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一十八话 守岁前夜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离开了大堂,蒲子轩回到厢房内,回忆起这一日发生的事情,心中始终像怀了一只兔子,七上八下地乱跳,久久不能平息。

  首先是这小树和《混月诀》碎片之事,就算我使了浑身解数,运气又站在我这一边,果真将小树救回,已实属阿弥陀佛之好结果,那《混月诀》碎片,却丝毫看不到入手之可能。这朱世铧虽为我的恩师,却非让人真心尊重的德艺双馨之人,我不能指望他施舍给我,又不能对自己的师父明抢,该要如何是好?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这仙剑堂中没有妖怪,又有小叶红豆作为掩护,小九体内的碎片气息才不至于被探测到,否则,师父不知又要作出何等让人难堪之举。

  而想到《混月诀》碎片,就又想起了白天在金田村遭遇的所谓新天地会那几个家伙,想不到这江湖上,居然还有和我们一样,要去收集《混月诀》碎片的团队。若是未来我们盯上了同一块目标,不知旅途将会变得多么艰辛,又不知要发生多少血雨腥风。

  而说到血雨腥风,又不免想起准备了多日的守岁活动,明日终于就要启程了,四大门派将齐聚断肠谷,碰到能力稀奇古怪的妖怪倒也不怕,可终究是要面对永生门的掌门何天傲,他深爱的义女何夕尘之死,虽根源于秦邕和旱魃,又是被张麻子和薛胡子两个杂碎直接害死,但也是间接因我而遭此厄运,那个何天傲会如何看我,我又应当如何给他一个交代?

  唉,夕尘啊夕尘,你这个傻女孩子,若没有碰到我这哥哥,该有多好,如今,我们阴阳相隔,你在天堂中,可听得见我的长吁短叹?

  蒲子轩就这么胡思乱想着,脑袋越来越清醒,恨不得明日早晨快点到来,然而,这新月弯弯的夜晚,为何竟然如此漫长?

  蒲子轩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干脆起了身子,又摸出了那支风笛,飞到屋檐上,演奏起了《鹊桥恋人》,只不过,那上一次的和声已永远消失在了这深邃的夜空中,如今的笛声,依然是那个调门,可音色如此婉转凄凉,如同这无边无垠的宇宙,也不知漫天的星空中,是否也有和我们一样的人类存在?

  若没有,地球便如同一粒尘埃,叫人觉得好生寂寥。

  正吹奏到动情处,只听“啪”的一声,那风笛在一阵烟雾中,变成了一只芍药花,吓得蒲子轩差点从屋檐上掉落下来。

  瞬间明白了是谁在捣鬼,蒲子轩四下环顾,轻声问道:“小九,我知道是你,给我出来。”

  陈淑卿轻盈地落在蒲子轩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顽皮地责备道:“还要不要人睡觉了?深夜吹笛,不是饿坏了肚子,便是少男怀春。”

  蒲子轩看到陈淑卿的笑骂,不但不生气,反而悲凉的情绪平复了许多。经过何夕尘一事,他对陈淑卿的珍爱之情早已表露无遗,便应道:“就是就是,那白胡子老头又不许咱们同处一室,让人好生难耐。”

  陈淑卿走到蒲子轩身边坐下,微微一笑,道:“那,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蒲子轩略微犹豫,便开口道:“小九,那日,我便是在这屋檐上,因你而吹奏起了《鹊桥恋人》,而那边的屋檐上,何夕尘也因我而和了声,我不想对你有所隐瞒,今夜,我再次来到此处吹笛,确有悼念夕尘之意。我知道,我的心里不该装有另外一人,可你们两人如此相像,有时候,我真的一时难以分辨这心中的细密情愫。”

  陈淑卿嫣然一笑,从容地靠在蒲子轩的肩膀上,低语道:“我知道,我知道,夕尘真的是个好女孩,别说是你,就是在我心中,也永远有着她的位置,战斗结束之后,我们一起去她的坟前,给她好好上一炷香,悼念她、感谢她、陪陪她,好吗?”

  蒲子轩释然道:“我真高兴,你能这么说她。”

  陈淑卿道:“正是因为我和胡蛊不一样,身为狐妖,我却有着人类的情感,才因此领悟到生命如此美丽而壮阔,值得我好好珍惜,我又何必因为一点小小的芥蒂,让内心被自私和妒忌的妖孽占据呢?”

  “我祖先蒲松龄先生,可真是收了一个好女儿啊……”

  “那么,你会因为今日胡蛊所说的话,怀疑我对先生的忠诚吗?”

  蒲子轩果断地应道:“不可能,那胡蛊人如其名,胡乱语、蛊惑人心,我怎可能相信我的祖先是小九你的杀母仇人?反倒是我心怀忐忑,真怕你对我们蒲家变了心!”

  蒲子轩满以为陈淑卿会对他的果断拒绝给予肯定,谁知陈淑卿却轻轻摇摇头,淡然一笑道:“不,小七,我曾经也和你是一样的想法,可是我渐渐明白了,那胡蛊一不为挑拨我俩关系,二不寻求复仇,又怎会编些无聊的谎来逗弄我们?先生成为净化使者那些年,妖皇哥垛确实如日中天,整个妖界也异常繁荣,又恰逢人间闹饥荒,妖怪也食不果腹,将人类视作食物也是常事,若我不是从小为先生所收养,一样会顺理成章地成长为一代恶妖,所以,先生杀了我和胡蛊的生母,也不过是正义之举。”

  “如此说来,你是相信了那胡蛊的话了?”

  “对,我们妖怪的来源,一是天下万物吸收邪气后逐渐妖化而成,二则是作为妖怪的后代繁衍下来。我从婴儿开始便是妖怪,自然不是普通狐狸妖化而成,而是由父母所生,然而,我从来就没有收到过父母的任何消息,自然他们早已被净化使者除掉,所以,先生杀了我的母亲,才是合情合理,而我当时太小,有一个记不起来的哥哥,也不意外。”

  蒲子轩点头道:“那么,胡蛊便或许是你在这世上唯一真正的亲人,既然他也不计较这段恩怨,何不劝他弃恶从善,与我们同行?”

  陈淑卿叹道:“我何尝没有此意?可是,何为善?何为恶?又有什么标准?那胡蛊坚定不移地认为,实现他们的理想才是对这个世界真正的大善,为达目的,狐妖一族自来冷血而残忍,除非他真正感受过人间的温暖和美好,否则,光靠语,又如何能说得他心服口服?”

  蒲子轩道:“都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我看那几个新天地会的净化使者也都是些冷酷无情之辈,要胡蛊感受人间的温暖,怕是难啰!”

  陈淑卿安慰道:“可是小七你放心,他是他,我是我,我们各自走自己的道路,他们对抗妖界也好、揭竿而起也罢,随他们去,然而倘若他们敢作出伤天害理之事,我也绝不会袖手旁观……说到这里,小七,我还得夸奖你几句。”

  蒲子轩纳闷地问:“怎么说到我头上去了?”

  陈淑卿莞尔道:“你今日跟他们说,净化使者虽然是力量超越人类的存在,然而却超越不了贪婪、自私的人性,你还说,若是他们的野心达成,恐怕老百姓等来的不是一个美好世界,而是等着成为有些人的奴隶罢了。我当时就在想,若是你仅仅为了凑齐《混月诀》碎片而与他们合作,我反倒会非常失望,可是你没有,那个曾经只顾享乐的小七,如今也变得忧国忧民起来,怎能叫我不夸赞?”

  蒲子轩顿时变得脸红,尴尬道:“真不知道你是在损我呢,还是在夸我?”

  陈淑卿道:“当然是在夸你了,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你。明天咱们就要出发了,我得好好鼓励鼓励你,不是吗?”

  蒲子轩将陈淑卿搂在怀中,轻叹道:“是啊,又要出发了,真不知这腥风血雨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真希望早日回归正常生活,我们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起,什么也不必说……”

  说完,两人皆沉默不语,共同欣赏起了满天星空,品尝着这暴风雨来临之前片刻的宁静安详。

  片刻之后,陈淑卿终于开口道:“好了小七,明日还要早起,咱们也去休息吧,大战在即,得养精蓄锐才是。”说完轻轻起身,准备离去。

  蒲子轩意犹未尽道:“这么快?”

  陈淑卿贼贼笑道:“若是觉得一个人睡不着,可以来我厢房啊,将就挤一挤得了。”

  “哈哈哈,太好了,小九你真懂我也!”蒲子轩顿时喜上眉梢,果断起身,在美丽的新月下,随着陈淑卿入了厢房。

  ……

  翌日早晨,阳光依旧灿烂,在仙剑堂的练兵场上,三百名弟子排列齐整,整装待发。

  朱世铧站在高高的台上,高声念诵道:“各位仙剑堂的兄弟姐妹们,一年一度的守岁季,终于又到了,我们仙剑堂,作为广西四大除妖门派之一,如今之实力,已不同往昔,乃为四大门派之首!所以,此番出征,我们定要拿出最好的状态,以最严明的纪律,获得最丰硕的成果,也让其他门派看看,咱们仙剑堂的旷世雄威!待我们凯旋归来,我朱世铧,定为各位兄弟们论功行赏,美酒佳肴,一个不少!大家说,有没有信心?”

  练兵场上顿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声:“有!”

  朱世铧任北风将他那雪白的长发和胡须吹起,伸出右手,物化出“诛元之嚎”,将身边一只用铁链捆绑着的蛇妖头颅砍下,又用剑尖刺入蛇妖头颅,将其高高举起,带头喊道:“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仙剑威武!不胜不归!”

  练兵场上顿时也豪迈地不断重复道:“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仙剑威武!不胜不归!”

  朱世铧眯着眼睛满意地看着这一切,霎时间,又将剑尖上的蛇头踢落,挥动着沾满了蓝血的诛元之嚎指向了断肠谷所在的北方,豪情万丈地下达了军令。

  “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