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一十话 营救陈淑卿(一)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清明节翌日,仙剑堂练兵场上,蒲子轩正展现着他修炼《绝脉心经》的成果。

  “疾风霸龙拳!”

  蒲子轩将星河龙王之力聚集于手上,面对那一分为三的假山,使出全力,如疾风般挥舞着拳头,为了助力,还在嘴上大呼道:“破——”

  只见那三块假山巨石,在其攻击之下,应声成为了碎块。

  蒲子轩收回气息,轻呼了一口气,四下问道:“怎么样?”

  苏三娘鼓掌道:“还行,大有长进哪。”

  何夕尘也拍手叫好:“蒲哥哥真厉害,再这么下去,一定能超过秦邕了。”

  唯有朱亚枫一直黑着脸沉默不语,朱世铧看在眼里,便解释道:“现在你们知道为师为何要将《绝脉心经》传给蒲子轩吗?所谓“绝脉”,就是通过调整大周天,将自己体内的经脉暂时封闭,让净化之力在体内各穴位聚集膨胀,再突然放开,这样,便如同弹簧一般,可以获得比正常情况下更大的瞬间爆发力。此种策略,对蒲子轩和为师这类靠正面贴身击打为主的净化能力非常契合,但对你二人的远程攻击作用甚微,所以才作此考虑,绝非为师厚此薄彼啊。”

  蒲子轩拱手道:“徒儿对师父的不吝赐教万分感激,今后也将不断修炼,更加熟练掌握绝脉技巧,以不断增强实力,为我堂增光。”

  朱世铧又道:“不过,为师还有一点需要向你说明。”

  “师父请讲。”

  朱世铧眯着眼道:“师父只说过当初打坏假山不用赔偿,可如今假山石块再度被破坏为碎片,彻底失了观赏功能,只好请人清理,所以,你得照价赔偿十八两银子。”

  蒲子轩原以为朱世铧要跟他交待修炼绝脉技巧时的注意事宜,没想到又是要钱,便苦笑道:“师父,徒儿怎么感觉成了您的摇钱树了?”

  朱世铧大笑道:“老夫爱财,天下皆知,你要习惯啊。”

  蒲子轩心想,在他的指导下,功力确实大有长进,也懒得计较,点头道:“好好好,算在徒儿头上便是。”

  何夕尘笑嘻嘻地贴在蒲子轩的身边,递上一张手绢:“蒲哥哥,擦擦汗,休息休息吧。”

  几人在练兵场上稍作休息,这时,门卫来报:“禀报朱堂主,门外有一名叫作李忠的人求见。”

  一听到李忠的名字,蒲子轩哪还顾得上休息,起身急促道:“那就快请他进来吧,他一定带来了小九的消息!”

  何夕尘已经习惯了多日没有陈淑卿的消息,与蒲子轩单独相处彷佛已是天经地义之事,一见他那眼睛放光的模样,欢快的表情顿时消失,嘴巴翘得老高:“你一说到她,就老是这副表情!”

  朱世铧摆手道:“且慢,我之前已经跟你说过,修行期间,必须保持无比专注,不得因那陈淑卿乱了心性,还是让李忠回去吧。”

  门卫道:“李忠说了,有十万火急之事,如见不到朱堂主和蒲子轩两人,就坐在门口等。你们一日不见,就等一日,一月不见,就等一月!”

  蒲子轩大惊道:“十万火急?师父,忘忧堂那边怕是出了什么问题,这个例,还望您务必破一次。”

  朱世铧道:“嗯,既然如此,就请他来这练兵场吧。”

  少顷,李忠快步走了进来,连礼数也不要了,满脸惊恐对蒲子轩道:“出大事了,出大事了……昨日是清明节,下午,我外出给亲人上完坟,正要回忘忧堂,在城郊一布店,我见一男子买了一张黑布,将一昏迷女子包了起来,扛起就走……那女子,分明就是陈淑卿,我便跟着那男的走,见他到了子午街永生门分会,和门房交流了几句,便入了门内,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后,那男的走了出来,手里却没了陈淑卿……”

  蒲子轩听到此处,已不由分说打断了李忠,质问朱世铧道:“师父,你怎么能将小九拿去卖了?”

  朱世铧怒道:“大胆,事情没查清楚,你怎敢随意质疑为师?”又冲朱亚枫问道:“你有没有下过此等命令?”

  朱亚枫早已对蒲子轩心怀芥蒂,来这仙剑堂,先是执意要求释放他千辛万苦从云南捉回的八籁子,后又讨得爷爷欢心,学了自己都学不到的《绝脉心经》,现如今又质疑仙剑堂捉走了陈淑卿,顿时心中燃起一股怒火,欲与蒲子轩新账老账一起算,喝道:“蒲子轩,四大门派皆有妖怪买卖,有人将陈淑卿卖给永生门,你竟然质疑起我们来,你到底是何居心?”

  朱世铧并不希望两人发生冲突,便用手势暗示朱亚枫打住,正声解释道:“这仙剑堂内,只有我和枫儿有权下令捉妖,而如今我们心思都在击败秦邕,夺取盟主之位上,根本没打买卖妖怪的主意,此事,当是他人所为啊。”

  听众人你一我一语谈论陈淑卿,李忠急道:“你们还没听我把话说完呢!就先说开了,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朱世铧道:“好,你继续说。”

  李忠声音颤抖道:“我离开永生门分会后,便立即赶回忘忧堂,可是,我看到的,却是吴忧香大夫和小燕的尸体躺在院内,青霞则是不知所踪,而且,地上还有一滩血,估计也是凶多吉少……”

  朱世铧眯着的眼睛睁得老大:“怎么会这样?这……这就更不可能是我堂所为了,要么是劫匪,要么,是妖孽啊。”

  李忠继续说道:“当时天色已晚,我吓得魂飞魄散,便去报了官府,几个捕快来了现场,也是一筹莫展,虽立了案,但我知道这样的事情,找你们更合适。我不敢回忘忧堂,便在客栈中住了一宿,今日一早便来求助你们了!”

  朱世铧叹道:“我堂虽不是以降妖除魔为己任,但吴大夫对我堂多年来,也颇有帮助,若是劫匪所为,官府自当担起责任,替她们报仇,若是妖怪,那也要等我们在查明真相后,再作打算。李忠,你先回去,待有进一步消息时,再来找我们。”

  李忠点点头,消沉地作别后,退了出去。

  蒲子轩早已按捺不住,心急火燎道:“如今当务之急,是去那永生门要人。师父,此事,还请您一定为徒儿作主,否则,徒儿就是违抗您命令,也要去找他们算账!”

  朱亚枫喝道:“放肆,跟爷爷讲话,你怎么如此无礼?”

  朱世铧再一次劝住朱亚枫,为难道:“唉,不是为师不愿意出头,可是,四大门派之间,妖怪的买卖均为自家之事,外人不得干涉,何况,对方还是盟主啊。你要为师怎么去跟他们说呢?说那陈淑卿是我的朋友?是你蒲子轩的朋友?他们知道你是谁吗?另外,四大门派最忌讳的就是净化使者与妖怪往来,妖怪视我们为食物,我们视妖怪为宠物,如今守岁在即,众人皆在摩拳擦掌,却要人家释放一只妖怪,这是何等晦气之事?你要为师怎么说呢?”

  蒲子轩道:“那我就自己去,把小九赎回来!”

  朱亚枫大笑道:“哈哈,蒲子轩,这世上,很多事情,是钱办不到的。你还记得当初秦邕是如何拦截我堂战利品的吗?妖怪的归属,只有堂主、掌门才能决定,你去找分会赎人,这不和秦邕一样霸道吗?咱们和永生门好不容易化解了误会,你又要去挑起事端吗?”

  蒲子轩问:“那,我要如何才能见到何掌门?”

  朱亚枫应道:“等到守岁那日,四大门派都会聚集于断肠谷,到时候,你自会见到他,不过,何掌门给不给你这个面子,怕就不好说啰。”

  蒲子轩摇摇头:“等不到那一日了,我现在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小九,倘若小九有个三长两短,什么秦邕、什么守岁、什么妖皇,都和我没有丝毫干系!”蒲子轩见两爷孙不肯站在自己一边,又问苏三娘道:“三娘,小九好歹也是你的同伴,你觉得呢?”

  苏三娘也面露难色道:“唉,若是有丝毫可能,我也会拼尽全力去营救陈淑卿,可是师父和师兄说得不无道理,此事,恐怕还得……”说完,朝蒲子轩递了个眼色,瞅了一眼旁边的何夕尘。

  何夕尘心里早已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终于,还是仗义开口道:“蒲哥哥,若你需要我去,我就去,我是何掌门的女儿,或许能说上几句话。”

  已是别无他法,蒲子轩对何夕尘求助道:“夕尘,若你能帮我救回小九,我一定,我一定……”

  蒲子轩顿感语塞,是啊,我又能承诺什么呢?给她钱?还是娶她?

  何夕尘沉声道:“蒲哥哥,你不用跟我承诺什么,如今,我已经想通了,无论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无法改变淑卿姐姐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我本就不该出现,不该与你们相见,既然如此,能再帮蒲哥哥做一件事,让你不再那么难过,我想,我也不枉与你相识一场。”

  一番话,已将蒲子轩说得动容,轻叹道:“真的,很谢谢你。”

  “不许这样!”何夕尘用手指将蒲子轩的嘴角向上提起,强颜欢笑道,“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要你快快乐乐的,像这样,像这样……对对对。”

  蒲子轩保持着嘴角上扬的表情道:“嗯,我答应你。”

  “那我去了。”何夕尘边走边说道,“最多两个时辰,成与不成,我都会回来给你们个答复。”

  就在何夕尘转身脱离三人的一刻,终于忍受不住,泪水像决了堤一般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