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零八话 清明劫(三)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哦?他已经死了吗?”旱魃听到蒲子轩的死讯,着实一愣,原本就鼓起的眼珠瞪得更大更圆了,扭头问肩上的伏魇道,“你脑子好使,怎么看?”

  伏魇想了想道:“这桂平县确实有一座山,叫做招摇山,山上确实有一种仙草,叫做祝馀,这种草喜欢阴森的环境,特别是墓地中,而且她说的时间,也和蒲子轩气息消失的时间吻合,看起来不像是在说假话。”

  “哦,既然人都死了,那就走吧。”旱魃与蒲子轩并无个人恩怨,不过是怕蒲松龄的血脉威胁妖界的存在,不得不斩草除根而已。无论何种死法,只要蒲松龄的净化之力血脉已断,便讨得个安心,不想多事。

  “慢着,苏三娘呢?”伏魇不甘心空手而归,又厉声质问陈淑卿。

  陈淑卿想到苏三娘与蒲子轩如今同在仙剑堂中隐蔽修炼,这些北方的妖怪对广西各门派驻地有小叶红豆守护一事并不知晓,又怕被伏魇抢夺记忆,便应道:“我不敢回答你的问题。”

  旱魃无奈道:“你不回答他的问题,本王也无法让他满意而归啊,那就我来替他问问吧,苏三娘在哪?”

  陈淑卿便继续编道:“苏三娘素来独来独往,在四川便已和我们分开,去向不明。”

  伏魇怂恿道:“旱魃大王,那苏三娘好大的口气,说要让我们等着,早晚要将我们妖界消灭,想想就可恨啊!”

  旱魃打个哈欠,不耐烦道:“既然人家都让咱们等着了,那就等着好了。天下那么多净化使者,难道个个都要像蒲子轩那样,本王一个一个去追杀吗?”

  说罢,伏魇已变作一个成年男子模样,准备从忘忧堂的正门走出。

  伏魇着实心有不甘,可惜自身妖力又微不足道,只好继续怂恿道:“那这九尾狐呢?坏了咱们黑风山一堆生力军,就这么便宜她吗?”

  “生力军,咱们不是找到更好的地方了吗?”旱魃稍作停顿,又转身对陈淑卿道,“九尾狐,既然你的男人已经死了,不如就死了那条人类的心,回到咱们妖界吧。明年妖皇就会复生,这一次,我们将比以往更加强大,你虽能力平平,还是有些作用的,本大王可以封你个一官半职,让你管管这广西的妖怪。”

  陈淑卿不屑道:“哼,你们就死了那条心吧!我就是回山野做个野妖度完余生,也永远不可能与你们为伍!”

  旱魃耸耸肩,对伏魇道:“人家不喜欢,强扭的瓜也不甜,算了吧。”又对陈淑卿挥手道:“走了。今天是人间清明节,别忘了去跟你的男人烧点纸钱。”

  看到旱魃居高临下的气势,虽令人作呕,无奈自己妖力即使不被封印,与之作战也不过以卵击石,陈淑卿只能眼睁睁看着旱魃离开,庆幸自己捡回一条命来。

  谁知,就在旱魃快跨出门槛的当头,伏魇又说了一句:“旱魃大王,且慢,你还记得那个叫秦邕的人说过什么话吗?”

  秦邕?他是何人?和俩妖怪什么关系?又说过什么?陈淑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旱魃顿时停下了脚步,一拍脑袋道:“对啊,正好缺钱呢。”

  说完,旱魃又转身,朝陈淑卿走来。

  “你又要干嘛?”一股不详的预感笼罩在陈淑卿的心头,连连后退,直到脚后跟磕在小燕的尸体上,摔倒在地。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想拿你去卖几个银子,换点盘缠好回甘肃。”

  一边说着,旱魃已经举起了右手,欲隔空将陈淑卿朝他的方向拉去。

  就在此时,本已呆若木鸡的吴忧香见陈淑卿危在旦夕,竟奋不顾身地冲过去,护在陈淑卿面前,跪地磕头道:“旱魃大王、大爷、大菩萨,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吧!你们怎么对我都没关系啊!”

  陈淑卿见状大惊失色,嘶喊道:“婆婆,你快让开——”

  吴忧香转头望着陈淑卿,老泪纵横道:“你快跑啊……”

  旱魃本已没了耐心,见有人碍手碍脚,只是左手轻轻一挥,吴忧香便觉一股气劲将她身体打穿,倒在地上,大口大口从嘴里喷出鲜血。

  弥留之际,吴忧香伸手摸着陈淑卿的脸颊,喃喃道:“对不起,不能和你们上路了……”

  陈淑卿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婆婆,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啊……”

  吴忧香露出释怀的微笑,摸着陈淑卿的脸颊,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命运:“罢了,反正,我也早想见见左路和帆儿了,多情只待……忘忧去……暗香满园……映……落……”

  话音未落,吴忧香已然没了呼吸,唯有那不停渗出的鲜血和两行热泪好似还在努力证明她在人间走过一遭。

  伏魇嬉皮笑脸地嘲讽道:“旱魃大人,好感人,我都不忍心看了,咯咯咯……”

  陈淑卿瘫倒在地,不停地咒骂自己,若不是自己来到此地,吴大夫、青霞、小燕,此刻应该正在平静地享受着晚餐!

  是我……是我……把这一切无妄之灾,带到了她们头上!

  “旱魃!”

  陈淑卿暴跳如雷,欲唤起体内的力量与这妖王搏命,无奈被封印的力量无论如何也使不出来。

  再往后,陈淑卿便感觉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旱魃扛起昏迷的陈淑卿,又问了伏魇一句:“那人所说的门派,叫什么门来着?”

  伏魇想了想道:“永生门。”

  ……

  旱魃与秦邕见面之事,还要从四日之前说起。

  那一日,秦邕在争夺小树一战中吃了败仗,带着永生门剩余四个支持自己的弟子,一路北逃后,终于进入了断肠谷的地界。

  经过多日的奔波,五人身上的盘缠已经用尽,又看到自己上了何天傲的通缉令,无法去票号汇兑现钱,只能靠着施舍和猎杀动物勉强生存,虽不比在师门中那般舒坦,倒也不至于逼入绝路。如今到了这荒无人烟的断肠谷内,至少在守岁开始之前,可以暂时落得个安稳,五人便找了一个山洞,安顿下来。

  经过层层厮杀,这四人,已是对秦邕忠心不二之人,对此并无悔意,如今秦邕失了净化之力,便变得和四人一样靠武艺吃饭,反倒有了平易近人之感。他们称兄道弟,心怀期待,希望秦邕的净化之力能一夜恢复,然后带着四人一同离开广西,自立门户,将来四人便是元老级的人物,秦邕定然不会亏待了他们。

  然而一日又一日过去,秦邕的净化之力并无重新觉醒的迹象,到了断肠谷的第二日,为了保持在五人中的权威感,秦邕便身先士卒,独自去周边寻找野物。

  在山路上,他打了一只野兔,回城路上,又遇到了正从北面赶往桂平县的旱魃与伏魇。

  此时旱魃并未变作人形,见了秦邕,欠身亮出了蒲子轩和陈淑卿的画像:“这两个人,你见过吗?”

  秦邕摇头道:“没见过。”

  伏魇对旱魃道:“这独眼龙有点意思,见了你,居然一点也不怕。”

  秦邕道:“我很怕,可是,怕有用吗?我见你们是懂人话的妖怪,与其逃命被杀,不如听听你们想要什么,或许还能换得一条小命。”

  伏魇指着秦邕手里的野兔道:“我先要那个。”

  秦邕果断地将野兔送给了旱魃,旱魃狼吞虎咽吃下,又问:“那,你想要什么?”

  秦邕道:“我想要钱。”

  旱魃大笑道:“我们也缺钱,所以常常饿肚子,不过,我们可以吃人啊。要知道,一只兔子还不够我打牙祭,若是不想我吃了你,便带我去人多的地方吧。”

  秦邕已是命悬一线,可断肠谷内又杳无人烟,为了保命,秦邕领着旱魃,来到山洞中。

  他的四个忠实追随者,带着满满的绝望与旱魃作战,随后如同蚂蚁一般死于旱魃之手。

  旱魃饱餐一顿,便留了秦邕的性命,在山洞中歇了一夜之后,对秦邕道:“你这人,为达目的,比妖怪还心狠手辣,我喜欢。你说说看,除了钱,你还想要些什么?”

  见识了旱魃的恐怖力量,一种崇拜之感油然而生,秦邕便一五一十地介绍了他的身份与门派,讲述了他的背叛史,最后说道:“我想要活下去,并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如你能给我,我愿为鞍马,永远效劳你左右。”

  旱魃便问伏魇:“净化使者,你也可以妖化吗?”

  伏魇道:“净化使者妖化后,会远远强于普通妖怪,也便是传说中的‘叛逆者’。”

  旱魃便又问秦邕:“我们需要在南方拓展地盘,若让你变成妖怪,做一个类似于你们地方总督的头领,统领断肠谷的妖物,你愿意吗?”

  秦邕点头道:“求之不得。”

  伏魇告诉他:“我会去抽取另一人的记忆,放入你的脑袋,让你成为一只妖怪,但我会保留你的记忆,让你不至于忘记你是谁,在那个过程中,如若你全力配合,不乱动,最快一个月之后,即可完成妖化。”

  秦邕道:“如今,我已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来吧。”

  “很好,三日之后,在此洞中等我。”说完,旱魃心满意足地起身,往桂平方向行去。

  秦邕望着旱魃彪悍的背影,问道:“请等等,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究竟是何方神圣?”

  “你们很早便认识了我,‘旱魃为虐,如惔如焚’,你们的《诗经》,读过吗?”

  秦邕双膝跪地,俯首称臣道:“原来是妖王旱魃大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若有语不周之处,还望多多见谅。”

  旱魃并不作答,继续前行。

  秦邕又在身后大喊道:“旱魃大王,如若需要钱,可捉一些珍奇妖怪,卖给永生门!他们在桂平县设有分会,在城西子午街的尽头!”

  ……

  三日之后,旱魃出现在了忘忧堂内,杀死三人,捉走了陈淑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