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零九话 清明劫(四)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桂平县城西子午街的尽头处,确如秦邕所,坐落了一座独特的小院,虽无仙剑堂、永生门等主殿雍容华贵,却也因挂了一块小小的“永生门分会”牌匾,显得无比庄严而神秘。

  从表面看,它不过是一座普通的朱墙黑瓦院落,门房常年由两个身着黑衣的门房轮流值班,一个满脸麻子,姓张,人称“张麻子”,另一人则贼眉鼠眼,留着八字胡,姓薛,人称“薛胡子”。虽然他俩也常常跟桂平的街坊邻居们家长里短地聊些市井之事,然而一旦谈起他们的行当,却总是一副讳忌莫深的模样,久而久之,人们也习惯了不与他们谈论此类话题,因此这分会院内究竟是何模样,也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了。

  清明节这日,正好是张麻子坐在门房内,见一壮硕男子扛着一块黑布遮盖之物过来,而那物体的轮廓,细细看去是个人型,便收起了百无聊赖的神情,睁大了眼睛。

  男子正是旱魃所变,径直走到窗口边问道:“你们这里收妖怪吗?”

  张麻子一愣,随后不以为然地笑道:“先生可真会说笑,这世上哪有妖怪?又哪有收妖怪的说法?清明节是祭祖之日,开这种玩笑,不太好吧。”

  旱魃退了两步,抬头看看牌匾,确是写着“永生门分会”五字,确定没有走错地方,便低语道:“是秦邕介绍我来的。”

  张麻子一听“秦邕”二字,顿时大惊失色,看看了四周,见无异样,小声问道:“你是他什么人?”

  旱魃道:“过去一起捉妖怪的朋友。”

  张麻子又探头到窗外,看了一眼四周,低语道:“进来说话。”

  等来人进了门房,张麻子立即将窗户合上。旱魃将肩上的重物扔在地上,那黑布随即散开,露出了昏迷不醒的陈淑卿。

  张麻子看到陈淑卿美若天仙的模样,顿时吞了吞口水,问道:“这是妖怪?”

  旱魃道:“这是一只九尾狐妖,不过是只半妖,所以才是人形模样,而且她似乎妖力被暂时封印了,三日后满月夜,才会恢复。你且看看,值多少钱?”

  张麻子笑道:“你说她是妖怪,就是妖怪?呵呵,兄弟,你空口无凭,我拿什么来相信你的话?”

  “真麻烦。”旱魃想了想道,“你看她的头发,亚麻色,哪像人类?”

  张麻子大笑道:“那人家那些洋人,头发还是金色的呢,这世上,啥头发的人都有,怎么她就成了妖怪了?”

  旱魃被惹恼了,提起张麻子的衣领怒道:“你想死吗?”

  张麻子见对方来势汹汹,只好苦笑道:“哎哟兄弟,咱们都是打杂的,真正要买这些妖怪的人,是咱们何掌门啊,可是他人远在桂林,咱们不看到货真实价的妖怪,不敢随便作主啊。您且说说看,您是怎么捉住这妖怪的……”一边说着,张麻子已一边摸了摸自己别在腰间的手铳。

  旱魃正要变脸,伏魇却从他的怀中爬出来道:“那你看看我,是妖怪吗?”

  张麻子见了伏魇,立即停止了手中动作,回应道:“哟,原来两位大爷真是妖怪!既然如此,容我进去禀报禀报,再给两位回复。”

  旱魃不耐烦道:“若不是懒得引起骚乱,你们这些人类,我一口一个,还用得着钱?滚,给我快去快回!”

  张麻子战战兢兢地入了院子,找到薛胡子,将他拉到一个角落道:“真是稀奇事啊,门口来了两个妖怪,捉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进来,说是秦邕介绍来的,还非要说那女子是只九尾狐妖,非要我们买,如果不买,怕是要把我们这里给砸了!你说,该如何是好?”

  薛胡子想了想道:“他们想要多少钱?”

  “这个嘛,还没说……”

  “那你为何不跟他们谈好了再进来啊?”

  张麻子为难道:“唉,那女子昏迷不醒,我怎么敢确定她到底是人是妖?若是妖怪还好,若不是妖怪,何掌门还不拿我们试问?”

  薛胡子狠狠敲了一下张麻子的脑袋骂道:“你这个猪脑子,这么好的事情都想不明白,你听我的,去谈成极低的价格,咱们先自己买下来再说,如若真是妖怪,那九尾狐妖也值不少钱,咱们再想办法私下卖给仙剑堂那姓朱的,如若不是妖怪,而是人类,那么这美若天仙的女子嘛……嘿嘿……”

  薛胡子说“美若天仙”四字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张麻子恍然大悟,拍拍手道:“聪明,薛哥聪明!放心,有我的,就有兄弟你的,我这就去,哈哈!”

  张麻子没走出几步,薛胡子便在后面叮嘱道:“喂喂喂,此事只能你知我知,切勿让第三人知道!”

  回到门房,张麻子毕恭毕敬道:“两位久等了,这位姑娘,哦,不不不,这只妖怪,你们想要多少钱啊?”

  旱魃道:“从此地回甘肃,需要多少钱,就给多少钱。”

  张麻子顿时心花怒放,心想,这女子若真是九尾狐妖,品相可值百两白银以上,若是人间女子,卖给烟花之地,也足以卖四五十两银子,急忙说道:“若只是路费,此地回甘肃,找匹快马,算上吃住,五两银子便已足够,我呢,想让两位吃得好些、住得好些,七两银子,如何?”

  张麻子心理价位是十两银子,特意预留了三两银子作为还价空间,没想到旱魃早已等得不耐烦,说道:“七两就七两,快快拿来。”

  张麻子见对方如此爽快,脸已经笑开了花,连连从怀里摸出早已准备好的银子,交到旱魃手上,说道:“兄弟等等,我去给你写个收据啊。”

  旱魃拿到了银子,再不多话,径直走出了大门,留下一个手足无措的张麻子。

  伏魇问道:“大王,这就回去了吗?”

  “既然姓蒲的已经死了,留在此地也没用。”旱魃道,“这南方气候湿润,我不喜欢,速速回去吧。”

  “大王忘了,还有一个秦邕在山洞里等着我们呢。”

  旱魃一拍脑袋:“看我这记性,走吧。”

  两只妖怪,在桂平仅逗留了大半日,待暮色四合时,又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在他们身后人群中,有一双眼睛一直注视着他们,那便是忘忧堂外出上坟一直未归的李忠,待旱魃走远,自自语了一句“淑卿姑娘”,便又往忘忧堂赶去。

  ……

  入夜,陈淑卿终于醒来,却见自己动弹不得,稍一定神,便意识到原来双手双腿已被捆绑,想呼救,却发现嘴上也已捆上了一圈厚布,再一晃动身体,便发现自己正被关在一个笼子中。

  仔细回想,应是在白日旱魃杀害吴忧香三人后,将自己击晕,送到了某个地方,便一方面庆幸自己还活着,另一方面又对吴忧香三人的死黯然神伤,一时悲从中来,泪如雨下。

  不多时,房门打开,一个男人举着一支煤油灯入了屋子。

  此人正是张麻子,见陈淑卿终于醒来,立即将煤油灯搁在案上,对门外小声说道:“喂,醒了醒了!”

  薛胡子闻声赶了进来,对张麻子说道:“快给她喂点东西,别饿死了。”

  张麻子隔着笼子将陈淑卿嘴上的布条解开,正要给她塞馒头,陈淑卿便趁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我现在在哪里?”

  张麻子想套出陈淑卿的真实身份,便装作友好状问道:“此地是永生门桂平分会,我问姑娘话,只要姑娘照实回答,咱们不会为难你。”

  虎落平阳被犬欺,陈淑卿无从选择,应道:“好,问吧。”

  “听说你是一只九尾狐妖,是吗?”

  此人如此发问,说明旱魃已经跟他们介绍过自己身份,却又不敢确定,才来套话。陈淑卿本想照实回答吓跑他们,却意识到自己妖力尚未恢复,又估计笼子是小叶紫檀所建,更是无法使用妖力,便只能智取。

  回想那日车夫老方和吴忧香都说过广西有交易妖怪的传统,旱魃也说过要拿她去卖钱回甘肃,自己肯定是被卖到了永生门,如若说自己是普通人类,自然无法交易,便道:“什么妖怪?我听不懂。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两人顿时面面相觑,薛胡子蹙眉道:“我们得确定一下,先将她从这囚妖笼中拧出来,如若真是半妖,她一定会变身,若不变身,则必然是人类无疑了。”

  张麻子犹豫道:“可是,万一真是妖怪,我们对付得了吗?”

  薛胡子道:“她手脚都绑着呢,怕什么?就算挣脱了,我们再去叫几十个能打的来制服她便是。何况,若不确定身份,下一步便无从谈起啊。”

  张麻子想想也是,便又捆上了陈淑卿的嘴,壮着胆子打开笼子,和薛胡子手忙脚乱地将陈淑卿挪出笼子。

  可怜陈淑卿离开了小叶紫檀,本可轻易制服两人,却因妖气被封无力动弹,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两人摆弄。

  “哟,还真不是妖怪。”张麻子如释重负道。

  “那便把囚妖笼还回仓库去,以免引人怀疑,再去拿个普通铁笼过来。”

  张麻子立即照办,拿走笼子,不多时拿回一个铁笼,将陈淑卿又塞回去,遂将薛胡子拉到门外,眉飞色舞道:“先将这女人放在这间厢房内,一两日内,应该不会被人发现。明日待你值班时,我去郊外租一间房子,趁晚上没人的时候,将这女人弄过去,然后嘛,嘿嘿……”

  薛胡子眉飞色舞附和道:“玩够了,再卖掉,嘿嘿……”

  屋内的陈淑卿听不见两人的对话,但已知道自己凶多吉少,顿时再次泪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