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一十三话 牺牲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话说蒲子轩白天在仙剑堂内心急如焚地等待了一天,左思右想,那何夕尘明确表示了两个时辰之内无论结果如何都会回来给个回音,而到了晚饭时,便离何夕尘出发的时间已过了三个时辰,见何夕尘还未回来,便愈发心生忐忑,又熬了两个时辰,依然杳无音信,整个人已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甚至愈发怀疑何夕尘出于嫉妒,不但未帮忙,反而从中作梗,便再也无法忍受,跟朱世铧请假要去永生门讨个说法。

  朱世铧依然苦口婆心劝了几句,见蒲子轩已无法劝住,又想到陈淑卿之谜团确实越来越深,心有不安,便终于不再阻拦,放蒲子轩离去,便有了蒲子轩从天而降,连门带薛胡子一起踢翻之举。

  薛胡子倒在地上,见蒲子轩武功高强来势汹汹,自知大势不好,便从腰间拔出随身携带的手铳,对准了蒲子轩。

  蒲子轩本就比常人身手好些,修炼后的反应更非过去能比,一个眼疾手快,在对手开枪之前,又飞起一脚,将薛胡子的手铳踢落在地。

  薛胡子见唯一的杀器也没了,只得告饶道:“爷爷饶命,那女子,已不在此处了啊!”

  “那在哪里?”蒲子轩拾起手铳,瞄准了薛胡子,他知道门房守卫每日看着众人进进出出,一定知道陈淑卿下落,但若不给予恐吓,对方定然不会向陌生人说出真相。

  薛胡子看对方不是闹着玩的,便不敢撒谎,指着适才的方向说道:“出了这子午街,便是郊外,一直走,见到的第二座农屋便是。”

  “你再回答我,是谁将她卖到这里来的?”

  薛胡子战战兢兢道:“一个男人,说是秦邕介绍他来的……”

  “秦邕!又是你!”

  蒲子轩怒气已到极点,若是知道薛胡子和张麻子的勾当,定然手刃了这个畜生,可他只当薛胡子是个门房,便也不再为难,将火铳远远地扔进田野里,便使了净化之力,向目的地奔去。

  ……

  农屋内,张麻子已将何夕尘从铁笼中拉出来,扔到床上,解开何夕尘嘴上的布条,欲将一晚泡好的汗沽散往何夕尘嘴里灌,还顽劣地说道:“来来来,宝贝饿坏了吧?喝了这碗滋补热汤,我再去给你煮点粉条,乖。”

  何夕尘见嘴巴已可自由说话,顿时骂道:“好你个张麻子,居然背着门派干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

  何夕尘越是挣扎,张麻子越是快活,满脸丑恶道:“你知道又怎样?反正,此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哦,还有薛胡子知道。嘿嘿,别他娘的废话了,来,给老子把这碗药喝了。”

  张麻子使劲掰何夕尘的嘴,何夕尘趁机死命咬了一口张麻子端碗的大拇指,痛得他嗷嗷直叫,将手里的碗丢开,瞬间碎了一地。

  “狗日的臭婊子,想死?”张麻子痛得暴跳如雷,满脸青筋暴露,狠狠抽了何夕尘一个耳光。

  何夕尘也不示弱,发动起妖力,将张麻子震倒在地上,又自行将捆住手脚的绳子解开,说道:“我这就去永生门,找人来捉拿你跟薛胡子。”

  说完,何夕尘走向房门,刚一打开,便和赶来的蒲子轩撞了个满怀。

  蒲子轩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之人”,动容喊道:“小九!”

  何夕尘也惊喜道:“蒲……”

  只听见“呯“的一响,何夕尘才说了一个字,便口吐蓝血,顺着蒲子轩的身体,软绵绵地缓缓滑倒在地。

  屋内烛光中,张麻子手握火铳瞄准着门口,那铳口还冒着一阵青烟。

  蒲子轩感觉道全身似乎被闪电劈中,目瞪口呆,那面前杀红了眼的张麻子,已处于疯癫状态,疯笑道:“跟我斗?打不死你个臭婊子,哈哈哈——”

  就在张麻子朝蒲子轩开出第二枪之际,蒲子轩已一个侧身上前。

  那子弹打在蒲子轩的左肩上的同时,蒲子轩已经用右手抓住张麻子的脑袋,疯狂地撞向墙壁。

  “我操你祖宗十八代!”

  一下、两下、三下……

  此时,杀红了眼的人换成了蒲子轩,他疯狂地将早已断气的张麻子不断撞向墙壁,仿佛要将生命中所有的愤怒一次性发泄完毕!

  随后,他将张麻子扔在地上,拾起火铳,又朝其头部补了几枪,直到子弹打光,张麻子脑袋已成了马蜂窝,才终于停手,大口喘气。

  第一次,杀人了!

  蒲子轩望着血淋淋的右手掌,竟也顾不得许多,跑到何夕尘身边,将她搂在怀里,语无伦次道:“小九,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你等等……等等就好了……”

  一滴滴热泪滴到何夕尘的脸上,她缓缓睁开了眼睛,微笑着轻语道:“来不及了……蒲哥哥……淑卿姐姐,我已替你救了出去……你去……找她……”

  蒲子轩已处于精神崩溃状态,一时分辨不出何夕尘语中之义,哭喊道:“你在胡说什么?你不会死的,我还要将你变作人类,和你生儿育女,再也不要分开……对不起,小九,我早就该对你说这些话……”

  “蒲哥哥……若这些话是对我说的……该有多好……”何夕尘身上的妖气褪尽,变回了自己的模样。

  蒲子轩瞠目结舌地看着怀中之人变成了何夕尘,半晌,才反应过来:“夕尘,怎么是你?夕尘?”

  “我变成了淑卿姐姐……换走了她……咳咳……”何夕尘口中、背后都不断留出血液,早已如风中之烛,难以支撑。

  蒲子轩顿时明白了一切,也明白了为何何夕尘迟迟未归,顿时泪水决堤般涌出,大喊道:“夕尘,你为何要这么傻?”

  何夕尘也已被泪水迷蒙了双眼,含笑问道:“蒲哥哥……这些眼泪……可有一滴……是为我而流……”

  蒲子轩拼命地点点头。

  “那么……抱紧我……好冷……”何夕尘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蒲子轩的怀中,何夕尘消失不见,只有一只小小丹顶鹤的尸体,蜷缩在何夕尘人类时穿的衣服中,微微张着长长的喙,背后的枪伤,清晰可见。

  蒲子轩小心翼翼地抱着丹顶鹤,面如死灰,缓缓走出房门。

  门外,真正的陈淑卿已看见了所有的一切,依在墙头,泪流满面。

  “小九?”借着月光,蒲子轩看见了陈淑卿,轻轻地唤了一声。

  “我离开忘忧堂,便去仙剑堂找你,他们说你去了永生门,我又去永生门,那门房说你来了此地……对不起……”

  “你都听见了?”

  陈淑卿点点头。

  “那么,我们去将夕尘好好安葬。”

  陈淑卿用力点点头。

  两人默默地来到一处大树下,蒲子轩用净化之力将土地击出一个坑洞,将丹顶鹤轻轻放入其中,两人再一起将泥土回填。

  陈淑卿呆呆地望着何夕尘的墓,喃喃道:“对不起,夕尘……”又低语道:“对不起,小七。”

  撩人的月光下,蒲子轩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孤寂与悲凉,将陈淑卿紧紧搂在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