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一十九话 屠龙帮死战(一)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由于断肠谷位于柳州府和浔州府的交界处,离柳州府来宾县和浔州府桂平县不过几百里路,因此位于来宾县的屠龙帮与桂平县的仙剑堂一般于五月初出发,三日左右便可进入断肠谷地段,而位于桂林府的桂林市永生门和位于平乐府富川县的乾武门由于距离稍远,需要提前数日出发,以确保四大门派几乎同时抵达断肠谷境内。

  四大门派于五月初五抵达目的地后,将于四个方向,即东乾武、西屠龙、北永生、南仙剑的格局,在断肠谷四方边境处安营扎寨。按照往常惯例,此时各自均会遭遇一些小妖,可各自发力清除或擒获,待盟主通过飞鸽传书发号施令后,各自向中心地带——一片名叫“流沙坪”的平坝地段行军,即使路上遇到妖怪需要战斗,也不过大半日左右便可于流沙坪会师。此时,四大门派近千人马共同在流沙坪安营扎寨,再四处搜寻猎物,于五月十五满月夜之前完成对绝大部分妖物的清剿,聚众议事、交易、狂欢后,再往四个方向撤退。

  同治三年五月初五,四大门派照例同时抵达了断肠谷,虽尚未会面,然而四大门派几乎同时发出了一个疑问。

  “为何今年的断肠谷如此平静,没有妖怪活动?”

  四大门派皆愕然不已,然而事已至此,总不能白跑一趟,便不约而同地按照惯例先于边境处扎下营寨,静观着事态的发展和盟主的指令。

  由于断肠谷小叶红豆遍布,四大门派之间即使带有陈淑卿这样的妖怪,也无法感知净化使者气息,更无法实现意念传声,只能通过飞鸽传书交流,待到傍晚时,屠龙帮、仙剑堂、乾武门均收到一封飞鸽传书。

  “今年断肠谷内暂未发现妖怪,请列位兄弟门派稍安勿躁,继续就地驻扎,等待我下一步指令。永生门何天傲。”

  既然盟主已经发话,各门派均安心下来,各路弟子顿时失望与欢乐之情交织,纷纷松懈下来,在各自的营寨载歌载舞,对酒当歌,好不热闹。

  事态之异变,便从西边屠龙帮开始。

  屠龙帮虽有着最为霸气的名字,然实力却为四大门派中最弱的一支,仅帮主涂泽龙一个净化使者,而副手“长右”为一介半妖,乃是涂泽龙从妖怪猎物中挖掘出的一只有头脑的四耳猴妖,再经他输血而成为半妖,其余门下普通弟子,则只有百人左右。

  当夜,屠龙帮的纪律松懈得最为厉害,到了酉时,天空中的晚霞随着最后一缕阳光而消失时,百名弟子中已有近半喝得烂醉如泥,或于营内酣然而睡,或晃晃悠悠地在四下走动,就连涂泽龙与长右也懒得去管理。

  一片祥和之际,营区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着火了——”

  涂泽龙与长右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边缘一带的营房正在熊熊燃烧,在黑夜中显得异常耀眼夺目。空气中传来了热浪和焦臭味,还有七七八八的弟子身上带着火焰,在疯狂地呼救、逃窜。

  一时间,原本平和的营地已乱作一团,让涂泽龙大感震惊。

  涂泽龙以为这不过是某些烂醉的弟子失手打翻了营帐旁边的火炉,赶紧招呼道:“不要慌,不要乱——大家快去救火!”

  正说着,一名着火的弟子向涂泽龙跑来,大喊着:“帮主救命啊!”涂泽龙虽是净化使者,可净化之力却无法吹灭火焰,便提着身边的一桶清水,向那弟子泼去。弟子身上的火焰被浇灭,却因身负重伤,倒在地上痛苦呻吟。

  营地旁边有一条小溪,二三十个清醒的弟子已经拧着木桶冲了过来,将木桶装满溪水,再马不停蹄地朝着火地段奔去。涂泽龙和长右见状,也各自拧了一个木桶,加入到救火的队伍中。

  然而,才跑了一半的路程,那着火地带又跑出更多的人,大喊道:“不好,妖怪出现了!”

  虽然视线被烟雾所遮挡,但众人皆已听见,那边传来一阵妖兽的恐怖嘶鸣声!

  如果仅仅是因为着火而慌乱,涂泽龙尚可接受,然此番出征本就为降妖而来,见一帮弟子竟被兽型妖怪吓得魂飞魄散,又想起刚才众人饮酒作乐的颓废模样,涂泽龙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怒气涌上心头,大喝道:“没用的东西,妖怪出现了就拿起武器战斗,你们跑什么?”

  此刻,一名跑在最前头的弟子喊道:“帮主,不是一只妖怪,是一群啊!”

  “什么?”涂泽龙和长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两人已守岁多年,知道这断肠谷中的妖怪,不过是些阴气生出的山野蠢妖,无一不是单独行动,能说人话的已数极少,断然不可能有高等妖怪将众多野妖团结起来!

  若是对付一只断肠谷的妖怪,也至少需要一二十个武艺高强的弟子一起围攻方能拿下,若同时出现一群妖怪,以屠龙帮的实力,决然无法应付,何况此时众多弟子已被酒精或火焰损耗了战斗能力,哪里还有心思团结一致一边灭火,一边战斗?

  一股巨大的压力涌上涂泽龙心头,此时,只能依靠自己了,便瞬间运用起净化之力,往妖怪的方向冲去。

  果然,到了近处,视线清晰,在那火光的照耀下,一群大型妖兽正从山头排山倒海般往营地冲来,千奇百怪的妖怪发出千奇百怪的叫声,混和着地动山摇般的奔跑声,如同地狱般叫人骨寒毛竖!

  “星尘爆破!”只见涂泽龙一声大喊,一时间,若干股五角星状的灵气自动跟踪着妖怪而去,所到之处,被星状灵气触碰的妖怪身上发生了猛烈爆炸!只是一招,已有五只妖怪轰然倒地,其中两只小妖已即刻死去,三只大型的兽状妖怪艰难爬起,晃晃身体,又向人群发动了进攻。

  “不要乱,都给我杀!”

  屠龙帮弟子们见帮主参战,妖怪的进攻势头得到了一定遏制,顿时受到万般激励,一时杀声震天,拿着手中的三叉戟与妖兽缠斗在一起。

  远处,还有一支十人组成的枪兵,手握火铳,向密集杀来的妖兽开枪射击,那些大型妖兽虽不至于被一枪毙命,然而在火铳源源不断射击下,也有几只难免有所损伤,动作变得迟钝,最终被步兵一戟一戟戳死。

  涂泽龙自然不能闲着,已将净化之力火力全开,如山呼海啸般向妖兽发射可跟踪的灵气,击杀掉一只又一只妖怪。

  在众人的努力下,妖怪一方已由冲击转为了阵地战,与屠龙帮形成大体上的势均力敌。

  就在涂泽龙发射灵体的空档期,一只巨大的犬型妖兽,竖着全身金色的鬃毛和七条金色尾巴,朝他身后凶狠地扑杀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长右杀到,手持大斧,将巨犬的身子拦腰斩断。那巨犬断成两截的尸体抽搐片刻,便再也一动不动。

  “涂帮主,你没事吧?”长右虽是智慧型半妖,然而跟着涂泽龙修炼了两年,已具备了人类的忠诚和强大的武艺,所以才会被选为一帮之副帮主。此刻,他的身上红光满溢,正是鼓足了十足的战斗劲头!

  “没事。”涂泽龙瞅了瞅地上的巨犬尸体,叹道,“是天狗,可惜啊。”

  若是换在往年,断肠谷中遇上了天狗这类体态优美的稀有经典妖兽,各门派根本舍不得斩杀,因其身价至少在五十两黄金以上,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活捉,然而今日遇上此等险境,屠龙帮众人哪还有心思顾着妖怪生意,只盼着杀一只算一只,能尽快消灭一切妖怪,脱险才是。

  自长右加入战团,屠龙帮一方逐渐掌握了战场主动,放眼望去,沙场中至少已躺了十多只巨型妖兽的尸体,死去的小妖更是不计其数。

  然而,枪兵手中的火铳子弹已徐徐打光,妖怪却仍时不时从远处补充进来。此时,又听得一阵刺耳的啼鸣声,天空中突然飞来一群凤头蛇身的青色怪鸟,嘴里叫着“尚鸟!尚鸟!”向枪兵队飞来,那些枪兵早已没了子弹抵抗,被怪鸟吓得四处逃窜。

  人类逃命的速度哪及得上这种妖禽,十个枪兵被纷纷抓到空中,再摔落下来,一时间,又有五六人重伤或是死亡。

  “不好,是尚鸟!”涂泽龙心知肚明,尚鸟出现,必引发恐慌,因其有一种怪异能力,那便是被它们追击的人一旦心生恐慌,其恐慌情绪只会愈发明显,再无还手之力。

  “星尘爆破!”涂泽龙朝天发射出十粒星状灵体,瞬间击落五只尚鸟,剩下五只中招后只是有所受伤,却尚有余力,一见涂泽龙攻击,便纷纷尖叫着朝他俯冲而来。

  涂泽龙正要继续攻击,整个人却忽然一阵酸痛,原来之前攻击的空档中,身上已被一只蟒蛇缠住!

  眼看涂泽龙就要被尚鸟袭击,命丧黄泉,电光火石之间,长右一声怒吼,变成了一只巨猿,那体型比巨型妖兽还大上五倍有余,浑身满溢着红光,仰天发出一阵嘶吼!

  长右发出的气浪吹得尚鸟在空中打旋,双手一伸,已将两只尚鸟抓住,瞬间捏得血肉模糊。

  剩下三只尚鸟想往天空更高处飞逃而去,只见长右纵身一跃,那体型虽然巨大,却依旧灵活,又一手捉住一只,将它们凑在一起,一同撕碎。

  最后一只尚鸟飞得更高,终于躲过一劫,长右无奈地冲它怒吼一声,又转而去攻击其他妖兽。

  此时,涂泽龙已用净化之力将缠住他的蟒蛇挣脱开,再发出一枚星状灵体,近距离将蟒蛇击断,见了长右这番模样,大为惊喜道:“长右,你还有这等本事?”

  长右道:“涂帮主,我习得了变化系的能力,可将身体变大,只是一直瞒着你,对不起。”

  涂泽龙苦笑道:“说什么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若是能脱险回家,今后的屠龙帮,由你来带领吧!”

  长右正想说些什么,却突然睁大眼睛,喊道:“小心身后!”

  话音未落,涂泽龙已被一股气浪击中,倒在地上。

  长右看清了那气浪的来源,大惊失色道:“秦邕,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