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一十六话 新天地会(一)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蒲子轩一看两边人马皆目瞪口呆的表情,顿时感觉脑袋不够用,摊手道:“等等,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他们又到底是敌是友?要不,我们都各自派一个代表来介绍介绍吧,其他人都不许惊讶啊……”

  陈淑卿对蒲子轩道:“看来,双方都是些能力者,不是净化使者,便是妖怪。我来说吧,此人,也是一只九尾狐半妖,名叫胡蛊,一直自称是我的哥哥。在你净化之力觉醒之日后,我便决定来找你,出发前几日,此人突然出现在我的茅屋,说他是我的哥哥,还说了一些让人难以接受的话……”

  胡蛊笑道:“久仰大名啊,蒲子轩,可惜,陈淑卿虽是我亲妹妹,却死活不相信我说的话。我比她大七岁,我明白着呢,在她出生后不久,你的祖先——蒲松龄便杀死了我们的母亲,我养了这妹妹一年,才有了后来她被捕兽夹夹住,被蒲松龄收养的后话。”

  蒲子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转头看着陈淑卿,大惊道:“什么?蒲松龄先生杀了你的生母?小九,你为什么没告诉我这个?”

  胡蛊摆手道:“哎哎哎,不许惊讶,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陈淑卿怒目道:“哼,且不说是真是假,就算是真,那也定然是她伤害人类在先,先生是明辨是非之人,绝不会主动对善良的好妖怪下手!”

  蒲子轩并不想挑起事端,放低音量问胡蛊道:“那既然如此,你为何一百多年之后才出现,并告诉小九真相?”

  胡蛊笑道:“你以为,我在乎母亲的死吗?你又以为,我是来找你们蒲家寻仇的吗?你错了,身为狐妖一族,我怎能成了你们人类那样无聊的儿女情长之辈?无论父母或是妹妹,死了就死了,我只是想告诉妹妹,我也想变成人类,让她成功之后,来告诉我一声。”

  蒲子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我想起来了,小九,那日,伏魇盗走了你的记忆后,曾经问,你的记忆里,身边还有一只狐狸又是谁?当时我只当是你的无聊玩伴,根本没在意,现在回想起来,应该就是这胡蛊了吧?”

  陈淑卿点头道:“对,就是他。确实如他所,他从未谋划复仇之事,只是想成为一个人类而已。我来找你,发现《混月诀》已残破,我们的目的无法达成,自然也没必要再去理睬他,没想到,今日居然在此地又见到他!”

  蒲子轩见对方对自己并无仇恨,便问:“那胡蛊,你这个愿望,等我们凑齐了《混月诀》的碎片,便顺便替你实现好了。只是,今日之事,你们究竟意欲何为?”

  胡蛊大笑道:“哈哈哈,蒲子轩,你可真是有趣,咱们几个兄弟姐妹不过在二楼秘密议事而已,什么也没干,明明是你们擅自闯了进来,还大声吟诵我会入会誓词,打扰我们……对吧?”说完,斜眼瞅了瞅苏三娘,对身边一个男子道,“好了好了,既然都认识,大家就都别剑拔弩张了,霍会长,让大家把家伙收了吧。”

  那被称为霍会长的中年男子长一张国字脸,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杀伐之气,听胡蛊一说,略为权衡后,下令道:“把兵器都收起来。”

  四人将大刀插回腰间,走到胡蛊一侧,与三人对峙而站。

  胡蛊介绍道:“这便是咱们会长霍芝彰。”又对霍芝彰道:“会长,那是我妹妹,人间名字叫做陈淑卿,也是只九尾狐妖,旁边那个便是蒲松龄的后人蒲子轩了,和苏三娘一样,都是净化使者。”

  苏三娘并未听说过天地会中有霍芝彰这个名字,在面前五人中,也只有陆莲花这一张熟人脸,想来自己离开天地会十多年后,天地会已经改换门庭多次,对如今的天地会,究竟变成了何样生了好奇,便问胡蛊:“你既然身为妖怪,又为何与天地会的人在一起?”

  胡蛊不作答,退后一步,保持着主从身份,道:“接下来,就让会长来和你们谈吧。”

  霍芝彰略微上前一步道:“不错,我们天地会中,早就渗入了不少妖怪,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那便是收集柳泉八木,先铲除妖界,再推翻满清。”

  蒲子轩斜眼道:“真是滑稽,妖怪却要加入人间的组织,以铲除妖界为目标?”

  霍芝彰冷笑道:“怎么?既然蒲大公子你们两个净化使者都可以与九尾狐妖结伴而行,我们却不可以?”

  蒲子轩被问得哑口无,见自己话语中又是疏漏,便尴尬地耸耸肩,不再多话。

  苏三娘本就对天地会怀有深情,听见此话,不无惊喜道:“铲除妖界,推翻满清?看来天地会还是那个天地会,而且还多了一个新的目标……既然如此,何不加入仙剑堂?或是与我们一同去寻找柳泉八木?再一一实现两个目标?”

  霍芝彰张开双臂,大笑道:“为什么是我们加入你们?而不是你们加入我们呢?那个仙剑堂又是什么东西?苏三娘,既然你还活着,又成了净化使者,天地会的大门,便随时为你敞开着。只要你再大声念一遍那个入会誓词,我们,立刻张开双臂,欢迎你回家!”

  苏三娘一愣,从霍芝彰的话语中,看出他们并不了解守岁同盟的存在,便在心中真的盘算起来,想师父朱世铧给自己的任务虽是让天地会加入仙剑堂,然而对方定然不肯,我也不过是仙剑堂的临时学徒,我何不回归天地会,再促成两者的合作,一起实现两个目标?

  蒲子轩看出了苏三娘的犹豫,深怕一个不小心,苏三娘便会离开队伍,改投他人,便劝阻道:“三娘,你快拒绝他们啊!”

  苏三娘却转头道:“蒲子轩,你且好好想想,你们这一路旅行,目的也不过是凑齐柳泉八木,以完成陈淑卿变成人类的愿望,可是,你虽然贵为蒲松龄的后人,却归根到底不是蒲松龄,就靠我们几个,要何年何月,甚至有几成把握能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依我看,为何我们三人就不能加入天地会呢?到时候凑齐了柳泉八木,你们不一样可以实现愿望吗?”

  蒲子轩一怔,竟觉得苏三娘说的话不无道理,三人历经艰险才拿到一块碎片,而这第二块碎片便已让自己头痛不已,既然来广西其目的就是增加同伴,如今有如此多志同道合之人就站在面前,为何就不能朝此方向考虑考虑呢?

  但毕竟不敢自己做主,蒲子轩又问陈淑卿道:“小九,你的意见呢?”

  陈淑卿不以为然,冲胡蛊厉声问道:“哼,胡蛊,还有霍会长,铲除妖界、推翻满清固然说得像模像样,可是,你们还有第三个目标,为何不说呢?”

  霍芝彰一愣,问胡蛊道:“哦?你都告诉你妹妹了?”

  胡蛊应道:“不错,既然要合作,咱们还是要把话说得更透彻为好。苏三娘、蒲子轩,你们可听好了,我们天地会的第三个目标,便是在前两个目标达成之后,建立一个由净化使者来统治的政权,所有的文官武吏,一律由净化使者来担任,不再有什么科举考试,也不容再有起义,所有的普通人类,都将在净化使者的强力统治下,心无旁骛、安居乐业,这,将是一个无比完美的世界!”

  一番话将三人说得瞠目结舌,苏三娘骂道:“真是荒谬!我熟悉的那个天地会,根本就没有这等狂妄的梦想!那些起义者,不过都是些苦难的底层百姓,我们的战斗,也都是为苦难的老百姓而打响,未来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而不是由强权构建的虚假美好!”

  霍芝彰掷地有声地驳斥道:“苏三娘,你太天真了,天地会也好,拜上帝会也罢,谁不是用你这套辞来骗取底层百姓成为你们成功的垫脚石?你看看那到了天京之后的这样王那样王,堕落腐化如此之快,为什么?因为人性就是这样,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真正为别人而战,历朝历代的更替,又如何不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我们的底层百姓,几千年来,又改变了什么?正因为贪婪、自私的人性使然,我们净化使者作为超越人类的存在,才有此义务结束那可悲的历史轮回,开创一个全新的世界,难道不是吗?”

  此时,蒲子轩站了出来,反驳道:“不,你错了,净化使者虽然力量是超越人类的存在,然而却超越不了你口中贪婪、自私的人性,我虽是净化使者,但我深信,一旦我们掌握了权力,那无法节制的权力,将更加肆无忌惮!到时候,恐怕老百姓等来的不是一个美好世界,而是等着成为有些人的奴隶罢了!”

  苏三娘难得义正辞地支持蒲子轩道:“正是如此,所以,你们根本不是我熟悉的那个天地会,不过是用天地会名头包装着的一群野心家罢了!对不起,这样的人,我苏三娘见得太多了,绝不会加入!”

  蒲子轩见苏三娘态度鲜明,心里一乐,也附和道:“对,我看错了你们,我也绝不加入!”

  此时,几个男人都面露失望之色,陆莲花却依然不甘地劝道:“三娘,我们是不是以前你熟悉的那个天地会,又怎么样?十四年前,咱俩姐妹一场,便已见识过天地会的局限,那群不学无术的野蛮人,名义上是起义者,实则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一旦大难临头,谁还不是树倒猢狲散?也因此,这么多年来,各地的天地会组织,都在不断自我改良,形成了形形色色的派别,我们也一样,早已更名为‘新天地会’,就是为了和落后的过去划清界限!如今我已醒悟,并且坚信,只有我们的这一目标,才是真正的济世良方啊!”

  苏三娘坚定地摇摇头:“陆莲花,你变了!对不起,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说不到一块,那还是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吧,告辞!”

  苏三娘拱手告别,蒲子轩和陈淑卿也欲动身离开,只听身后传来一声:“慢!”

  三人回过头去,只见霍芝彰周身正被净化之力所环绕,喝道:“人可以走,可是柳泉八木得留下!”

  说完,新天地会另外三名净化使者身上,同时泛起了蓝光,一场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