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二十话 屠龙帮死战(二)

小说:太平妖未眠 作者: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广西四大除妖门派在多年的走访互动中,主要成员均已互相认识,每年更是在守岁活动时齐聚断肠谷,对彼此的相貌、招法也大多铭记在心,此时长右的视线穿过一片混乱的战场,向远处看去,只见那张熟悉的面孔尽管折了一只眼睛,但的确是秦邕无疑!

  秦邕全身泛着蓝色气焰,左手还扲着一个屠龙帮的弟子尸体,在尘土与烟雾中若隐若现。

  涂泽龙中了一击,倒也因净化之力保护,未受到致命伤害,从地上爬起来,往秦邕的方向看去,顿时比长右还惊讶:“那不是永生门的秦邕吗?他为什么会在此地出现?而且,并不像是来帮我们的样子!”

  一只石头小妖朝涂泽龙扑来,长右一脚将其踩碎,道:“听说秦邕已被永生门逐出师门,还被全省通缉,此番出现在这里,绝不是永生门派来援助我等,而且,涂帮主刚才中的一招,正是他故意所为!”

  正说着,秦邕已将手中的尸体扔在地上,朝一处人群密集之地走去,那里八九个屠龙帮弟子正在围着一只巨型朱厌作战,眼见朱厌已全身伤痕累累,秦邕向抬手人群放出一个饼状的气旋,将朱厌连同一众屠龙帮弟子斩得七零八落!

  看到瞬间如此多的弟子毙命,涂泽龙仿佛心都要碎了,急声喊道:“兄弟们,快撤!”

  无奈之下,涂泽龙只能指望着用这些弟子的生命换取着秦邕的净化之力被封印。

  有些人听到了喊声,及时撤退;有些人虽听到了喊声,然而正在与妖怪激战,抽不开身;还有些人压根听不到声音,继续死命地抵抗着。

  有一支十多人的小队飞快地朝涂泽龙一侧跑来,身后跟着一只双头狮妖,就在狮妖快追上一人时,长右及时上前,将狮妖一脚踢向秦邕。

  秦邕见狮妖朝自己飞来,也不躲避,直接伸手接住了狮妖的身体,用力一推,又将狮妖向这边推来。涂泽龙凝神运气,伸手发力,将那狮妖生生击爆,自己却也被震得后退了几步。

  “好强大的内力,这秦邕,怎会变得如此厉害?”涂泽龙捂着胸口,似已受了内伤。

  长右也惊诧万分:“而且涂帮主没发现吗?他用净化之力斩杀了我们的弟子,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却连一丝喘息都没有,更别说封印力量,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在疑惑的当头,秦邕再次发动净化之力,这次直接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四处冲到与妖兽缠斗的人群中,将他周边一带屠龙帮的弟子斩了个干干净净。

  可怜又是二三十个兄弟,在一片哀嚎声中,成为了秦邕的刀下亡魂。

  “完了……一切都完了……”

  涂泽龙看着自己一生的心血,在这短短的光景之内,化为了梦幻泡影,一股绝望之情涌上心头,嘶喊道:“秦邕,我屠龙帮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下此毒手?”

  对面,秦邕与剩余的几十只妖怪并肩而立,与屠龙帮剩余的二十多人对峙,听到此话,秦邕上前几步,喊道:“涂大帮主,我虽与你们无冤无仇,但奈何你们屠龙帮是四大门派中最弱的一派,就必须成为我秦邕上升路上的奠基石,不过,既然过去咱们朋友一场,我秦邕,就让你死个明白,作为对你的感谢!你知道,那飞鸽传书是谁写的吗?是我!我长年潜伏在永生门中,像狗一样地听从着那何老贼的差遣,早就学会了模仿他的字迹!今日赚你们原地扎营,就是为了让你们放松警惕,好一举灭了你们屠龙帮,然后再一个门派一个门派各个击破,明白了吗?”

  涂泽龙咬牙切齿道:“如此说来,你的目标不只是我,而是在这山谷中所有的门派!”

  秦邕大笑道:“不错,有高人赋予了我统帅妖怪的能力,可以将这断肠谷中的妖怪调遣起来,怎么样,如此多的妖怪同时袭来,是怎么样的滋味啊?”

  涂泽龙不答,转而向二十多个弟子小声下令道:“兄弟们,事已至此,你们留在此地拼命,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我在此顶着他们,你们快跑吧。”

  人群中有人说道:“不,帮主,我等自从跟了你,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如今怎能眼看着你拼命,我等却只顾着自己逃命呢?”

  “对,帮主,大不了和他们拼了,哪怕多灭一只妖怪杀杀他锐气,也不能让那狗贼如此得意!”

  长右也说道:“对,帮主,要死一起死!”

  涂泽龙的心中泛起了一股暖意,过去那些顺风顺水的年代,屠龙帮依靠妖怪交易赚得盆满钵满,下面的弟子也受了诸多好处,涂泽龙一度只将他们视作因钱财而聚集起来的武装力量,断未想到在绝境中他们还能生出如此豪迈之气,不由得感慨万千,又劝道:“我让你们走,是让你们去给其他门派通风报信,告诉他们真相,让他们赶紧撤离。至于此地,长右兄弟,你我二人全力并肩作战,未尝不能杀了那秦邕!”

  长右道:“好,帮主,就这么办!”又对弟子们吼道:“你们快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弟子们还在犹豫,长右又喊了一声:“快滚啊——”

  终于,弟子中有人抱拳道:“那,两位帮主,我等这就去给其他门派报信,你们,千万小心!”

  说完,众人陆陆续续地离开。

  “想跑?”秦邕见状,右手一挥,那几十只妖兽便像收到了指令一般,向奔跑的人群狂奔过来。

  长右为掩护人群撤离,仰天发出一声怒吼,朝妖兽群冲去,一拳下去,击碎了一只石头怪,又一脚踩去,一只树妖被踩成了扁状……

  无奈双拳难敌四手,长右顾此失彼,终于被一只象妖撞倒在地,让那象牙深深嵌入大腿中。长右盛怒之下,挥臂将象妖扫开,顿时大腿血流如注。而突破防线的一只虎妖和熊妖已冲到人群中,将正在撤离的屠龙帮弟子一一咬死。

  秦邕虽不将妖兽的生命当成一回事,但也不希望有生力量不断被消灭,便大喊一声“盘龙斩”,扔出一饼状气旋,破空飞去。只见那气旋划伤长右的手臂,又拐弯飞向身后的人群,将剩余的屠龙帮弟子依序全部击杀!

  暴怒之下,涂泽龙已顾不得内伤,运用起剩余的全部净化之力,只见他嘴角留出鲜血,大喊一声“屠龙风暴!”

  长右知道,涂泽龙的净化能力是赋予释放出的灵气爆炸之功效,对付一般对手,使用星尘爆破已然足够,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使出屠龙风暴,这是将自己身体变为炸弹,飞向敌人,以求同归于尽!多年来,只听得他谈起过此招,却从未想过他会有使用的一日,便忍不住大喊:“涂帮主,快住手!”

  涂泽龙已心如死灰,唯有以死谢战死的弟子们,只见灵气还在他的周身聚集,呈现出剧烈伸缩的不稳定五角星状态,仿佛只需一个导火索,便会瞬间爆炸。

  “他净化之力再强,也不过和我旗鼓相当,无法承受我这一击,长右兄弟,我们阴间再会了……”涂泽龙说完,已然泪流满面。

  秦邕看到这一切,却并不以为然,说道:“屠龙风暴?哦,对,就是你曾经告诉过我,与敌人同归于尽那招啊,哈哈哈……”

  秦邕大喝一声,顿时,涂泽龙和长右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象!

  那秦邕身上,竟然同时泛起了净化之力的蓝光与妖力的红光,彼此重叠,彼此交织,最终汇成一股紫色气焰!

  瞬间,山谷内受此气息影响,已然狂风大作、飞沙连天!

  “不好,他已经妖化了!”长右大惊失色,瞬间明白了一切,“这就是他为何敢用净化之力攻击凡人的原因,他……已不被神承认,成了对神旨意的叛逆者,所以不会受到惩罚!”

  如若自爆招式“屠龙风暴”用于攻击能力远超自己的对手,那么,牺牲的,只会是涂泽龙一个!长右想到此处,一把将身边的妖怪全部扫开,大喊一声“帮主快逃吧!”便奋力扑向秦邕。

  电光火石之间,长右已然将秦邕扑到身下,泛起了漫天尘土!

  涂泽龙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被尘土阻挡了视线,也不知战况究竟如何,更不知下一步自己该作何选择。

  少倾,漫天的飞尘渐渐褪去,露出了长右的巨大身躯俯身于地,他的脸朝着涂泽龙,双目紧闭,他的背上,已经开了一个大洞!

  受了轻伤的秦邕从那个洞中一跃而出,站在长右身上道:“屠龙帮的实力,如果说我有何误判的话,那便是你了……长右老兄,你已经超过了那没用的帮主,可惜,千里马再快,终究是马啊……”

  奄奄一息的长右微微睁开眼睛,用尽全力说道:“涂帮主……为何还不跑……”

  涂泽龙哽咽道:“长右,应该跑的,是你啊,我打算豁出生命,你何苦呢?”

  长右微笑道:“我本就是这断肠谷中生出的妖怪……知遇之恩……无以为报……如今……能长眠于……家乡……夫复何求……”

  说罢,长右巨大的身躯急剧缩小,恢复为一只瘦小的四耳猴子,于一片巨大的蓝血中闭上了眼睛。

  “秦邕——你个狗杂种!”

  涂泽龙已顾不得身份,将毕生的愤怒用一句脏话骂出,竟也不逃跑,纵身飞向了秦邕。

  只听一声轰天巨响,涂泽龙的身体在与秦邕碰撞的一瞬间,化为了灰烬。

  不多时,再一次,秦邕从漫天尘土中,缓缓走出,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只道了一句:“哎呀呀,可惜了这涂老儿的心脏啊……罢了,范喜墨,你的心脏,可得给老子留好了……”

  秦邕收起了紫色气劲,剩余的妖兽也悠然地回到秦邕身边,尸横遍野的战场上,只有微风静静地轻抚着树叶,沙沙作响。

  同治三年,西元一八六肆年五月初五,广西来宾县屠龙帮于断肠谷惨遭灭门,消失于历史长河中。