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一十七话 新天地会(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新天地会本来就是以收集《混月诀》碎片为目标,此时带着碎片的陈淑卿自动送上门来,又见自己以五敌三,人数占优,自然如何肯放弃这天赐良机?

  霍芝彰威胁道:“我最后说一次,若你们肯加入我会,共图大业,我仍愿意以礼相待,你们也可保留柳泉八木;可若是执意不从,与其让我们寻着柳泉八木的气息追到天涯海角,不如就在此地先下手为强。”

  那老是挂着傻笑脸的龅牙终于说话了:“好啊,打架!打架!我最喜欢打架了!”

  “要打架吗?好啊,我正好试试修炼成果。”蒲子轩也运用起了净化之力,扭扭手腕,转身对着霍芝彰做起了起手式,冷笑道,“只是万万没想到,第一个拿来练手的,不是断肠谷的妖怪,而是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一个什么会长,哈哈。”

  苏三娘和陈淑卿也各自发动了净化之力与妖力,严阵以待。一时间,七股力量弥漫在这座荒芜的堡垒中,煞为壮观。

  眼看冲突一触即发,唯有胡蛊一直冷静,丝毫未发动妖力,见状,竟然拦在霍芝彰面前,力劝道:“且慢,霍会长,我方虽然人数占优,可对方实力强大,特别是那陈淑卿有柳泉八木附体,力量深不可测,若此时开战,我方多半难以匹敌,目前咱们还是韬光养晦期,要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今日且让他们离去,我新天地会之大计,日后可再徐徐图之。”

  听到此话,霍芝彰身后那黑肤男子厉声质问道:“胡蛊,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怕了他们?”

  胡蛊道:“霍会长,肖珏二位兄弟,你们误会了,咱们的目的不过是收集柳泉八木,而非与强敌正面对抗,若能在最小的代价下实现这一点,又何乐而不为呢?还有你,龅牙宋,别老是一不合便打架好吗?你脑子是拿来作何用的?”

  龅牙宋反问道:“打架能解决的问题,还费那么多脑子干嘛?”

  霍芝彰用手势劝阻了肖珏和龅牙宋,迟疑片刻后问胡蛊道:“胡兄,可已经有了主意?”

  胡蛊道:“虽无百分把握,但比当下与他们硬来容易多了。”

  “好,那我信你一次。”说完,霍芝彰收起了净化之力,另外三人也不情不愿地将蓝光一一解除。

  蒲子轩大笑道:“哈哈哈,虚张声势,原来也不过如此嘛,真不过瘾。”

  苏三娘则更愿意给对面一个台阶下,抬手劝住了蒲子轩的挑衅:“很好,我也不想作无畏的战斗。”

  三人也均解除法力,只听陈淑卿又说道:“胡蛊,你这老狐狸,算你识时务,可是,我还有一个问题不明白,建立一个由净化使者统治的天下,于你这妖怪又有何好处?值得你替他们卖命?”

  胡蛊大笑道:“哈哈哈,你这小狐狸妹妹,竟然如此简单的道理也想不明白!净化使者虽然强大,却有两个无可奈何的软肋,一是无法感知同样身为净化使者的人类或圣物身上的气息,二是不得使用净化之力对付凡人,所以,能替新天地会感知净化之力并与凡人作战的,唯有身为妖怪的我们。一旦得到了天下,这些有功的妖怪也会被净化为人类,享受王的待遇,这还不够吗?”

  “既然如此,那便祝你好运了,告辞!”陈淑卿不再多,与蒲子轩和苏三娘纵身跃过傅家寨的高墙,踏上回程的旅途。

  墙内,肖珏气不打一处来,质问胡蛊道:“为何眼睁睁放着他们离开?现如今,要如何获得我们的第一块柳泉八木?”

  胡蛊对众人道:“请相信我,我们五人,目前确实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只不过,实现柳泉八木零的突破,并不意味着要从这伙人身上开始。”

  霍芝彰道:“我也感应到了那陈淑卿之强大,非我等可敌。那你告诉我,你究竟有何主意?”

  胡蛊悠然解释道:“适才,苏三娘说了一个名字,叫做仙剑堂,蒲子轩又说了一个地名,叫做断肠谷,我有所耳闻,那个断肠谷,每年上半年都会于谷内生出很多妖怪,而类似于仙剑堂这样的门派,皆是由净化使者所主导,只不过,那断肠谷中小叶红豆密布,仙剑堂中也植满了小叶红豆,因此我们对广西的妖怪和净化使者一无所知,但实际上,整个广西,早有净化使者形成的团体,在从事着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

  肖珏哼了一声,问道:“就算如此,和柳泉八木又有何关系?”

  胡蛊笑道:“我们不是一直在纳闷吗,为何桂林那一块柳泉八木,我有时能探测到,有时又探测不到?过去我很费解,但今日经他们一说,我想通了,答案只有一个——那桂林,一定也有一个类似仙剑堂这样的门派,由小叶红豆掩盖起来,而那门派中的某个净化使者,体内有柳泉八木,在小叶红豆中进进出出。”

  霍芝彰道:“现在我们才刚起步,连刚才那几个小鬼都不敢招惹,你竟然还打起了那桂林门派的主意?”

  “若是那人身在门派内,咱们自然不敢招惹,可是,我想广西流传的每年五月断肠谷守岁活动,应该不仅仅是个传说,待那人入了断肠谷,陷入了与妖怪的苦战中时,机会自然会出现。”胡蛊说道此处,捂着鼻子道,“好了好了,这里实在太臭了,咱们还是先回议事厅从长计议吧……”

  说着,五人从楼梯上了楼去,那刚才还剑拔弩张的院子内,又恢复了死一般的荒凉。

  ……

  是夜,在仙剑堂的大堂内,朱世铧又与蒲子轩、苏三娘、陈淑卿三人坐到了一起。

  “三位徒儿辛苦了,为师让你们去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苏三娘应道:“回禀师父,今日我们三人一起到了金田村,在当年洪天王议事的大院内,确实有一支人马,号称是‘新天地会’的成员。”

  “新天地会?”朱世铧捋捋那硕长的白胡子,问道,“那,你们和他们接触了吗?”

  “是的,徒儿已跟他们就师父的想法作了交流。”

  “他们怎么说?”朱世铧坐直了身子。

  照实禀告无疑是最诚恳的做法,然而三人深知师父的野心,若是将新天地会真实的目标告诉朱世铧,恐怕连他也会兴起和那些人一样的念头,而若是回禀未寻到任何天地会的蛛丝马迹,又恐朱世铧不死心,改日派人再探,因此三人在回程路上便已商量好了圆满的说辞。

  只见苏三娘正声道:“那领头的姓霍,全名却不肯告知我们三人。他说,他们新天地会虽与咱们仙剑堂有相同的目标,然而他们组织森严,又人数众多,若是加入仙剑堂,那是小庙容不了大菩萨,任咱们三人好说歹说也拒绝加入。”

  朱世铧一拍桌子,怒道:“哼,小庙容不了大菩萨?如此小看咱们,真是岂有此理!”

  三人早已料到了朱世铧的反应,苏三娘便先抑后扬道:“不过他也说了,同意考虑与咱们合作,待夺取江山之后,以长江为界,师父和他们,各分一半天下。”

  朱世铧大笑道:“划江而治?哈哈哈,说得好听,不过我想问问,这华夏大地上,历朝历代,划江而治,可有和平相处的先例?谁坐在那把龙椅上,会相信长江的对岸还有另外一个同样的人,和你说着同样的语,流着同样的血脉,会与你称兄道弟,永结安好?”

  苏三娘见朱世铧的反应皆在意料之中,便顺着其意思说道:“的确如此,徒儿不相信他们的鬼话,却也不想得罪他们,便说意思已收到,待我回来禀告师父后再作定夺。”

  朱世铧摆摆手道:“罢了罢了,这些人,靠不住的,为师也只是试探试探,既如此,不再搭理他们便是。好了,明日咱们就要动身了,你们都去早些歇息吧。”

  朱世铧口中的“动身”,正是率众前往断肠谷守岁,此时,朱世铧已略带倦意地起身,准备回屋。

  蒲子轩见状,起身却不离去,反倒是走近朱世铧,支支吾吾道:“师父,徒儿还有一请求,想斗胆听听师父主意……”

  朱世铧一愣:“哦,你还有什么事?”

  蒲子轩小心翼翼地嗫嚅道:“若是师父夺来盟主之位,获得了柳泉八木,可否……可否……卖给徒儿?”

  朱世铧万万没有想到蒲子轩会提出此等要求,仿佛被人触到了逆鳞,厉声道:“蒲子轩,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为师好不容易决定将八籁子有条件地送还给你,那是因为一旦夺得盟主之位,其能力便不是特别重要,并不代表为师不在乎,可那柳泉八木,却是持续盟主地位的象征,就好比地契之于地主,玉玺之于皇帝,岂有拿出来作买卖之理?”

  虽然朱世铧的态度早已在蒲子轩的意料之中,听到此话,蒲子轩心里还是凉了半截,却依然尝试着说道:“若是师父不肯相卖,也可提个条件,看看徒儿能否做到。”

  “也行,等你助为师反清复明成功,我朱家又坐上皇位那天,这等玩意,别说一块,就是八块全部找来给你,又有何妨?”

  蒲子轩压根不相信朱世铧能实现他的野心,即使万一实现,也不知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何况他们也不可能仅为这一块碎片而将一辈子赌注压在朱世铧身上,顿时无奈道:“这……师父……太难了吧?再换个条件吧。”

  朱世铧喝道:“蒲子轩,你还想不想救你朋友了?趁为师还没改变主意之前,此事,休要再提,哼!”

  说罢,朱世铧摇摇头,拂袖疾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