?”

  朱世铧对蒲子轩介绍道:“这便是我说的孙儿朱亚枫,可叹我子孙满堂,就这一个贤孙觉醒了净化之力,也是他那日打跑了秦邕,你要以师兄视之。”转而又对朱亚枫道:“而这位便是苏三娘之前提到过的蒲松龄的后人——蒲子轩,从明日起,你们三人一同随我修炼。”

  朱亚枫与蒲子轩相互入礼后,铿锵有力地应道:“是,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