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一十一话 营救陈淑卿(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永生门分会的门房内,薛胡子正在值班,虽然他表面上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但心里面早已波涛汹涌,一面盼着张麻子尽快租好房子,一面担忧着事情会不会意外暴露,同时又幻想着夜里醉生梦死的一刻。

  正心乱如麻时,有人走了过来,敲敲窗户道:“嘿,问你个事。”

  “怎么说话呢你?”薛胡子从思绪中走出,望着面前这个玲珑少女,仿佛觉得有点面熟,半晌后,恍然大悟道,“哎呀,这不是何大小姐吗?怎么今儿个才想到来咱们这里逛逛啊?”

  “薛胡子,今天是你值班吗?”何夕尘与林惠南到达桂林之日,便来分会打过照面,知道门房两人的名号,便迈入门房内,开门见山道,“听说昨日有人捉了一只九尾狐妖卖过来,是吗?”

  薛胡子一听,顿觉五雷轰顶。

  “这……这事,大小姐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反正,我就是知道。我就问你,你们将她关在哪了?”

  薛胡子见事已败露,但此时承认,好歹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将女子送给何天傲,远比瞒天过海来得安全,便稳住阵脚,若无其事道:“哦,就在里边的厢房呢,不知怎的,她看起来不像妖怪,我们便暂时用铁笼子关了起来。”

  何夕尘看看薛胡子手指的方向,吩咐道:“好,我爹让我来验验货,你把钥匙给我,我去看看。”

  薛胡子心里一紧,此事分会内其他同事并不知晓,怕事情暴露更多,便支吾道:“这……大小姐,我……”

  何夕尘装作怒道:“大胆!何掌门让我来替他看看妖怪成色,你居然敢违抗命令!”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薛胡子朝院里瞅瞅,见几十个弟子正在专心致志地列阵练武,盘算好不惊动众人的路线,引路道,“大小姐,你跟我来。”

  何夕尘正好也打算避开人群,便道:“喂,别引人注目,小心点。”

  两人心态一致,便低调地避开了阵列的目光,来到一厢房前。薛胡子将钥匙交给何夕尘,恭恭敬敬道:“小的,就在门口守着大小姐。”

  何夕尘横眉道:“别别别,你站远点,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进来。”

  “行行行,那大小姐慢慢看。”说完,薛胡子后退几步,做贼心虚地四下看看,便再不作声。

  何夕尘入了厢房,将门轻轻合上,见到铁笼中被束缚的陈淑卿,走了上去,将她嘴上的布条解下,低语道:“淑卿姐姐。”

  陈淑卿愣得不轻:“你……你不是那个抛绣球招亲的何夕尘吗?你怎么在这里?”

  何夕尘道:“我其实是桂林永生门掌门何天傲之女,我是来救你的,多的话来不及说,我先问你,是谁造成了这一切?”

  “是旱魃。昨日,他到忘忧堂,杀了三人,再将我打晕后卖到了此处。”

  何夕尘惊道:“旱魃?我听爹爹说过,他可是天下最著名的妖怪之一,也是四大妖王之一,常年在北方甘肃一带活动,没想到,竟然和你产生了瓜葛!”

  陈淑卿道:“旱魃一路从四川追杀我们到广西,幸好蒲子轩在仙剑堂被保护了起来,我便骗他说蒲子轩已经死了。夕尘,蒲子轩,他还好吗?”

  何夕尘点点头:“蒲哥哥现在很安全,今日,是忘忧堂的李忠来报信,说你被卖到此处,蒲哥哥和朱堂主他们都没法使力,只能求助我来救你出去。”

  陈淑卿略感惊讶:“那,你可以放我走吗?”

  何夕尘摇头道:“没有爹爹的命令,即使我放了你,你也走不出这个院子,但既然这只是个铁笼子,我便有了个主意。”

  说完,何夕尘起身从门缝中往外看看,见无异样,便从内部将门闩合上,掏出钥匙,将铁锁打开,再将陈淑卿拉出笼子,替她松绑。

  陈淑卿久违地伸伸懒腰,问道:“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

  “来,姐姐,你回头,看看我。”

  陈淑卿闻声转头,只见身后的何夕尘,竟变作了她的样子,顿时失声道:“你……你是妖怪!”

  何夕尘点头道:“是,和姐姐一样,我也是变化系的半妖。现在,姐姐变成我的样子,然后咱俩交换。”

  陈淑卿顿时明白了何夕尘的用意,要上演一出真假陈淑卿调包的好戏,然后让自己出去,但她第一时间意识到了这可能会给何夕尘带来巨大的灾难,惊道:“不不不,夕尘,你为何要为我冒如此风险?”

  何夕尘惆怅道:“我不是为了你,是为了蒲哥哥。我曾经以为,只要天天陪着他,讨他欢心,他就会忘了你,慢慢接受我,可是我错了,蒲哥哥的心中,根本就没有我的位置……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我都无法取代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淑卿姐姐,说实话,我羡慕你,嫉妒你,甚至还一度恨过你,我常常在想,这世上若是没有你的存在,该有多好?可是,我慢慢明白了,这些情愫,都不叫爱,这世上最纯洁、最无杂质的爱,是无论他怎样对你,你都愿意为他毫无条件地付出,不计得失,不计代价……”

  “你别说了。”陈淑卿眼圈红润了,摸着何夕尘的脸颊,动容地问道,“我就问你一句,你这样做,后果会怎样?”

  何夕尘不以为然地笑道:“还能怎样?我可是何掌门的女儿啊,大不了,他们把我带回桂林,一看是我,还不乖乖把我放了,磕头认错?”

  “好。”陈淑卿点头道,“夕尘,谢谢你,可是我妖力暂时被封印,无法变身,你能帮帮我吗?”

  “难怪,我说你武艺如此高强,怎么连一两个小喽啰也斗不过?”说完,何夕尘朝陈淑卿吹口气,在烟雾中,陈淑卿渐渐变作了何夕尘的模样。

  何夕尘道:“淑卿姐姐,我妖力尚浅,无法打斗,对你的改变,也最多持续一炷香的时间,你可千万别再磨磨蹭蹭了。”

  “夕尘,你的好意,我陈淑卿心中只有一万个感激,一定不会辜负。”

  说完,陈淑卿照原样将何夕尘捆好,待其进入铁笼后,将锁锁上。

  正要给何夕尘的嘴巴捆上布条,何夕尘又沉声道:“淑卿姐姐,我最后还有一句话要说,蒲哥哥结识我之后,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若是感激我,就请答应我一件事,那就是请你回到他的身边,让他开开心心的,不要再生他的气了。”

  陈淑卿的眼中流出两行热泪,哽咽道:“是小七命好,遇上你这样的奇女子,也是我陈淑卿的命好,能让你如此相助。夕尘,姐姐走了,请你一定要平安!”

  “来吧。”何夕尘亦是泪如雨下,闭上双眼,让陈淑卿给她嘴上捆上了布条。

  至此,一切调包流程已经完成。

  已变作何夕尘模样的陈淑卿对着铁笼深深鞠了一躬,调整调整情绪,将自己切换为何夕尘的角色,若无其事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在门外守候多时的薛胡子见“大小姐”出来,忙不迭地赶过来,毕恭毕敬道:“哟,大小姐看完了?”

  “嗯。”陈淑卿一脸严肃,不敢多说话,怕自己的口音与何夕尘不同,引起怀疑。

  “怎么,大小姐脸色好像不太好?是不是妖怪把您怎么了?”

  陈淑卿一惊,想到初识何夕尘时她那任性脾气,若自己在下人面前还如此拘束,才更会引起疑心,便表情乖张地说道:“呵呵,那妖怪还能把本小姐怎样啊?再厉害的妖怪到了本门,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不信,你自己去看。”说着,将钥匙递还给了薛胡子。

  薛胡子接过钥匙,虽觉得有些失礼,但出于保险,还是打开厢房看了一眼,见“陈淑卿”果真乖乖地待在笼子里,便舒了口气道:“大小姐费心了,我这小地方也没啥好招待的,早些回去休息吧,来来来。”

  陈淑卿再不多话,一路前行,踏出大门,来到街上,正要缓口气,却听见背后薛胡子喊道:“大小姐等一下。”

  陈淑卿一惊,回头见薛胡子正朝自己走来,心想,莫不是有什么地方穿帮了?顿时一股紧张感弥漫心头。

  谁知薛胡子只是对夜晚邪淫之事念念不忘,故意套话道:“大小姐什么时候再来呢?我让伙计也弄几个好菜尝尝。”

  陈淑卿这才安心下来,应道:“这些日子还有不少事情要忙,就不来了。放心吧,你守土有功,我会在爹爹面前替你多美几句的。”

  薛胡子赶忙点头哈腰道:“哎哟,那就真得感谢大小姐支持了!您慢走,路上小心,我就不送了,嘿嘿。”说完,转身唯唯诺诺地走回了门房。

  陈淑卿这才踏实下来,又见自己无力变身回原样,怕久留街头夜长梦多,便迅速跑至郊外一棵大树下躲了起来。

  铁笼中,何夕尘为节省妖力,已变回原样,又几番调整姿势,终于找到一个较为舒适的坐姿,头靠铁笼,安顿下来,心想:蒲哥哥,上天赐予我如此的能力,或许就是为了这一日好好爱你吧。

  想到此处,何夕尘的嘴角泛起了一股甜蜜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